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64章 阴郁
  “云哥哥,你怎么了?”受到惊吓的【逆天邪神】凤雪児焦心的【逆天邪神】道,这时,她忽然看到一层黑气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缓缓升腾起来。

  这层黑气最初很是【逆天邪神】稀薄,但逐渐变得浓郁起来,并分明带着一股极重的【逆天邪神】阴煞气息。

  “彩衣……雪児……”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死死抓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痛苦的【逆天邪神】道:“快带我回……金乌雷炎谷……”

  云澈前方的【逆天邪神】空间快速扭曲,现出了太古玄舟。很显然,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自己此刻的【逆天邪神】状态想要强撑着飞回金乌雷炎谷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必须借助太古玄舟。

  “快走!”小妖后快速伸手抓起云澈和凤雪児,在闪动的【逆天邪神】白芒之中进入太古玄舟,然后随着太古玄舟一起消失。

  “嘶……”天下雄图手掌上的【逆天邪神】剧痛直入骨髓,而这种痛苦和他这一生所受到过的【逆天邪神】所有伤痛都不同,是【逆天邪神】一种极其诡异的【逆天邪神】……冰冷的【逆天邪神】烧灼感。

  而以他中期帝君的【逆天邪神】强大修为,再加上自然之力的【逆天邪神】庇护,足足十几息,这种痛苦才稍稍被压下。

  “这到底……到底是【逆天邪神】……”冷汗从天下雄图的【逆天邪神】额头上不断滴落,他长长吸了一口气,看了云轻鸿一眼,短暂犹豫后,说道:“刚才的【逆天邪神】黑气……似乎和轩辕问天身上的【逆天邪神】有些像。”

  “……”云轻鸿久久无言,然后轻叹一声,似自言自语的【逆天邪神】道:“等澈儿回来后,再问他吧。”

  太古玄舟瞬间穿梭至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入口,小妖后和凤雪児带着云澈快速的【逆天邪神】飞入金乌雷炎谷中……从他们离开到再次进入,相距尚不到一个时辰。

  穿过沸腾的【逆天邪神】火焰之地,再次来到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尽头,还未等停住身体,凤雪児已是【逆天邪神】急急的【逆天邪神】喊道:“金乌神灵,求你救救云哥哥!”

  几乎就在凤雪児声音落下的【逆天邪神】瞬间,上空便已睁开了那双蕴含着无尽威凌与炽烈的【逆天邪神】黄金眼瞳,在整个金乌雷炎谷射下灼目的【逆天邪神】金芒。

  “你们回来的【逆天邪神】刚刚好,本尊正有事要问你们。”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凝重:“方才与你们战斗之人,究竟是【逆天邪神】何人?他所用的【逆天邪神】玄功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小妖后急声道:“金乌圣神的【逆天邪神】问询,我们定会知无不言。但请金乌圣神先救治云澈,他现在……”

  云澈蜷缩在地,身上的【逆天邪神】缠绕的【逆天邪神】黑气时浓时淡,他全身冷汗,五官都已挤在一起,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但却死忍着不肯发出声音。

  “救他?”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颇为不屑:“难道他又被天毒星神给伤了不成……嗯?”

  话未说完,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音调忽然一变:“这个气息……”

  铮!!

  一道金芒从口中射下,罩向云澈。

  金芒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短暂停留……霎时,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光线猛的【逆天邪神】一变,空中的【逆天邪神】金色眼瞳骤然放大,后方数百里之内的【逆天邪神】火海、火山如同遭遇灾难,翻腾起滔天火焰。

  “金乌圣神!?”小妖后震惊抬头。她无法想象究竟什么原因竟会让它如此失控……身为幻妖界的【逆天邪神】至高神灵,竟像是【逆天邪神】忽然受到了什么巨大的【逆天邪神】惊吓。

  “留下云澈,你们马上离开这里。”金乌魂灵命令道:“十二个时辰之内,任何人不得进入此地,包括你们!”

  它的【逆天邪神】声音格外的【逆天邪神】凝重低沉,没有半句解释,也没有再追问轩辕问天之事。它的【逆天邪神】反应让小妖后和凤雪児心脏狂跳,凤雪児惶然的【逆天邪神】道:“金乌魂灵,云哥哥他……他到底……”

  “无需多言,你们去吧!”

  金色眼瞳光芒一闪,两道金炎从空中降下,落在小妖后和凤雪児身上,将她们瞬间驱离到金乌雷炎谷之外。

  感觉到两女的【逆天邪神】离开,云澈缓缓抬起来,艰涩的【逆天邪神】道:“金乌魂灵,拜托你了……我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无法压制……”

  “不用说话!自会有你解释的【逆天邪神】时候!”金乌魂灵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出声之时,一环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也已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周围凝聚,然后一声自言自语:“看来本尊想要继续存世十年,已经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了。”

  “……”云澈感激而苦涩的【逆天邪神】勉强一笑,然后闭上眼睛,凝心承受着来自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力量。

  四个月前,弑月魔君完全陨灭前打入他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魔源珠成为了埋在他身体之中的【逆天邪神】魔魇。纵然以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无法将之祛除。它有一天会爆发,这一点云澈很清楚。

  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更没想到竟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如此剧烈。

  先前封锁魔源珠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因怕伤到他的【逆天邪神】玄脉,茉莉只敢用极小的【逆天邪神】力量来封锁,但也很明确的【逆天邪神】说过会封住至少六个月。

  她在离开前也亲口说过,纵然她封锁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消逝,云澈也可以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来封锁。

  而且那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还远不如现在。

  但现在,不但爆发的【逆天邪神】时间远超预期,其释放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庞大到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无法压制。如果说先前的【逆天邪神】魔源珠只是【逆天邪神】被种在他体内的【逆天邪神】一枚魔种,那么现在……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暴躁的【逆天邪神】魔神忽然苏醒。

  金乌魂灵在将魂源赋予云澈后,自身力量已是【逆天邪神】大幅度下降。但它毕竟是【逆天邪神】上古神兽金乌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当云澈沐浴在燃烧而起的【逆天邪神】金色火焰中时,一股澎湃如巨浪的【逆天邪神】力量涌入了他的【逆天邪神】体内,直冲玄脉而去。

  须臾,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缓缓淡去,脸色也好了很多。他坐正身体,凝聚精神,大道浮屠诀全力运转,同样牵引着金乌神灵的【逆天邪神】力量压制向暴动的【逆天邪神】魔源珠。

  在金乌神灵的【逆天邪神】庞大神力之下,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终于被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压制。道道金芒如溪流般卷向漆黑的【逆天邪神】魔源珠,一层层的【逆天邪神】将之缠绕,逐渐的【逆天邪神】将它的【逆天邪神】力量彻底封锁其中,直到再无一丝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溢出。

  云澈睁开了眼睛,脸色已是【逆天邪神】完全恢复了正常。

  而时间,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

  若不是【逆天邪神】他拥有龙神之躯和大道浮屠之力,换做他人,在这三个时辰之内,等不到魔源珠被彻底封锁,便早已被体内充斥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噬灭。

  “谢谢你,金乌神灵,你又救了我一次。你对我的【逆天邪神】各种大恩,今生无以为报。”云澈发自内心的【逆天邪神】道。

  “无谓的【逆天邪神】虚话不必多说。”

  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明显要比平时虚弱数分,就连瞳眸中的【逆天邪神】金芒都变得暗淡。没有了魂源的【逆天邪神】它,力量无法再生,用一分便会少一分。它助云澈封锁魔源珠的【逆天邪神】这三个时辰,让它本就剩余不到十年的【逆天邪神】存在时间再度缩短了整整两年。

  “你现在应该和本尊好好解释。”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眼瞳猛的【逆天邪神】放大:“为什么你的【逆天邪神】体内会有魔源珠!”

  “那明明是【逆天邪神】早就灭绝于世的【逆天邪神】东西!”

  “这件事解释起来,或许会有一些麻烦。”云澈道。对于金乌魂灵,他不需要隐瞒什么。何况它还连番救过自己的【逆天邪神】性命。

  “既如此,那便让本尊探察你的【逆天邪神】记忆如何?”

  任何人,哪怕是【逆天邪神】再普通的【逆天邪神】凡人,都绝不愿被他人探视自己的【逆天邪神】记忆。但这一次,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好。”

  对于他的【逆天邪神】干脆,金乌魂灵明显意外,它不再多言,金芒洒下,侵入云澈毫无抵御的【逆天邪神】心魂。顿时,他离开幻妖界后的【逆天邪神】记忆如潮水般涌入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读取一年左右的【逆天邪神】记忆,是【逆天邪神】一个相当之短的【逆天邪神】过程。但金乌魂灵收回金芒之后,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沉寂。

  它不断闪烁的【逆天邪神】金色瞳眸,彰显着它心魂的【逆天邪神】巨大震动。

  过了许久,金乌魂灵才缓缓出声:“今日与你们交手,那个叫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人,本尊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察觉到了很淡薄的【逆天邪神】魔息,以及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气息。本尊一度怀疑那是【逆天邪神】错觉,因为魔早已灭绝。”

  “没想到,那竟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气息!”

  “本尊承载金乌意志,在这个世界存在了如此之久,却一直没有发觉,在遥远的【逆天邪神】北方大陆,竟隐藏着一个从上古时代苟存至今的【逆天邪神】真魔!”

  它探视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也自然知道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存在。

  “也幸得他被你无意间发现并屠灭,否则,若他命魂复苏,魔之本性加上被封锁百万年积累的【逆天邪神】怨恨,这个世界必将遭受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浩劫。等同于你以一人之力,拯救了这个看似平静的【逆天邪神】世界。”

  云澈淡笑着摇头:“我杀他,只是【逆天邪神】为了保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命,因为他不死,我就会死,仅此而已。至于救世,我自问没有那样的【逆天邪神】气魄和圣心。而且,杀了弑月魔君又如何,相比之下,轩辕问天更要可怕百倍。”

  “你错了,魔神与凡人,岂能相提并论。今日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虽远胜你所屠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但,弑月魔君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魔,它一旦真的【逆天邪神】复苏,其强大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所能想象。你纵然有龙神之躯,它要灭你,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一念之间。”

  “而轩辕问天,不过是【逆天邪神】得到了稀薄的【逆天邪神】魔血和些微魔魂,纵然能全部得到和完美融合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不可能真正踏入神道。”

  “但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力量虽在这三个月中突飞猛进,却远远不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对手。今天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残魂未灭,我应该已经没命了吧。”

  “而且,轩辕问天今日亲口说过,他的【逆天邪神】魔血并没有完全觉醒,三个月后,就可以达到完美状态。到时候,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必定还要远胜现在。呼……我实在想不出,我该怎么和他对抗。”

  云澈抬起头,低声自语道:“如果茉莉在就好了。就算她还是【逆天邪神】和以前一样不能动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能教我怎么做。”

  “……”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金乌魂灵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逆天邪神】阴郁。

  一年多以前,初见之时,云澈对它敬而不畏,纵然面对它的【逆天邪神】威压,都气势斐然。在它要强行抹去他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时,他强硬拒绝,甚至破口怒骂。

  当时,面对他的【逆天邪神】怒骂,它不但不怒,反而看他越为顺眼。因为身为金乌之魂,它的【逆天邪神】性情本就极为高傲和暴烈。

  而今,它却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感受到了阴郁。

  它无法确定,造成这股阴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让人绝望的【逆天邪神】强大,还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离开。

  或许,还是【逆天邪神】后者吧。

  “金乌魂灵,以你的【逆天邪神】力量,能否击败轩辕问天。”云澈问道,但他的【逆天邪神】语气,显然不抱有什么希望。

  “若是【逆天邪神】一年前,我或许有可能做到。”金乌魂灵坦然道:“但如今,我纵然违背金乌意志,强行离开此地,也断然无法焚灭轩辕问天。”

  “……”云澈闭上眼睛,双手微微攥紧。

  茉莉的【逆天邪神】离开,狱萝的【逆天邪神】暗算,异变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爆发的【逆天邪神】魔源珠……他还沉浸在茉莉离开的【逆天邪神】失措中没能回过神来,一切便蜂拥而至。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险境,他的【逆天邪神】斗志都从未暗淡过。但如今,没有茉莉在侧,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灵魂像是【逆天邪神】被生生切去了一半。黯然无力。

  失去之后,他才真正明白,他对茉莉的【逆天邪神】依赖,要远远胜过他的【逆天邪神】预想。

  “你就不想知道,你玄脉中的【逆天邪神】魔源珠为什么会忽然脱离封锁爆发吗?”金乌魂灵忽然道。

  “我也在疑惑这个问题。”云澈目光一动:“金乌魂灵,难道你知道答案?”

  “那枚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源珠原本只有很微弱的【逆天邪神】力量,那日你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和弑月魔君恶战后重伤,自己就可以将其封锁。”金乌魂灵缓缓的【逆天邪神】讲述道,声音之中依然透着一股明显的【逆天邪神】虚弱:“它融于你的【逆天邪神】玄脉,自会吸收你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气。”

  “它就像是【逆天邪神】一颗原本即将死去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虽是【逆天邪神】靠你的【逆天邪神】玄气来苏醒,但它是【逆天邪神】魔神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所逐渐衍生的【逆天邪神】力量,将会远远胜过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强度以及层面。你若想活命,要么自毁玄脉,要么,就要不断的【逆天邪神】将它封死,不让它越来越强的【逆天邪神】魔息溢出。”

  “原本,这枚魔源珠苏醒的【逆天邪神】力量要达到对你致命的【逆天邪神】程度,需要并不短时间。以你三个月前的【逆天邪神】玄力,至少数十年之内,你可以依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将它一次次封锁。”

  “但是【逆天邪神】这三个月间,你与凤雪児龙凤双修,元气和玄气时刻都处在极为活跃的【逆天邪神】状态。玄力层面更是【逆天邪神】在短短三个月内接连暴增……却阴差阳错,导致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在你持续活跃和连番激增的【逆天邪神】状态下快速衍生,最终导致它破开你师父留下的【逆天邪神】封锁,释放出你无法承受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

  云澈:“……”

  “这是【逆天邪神】本尊的【逆天邪神】疏忽。若本尊三个月前发现你体内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存在,就不会是【逆天邪神】今日之果。”金乌魂灵短叹一声……它并没有直白的【逆天邪神】说出如今云澈体内的【逆天邪神】魔源珠已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可怕。虽然将它艰难的【逆天邪神】封锁,但是【逆天邪神】……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并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错,若不是【逆天邪神】你引导雪児与我双修,三个月前我应该就死了。”

  “魔源珠就在我的【逆天邪神】玄脉之中,我早就有了会到这一步的【逆天邪神】觉悟……只是【逆天邪神】来的【逆天邪神】有些太快了。”云澈语气一顿,忽然道:“关于魔源珠,我一定很疑惑,为什么它能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融合入我的【逆天邪神】玄脉?玄者的【逆天邪神】玄脉是【逆天邪神】凝聚玄气的【逆天邪神】所在,会排斥一切异物,何况我的【逆天邪神】玄脉还是【逆天邪神】玄神的【逆天邪神】玄脉,为什么竟能毫无排斥的【逆天邪神】直接融合属于魔的【逆天邪神】魔源珠?”

  “这件事,本尊同样无法理解。”金乌魂灵缓声道:“魔源珠是【逆天邪神】魔神的【逆天邪神】源力之珠。一个魔神的【逆天邪神】孕生,便是【逆天邪神】以魔源珠为始。它承载着一个魔神的【逆天邪神】源力,位于魔之玄脉的【逆天邪神】核心,一个魔一旦失去,或被毁去魔源珠,就会失去所有力量,甚至有可能就此殒命。”

  “一个魔神若被毁去魔源珠,可以夺取其他魔神的【逆天邪神】魔源珠,然后通过某种特殊的【逆天邪神】方法融入自身玄脉,从而重获力量……虽听之离奇,不知真假,但在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确有过类似的【逆天邪神】传闻。但以真神或凡人之玄脉,想要融合魔神的【逆天邪神】源力之珠,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之事。除非……”

  “……”

  金乌魂灵显然想到了什么,但它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戛然而止,就连它的【逆天邪神】黄金眼瞳,都接连瑟缩了数次。

  “除非什么?”云澈追问道。

  “……本尊并不能回答你,因为那只是【逆天邪神】一个荒谬至极的【逆天邪神】臆想,无须再问。”

  云澈听得出来,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音调发生了异样的【逆天邪神】变化。它一定是【逆天邪神】想到了什么,却不愿告诉他……而且是【逆天邪神】极为刚硬的【逆天邪神】不愿说出。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