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6章 剑中魔魂

第836章 剑中魔魂

  轩辕问天拿剑的【逆天邪神】手收到了背后,另一只手伸向了焚绝尘,悠然道:“魔尊大人,你带给我的【逆天邪神】惊喜,我已经完整的【逆天邪神】看到了。这场游戏,也到了该结束的【逆天邪神】时候了。”

  焚绝尘:“???”

  轩辕问天这个奇怪的【逆天邪神】动作,还有他口中奇怪的【逆天邪神】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逆天邪神】回应。天罪神剑被焚绝尘抓在手上,升腾着浓郁的【逆天邪神】黑芒。

  轩辕问天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掌缓缓攥起,眉头沉了下来,似是【逆天邪神】自言自语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冷了几分:“魔尊大人,你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难道你忘了是【逆天邪神】谁耗费了千年心血,解除了永夜王族施加在你身上的【逆天邪神】所有封印!?又是【逆天邪神】谁不惜惊动整个大陆,筹划出一场魔剑大会解开了你身上最后的【逆天邪神】邪神封印!如今你得偿所愿……难不成却要忘恩负义,抛开本剑主,臣服于这个小子吗!”

  “你在说什么!?”焚绝尘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

  “哼!”依然没有得到回应,轩辕问天收到背后的【逆天邪神】剑重新亮起:“看来似乎出了点小意外,既然如此,游戏方式也要稍稍改变了。焚绝尘,你的【逆天邪神】实力增长的【逆天邪神】确巨大,但就凭现在的【逆天邪神】你要杀本剑主……痴人说梦!”

  铮!!

  轩辕问天手中的【逆天邪神】细剑发出震颤的【逆天邪神】轻吟,随着白芒闪动,剑尖已直刺焚绝尘面门。这一次,轩辕问天主动出剑,而且这一剑虽看似寻常,却是【逆天邪神】凝聚了他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全力。

  剑身平直,但周围十里空间的【逆天邪神】天地元气被完全搅动,如沸水一般沸腾起来。

  焚绝尘一声怒吼,一剑砸出,他每一次出剑,都会引的【逆天邪神】天昏地暗,周围的【逆天邪神】世界,也会被无尽阴森和恨意充斥。

  嚓!!

  空间碎裂,无数的【逆天邪神】空间碎片如喷射的【逆天邪神】钢针一般飞射出去,将碰触到的【逆天邪神】一切洞穿切割。两人身形同时一缓,然后又同时爆发,灼目的【逆天邪神】剑芒和阴森的【逆天邪神】黑光在空中激烈碰撞,带起连环惊雷般的【逆天邪神】炸响。

  焚绝尘面孔恶如鬼神,沸腾着黑气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每一剑都是【逆天邪神】所向无前的【逆天邪神】全力轰出,每一剑都凝聚他最极致的【逆天邪神】怨恨,每一剑都极欲将轩辕问天直接轰杀成碎片。黑暗玄力本就是【逆天邪神】玄气的【逆天邪神】负面形态,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杀意、恨意越是【逆天邪神】浓郁,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毁灭威力便越是【逆天邪神】强盛。

  他几乎完全不去看来自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剑芒,如疯子一般剑剑搏命……数月前和云澈在东海上的【逆天邪神】一战,他也同样是【逆天邪神】如此。

  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杀气和黑暗气息压制着轩辕问天,天罪神剑上的【逆天邪神】黑气不断的【逆天邪神】加剧着,挥动之时,阴沉的【逆天邪神】破空声犹如无数鬼魂在恸哭。

  轩辕问天在步步后退,看上去完全是【逆天邪神】处在被压制的【逆天邪神】状态,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之芒,也远远比不上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但他的【逆天邪神】面色却是【逆天邪神】如死水般平静。

  “呃啊啊啊!!”

  焚绝尘又是【逆天邪神】一声饿狼般的【逆天邪神】嘶吼,天罪神剑带着魔神般的【逆天邪神】气息,摧开所有剑芒,直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头顶。

  而这一次,轩辕问天却没有如之前那般避其锋芒,他双目微抬,一道强烈至极的【逆天邪神】森然剑意横空而现,霎时,手中细剑陡然吐出一道百丈剑芒,如墨夜寒星般璀璨刺目,然后迎着当空坠下的【逆天邪神】黑芒横斩而去。

  嚓!轰隆——

  雷霆之后,是【逆天邪神】苍穹塌陷般的【逆天邪神】巨响。两道君玄境巅峰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正面碰撞,玄气爆发的【逆天邪神】威力将几十里的【逆天邪神】世界瞬间化作完全的【逆天邪神】真空。耀白的【逆天邪神】剑芒和黑气当空碎裂,轩辕问天和焚绝尘两人同时被震到百丈之外。

  噗……

  停住身形的【逆天邪神】焚绝尘身体摇晃,然后猛吐一大口鲜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剑气虽然被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抵消了绝大部分,但还是【逆天邪神】有一成左右的【逆天邪神】力量破开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防御,窜入了他的【逆天邪神】体内,让他内外皆伤。

  而反观轩辕问天,虽然和焚绝尘被震开了同样的【逆天邪神】距离,却是【逆天邪神】面色如常,毫无受创之态,只有衣袖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吞噬了小半。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力量在短时间内爆炸式增长,看似已到了可以匹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程度。但这一次碰撞,他的【逆天邪神】短板却是【逆天邪神】暴露无遗。

  若自身玄力因某种契机暴涨,那么,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必须要定下心来全力奠基和稳固,这可谓是【逆天邪神】玄道常识——就如云澈以霸皇丹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所有弟子提升玄力后,便亲自下令所有弟子在接下来至少一个月内全力奠基,不得修炼任何玄功。

  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曾有过数次爆炸式的【逆天邪神】提升,但他有龙神之躯和荒神之力为基础,数次力量暴增,却从未有过躯体无法适应力量的【逆天邪神】情况。

  但焚绝尘不同,他复仇之心太过强烈,力量增长的【逆天邪神】也太过猛烈,最直接的【逆天邪神】后果,便是【逆天邪神】他对这股力量的【逆天邪神】驾驭极不平稳,而他的【逆天邪神】躯体承载这股力量的【逆天邪神】时间尚短,尚未被淬炼到和玄力层面相匹配的【逆天邪神】强度。从而,他在力量上可以和轩辕问天比拟,但其防御能力,却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如。

  于是【逆天邪神】,两人承受同样强度的【逆天邪神】玄气爆裂,轩辕问天基本无恙,而焚绝尘却被大伤。相比于受伤,更严重的【逆天邪神】后果,是【逆天邪神】他受创之下,对身上力量的【逆天邪神】驾驭更加失控,无论他的【逆天邪神】内息,还是【逆天邪神】身上沸腾的【逆天邪神】黑气,都明显出现了混乱的【逆天邪神】迹象。

  对于焚绝尘忽然大变的【逆天邪神】状态,轩辕问天丝毫不觉得意外,他剑身前指,挥洒之间,空间碎片如飞刀一般旋转,卷起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空间漩涡。

  焚绝尘口中剧喘,气息混乱之下,面对轩辕问天这一剑,他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凝聚足够力量,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黑芒炸开,焚绝尘横飞出去,身上爆开十几蓬血花,体内更是【逆天邪神】气血翻腾,躁乱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就如发狂的【逆天邪神】野兽般脱离了他的【逆天邪神】掌控,在体内横冲直撞,他停住身形,拼命的【逆天邪神】提气喘息,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无法压下。

  “呵呵,”轩辕问天在笑,他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一千八百年前,本剑主得以突破,以一百七十三岁之龄成就帝君,两百八十年后,达到君玄境六级之境……也就是【逆天邪神】上次见面时你的【逆天邪神】境界。本剑主从君玄境六级到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境界,用了整整一千五百年。而你,只用了十九天。”

  “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一件事。”

  “只可惜,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强度虽然已不下于我,但却差了一千多年的【逆天邪神】底蕴!”

  轩辕问天声音未落,身影却忽然变得虚幻,一股让焚绝尘完全窒息的【逆天邪神】力量从他的【逆天邪神】上空笼罩而下。

  焚绝尘目眦尽裂,暴吼一声,天罪神剑卷起黑暗巨浪,砸向了上空……但他的【逆天邪神】剑只挥到一半,耳边已是【逆天邪神】一声巨响,他的【逆天邪神】双臂瞬间失去知觉,整个人如浮萍般飞了出去,身上黑气溃散,天罪神剑也脱手飞出。

  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剑道第一人,但绝不代表他的【逆天邪神】能力只集中于剑道。作为天玄大陆达到君玄境极致的【逆天邪神】四个人之一,他不含任何玄功的【逆天邪神】一道玄气便可倒海摧山。

  将焚绝尘轰飞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并没有追及,而是【逆天邪神】平平的【逆天邪神】伸出手中,将飞向高空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吸到了自己手中。

  他抓住剑身,看向了剑柄部位,双目眯成一道极细的【逆天邪神】缝隙:“魔尊大人,现在,你总该有话对我说了吧。”

  天罪神剑黑雾缭绕,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质问声中出现了微微的【逆天邪神】颤动……而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逆天邪神】撕扯力从剑身上传来,轩辕问天没有足够防备之下,天罪神剑直接脱手飞去,然后掠过一道漆黑的【逆天邪神】直线,重新落到了它的【逆天邪神】主人手中。

  焚绝尘全身染血,双手死死抓着天罪神剑,一双眼睛如魔鬼般阴戾。身上破烂不堪的【逆天邪神】黑袍猎猎鼓起,一头黑发全部飞起,在升腾的【逆天邪神】黑气中凌乱飘舞。

  他恢复行动力的【逆天邪神】速度让轩辕问天意外,更他惊讶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竟变得更加浓郁,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甚至要比先前更强盛的【逆天邪神】几分,明明已受重创,气息大乱的【逆天邪神】他,却像是【逆天邪神】一尊从九幽之地中忽然觉醒过来的【逆天邪神】魔神,带着恐怖的【逆天邪神】黑暗和杀气重新降临到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瞳孔微微收缩……这就是【逆天邪神】,处在至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

  轩辕问天心中陡生不安,不敢有任何犹豫,手中之剑猛然指向焚绝尘,剑尖之上玄气喷薄,一瞬间便刺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前。

  这一剑,直接凿开了一道空间隧道,真正的【逆天邪神】跨越了空间。

  噗!!!

  这一剑,诠释着何为天玄大陆剑道第一人!

  如魔神觉醒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在这一剑下没有做出丝毫的【逆天邪神】反应,被一剑刺在了胸口……但这一剑并没有穿心而过,而是【逆天邪神】释放出无数的【逆天邪神】剑芒,刺入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体内。

  刚刚重新升腾的【逆天邪神】黑气快速的【逆天邪神】下沉,散去,焚绝尘瞳孔放大,七窍血流如注,身躯缓缓后倾,然后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逆天邪神】雕塑般从空中直坠而下,砸在了下方饱受灾难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再无动静。

  轩辕问天手臂收回,然后微微吐了一口气。

  “看来魔道之力,根本不能以常理认知。”轩辕问天低声道。焚绝尘刚才的【逆天邪神】状态,让他心中颇有余悸。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侧,一束黑影冲天而起……这次,天罪神剑竟是【逆天邪神】自发的【逆天邪神】来到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前。轩辕问天看着它,淡淡的【逆天邪神】道:“魔尊大人,你先前的【逆天邪神】沉默……希望不是【逆天邪神】要背弃你的【逆天邪神】千年承诺!”

  黑雾缭绕之中,剑柄部位,一双狭长的【逆天邪神】恶魔眼睛缓缓睁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响起了一个阴森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只不过,状况与我所预想的【逆天邪神】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不一样?”轩辕问天眉头一动:“怎么回事?”

  “他通过我觉醒体内魔血的【逆天邪神】力量,我通过魔血的【逆天邪神】滋养而逐渐复苏重生。但就在我准备摧毁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时,却发现他的【逆天邪神】意志力竟是【逆天邪神】超乎寻常的【逆天邪神】可怕……我非但没有成功,反而溃败之下成为他的【逆天邪神】傀儡!”剑中魔魂不甘的【逆天邪神】吼叫道。

  “什么!?”轩辕问天脸色沉下。

  “如今,我非但已不可能反取他的【逆天邪神】魔血,反而只能依附他而生,无法抗拒他的【逆天邪神】命令,他若死,我刚刚开始复苏的【逆天邪神】魔魂也会彻底灰飞烟灭!若非你将他伤至昏迷,我连向你传音都无法做到!”

  轩辕问天脸色漆黑,指骨“咔咔”作响,他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狰狞扭曲的【逆天邪神】笑:“这么说,我这千年心血不但完全落空,还为他人……做了嫁衣……”

  “不,”剑中魔魂阴森的【逆天邪神】音调却在这时忽然一转:“并非完全没有了机会,还有另外一个方法,那个方法所能带给你的【逆天邪神】力量,比单纯的【逆天邪神】得到魔血还要强大的【逆天邪神】多。但同时也危险的【逆天邪神】多,要看你……敢不敢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