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43章 雪域阴云

第843章 雪域阴云

  萧泠汐整整十天都没怎么合过眼,大部分时间都在痴痴的【逆天邪神】发呆,偶尔在昏沉中无意识的【逆天邪神】睡去,也会马上被噩梦惊醒。

  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寒气绝不是【逆天邪神】萧泠汐所能承受,所以大部分时间,她和苍月、萧烈都只能处在凤雪児设下的【逆天邪神】特殊结界里,难以在冰云仙宫中长时间走动,想要靠近寒气极重的【逆天邪神】冰云寒潭去看云澈一眼更是【逆天邪神】奢望。

  “小澈……”她缩在房间的【逆天邪神】角落里,魂不守舍的【逆天邪神】低念着。这时,房门被轻轻的【逆天邪神】推开,苍月缓步走了进来。

  萧泠汐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然后如触电般起身冲了上去,一下子扑到了苍月的【逆天邪神】怀中:“苍月姐姐,小澈他怎么样了……他有没有醒过来……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已经醒过来了……”

  “泠汐,你先不要激动。”苍月连忙扶住她,然后柔声安慰道:“他会醒过来的【逆天邪神】,也一定会好的【逆天邪神】。天下大哥说过,那样的【逆天邪神】伤,换做其他人,早已死了一万次,但夫君依然顽强的【逆天邪神】活着。你忘了吗……以前那么多次,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但他总是【逆天邪神】完完好好的【逆天邪神】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次,他也一定会和以前一样,安安稳稳的【逆天邪神】醒过来,好起来。”

  “我……我知道,我知道……”萧泠汐轻泣起来:“我只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没用,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帮不了小澈,现在连去看一眼都做不到,我……我……”

  “你把自己照顾的【逆天邪神】好好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对他最大的【逆天邪神】帮助和安慰。”苍月竭力露出一抹温暖的【逆天邪神】浅笑,然后扶着萧泠汐坐下:“夫君那么努力的【逆天邪神】活着,就是【逆天邪神】因为他舍不得你,舍不得我们。所以千万不要夫君醒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你又垮掉了,那样他会担心死的【逆天邪神】。”

  萧泠汐噙着泪咬着唇,然后轻轻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没事……我一直都很好的【逆天邪神】照顾自己的【逆天邪神】。苍月姐姐,你才要好好休息。这些天,你休息的【逆天邪神】比我还要少,还一直安慰我。你还是【逆天邪神】皇帝,皇城那边一定有好多好多的【逆天邪神】事……”

  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摇头:“放心好了,我早已传音东方府主,让他代为处理朝政。泠汐,你放宽心,好好的【逆天邪神】睡一会儿。说不定你睡醒的【逆天邪神】时候,你的【逆天邪神】小澈也一起醒过来了呢。”

  “好……”这次,萧泠汐很乖巧的【逆天邪神】应声,她站起身来:“我先去看看老爹,他这些天也没怎么睡,吃的【逆天邪神】也那么少,萧云和七妹拿他的【逆天邪神】曾孙儿都劝不了他,再这样下去,他一定扛不住的【逆天邪神】。”

  虽然,萧烈的【逆天邪神】亲生孙儿是【逆天邪神】萧云,不是【逆天邪神】云澈。但他抚养了云澈十六年,为他挡风遮雨十六年,也是【逆天邪神】云澈陪在他膝下十六年,虽无血脉之系,但十六年的【逆天邪神】感情根本不下于血亲之浓。

  “我和你一起去。”

  两女刚要一起去看望萧烈,忽然感觉到眼前光线猛的【逆天邪神】一暗,仿佛是【逆天邪神】高空烈日忽然被遮蔽。

  但冰极雪域常年不见日月,天空从来都是【逆天邪神】白茫茫一片,又怎么会忽然阴下?

  冰云寒潭之上,沉静如冰雕的【逆天邪神】小妖后陡然睁开了眼眸,抬头看向了上空。

  被无尽冰雪映照的【逆天邪神】一片苍白的【逆天邪神】天空,竟忽然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逆天邪神】昏暗。一股极度压抑的【逆天邪神】气息倾覆而下,让本是【逆天邪神】清冷的【逆天邪神】雪域蒙上了一层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死寂。

  “发生什么事了?”

  所有冰云弟子全部被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异变惊动,冰云六仙腾空而起,看向天空和四周,心中生出了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压抑和不安。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气候亘古单一,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逆天邪神】景象。而且这种让人遍体发寒的【逆天邪神】压抑感,也绝不该是【逆天邪神】气候所致……

  这分明是【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这是【逆天邪神】……”萧云也出现在空中,他疑惑的【逆天邪神】低声道:“等等!这个气息,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些熟悉?”

  “的【逆天邪神】确似曾相识。”天下第一沉声道。

  “是【逆天邪神】焚绝尘!”凤雪児忽然喊道:“几个月前云哥哥和焚绝尘在东海之上交手,焚绝尘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

  “他?”萧云和天下第一一愣,随时全部反应过来,天下第一道:“不错,这个感觉,的【逆天邪神】确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气息极为相似……可是【逆天邪神】,又有点不对!虽然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但给我的【逆天邪神】感觉,又似乎并不一样。”

  但是【逆天邪神】哪里不一样,他又无法说出。

  “看……快看那边!”天下第七忽然惊声道。

  萧云和天下第一同时看向北方,赫然看到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竟变成了一片恐怖至极的【逆天邪神】漆黑色。而这片漆黑色正以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冰云仙宫蔓延。

  “嘶……”天下第一猛吸一口气:“走!!”

  “七妹,你留下保护好爷爷和小姑妈他们!”萧云急匆匆叮嘱一声,和天下第一、凤雪児一起向宫门之外飞去。

  与此同时,慕容千雪、君怜妾、木蓝依、楚月璃、风寒月、风寒月也已带着一众冰云弟子来到宫门之外,她们面罩寒霜,手中雪剑寒光闪动,如临大敌。

  北方天空的【逆天邪神】黑云滚滚而至,让光线越发的【逆天邪神】昏暗,那股压抑、阴冷的【逆天邪神】气息更是【逆天邪神】每一息都在加剧,这些冰云女子修炼冰云诀,久居冰极雪域,根本不畏严寒,却在这越来越近的【逆天邪神】气息之下全身发冷,心魂更是【逆天邪神】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

  “这……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楚月璃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道:“怎么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玄气……我宫记载中最阴邪的【逆天邪神】玄功都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你们知道对方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吗?”慕容千雪问道。她也无法相信,这会是【逆天邪神】一个人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

  “不敢完全确定。但对面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不必担心。”天下第一颇为笃定的【逆天邪神】道:“有小妖后在,若对方是【逆天邪神】敌人,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是【逆天邪神】找死!”

  他话音刚落,前方忽然光影一闪,一个穿着琉璃彩衣的【逆天邪神】娇小少女踩在了冰雪之上,面若冰玉,眸若寒星,没有带起一丝寒风。

  “小妖后姐姐。”凤雪児惊喜出声,但马上又想到小妖后来到这里,云澈那边就无法看守,又担心的【逆天邪神】道:“云哥哥那边……”

  “你们全部退后!!”小妖后忽然一抬手,一股暴风雪扬起,将所有人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推后数十个身位,而她自己,却已在前方数百丈之外。

  这时,天空的【逆天邪神】滚滚黑云终于逼近到了眼前,然后就在他们眼前的【逆天邪神】天空中徐徐翻滚,不再继续向前,一股极度压抑和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也笼罩了整个冰云仙宫。

  “装神弄鬼。”小妖后冷冷低吟,她手掌一翻,未见她身上有任何玄气流动的【逆天邪神】痕迹,一道金色火焰已在上空的【逆天邪神】暗云中炸开,在变得昏暗的【逆天邪神】天空中炸开了一片沸腾的【逆天邪神】火海:“滚出来!!”

  火海肆虐,转眼间将大半的【逆天邪神】黑云吞噬的【逆天邪神】干干净净。另一半黑云却是【逆天邪神】从空中沉下,一直沉到了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前方,然后在张狂的【逆天邪神】大笑声中缓缓散开。

  “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逆天邪神】金乌神炎,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散开的【逆天邪神】黑雾之中,一个颀长,但有些消瘦的【逆天邪神】人影步履缓慢的【逆天邪神】走了出来。

  二十来岁的【逆天邪神】面孔,一身黑衣,漆黑的【逆天邪神】长发,漆黑的【逆天邪神】瞳孔,他看着小妖后,脸上带着让人极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森然淡笑:“初次见面,来自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小妖后,欢迎来到天玄大陆。”

  小妖后:“……”

  “焚……焚绝尘!?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凤雪児捂住嘴唇,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从黑雾中走出的【逆天邪神】人,赫然就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无疑。

  “不!不对!!”天下第一却忽然道:“他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尘!虽然外表一模一样,但他给我的【逆天邪神】感觉……和焚绝尘根本完全不一样!就连声音也不一样……你是【逆天邪神】谁?你到底是【逆天邪神】谁?为什么要易容成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样子!?”

  并不是【逆天邪神】天下第一对焚绝尘有多么的【逆天邪神】熟悉,而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是【逆天邪神】个性情极端的【逆天邪神】人,所以特征也太过明显。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神冰冷、无情、孤傲,又透着沉重到让人心悲的【逆天邪神】孤独,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头一无所有的【逆天邪神】孤狼。

  而眼前这个人,虽然有着和焚绝尘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外表和身形,极其相似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但他身上展露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孤傲,而是【逆天邪神】一种不可一世的【逆天邪神】狂傲。他的【逆天邪神】眼神,气场,还有他嘴角的【逆天邪神】弧度,都和他所知道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全然不同。

  最为显眼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声音的【逆天邪神】不同。而且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性情,也绝不会发出刚才那样的【逆天邪神】狂笑。

  “哈哈哈哈,”“焚绝尘”再次大笑起来,他赞赏的【逆天邪神】点头:“不愧是【逆天邪神】精灵一族的【逆天邪神】少主,真是【逆天邪神】敏锐的【逆天邪神】触觉,若是【逆天邪神】今天就这么折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还真是【逆天邪神】可惜啊。”

  天下第一脸色微变,心中一突……他先前一口喊出了“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身份,现在,竟然又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喊出了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和身份!

  “焚绝尘”抬起手掌,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不妨猜一猜,我,到底是【逆天邪神】谁呢?”

  这个声音,毫不陌生。在场之人有不止一个人听过。在最初的【逆天邪神】惊愕之后,这个声音和他们脑海中的【逆天邪神】一个身影猛然重叠。

  “你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凤雪児和萧云同时惊喊道。

  “嘿……”焚绝尘……不,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嘴角咧起,倾斜的【逆天邪神】弧度更加的【逆天邪神】危险和肆意,声音傲慢而悠然:“很完美的【逆天邪神】回答。不错,正是【逆天邪神】本尊。顺便提醒你们一句,你们以后不必再喊我轩辕剑主,而是【逆天邪神】要称呼我为……无上天尊!”

  “竟然,竟然……”听到他的【逆天邪神】亲口承认,萧云瞪大眼睛,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和听到的【逆天邪神】一切。

  “无上天尊?呵,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口气。”天下第一一声嘲讽:“轩辕问天之名,我早早听过。没想到不但狂妄无边,妄称天尊,居然还藏头露尾,易面成他人的【逆天邪神】样子,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天下第一肆意讽刺,虽然戒备,但并无多少危机感。因为他无比确信,小妖后在这世上是【逆天邪神】绝对无敌的【逆天邪神】存在。不要说是【逆天邪神】一个轩辕问天,就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四圣主齐至,在小妖后面前也唯有溃败。

  但他没有注意到,小妖后虽然雪颜冰冷沉静,但寒眸之中却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沉重,两只小巧的【逆天邪神】手儿也并不是【逆天邪神】放松状态,而是【逆天邪神】紧紧的【逆天邪神】攥在一起。

  “易面?嘿嘿嘿,哈哈哈哈。”轩辕问天丝毫没有生气,或者说,对于现在的【逆天邪神】他而言,这世上已经不存在配让他动怒的【逆天邪神】东西:“不不不,本尊是【逆天邪神】给了他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赏赐,让他将身体献予本尊,然后和本尊共同俯视这卑微的【逆天邪神】世界。”

  “这可是【逆天邪神】他用两族灭亡和两世生命才换来的【逆天邪神】大造化,啧,何等的【逆天邪神】不易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