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51章 破灭
  “这里,就是【逆天邪神】金乌神灵开辟的【逆天邪神】那个小世界?”凤雪児问道。她曾听云澈描述过金乌雷炎谷,但真实的【逆天邪神】场景,依旧远远超出她的【逆天邪神】想象。

  “嗯。”小妖后淡淡的【逆天邪神】回答,眉头一直微微凝起。因为她明显感觉到,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比之上次要减弱了许多。

  穿过无数火海,视线之中,终于出现了一道山壁,山壁前方,一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逆天邪神】玄阵在缓缓的【逆天邪神】旋转着。

  “就是【逆天邪神】那里!”

  在火焰玄阵前方落下,小妖后轻轻推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搀扶,然后缓缓跪拜在地:

  “幻妖皇族第十二世帝王,金乌血脉第十一世传承者幻彩衣,求见金乌圣神。”

  凤雪児也连忙抱着云澈跪拜在地。面对能救云澈的【逆天邪神】唯一希望,就算要她的【逆天邪神】姿态卑若蝼蚁,她也会毫不犹豫。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声音很快被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爆炎之音所吞没。但过去了许久,却没有等来任何的【逆天邪神】回应。

  小妖后心中涌起不解和不安。这里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开辟的【逆天邪神】独立世界,它的【逆天邪神】灵觉覆盖在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任何角落,这里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都逃不过它的【逆天邪神】灵觉。从他们进入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它便应该察觉到了才对。

  尤其,它先前表现的【逆天邪神】那么器重云澈……

  为什么会没有现身相见?

  “幻妖皇族幻彩衣,求见金乌圣神。”

  小妖后再次呼喊,但许久,依旧没有得到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回应。

  “小妖后姐姐,金乌魂灵它……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不在这里?”凤雪児担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她话音刚落,一个震耳颤魂的【逆天邪神】女子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幻彩衣,你为何忽然来此打扰本尊的【逆天邪神】安眠!”

  这个声音,简直比熔岩还要暴烈,其中还隐隐夹杂着怒气。

  “啊!”凤雪児一声惊呼。小妖后抬起头来看向上方,万分恭敬的【逆天邪神】道:“幻彩衣无意惊扰金乌圣神安眠,愿受责罚。但……云澈他身受重伤,生命垂危,世上唯有金乌圣神可以救他,请求您现出金身,救他一命。幻彩衣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要以生命为交换。”

  凤雪児张了张口,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小妖后。“哪怕要以生命为交换”这句话,那么平静而简单的【逆天邪神】从她口中说出。

  看上去冷漠到似乎没有感情存在的【逆天邪神】她,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情感,却不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少……贵为整个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无上帝王,云澈在她的【逆天邪神】心目之中,竟要比她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还重要。

  “他?重伤垂危?哈哈哈哈哈……”

  金乌魂灵没有现身,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话,换来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它带着不屑的【逆天邪神】大笑:“愚蠢!云澈身负龙神血脉,又有荒神之力守护,就算受到再重的【逆天邪神】伤,只要没死,哪怕只留着一口气没断,也定然会很快恢复。你们却要本尊来救他?简直可笑!”

  “不,这次并不一样。”小妖后大声的【逆天邪神】请求道:“伤害他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力量。他已经生命垂危整整十天。十天之中也只醒过来一次,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这个世上,真的【逆天邪神】只有你能救他了。”

  “……十天?”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明显带上了疑惑。因为以云澈的【逆天邪神】龙神之躯和荒神之力,在这个位面,还没有什么力量能让他濒死十天未愈。

  铮!

  淡金色的【逆天邪神】天空上,一双赤金色的【逆天邪神】眼瞳在这一刻忽然张开,洒下一片如火焰般的【逆天邪神】炽热光芒。整个金乌雷炎谷仿佛忽然升起了一轮烈日,变得更加明亮与炽热。

  金乌魂灵终于现身,小妖后深深的【逆天邪神】拜了下去。凤雪児也连忙拜下,然后把云澈从怀中轻轻的【逆天邪神】放在身前,乞求道:“伟大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灵,请你一定要救救云哥哥。我凤雪児愿意用我的【逆天邪神】一切作为报答。”

  赤金眼瞳放射出的【逆天邪神】光芒首先落在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并停留了很久很久……因为她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太过浓烈,浓烈到根本不正常的【逆天邪神】凤凰气息。

  但它并没有询问什么,金色眸光扫过小妖后,短暂停顿,忽然厉声道:“你竟然燃烧了源血?哼,以本尊赐予你的【逆天邪神】力量,这个位面居然还存在能将你逼到如此地步的【逆天邪神】人!?”

  “彩衣虽被迫燃烧源血,但身体无恙,不月即可恢复,求金乌圣神一定要救起云澈。”小妖后再一次乞求。

  面对金乌魂灵,她的【逆天邪神】每一次说话,都是【逆天邪神】在为云澈乞求。

  “哼,那本尊倒要看看,是【逆天邪神】什么伤能让一个拥有龙神之躯和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人昏迷十日!”

  一道金芒从上空落下,化作一层薄薄的【逆天邪神】火焰,覆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上。

  只一瞬间,刚刚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便猛的【逆天邪神】一跳,随之如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散开。空中的【逆天邪神】金色眼瞳也陡然释放出异样的【逆天邪神】光彩:“这是【逆天邪神】……”

  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音调发生了剧变:“为什么他会是【逆天邪神】被这种力量所伤?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凤雪児摇头:“我当时就在云哥哥的【逆天邪神】身边,却根本没有看到是【逆天邪神】谁伤了他。就连异常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都没有感觉到。云哥哥在忽然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金乌魂灵忽然沉默了下去,许久都没有再发出声音。

  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忽然间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沉默,让小妖后和凤雪児心中生出浓浓的【逆天邪神】不安。凤雪児终于无法承受这种压抑,抬起螓首,哀求着道:“你是【逆天邪神】伟大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灵,一定有办法救他的【逆天邪神】。求你大发慈悲,无论……”

  “不必再说了。”

  金乌魂灵忽然出声,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话打断。它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们可知,他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被什么样的【逆天邪神】力量所伤?”

  “……”小妖后和凤雪児同时摇头。

  “伤他的【逆天邪神】人,使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金乌魂灵音若烈火:“不过在这个位面,应该没有人听说过‘天毒星神’这个名字。”

  “那……那到底怎么才能救他?”天毒星神是【逆天邪神】谁,为什么会杀云澈,不是【逆天邪神】她们现在要关心的【逆天邪神】问题。她们只想知道怎样才能把云澈救回来。

  “救他?”金乌魂灵重哼一声:“你们不知道天毒星神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也自然远远无法想象她的【逆天邪神】可怕。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而相比强大,其恶毒更是【逆天邪神】达到极致!”

  “伤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这股力量,足以将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任何生灵化成粉末。云澈有龙神之髓,骨骼坚若星钢,才没有被粉身碎骨。”

  “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中必定带有剧毒。云澈有天毒珠在身,才没有被剧毒瞬间毒化。”

  “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在伤人之后,残余之力不会随之散去,而是【逆天邪神】如跗骨之蛆留于体内,就算暂时不死,也会被持续残魂噬命,唯有以同等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方可驱散。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和力量无法回复,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但他毕竟有龙神之躯和荒神之力守护,所以硬是【逆天邪神】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死透。”

  “他能在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下还勉强活着,已经是【逆天邪神】奇迹。同样的【逆天邪神】力量若是【逆天邪神】落在你们两人身上,你们早已死上万次!但他纵然活着,也不过是【逆天邪神】苟延残喘而已!但若想将他救过来……不过是【逆天邪神】痴人说梦!”

  “痴人说梦”四个字,如一盆冷水浇在两人的【逆天邪神】头上。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泪水一下子涌出,她强忍着哭泣道:“金乌神灵……难道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云澈天资异禀,不但是【逆天邪神】本尊血脉的【逆天邪神】传承者,还被本尊寄予了所有的【逆天邪神】希望。若能救他,本尊自会不遗余力。但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纵然百倍于现在,也远远比不上伤害他的【逆天邪神】那个天毒星神。”

  “本尊让他暂时醒过来容易,但要救他,纵然倾尽所有力量,也毫无可能。”

  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虽然依旧如火焰般暴烈,但其中蕴含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沉重与无奈。

  凤雪児一下子软倒在地,抱着云澈嘤嘤而泣。最后的【逆天邪神】一抹希望被无情的【逆天邪神】破灭。如果连金乌魂灵都无法拯救云澈,那么这个世上,就真的【逆天邪神】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救他了……

  “说起来,原本有一个人可以救他,但既然天毒星神出现,那么那个人,也自然绝无可能还继续留在这里。”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与眸光同时暗淡了几分。

  它所说的【逆天邪神】那个人,自然是【逆天邪神】指茉莉。而现在,它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已感觉不到茉莉之魂的【逆天邪神】存在。它也一下子就猜的【逆天邪神】到,天毒星神会出现在这个世界,来寻找天杀星神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她会出手杀云澈,也是【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理由。

  凤雪児知道金乌魂灵说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指那个强大到可怕的【逆天邪神】红裙女孩。但是【逆天邪神】……她已经走了,而且永远不可能再回来。她就算想要去寻找,也根本无处可寻。

  “你们走吧。”金乌魂灵沉重的【逆天邪神】道:“他死了,的【逆天邪神】确万般可惜,但命运便是【逆天邪神】如此。以他的【逆天邪神】顽强,应该还能强撑十天左右……他这一世,兼得常人十世都无法奢望的【逆天邪神】福源,虽然薄命,但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不枉此生了。”

  小妖后站起身来,双目惨淡无神。她幽幽的【逆天邪神】道:“雪児,我们走吧。他已经好久……没有见他的【逆天邪神】父母了。”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脑海一片灰白,视线完全被泪珠模糊,她轻轻的【逆天邪神】抱起云澈,浑浑噩噩的【逆天邪神】迈步,却不知自己在走向何方。

  “等等!!”

  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如惊雷般在上空响起,定住了凤雪児和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脚步。

  两道金芒落在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金乌魂灵正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她,一双金瞳放射着比之前任何一刻都要浓烈的【逆天邪神】光芒。

  “金乌神灵?”凤雪児有些无神的【逆天邪神】低念一声。

  “凤雪児,回答本尊一个问题。”金乌魂灵先前暗淡下去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又恢复了火山一般的【逆天邪神】暴烈:“你是【逆天邪神】否还是【逆天邪神】处子?”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