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9章 弥天杀意

第839章 弥天杀意

  让他们心惊的【逆天邪神】气势,将两大圣主同时逼开的【逆天邪神】力量,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三人心中无不心惊不已,而且这个气息显然不是【逆天邪神】属于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等人物!?

  他们看到正在从空中飘下的【逆天邪神】彩衣女孩,全部愣在那里。

  少女?

  有那么一刹那,他们眼前恍过了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心魂猛一战栗。不过,这个彩衣少女虽然气势惊人心魄,但全然不是【逆天邪神】茉莉那种绝对压倒性,让他们感觉自己渺若蝼蚁的【逆天邪神】恐怖气场,但能对他们造成这样的【逆天邪神】心灵压迫,说明她的【逆天邪神】实力赫然是【逆天邪神】和他们处在同一阶层。

  但作为俯视整个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三圣主,他们却从未见过这个彩衣少女,更从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极有可能堪比他们的【逆天邪神】存在。

  这个彩衣女孩,他们的【逆天邪神】确没有见过……因为她不属于天玄大陆,而是【逆天邪神】来自遥远的【逆天邪神】幻妖界。

  小妖后!

  在擒下明王,解除了最大隐患的【逆天邪神】同时,小妖后在清洗妖皇城的【逆天邪神】过程中察觉到了至尊海殿和天威剑域在百年前留在妖皇城的【逆天邪神】眼线,并由此推断出至尊海殿和天威剑域极有可能知道了幻妖界格局这段时间来的【逆天邪神】剧变,那么回到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云澈将处在巨大的【逆天邪神】危险之中。

  因挂念云澈安危,她在断空环恢复力量的【逆天邪神】当天,便孤身一人来到了天玄大陆,在她循着金乌血脉的【逆天邪神】气息终于找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时,看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他遍体染血,大半的【逆天邪神】身躯,已没入了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

  “小姑娘,你是【逆天邪神】何人?我们似乎并不相识,你为何要对我们出手?”皇极无欲上前,面带微笑,语气颇为平淡的【逆天邪神】道。

  小妖后降下身来,丝毫没有理会皇极无欲。她伸出雪白的【逆天邪神】手儿,轻轻的【逆天邪神】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心上,许久没有移开。

  “小妹妹,你是【逆天邪神】……谁?”凤雪児没有阻止她的【逆天邪神】靠近和碰触,有些怔然的【逆天邪神】道。

  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女孩,有着精致到近乎虚幻的【逆天邪神】容颜,这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张足以让日月都羡嫉的【逆天邪神】娇颜上,却呈现着让人寒彻心扉的【逆天邪神】冷漠。对于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询问,她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反应,目光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遍身染血,五脏俱碎的【逆天邪神】云澈,冰冷的【逆天邪神】神情和眸光始终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变化和波动。但凤雪児察觉到,她碰触着云澈额头的【逆天邪神】那只小手,轻拢的【逆天邪神】玉指似乎在微微的【逆天邪神】发颤。

  嘭!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指尖上爆开一团金色的【逆天邪神】火苗,也引燃了云澈眉心间的【逆天邪神】金乌印记,只是【逆天邪神】,原本灼目到刺眼的【逆天邪神】火焰印记,此刻却一片昏暗。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收紧,手指点在他的【逆天邪神】金乌印记上,磅礴的【逆天邪神】玄气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很快,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徐徐耀起一层淡金色的【逆天邪神】火光。

  皇极无欲三人对视一眼,都是【逆天邪神】眉头一紧。因为这个全身透着极大诡异的【逆天邪神】小女孩,很显然是【逆天邪神】和云澈相识。只不过,她居然在倾尽全力,试图给一个死人疗伤……着实可笑。

  “小姑娘,”皇极无欲再次出声:“虽然我很想知道你是【逆天邪神】谁,但你脚下的【逆天邪神】那个死人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奉劝你还是【逆天邪神】马上离开,不要因为一个死人而招惹了不必要的【逆天邪神】灾祸。”

  “哼,尤其,是【逆天邪神】招惹三个这世上最不该招惹的【逆天邪神】人。”夜魅邪淡淡的【逆天邪神】补了一句。

  小妖后指尖的【逆天邪神】火焰熄灭了。

  缓缓的【逆天邪神】,她转过身来,一抹仿佛来自万层地狱的【逆天邪神】杀气瞬间弥漫了天地之间,上空的【逆天邪神】碎云停止了飘动,山风停滞,飞沙和枯叶全部定格在了空中,无尽的【逆天邪神】刺骨冰寒,似乎将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全部冰封。

  三人脸色顿时微变。彩衣女孩身上强横无比的【逆天邪神】气势,让皇极无欲在权衡之下选择将她劝离,却没想到,对方却是【逆天邪神】忽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杀机。

  她的【逆天邪神】眼神依旧平寂幽暗,仿佛永远不会有什么感情波动,但这遮天刺骨的【逆天邪神】杀机,却分明是【逆天邪神】要不惜一切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有意思,哼。气势的【逆天邪神】确足够惊人,但可惜,她还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夜魅邪冷笑一声道。

  小妖后身影一晃,已瞬身在三人面前,纤嫩的【逆天邪神】手臂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温度,也以一个恐怖的【逆天邪神】速度爆升着。

  “我来对付她。”曲封忆向前一个身位,沉眉道:“你们先去把云澈的【逆天邪神】尸体夺过来,最好把凤雪児也控制起来。云澈很有可能在临死前把轮回镜交给凤雪児。”

  “不要大意。”皇极无欲低声警示道:“这个小姑娘很不寻常,方才将你们逼开绝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偶然。”

  “罪……无……可……赦!!”

  小妖后终于出声,四个字,字字穿心,空气明明变得无比灼热,但皇极无欲三人身上却尽是【逆天邪神】冰冷的【逆天邪神】寒意。

  “哼!不自量力!”

  曲封忆眉头沉下,凌然低吟。她全身未动,身上紫光骤闪,晴空之上,忽然响起震天般的【逆天邪神】轰鸣,无数道雷光从虚空中劈出,在被耀成紫色的【逆天邪神】高上空嘶鸣凝聚,转眼之间,竟汇成一条长达百丈的【逆天邪神】庞大雷龙,巨大龙爪从紫色雷光中探出,周围紫电嘶鸣,每一道雷光,都在暴烈的【逆天邪神】扭曲着空间。

  “看来曲封忆并没有真的【逆天邪神】小看那个小姑娘,居然直接动用了‘雷兽’。”皇极无欲低声道。

  所谓“雷兽”,当然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雷龙,而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核心玄功的【逆天邪神】最高境界“化雷为兽”。

  在天玄大陆,能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衍生出最低等的【逆天邪神】雷灵,便几乎堪称宗师级的【逆天邪神】造诣。而到了曲封忆这个级别,却可以凝化出这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雷兽!!

  吼———

  可怕的【逆天邪神】咆哮惊天动地,两只巨大龙爪带着震天的【逆天邪神】霹雳之音向小妖后轰去。

  “啊——小心!!”凤雪児抱起云澈退开,口中惊喊道。

  “雷兽”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雷系玄功,寻常玄者一生不敢奢望亲见。其威力之恐怖,更是【逆天邪神】普通玄者所无法想象,单单其气势,就足以让人瞬间魂飞魄散。

  曲封忆身为海皇,早已习惯于傲然于世,但她虽然姿态傲慢,但绝不是【逆天邪神】个狂妄无智之人。面对小妖后绝不寻常的【逆天邪神】气场,她丝毫没有大意,一出手,就是【逆天邪神】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雷系法则。

  在雷兽轰下的【逆天邪神】同时,曲封忆的【逆天邪神】身体也掠起一道紫色雷影,冲向了小妖后。十九天前在至尊海殿,他们在茉莉的【逆天邪神】阴影之下,诚惶诚恐的【逆天邪神】发誓再也不敢与云澈为敌,当时无数天玄强者在场,因而今日夺取轮回镜之事,并不宜惊动他人。她一出手就动用雷兽,就是【逆天邪神】要在这转瞬之间除掉这个凭空出现的【逆天邪神】阻碍。

  雷龙在空,直轰而下,气势恐怖如末日来临。但,冲向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曲封忆却忽然发现她丝毫没有抬头看向空中的【逆天邪神】雷龙,一双幽暗的【逆天邪神】瞳眸正毫无波动的【逆天邪神】注视着她,似有似无的【逆天邪神】眸光,就如有恒星在闪灭。

  曲封忆的【逆天邪神】心中蓦的【逆天邪神】一寒。

  小妖后抬起手掌,金乌炎横空爆裂……霎时,曲封忆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世界化成了一片淡金色的【逆天邪神】火海。

  看着眼前忽然爆开的【逆天邪神】火焰,还未来得及感受火焰的【逆天邪神】灼热,她全身的【逆天邪神】筋脉就骤然痉挛,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恐惧之感……恐惧这种东西,她这一千年来只有过两次,一次,是【逆天邪神】十九天前的【逆天邪神】海神台。这一次虽然没有上次那般强烈,但却是【逆天邪神】真真实实的【逆天邪神】恐惧感。

  因为直觉告诉她,眼前的【逆天邪神】火焰比她这一生见过的【逆天邪神】任何火焰都要恐怖……足以将她这个处在当世最巅峰的【逆天邪神】人都焚成灰烬。

  曲封忆的【逆天邪神】去势骤停,手势猛变,本欲轰击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在最短时间内全部化作防御之力,凝成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雷光玄阵,

  噗轰!!

  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撞击在了曲封忆仓促凝起的【逆天邪神】雷光玄阵上,一声刺耳的【逆天邪神】铮鸣,磅礴的【逆天邪神】雷电之力如被猛兽吞噬,快速的【逆天邪神】消散,转眼之间便熔解了大半,惊的【逆天邪神】曲封忆脸色大变,全身雷光交叠,快速后退。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身影依然停留在原地,没有丝毫变动,伸向前方的【逆天邪神】手掌在这时轻轻向上一翻,另一团火焰在空中爆开,远远看去,高空之上,犹如忽然多了一轮金黄色的【逆天邪神】骄阳。

  而这轮“骄阳”,将曲封忆以最高雷系法则凝化的【逆天邪神】雷兽吞没其中。

  吼———

  雷兽的【逆天邪神】咆哮变得暴躁起来,而下一个瞬间,咆哮便变成了哀嚎,蕴藏着恐怖雷玄力的【逆天邪神】躯体被金色火焰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蚀入,它痛苦的【逆天邪神】挣扎,但短短两息之后,它巨大的【逆天邪神】龙爪便在金炎之中当空崩碎……随着小妖后手势再变,盘踞在雷龙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再度升腾,将雷龙完全的【逆天邪神】吞没,再也看不到一丝的【逆天邪神】紫光。

  彻底变成了不断扭曲的【逆天邪神】火龙。

  在曲封忆冲向小妖后时,皇极无欲和夜魅邪也准备将云澈的【逆天邪神】尸体抢过,但他们还未来得及转身,便已被眼前的【逆天邪神】情景惊的【逆天邪神】脸色疾变。

  轰!!

  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巨响,空中的【逆天邪神】火龙当空爆裂,散成漫天的【逆天邪神】火焰碎片,却看不到一丝雷光的【逆天邪神】残存。轰向曲封忆的【逆天邪神】金炎被她系数化解,她退到皇极无欲和夜魅邪身侧,脸色难看之极,皇极无欲和夜魅邪的【逆天邪神】脸色也都暗沉下来,再也笑不出来。

  这个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彩衣女孩,他们感觉到了她的【逆天邪神】极不寻常,甚至从她能逼迫两大圣主,将她“高估”为实力极有可能堪比他们这个层次的【逆天邪神】人物。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曲封忆和她交手,竟然是【逆天邪神】完全落了下风。

  而且曲封忆还基本是【逆天邪神】全力出手……而对方,自始至终,连位置都没有挪动过。

  “你……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曲封忆胸口起伏,眼神、表情、语气,都变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回答,是【逆天邪神】遮天的【逆天邪神】杀气,和蔽日的【逆天邪神】火海。

  轰————

  三十里的【逆天邪神】天空,瞬间化作火焰的【逆天邪神】海洋,将三圣主笼罩在绝情的【逆天邪神】火焰炼狱之下。下方的【逆天邪神】山林完全消失……它们没有燃起半点火苗,而是【逆天邪神】在一瞬间直接熔成灰烬,又在下一个瞬间化成虚无。

  三圣主看了一眼上空,脸色全部变得低沉。曲封忆低声道:“看来根本问不出她的【逆天邪神】身份。我一个人,极有可能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对手。似乎不得不和你们其中一人联手了。”

  圣主联手对敌,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生命之中,除了当年的【逆天邪神】夜沐风,再未有过。

  “没必要两人联手。”皇极无欲眼眸抬起,淡淡的【逆天邪神】道:“我们三个……一起上吧!”

  他的【逆天邪神】心中,已经开始有了一种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感觉。

  因为随着眼前彩衣少女的【逆天邪神】杀气释放,带给他的【逆天邪神】沉重感……竟似乎不下于当年的【逆天邪神】夜沐风!

  凤雪児抱着云澈远远遁开,但并没有远离。天空化成了火海,但惟独他们没有被炼狱的【逆天邪神】气息所笼罩。她呆呆看了一会儿天空的【逆天邪神】火焰,血脉之中传来着一种陌生,但强烈的【逆天邪神】悸动。

  这个气息……云哥哥的【逆天邪神】金乌炎……

  难道……

  她就是【逆天邪神】……

  小妖后?

  ——————————————

  【ps:肯定有小朋友要问三圣主明明和幻妖界交过手为什么没有认出小妖后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很简单,因为他们认知中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和凤凰炎一样是【逆天邪神】赤红色的【逆天邪神】,而小妖后是【逆天邪神】历史上唯一一个金乌炎达到(淡)金色的【逆天邪神】人,所以那三个渣渣一时间没有马上联想到金乌炎上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