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7章 无尽痴狂

第837章 无尽痴狂

  “怎么赌?”轩辕问天没有任何迟疑的【逆天邪神】问道。

  “那就是【逆天邪神】……魔轮祭血!”

  “魔轮祭血?”

  “和千年前施加在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魔血轮回之术一样,魔轮祭血,是【逆天邪神】我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独有禁术。”剑中魔魂阴恻恻的【逆天邪神】道:“此永夜禁术,可将一凡灵化成黑暗血水,然后吞没到魔躯之中,并得到其所有的【逆天邪神】元气和力量……听清楚,是【逆天邪神】所有!”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眸光猛然剧荡,低声道:“也就是【逆天邪神】直接夺舍一个人所有的【逆天邪神】生命和修为?不会有任何损失!?这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禁术?”

  “不错!我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强大,又岂是【逆天邪神】尔等凡人所能理解。”剑中魔魂傲然道:“不过,此禁术只可作用于凡灵,对拥有神、魔之力的【逆天邪神】生灵毫无作用。我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初始之魔偶尔以此禁术吞噬凡灵提升力量,对成熟之魔而言,凡灵之力渺小不堪,凡灵之血常伴污秽,根本不屑动用。但对焚绝尘而言,使用‘魔轮祭血’,却会让他的【逆天邪神】力量疯狂暴增!”

  轩辕问天何等精明,一下子便明白了剑中魔魂的【逆天邪神】意思:“你是【逆天邪神】说……让焚绝尘以‘魔轮祭血’将我吞噬?”

  “不错!”剑中魔魂阴声道:“然后,你的【逆天邪神】**将完全消失,你的【逆天邪神】命元和修为将完整的【逆天邪神】被焚绝尘所得!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如何,你已亲眼所见。若是【逆天邪神】你们两人的【逆天邪神】力量结合,在这个位面,还有谁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对手?而这远非一加一那么简单,你们两人的【逆天邪神】力量结合,必然会造就力量的【逆天邪神】质变,直接踏入你这些年来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神道……记住,不是【逆天邪神】可能,而是【逆天邪神】一定!”

  轩辕问天:“……”

  “另外,焚绝尘体内的【逆天邪神】魔血只是【逆天邪神】初步觉醒而已,远远未到极限,要完全觉醒,还需要半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你们两人的【逆天邪神】力量融合后已是【逆天邪神】天下无敌,但之后半年内的【逆天邪神】每一天,力量依然会持续暴涨。短短几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就会增长到你以往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境界——你现在根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境界!!”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瞳中陡然放射到灼热到近乎疯狂的【逆天邪神】光芒,但他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淡然平静:“魔尊大人,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漏掉了最关键的【逆天邪神】东西?”

  “嘿嘿嘿,”剑中魔魂阴森的【逆天邪神】笑:“以你的【逆天邪神】心智,应该大致猜的【逆天邪神】到我没有提到的【逆天邪神】东西,也是【逆天邪神】最关键的【逆天邪神】东西……没错!‘魔轮祭血’会吞噬融合命元和力量,但同时也会把灵魂融入!凡灵之魂在魔神之魂面前就如沧海前的【逆天邪神】萤虫,会被瞬间泯灭。但焚绝尘与你的【逆天邪神】状况全然不同!焚绝尘有着微弱的【逆天邪神】魔躯魔魂,你是【逆天邪神】凡灵之躯,他可以对你使用‘魔轮祭血’,但你的【逆天邪神】魂力,却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焚绝尘!”

  “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魔躯施展‘魔轮祭血’,融合你的【逆天邪神】命元和力量,你的【逆天邪神】血肉之躯会完全消失,同时,你的【逆天邪神】灵魂也会进入到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躯体。之后的【逆天邪神】事便很简单,由于你的【逆天邪神】灵魂强度远胜焚绝尘,你便可反过来轻易将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摧灭,成为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新主人,从而完全拥有他已经觉醒魔血的【逆天邪神】魔躯,而我的【逆天邪神】魔魂之力,也可尽为你所用!”

  “……”轩辕问天沉默,然后淡淡一哼:“原来如此。”

  “所以,要看你舍不舍得自己的【逆天邪神】血肉之躯!更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看你敢不敢赌!若成功,你将直接踏入你梦想的【逆天邪神】神道,从此天下无敌,在这个位面甚至可以做到空前绝后!但若万一败了……你不但失去了血肉之躯,还要魂飞魄散!”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眸缓缓眯起,低低的【逆天邪神】道:“焚绝尘身体里的【逆天邪神】魔血也才觉醒了十几天而已,说是【逆天邪神】‘魔躯’,但也太薄弱了一点。你确定他的【逆天邪神】‘魔躯’能发动那个禁术吗?”

  “嘿,当然。”剑中魔剑颇为不屑的【逆天邪神】道:“魔轮祭血虽是【逆天邪神】禁术,但却是【逆天邪神】基本只有初生之魔才会用的【逆天邪神】低等手段而已,之所以列为‘禁术’,不过是【逆天邪神】因为它以吞噬凡灵血肉的【逆天邪神】形式进行,若过于频繁使用,会容易引来天道谴罚。以我目前的【逆天邪神】魂力,至少有九成的【逆天邪神】把握摧动他的【逆天邪神】魔躯施展一次魔轮祭血。”

  “那‘万一败了就会魂飞魄散’的【逆天邪神】‘万一’是【逆天邪神】什么?”轩辕问天问道。

  “很简单,那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灵魂反被焚绝尘压制,后果,将是【逆天邪神】你无法成为融合你所有力量的【逆天邪神】魔躯的【逆天邪神】主人,反而让焚绝尘得到了这一切!而你,无论躯体还是【逆天邪神】灵魂,都从这世上完全消失,喋喋喋喋……”

  剑中魔魂最后的【逆天邪神】笑声,似乎是【逆天邪神】一种嘲笑。

  “哈哈哈哈哈!”轩辕问天大笑了起来:“我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心魂承受了整整两千年的【逆天邪神】锤炼,他区区焚绝尘,也配让我魂飞魄散?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休止,以异常平静的【逆天邪神】声音道:“自从当年知道了神道的【逆天邪神】存在,追求神道,便是【逆天邪神】我一生所望。如今就在眼前,就算是【逆天邪神】千百倍的【逆天邪神】危险,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那现在,就开始吧!在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面前,血肉之躯又算得了什么。”

  “喋喋喋喋,很好,你果然不会让我失望。我一条残魂,只能在剑中苟存,永远不可能独立存在,只可依附于他人。你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人类,但你对力量的【逆天邪神】追求如痴如狂,有资格成为我的【逆天邪神】驾驭者!”

  剑中魔魂阴声道:“魔轮祭血随时可以开始,但这个过程中,你必须保证焚绝尘处在昏迷状态。若他的【逆天邪神】意志是【逆天邪神】清醒着,我将完全为他所控,绝无可能强行激发他的【逆天邪神】魔血之力……呃嘶……他……他……醒了……”

  剑中魔魂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微弱了下去,然后完全消失。

  而下方,七窍染血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猛的【逆天邪神】睁开了漆黑的【逆天邪神】眼瞳,然后翻身而起……但他体内窜入了数百道剑气,伤势极重,还未站稳,便又狠狠的【逆天邪神】跪到了地上,全身一阵痛苦的【逆天邪神】颤抖。

  “轩…辕…问…天……”焚绝尘抬起染血的【逆天邪神】双目,死死盯着空中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字字恨满乾坤。

  他伸出手来,一道黑光闪过,天罪神剑一声铮鸣,从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手中飞离,瞬间飞回到焚绝尘身侧,斜插在了漆黑的【逆天邪神】土地上。

  轩辕问天并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逆天邪神】动作,他从空中降下身来,落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前,面带微笑,颇为赞赏的【逆天邪神】道:“受了我的【逆天邪神】无归剑,不但没死,还这么快就醒了过来,是【逆天邪神】该夸奖你意志不俗,还是【逆天邪神】赞叹你的【逆天邪神】魔躯果然非同寻常呢?”

  “你……”焚绝尘牙关紧咬,唇角划下一道猩黑血流。

  轩辕问天全然不在意他凶煞如恶鬼的【逆天邪神】目光,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一千年前,实力忽然暴走的【逆天邪神】夜沐风给了我一些惊吓,但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惊喜。没想到,千年之后,他的【逆天邪神】儿子,居然给了我更大的【逆天邪神】惊喜!虽然你想杀了我,但你知道我是【逆天邪神】有多么的【逆天邪神】感激你么,焚绝尘……哦不,我或许应该叫你……”

  “夜荒!”

  “唔……”焚绝尘如遭雷击,瞳孔一下子扩张到最大。

  “呵呵,不要露出这么惊讶的【逆天邪神】表情,我早就说过,我知道的【逆天邪神】东西,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要多,甚至比你所知道的【逆天邪神】,还要多的【逆天邪神】多。”

  轩辕问天摊开手,抬头看向上空,陶醉的【逆天邪神】用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去感受世界……因为这具身体马上就要被他舍弃了:“时间尚早,这具身体也毕竟跟随我两千多年,这最后的【逆天邪神】告别时刻,我来为你讲一个有趣的【逆天邪神】故事好了。”

  “大概在一万多年以前,一个人,偶然捡到了一把漆黑的【逆天邪神】剑。剑上有着一层无比强大的【逆天邪神】封印,剑中,被封着一个微弱的【逆天邪神】灵魂。这个灵魂被封印了太多年,他渴望自由,但以它自身的【逆天邪神】力量非但不可能摆脱封印,反而最终会被封印完全吞噬。为了存活,它不惜放下尊严,向捡到它的【逆天邪神】人乞怜,并主动给予他唯有的【逆天邪神】一滴魔血和一部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功,只求对方能解掉剑上的【逆天邪神】封印。”

  “嘶……”焚绝尘在剧烈喘息着。

  “捡到剑的【逆天邪神】人答应了它的【逆天邪神】请求,吸纳了那滴魔血,修炼了那部玄功,得到了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但马上,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心性受到了影响,于是【逆天邪神】停止修炼,甚至用极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修炼出一种血脉封印,强行自封了魔血,就连继承他血脉的【逆天邪神】后人,尤其是【逆天邪神】直系后人,在出生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便会被种下这种血脉封印。”

  “而那部玄功,纵然没有魔血支撑,依然强大无比。依靠那部玄功,原本默默无名的【逆天邪神】一个家族势力飞速崛起,很快成为了整个大陆最为顶尖的【逆天邪神】玄道势力之一,并更名为‘永夜王族’。那部玄功,则是【逆天邪神】当年在大陆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永夜幻神录’……哦不,它的【逆天邪神】真实名字,是【逆天邪神】该叫……永夜幻魔典!”

  焚绝尘痛苦的【逆天邪神】表情一变再变,一双眼瞳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下剧烈瑟缩……这些,分明是【逆天邪神】他得到了夜沐风残魂后才知道的【逆天邪神】事,亦是【逆天邪神】永夜王族只有族长一脉才知道的【逆天邪神】绝对隐秘,为什么轩辕问天竟然会……

  轩辕问天双手背在身后,自顾自的【逆天邪神】道:“至于那把剑……永夜王族依靠那把剑赐予的【逆天邪神】玄功而崛起,却是【逆天邪神】完全违背了最初的【逆天邪神】承诺,非但没有解开它的【逆天邪神】封印,反而又在剑上加了数十道强力的【逆天邪神】封印,还将其封锁在炎池之中,并将那里列为全族最大的【逆天邪神】禁地,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啧啧,若没有那把剑的【逆天邪神】恩赐,世上谁人知道永夜王族,何等的【逆天邪神】忘恩负义,卑鄙无耻啊。”

  “如此卑劣的【逆天邪神】一族,根本就是【逆天邪神】玄道之耻,于是【逆天邪神】本剑主就替天行道,让这所谓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从世上完全的【逆天邪神】消失,呼……”轩辕问天轻呼一口气,笑意盈然。

  “轩辕问天……”焚绝尘目若染血,牙齿欲碎:“你才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人……”

  “现在不要这么激动,”轩辕问天依旧一幅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表情:“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消失不是【逆天邪神】结束,相反,只是【逆天邪神】刚刚开始而已。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为什么我会知道你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什么,以及,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另一个名字……嘿。”

  “在覆灭永夜王族之后,我随便找了个机会,简简单单拿到了天罪神剑,并解开了上面的【逆天邪神】几道封印。剑中的【逆天邪神】魔魂告诉了我一切,也告诉了我所有的【逆天邪神】秘密,告诉我魔魂可以觉醒魔血,而若是【逆天邪神】解开所有封印,濒灭的【逆天邪神】魔魂又可以通过魔血逐步复苏,魔血和魔魂融合之下,将衍生这个位面所不能理解的【逆天邪神】力量。”

  “但这些,我知道的【逆天邪神】太晚。因为永夜王族已被尽灭,夜沐风也只剩始终无法消灭的【逆天邪神】诡异灵魂,世上已经没有了魔血……然而,剑中的【逆天邪神】魔魂却告诉了我一件事,夜沐风有个儿子叫夜荒,在遭遇剿杀之中惨死。永夜之后夜剑夕为了救死去的【逆天邪神】儿子,不惜违背先祖严训,动用了‘永夜幻魔典’中的【逆天邪神】禁忌之术,强行禁锢了夜荒马上就要消散的【逆天邪神】灵魂以及所有的【逆天邪神】精血,并以夜沐风两成的【逆天邪神】灵魂为引,发动了一种违逆天道的【逆天邪神】轮回禁术,让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与精血可以长久不散,并在特殊的【逆天邪神】时机之下可以借体轮回重生……啧啧,不愧是【逆天邪神】魔之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真是【逆天邪神】不得了啊,若非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就算是【逆天邪神】我,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竟还存在着这样的【逆天邪神】逆天之术。”

  “你……!!”焚绝尘全身冰冷,血流如被冰封……他无法相信,轩辕问天竟然连这些都知道!

  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这一刻,他已经有了一种可怕的【逆天邪神】感觉,自己一直以来自以为极为隐秘,连自己都难以接受的【逆天邪神】一切,难道一直都处在一双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睛之下……

  “嘿,真是【逆天邪神】美好的【逆天邪神】命运安排。夜沐风和夜剑夕想要在永夜王族覆灭后留下一丝血脉,却也为本剑主留下了最后的【逆天邪神】魔血!这千年之中,通过剑中魔魂的【逆天邪神】指引,我随时关注着处在轮回禁术下的【逆天邪神】魔血的【逆天邪神】动向……直到二十多年前,最后的【逆天邪神】魔血终于得到了机会,在苍风国一个叫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宗门中得以借体重生,并成为了门主的【逆天邪神】第三子……”

  “嘶!!”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瞳孔已几乎炸裂,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每一言、每一语,都仿佛来自深渊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恐惧。

  “很快,我也安排好了一切。”轩辕问天低下头来,幽幽的【逆天邪神】道:“你知道为什么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会被放置在黑煞国的【逆天邪神】那个地方吗?因为那里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阴气最重的【逆天邪神】地方,再加上封魂棺,可以保证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一千年都不会散尽。那你知道为什么你的【逆天邪神】爷爷焚义绝会有那把钥匙吗?嘿,那是【逆天邪神】我亲手交给他的【逆天邪神】,并亲自给他打下了心魂暗示。”

  “说起来,我原本是【逆天邪神】计划在三年前屠尽焚天门满门,只留下你一个人,然后让你在仇恨驱使下拿着焚义绝交给你的【逆天邪神】钥匙去找夜沐风,没想到,半路杀出个云澈,让这一切提前发生了,不过好在,他屠了焚天门满门,却偏偏留下了你,虽然时间上略有偏差,但无论过程和结果,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完美无瑕。之后,你成功找到了夜沐风,觉醒了属于夜荒的【逆天邪神】记忆,还意料之外的【逆天邪神】得到了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部分力量。之后,你最想做的【逆天邪神】,一定是【逆天邪神】夺回天罪神剑,因为天罪神剑可以解开你血脉中的【逆天邪神】魔血封印,让你和千年前的【逆天邪神】夜沐风一样力量暴涨,从而复仇……而这,也是【逆天邪神】我所期望看到的【逆天邪神】。”

  “我以‘神玄之秘’为诱饵,聚集了天玄所有顶尖强者,召开魔剑大会。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解开天罪神剑最后的【逆天邪神】封印。魔剑大会圆满成功,之后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让你得到完全解开封印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因为得到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你会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定然是【逆天邪神】觉醒魔血!而摆脱封印的【逆天邪神】剑中魔魂又可以通过你的【逆天邪神】魔血逐渐复苏,恢复足够的【逆天邪神】魔魂之力后,便可将你的【逆天邪神】魔血强行夺回,再赋予到我的【逆天邪神】身上,让我兼得魔血魔魂,拥有无上之力……那个红衣妖女虽然搅乱了一切,却偏偏助我将解开封印后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交到了你的【逆天邪神】手上,哈哈哈哈,这些,无疑是【逆天邪神】天道对我这千年来执着的【逆天邪神】回报。”轩辕问天大笑起来。

  砰!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手臂重重捶地,他全身发抖,汗流满身,如虚脱了一般。

  自从焚天门覆灭,他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便只剩下了“复仇”二字。为了复仇,他拿着焚义绝临死前交给他的【逆天邪神】那把黑色钥匙,历经九死一生来到黑煞国死亡之地……为了复仇,他拼命吸收融合夜沐风魔源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哪怕魂源相斥的【逆天邪神】痛苦犹若地狱之刑……为了复仇,他冒着天大危险,孤身前往至尊海殿……为了复仇,他明知会被扭曲意志和心性,也要以天罪神剑觉醒体内的【逆天邪神】魔血……

  今日,他才知道,自己经历、承受的【逆天邪神】一切仇恨、一切痛苦、一切努力,竟然都是【逆天邪神】别人算计和安排好的【逆天邪神】!!

  而那个人,还是【逆天邪神】造就永夜王族覆灭,造就他一切悲剧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他这一世最恨,最想杀之人。

  为了杀他,他不惜一切。到头来,却是【逆天邪神】遵从他的【逆天邪神】安排,一步步的【逆天邪神】成就着他的【逆天邪神】野心。

  这种痛苦,这种无助的【逆天邪神】感觉,无法形容。

  “为什么……你做这一切……到底是【逆天邪神】为什么?”焚绝尘整个精神世界濒临崩溃,他发出的【逆天邪神】声音沙哑的【逆天邪神】如砂纸摩擦。

  “呵,”轩辕问天淡笑:“当然是【逆天邪神】为了我一直追求的【逆天邪神】东西。”

  “一千两百年前,在我继承天威剑域剑主之位时,我的【逆天邪神】修为便已达到君玄之巅。但之后,任凭我如何努力,都永远无法突破君玄境的【逆天邪神】界限,就像是【逆天邪神】被封锁在一个无法打开的【逆天邪神】牢笼之中。我曾以为那已是【逆天邪神】人类力量的【逆天邪神】极限,我已是【逆天邪神】人类之中最巅峰的【逆天邪神】存在,直到最后,我从一本古书之中知道了‘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存在,我才知道,人的【逆天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确可以突破君玄境界限,达到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道’。于是【逆天邪神】,我开始寻找一切可能的【逆天邪神】契机……永夜王族透着无限诡异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就是【逆天邪神】契机之一。”

  焚绝尘瞪大着眼睛,哆嗦着声音道:“就为了追求更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就为了一个可能的【逆天邪神】契机,你居然如此狠毒,不惜毁灭一个无辜的【逆天邪神】庞大家族……你居然……居然……”

  “有什么问题吗?”轩辕问天一摊手,却是【逆天邪神】一副理当如此的【逆天邪神】神情:“我这一生唯一没有变过的【逆天邪神】一点,就是【逆天邪神】对更强力量的【逆天邪神】追求。为此,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只有能让我拥有更强的【逆天邪神】力量,一切都可以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踏脚石。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我轩辕问天可以有今天!”

  “千年前,夜沐风忽然暴涨的【逆天邪神】实力让我无尽的【逆天邪神】惊喜,因为我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超越君玄境界限的【逆天邪神】力量,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契机!为此,我整整千年都在为此费尽心力。十九天前,我见识到了那个红衣妖女的【逆天邪神】力量……曾经自以为达到顶峰,天下无敌的【逆天邪神】力量,对她面前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不堪一击的【逆天邪神】垃圾,你知道那是【逆天邪神】什么感觉吗?恐惧……颤抖……屈辱……而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渴望和兴奋!因为夜沐风的【逆天邪神】力量依旧远远不是【逆天邪神】极限,还有更高层次的【逆天邪神】力量在等着我……别人能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我轩辕问天没有理由无法拥有!!”

  “而今天,就是【逆天邪神】我迈上另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第一步!”

  轩辕问天对玄道的【逆天邪神】追求无比痴狂,这一点,四大圣地人人皆知。

  但没有人知道,他竟是【逆天邪神】痴狂到如此程度。rw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