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8章 金色火焰

第838章 金色火焰

  云澈屠尽焚天门,至少还是【逆天邪神】因为触动了他的【逆天邪神】逆鳞。轩辕问天不惜算计其他圣地,耗费大量心力毁掉偌大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不是【逆天邪神】因为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为了一个当时他并不确定是【逆天邪神】否能实现的【逆天邪神】“可能性”!!

  这何止是【逆天邪神】丧心病狂!

  而他这个残留下来的【逆天邪神】复仇者,居然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对方故意留下的【逆天邪神】棋子……并且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每一步,都在按照他预设的【逆天邪神】道路走!

  “轩辕问天……你……不会……得逞的【逆天邪神】!!”焚绝尘抓住天罪神剑,颤巍巍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剑中魔魂,他在觉醒魔血之时便已察觉到存在,并在他开始觉醒魔血后的【逆天邪神】第十五天忽然攻击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想要毁灭他的【逆天邪神】意识,但最终却被他艰难的【逆天邪神】反压制,逼迫魔魂不得不臣服于他的【逆天邪神】意志。

  结合轩辕问天刚才说言,剑中魔魂是【逆天邪神】欲在毁灭他的【逆天邪神】意识后,取走他体内魔血,然后以某种方式赐予轩辕问天!所以,他可以确定,在这最后一步上,轩辕问天已经彻底失败!

  “呵呵呵呵,是【逆天邪神】吗?”轩辕问天淡笑一声,向焚绝尘伸出苍白的【逆天邪神】手掌:“焚绝尘,你其实应该感谢我,若不是【逆天邪神】我一直留着你的【逆天邪神】性命,你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我赏赐了你多活了这么多年,今天,也该到了你向我回报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时候了!”

  轩辕问天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掌猛的【逆天邪神】一收。

  嗡——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忽然炸开,一片嗡鸣。他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一切瞬间化作空白,瞳孔失去了颜色,整个人如木桩般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来。

  轩辕问天垂下手来,转过身去,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开始吧。”

  ——————————————

  凤雪児一路向北,没有片刻的【逆天邪神】停留,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哪里,也不敢停下来向人询问,只是【逆天邪神】模糊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神凰国的【逆天邪神】范围。

  天色稍稍暗了下来,西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出现了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昏黄。下方是【逆天邪神】一片广阔的【逆天邪神】山林地带,有些清凉的【逆天邪神】山风让凤雪児混乱的【逆天邪神】内心平静了几分。从轩辕问天被焚绝尘截住之后,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后方始终没有再出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息。

  过去了这么久,应该已经彻底安全了。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速度稍稍放缓,她抱紧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哥哥,我们已经安全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倒下的【逆天邪神】,我马上……马上就让你好起来。”

  她看了一眼下方,然后缓缓落向了一处狭窄的【逆天邪神】空地。云澈的【逆天邪神】伤重的【逆天邪神】让她不敢去看,那一缕始终没有散尽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微弱如萤火,她接下来要做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将凤神赐予她的【逆天邪神】凤凰源力全部给予云澈……她心里很清楚,云澈真正严重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外伤,而是【逆天邪神】内脏尽毁,而且损毁到这种程度,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大罗金仙降世都不可能救得回来。她就算耗尽所有的【逆天邪神】凤凰源力,能做到的【逆天邪神】,最多只是【逆天邪神】将他最后一口气多吊一段时间而已。

  但除此之外,她真的【逆天邪神】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选择。

  凤雪児轻轻落下,将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放在地上。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全部都是【逆天邪神】血,尤其胸口……凄惨的【逆天邪神】让凤雪児看一眼都会痛彻心扉。她闭上了眼睛,再不忍多看一个瞬间,双手轻抬,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将自己最宝贵的【逆天邪神】凤凰源力燃烧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的【逆天邪神】身躯忽然一颤,刚刚闭合的【逆天邪神】美眸也一下子睁开,涌上了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就在她刚刚燃烧凤凰源力的【逆天邪神】刹那,一个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从远处辐射而至,并将她牢牢锁定。

  这个气息的【逆天邪神】强度远远胜过她,胜过凤祖奎……是【逆天邪神】属于轩辕问天那个最巅峰的【逆天邪神】层次。

  在她以为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又追上来时,另外两个强度完全不亚于前者的【逆天邪神】沉重气息也笼罩在她的【逆天邪神】身上。

  一个声音,在这时从上空遥遥传来:“哦?这不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雪公主么,上午才刚刚喝过你的【逆天邪神】喜酒,现在却又在这万里之外相遇,多么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缘分啊。”

  凤雪児收起凤炎,转过身来,看向了空中的【逆天邪神】三个人影……三个登顶天玄大陆玄道之巅的【逆天邪神】绝顶人物,世人口中的【逆天邪神】四圣主之三!

  圣帝皇极无欲,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天君夜魅邪!!

  她为了躲避轩辕问天,带着云澈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逃亡,中途几乎没有任何停留……却在这里,遇到了和轩辕问天同一个层次的【逆天邪神】人物,还是【逆天邪神】三个一起出现!

  这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巧合!

  “是【逆天邪神】你们!”凤雪児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们三人分明是【逆天邪神】和轩辕问天一样,一直追着她的【逆天邪神】踪迹,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想要做什么!”她站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用自己所能发出的【逆天邪神】最严厉的【逆天邪神】声音喊道。

  “多余无谓的【逆天邪神】废话我不想多说。”曲封忆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们三人是【逆天邪神】一路追你至此,至于目的【逆天邪神】,冰雪聪明的【逆天邪神】雪公主难道真的【逆天邪神】猜不到么?”

  “不过看起来,你的【逆天邪神】未婚夫婿状况很不好。”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目光从遍体染血,完全感觉不到气息的【逆天邪神】云澈身上移开,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先前在凤凰城,你父亲告知我们云澈已经死了,我们还不相信,原来凤凰宗主并未欺我。”

  “既然云澈已经死了,那事情就更为简单了。”夜魅邪微笑道。以他们三圣主的【逆天邪神】认知,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也完全是【逆天邪神】个彻底的【逆天邪神】死人。而至于他是【逆天邪神】怎么忽然惨死的【逆天邪神】,并不是【逆天邪神】那么重要。夜魅邪在空中伸出手来:“雪公主,乖乖的【逆天邪神】把云澈的【逆天邪神】尸体交给我们吧,拿到我们想要的【逆天邪神】东西后,我们保证不会为难你,说不定还会把尸体交还给你。”

  夜魅邪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句话并不是【逆天邪神】虚晃一枪,以他们三人的【逆天邪神】绝对实力也没有必要,他们的【逆天邪神】确不会把凤雪児怎么样。因为他们并没有像轩辕问天一样确认了凤神已死。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其他人,他们或许敢杀,但凤雪児是【逆天邪神】凤神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传者,若是【逆天邪神】杀了,或者重伤了她,必定会引来凤神之怒……四年前凤神最后一次出现,就是【逆天邪神】因为凤雪児在太古玄舟上险遭暗算。虽然最终毫发无伤,但凤神震怒之下,还是【逆天邪神】差点要了日月少主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命。

  凤神之怒,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还没有彻底触碰的【逆天邪神】胆量。

  虽然,他们心底都对凤神是【逆天邪神】否还存活有着不同程度的【逆天邪神】怀疑,但哪怕有九分怀疑,仅存的【逆天邪神】一分,也足以让他们不敢对凤凰神宗踏破最后的【逆天邪神】底线。

  “你们休想!”面对三个圣主的【逆天邪神】威压,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气息就如飓风中的【逆天邪神】萤火,但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却是【逆天邪神】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坚毅:“我绝不会……让你们再伤害云哥哥!”

  “呵呵呵,”皇极无欲淡笑一声:“都已经是【逆天邪神】个死人了,雪公主居然还是【逆天邪神】痴心一片,还真是【逆天邪神】让人赞叹啊。”

  “云哥哥他不会死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大声的【逆天邪神】道:“你们这些明明是【逆天邪神】圣主,却内心险恶的【逆天邪神】人,才真的【逆天邪神】应该死!上次在至尊海殿,你们为了抢云哥哥的【逆天邪神】东西而联手加害他,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师父教训了你们,但最后也饶恕了你们,你们也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逆天邪神】面,亲口说出了再也不会加害云哥哥的【逆天邪神】承诺。你们今天这样做,就不怕……就不怕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师父再也不会饶恕你们了吗!”

  想到那个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红裙少女,三人心中都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一寒,但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瞬间。随之,夜魅邪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说得好,没想到看起来温婉的【逆天邪神】雪公主居然也这么伶牙俐齿。那个红衣妖女,我们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怕,但可惜,她是【逆天邪神】属于其他世界的【逆天邪神】人,已经走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回来,还亲口宣称和云澈已是【逆天邪神】恩断义绝,再无瓜葛,雪公主不也听得清清楚楚么。”

  “哼,那个红衣妖女施加在我身上的【逆天邪神】屈辱和痛苦,我这辈子都不会遗忘!”夜魅邪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冷了下来:“而这些,归根结底都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我本想把这笔账好好的【逆天邪神】和云澈清算一番,没想到,他却痛痛快快的【逆天邪神】死了!”

  “不必多说了。”曲封忆声音冷硬:“凤雪児,既然云澈已死,那我们就只要轮回镜。若它还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就把他的【逆天邪神】尸体丢过来,若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就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交出来。”

  “你还是【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听话吧。”皇极无欲淡笑着道:“当日之辱,他们可都是【逆天邪神】想发泄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若是【逆天邪神】要他们亲自动手,我可不保证云澈还能留下全尸。”

  呼!!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长发竖起,化成如火的【逆天邪神】赤红色,身上的【逆天邪神】凤炎瞬间燃起数十丈高,凤炎之中,隐约映现出一抹怒然展翅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她的【逆天邪神】眼神、声音痛恨而决绝:“你们想要伤害云哥哥……先踩过我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灰烬!”

  “哼,真是【逆天邪神】不听话。”夜魅邪无所谓的【逆天邪神】笑笑。

  “动手吧。”曲封忆低念一声。

  轰隆!

  一阵风雷之声当空爆开,夜魅邪和曲封忆这两大圣主同时出手,俯空而下,直取凤雪児。凤雪児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她的【逆天邪神】天资纵观天玄历史都无人可及,但在两大圣主的【逆天邪神】绝对威压之下,她的【逆天邪神】凤炎几乎瞬间被压下了一半,但还有一半在她的【逆天邪神】决绝之下顽强而愤怒的【逆天邪神】燃烧着。

  云哥哥,虽然还没有能正式成为你的【逆天邪神】妻子,但今生能伴你而死,也是【逆天邪神】雪児这一生最无悔无憾的【逆天邪神】事……凤雪児心中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念,带着决绝死志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迎向了两大圣主,一道嘹亮的【逆天邪神】凤音破空嘶鸣。

  就在凤雪児轰出凤凰火焰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她的【逆天邪神】眼角,忽然掠过了一抹灼目的【逆天邪神】炽金色。

  那也是【逆天邪神】一抹火焰,却呈现着华贵至极,又耀眼至极的【逆天邪神】金色!金色火焰并不大,它如同从虚空中出现,流星一般坠向夜魅邪和曲封忆……金芒笼罩而下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竟将两大圣主恐怖无匹的【逆天邪神】气势完全遮盖。

  夜魅邪和曲封忆身形骤停,灼目的【逆天邪神】金芒让他们几乎无法睁开眼睛,胸口,更是【逆天邪神】如同被压上了一块万钧铁板,沉重到窒息,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快速临近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让他们全身汗毛在一瞬全部竖起。

  而这股可怕到致命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便是【逆天邪神】来自那抹金芒。

  夜魅邪和曲封忆根本来不及多想,玄气瞬间提升到极致,轰向了眼前的【逆天邪神】金芒,同时身形借助反震力暴退。

  轰————

  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金色火焰被两大圣主联手之下的【逆天邪神】力量当空轰碎,化作碎炎缓缓消散。仓皇后退的【逆天邪神】夜魅邪和曲封忆脸色微白,停稳身体后几乎同时暴吼而出:“什么人!!”

  那团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还有让他们都感觉到窒息的【逆天邪神】灵压……没有出手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同样脸色剧变,三大圣主的【逆天邪神】目光向上,在高高的【逆天邪神】上空,他们看到了一个正在缓缓飘落的【逆天邪神】娇小身影。

  那是【逆天邪神】一个一身华贵彩衣,外表只能称之为“小女孩”的【逆天邪神】少女。但她一双黑钻般的【逆天邪神】眼眸却透着与外表年龄完全不符的【逆天邪神】威凌与幽暗。她的【逆天邪神】娇颜如精雕细琢般的【逆天邪神】完美,但冷漠的【逆天邪神】没有一丝感情。

  最醒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眉心之间,一枚赤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印记灼目的【逆天邪神】闪烁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