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66章 茉莉的【逆天邪神】留言 下

第866章 茉莉的【逆天邪神】留言 下

  云澈迅速集中精神,在自己的【逆天邪神】意识海洋中找到了茉莉留下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轻轻碰触。顿时,一个声音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魂深处响起。

  “云澈……”

  短短两个字,毫无感情色彩,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全身酥麻,眼眶瞬间变得温热。被挖了个空洞的【逆天邪神】灵魂也被一股温暖的【逆天邪神】东西填满——因为,这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

  过去七年,这是【逆天邪神】他每天听到的【逆天邪神】最多的【逆天邪神】声音。他这辈子……甚至两生两世听到的【逆天邪神】最多的【逆天邪神】声音,也一定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如今不过隔了短短三个月,再次听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他灵魂的【逆天邪神】悸动强烈到犹若隔世。

  “……此次分别,再无相见之期。你我七年之缘,你拯救了我的【逆天邪神】性命,我成就了你的【逆天邪神】人生,既已分别,就此恩怨两清,情义断绝。今日之后,我不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父,你无需再念起我,便当我从未曾出现过……我亦会如此。”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冰冷而绝情,就如那天离开时亲口对他的【逆天邪神】言语。

  “我留下此记忆碎片,只因有些话难以当面对你启齿……有两件事,我欺骗了你。”

  “其一,我告诉你的【逆天邪神】,并非是【逆天邪神】我真正的【逆天邪神】名字。我本为【星神界】长公主,‘茉莉’非我之名,而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称号。”

  云澈:“……”

  “茉莉”仅仅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公主称号,而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名字。但她的【逆天邪神】这段话却是【逆天邪神】到此为止,而并没有就此说出她真正的【逆天邪神】名字。

  但这对云澈而言并不重要。因为无论她真正的【逆天邪神】名字是【逆天邪神】什么,她都是【逆天邪神】茉莉。

  “其二……”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这里出现了很久的【逆天邪神】停顿,似乎即使以这种方式,她依然难以表述出口。

  “……是【逆天邪神】关于楚月婵之事。”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猛的【逆天邪神】一收紧。

  “那日彻底摆脱魔毒,我依照当初承诺,在天玄大陆找寻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所在。”

  “天玄大陆生灵极众,纵然以我之力,也绝无可能寻遍所有生灵,但足以寻遍所有王玄境界以上的【逆天邪神】气息……然而其中并无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所在。”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很平静,但语速,却明显要比平时慢上一分。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却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下沉,一股冰冷到窒息的【逆天邪神】感觉在胸腔中蔓延。

  而那日,茉莉对他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虽然所有魔毒都已净化,但魂体的【逆天邪神】力量并不足在天玄大陆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寻觅到楚月婵,而是【逆天邪神】要等到重塑身体之后。

  “楚月婵是【逆天邪神】你心中最大的【逆天邪神】牵挂和痛苦,我在思虑之后,选择对你说了谎。”

  “我重塑身体之后,虽然并未抱有希望,但还是【逆天邪神】再次探寻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气息。这一次,我搜寻的【逆天邪神】气息范围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王玄境以上,还包括了天玄境与地玄境。但依然未找到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气息。”

  “楚月婵当年虽自废玄功,但王玄境玄力尚在。纵然这些年玄力非但不进,反而大跌,也不可能跌落超过一个大境界……除非是【逆天邪神】被人废了玄力。”

  “因而,她或者已死,或者玄力被废。而以她的【逆天邪神】姿容,若是【逆天邪神】遭人废掉玄力,后果将惨烈于死亡。以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性情,也必会自绝生命。”

  云澈:“!!!!!”

  “你知此结果,定会悲伤。但切记,这个结果非你之错,你身边有你血脉相连的【逆天邪神】亲人,有互交生死的【逆天邪神】朋友……还有一大堆的【逆天邪神】女人。不要因一个已逝去之人而伤及所有。允你悲伤三日,但三日之后,便将之忘却,就当从未有过楚月婵,也从未有过我的【逆天邪神】存在。”

  “……”

  碎片里的【逆天邪神】记忆之音全部释放,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就此终止。

  砰!!

  云澈像是【逆天邪神】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身体无力的【逆天邪神】软下,后脑狠狠撞在墙壁上。

  他闭着眼睛,一张面孔痛苦的【逆天邪神】颤动、扭曲着,手掌死死的【逆天邪神】抓在胸口,在肌肉撕裂的【逆天邪神】声音中,五根手指深深的【逆天邪神】陷入肉中,淋下一道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痕。

  但他完全感觉不到痛处,因为他的【逆天邪神】意识、灵魂已经被无尽的【逆天邪神】痛苦完全的【逆天邪神】吞没。

  “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他身体颤抖到痉挛,全身气息彻底大乱,*动着本已自然平复的【逆天邪神】内伤。他身体歪倒,整个人从床榻上跌下……

  咚!咚咚……

  外面传来很轻的【逆天邪神】敲门声,随之响起苍月的【逆天邪神】声音:“夫君,我可以进来吗?”

  苍月静立门前,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逆天邪神】糖粥。她敲门之后,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再次抬手,但却又停在空中,犹豫一番后,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将手放下,转过身来,放轻脚步准备离开。

  但刚走出两步,心中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不安感。她飞速的【逆天邪神】转身,直接推开房门……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幕,让她一下子呆在那里。

  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迹从床榻上铺下,一直蔓延到墙边。云澈整个人蜷缩在墙角,头部埋在膝间,右手抓着胸口,五指全部抓入皮肉之中,鲜血淋淋。

  全身散发着一股灰暗的【逆天邪神】绝望气息。

  “夫……夫君!!”

  苍月花容失色,糖粥摔了满地,她惊叫着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云澈,一开口,便已哭了出来:“夫君……夫君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夫君……”

  苍月的【逆天邪神】声音唤醒了沉浸在痛苦深渊中的【逆天邪神】灵魂,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嘴角、鼻间、双目、双耳……七窍之中尽是【逆天邪神】血痕。

  “月儿……”他嚅动嘴唇,干涩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

  “夫君……你……到底怎么了……”苍月被惊吓到几乎要大哭出声:“我……我……我去喊爹娘……”

  一只手将苍月拉住,云澈缓缓摇头:“我没事……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他抱住苍月,头依偎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胸前,初时抱的【逆天邪神】很轻,但在无意识中抱的【逆天邪神】越来越紧,如同一个失去了安全感的【逆天邪神】婴孩。

  感受着云澈身上错乱的【逆天邪神】气息似乎在稍稍平稳下来,苍月惶然的【逆天邪神】内心微微缓和了几分,她把自己柔软的【逆天邪神】娇躯更加贴近他,小手放在他的【逆天邪神】背上,将他柔柔抱住。

  他们的【逆天邪神】无数次相拥,从来都是【逆天邪神】她依偎在他胸前,那一直是【逆天邪神】她生命中最安心,最满足的【逆天邪神】时刻。第一次,云澈伏在她的【逆天邪神】胸前,脆弱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个受伤的【逆天邪神】孩子。

  “夫君,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的【逆天邪神】身边。”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呢喃道:“你就算会失去一切,也永远不会失去我。”

  “……”云澈将苍月更加的【逆天邪神】抱紧。

  ——————————

  云家大厅,慕雨柔正和凤雪児叙话。

  就容颜而言,慕雨柔一直坚信小妖后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完美的【逆天邪神】女子,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与她相提并论。如今见到凤雪児,身为女子的【逆天邪神】她都有一种如见天人的【逆天邪神】恍惚感。而不仅如此,就连玄力修为都几乎不逊小妖后,最关键是【逆天邪神】对云澈一往情深。

  虽然今日只是【逆天邪神】初见,但她对凤雪児喜欢到简直如法形容,拉着她的【逆天邪神】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开。

  随着一股冰冷寒气,慕容千雪和楚月璃走了进来,向慕雨柔行礼道:“云夫人,听闻宫主已经回来,不知他是【逆天邪神】否安好……我们姐妹想去问安。”

  “慕容师伯,楚师叔,你们放心好了,云哥哥已经没事了,现在正在休息。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应该再有几天就可以痊愈了。”凤雪児微笑着安慰道。

  “那就好。”慕容千雪和楚月璃轻轻松了一口气,冰颜上的【逆天邪神】担心总算淡去了几分。

  慕雨柔看着她们,温和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你们为澈儿所累,弃离祖地,来到这陌生之地,却依然对他如此关心挂怀。澈儿能得你们如此对待,真是【逆天邪神】他莫大的【逆天邪神】福气。”

  慕雨柔的【逆天邪神】话让两女微微惶恐,楚月璃道:“云夫人千万不可这么说。宫主对我们冰云仙宫有着救命之恩,若无宫主,这世上早已无冰云仙宫。”

  “不错。”慕容千雪微点螓首:“宫主先后数次救我们冰云仙宫于绝境,且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再造之恩。若无宫主,我们所有姐妹、弟子都已葬身天玄大陆。而且当年……我们没有保护好师姐,以及宫主和师姐的【逆天邪神】孩子,宫主却以德报怨,不但数次相救,从不视我们为累赘,就连命危之时都没有放弃我们。宫主之恩,我们永世都难以相报……”

  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声音逐渐的【逆天邪神】小了下去。因为她看到慕雨柔微笑的【逆天邪神】面孔忽然僵硬,眼神也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慕雨柔扶着座椅,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双目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慕容千雪:“你……你刚才说什么……澈儿的【逆天邪神】……孩子?”

  慕雨柔的【逆天邪神】反应让慕容千雪和楚月璃同时愣住:“云夫人,这件事……难道宫主没有和你说起过?”

  “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澈儿的【逆天邪神】孩子?澈儿他有孩子了?”慕雨柔变得激动起来,她向前一下子抓住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手臂,急切的【逆天邪神】道:“为什么澈儿从来没有说起过?没有保护好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你们的【逆天邪神】师姐又是【逆天邪神】谁……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慕容千雪嘴唇半张,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闯了大祸,说了不该说的【逆天邪神】话,但话既出口,面对慕雨柔殷切的【逆天邪神】目光,已是【逆天邪神】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将当年楚月婵之事原原本本的【逆天邪神】讲述给了慕雨柔。

  慕雨柔缓缓坐了回去,眼神呆滞,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云夫人,你放心好了,师姐就算没有了玄功,在苍风国,也没有谁能欺负得了她。她吉人天相,现在一定正平平安安的【逆天邪神】生活在一个不被外人打扰的【逆天邪神】地方,绝对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慕容千雪安慰道。

  楚月璃紧咬嘴唇,眼神微微凄迷。

  “六年前……”慕雨柔失神的【逆天邪神】低喃起来:“整整六年了……孩子已经五岁了……是【逆天邪神】澈儿的【逆天邪神】孩子……”

  “伯母,你不用担心,”凤雪児轻声安慰道:“云哥哥一定会找到……啊,云哥哥。”

  云澈从门口走了进来,身边,是【逆天邪神】挽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苍月。

  “宫主。”慕容千雪和楚月璃连忙向前。慕容千雪不安的【逆天邪神】道:“宫主,我……”

  “师伯,没关系。”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有些泛白,但微笑依旧温和:“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了一些。这件事,我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和爹娘说,师伯帮我说出来,反而了了我一件心事。”

  “澈儿!”慕雨柔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眼眶中微微含泪,她郑重的【逆天邪神】道:“娘虽然未曾见过那位叫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女子,但她为了你,不惜自废玄功,叛离师门,毁自己半生清誉,换半生孤苦……你千万要找到她,今生今世,千万不可负了她啊!”

  “……”云澈抬起头来,万千情感涌上心间。他刚要回答,一个匆忙无比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忽然从外面传来。

  砰!!

  “娘!!”萧云心急火燎的【逆天邪神】冲了进来,脚下还被绊了一个狠狠的【逆天邪神】趔趄,来不及站稳身体,他惊慌万分的【逆天邪神】喊道:“娘……快……七妹……七妹她……”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