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4章 魔道之力

第834章 魔道之力

  ♂

  茉莉离开前,特意没有除去会对云澈造成极大威胁的【逆天邪神】人……尤其是【逆天邪神】结下极大仇怨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和夜魅邪,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她相信云澈纵然不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对手,也绝不会栽到他们手里。

  她熟悉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格,熟悉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所有底牌,所以她确信着这一点。

  云澈只需要借助太古玄舟先回幻妖界,避开四大圣地,以他的【逆天邪神】天资,要超越四大圣主,不过是【逆天邪神】时间的【逆天邪神】问题。而如果他连短短十几年的【逆天邪神】时间都等不了,还可以直接和凤雪児双修,借助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元阴,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能在短时间暴涨——至于会暴涨到什么程度,连她都无法预测。

  同时,凤雪児也会受他龙神血脉的【逆天邪神】影响,极大的【逆天邪神】促进凤魂的【逆天邪神】觉醒。到时候两人联合,再加上小妖后,无论天玄大陆还是【逆天邪神】幻妖界,都再无能威胁到他们的【逆天邪神】存在。

  所以,她留下了目前云澈不能对抗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以留给他以后亲手处置。且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担心。

  但是【逆天邪神】,事情的【逆天邪神】变化,完全偏离了她的【逆天邪神】预期。

  而造成这种偏离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力量,而是【逆天邪神】狱萝!

  最终的【逆天邪神】结果,竟是【逆天邪神】她才绝然离开不到半个时辰,云澈便已坠入他两生两世以来最大的【逆天邪神】危局。

  猛然被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息锁定,凤雪児一直处在惶恐中的【逆天邪神】心一下子堕入了冰冷的【逆天邪神】深渊,她抱紧满身是【逆天邪神】血的【逆天邪神】云澈,全身凤炎高燃,拼命催动自己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以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最快速度向北遁去。

  她的【逆天邪神】天资无人可及,她的【逆天邪神】力量未完整觉醒,便已立于天玄之巅。但追赶在她背后的【逆天邪神】,却偏偏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任凭她用尽全力,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近,锁定在她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也愈加冰冷沉重。

  她回转过身,渺茫的【逆天邪神】天际,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黑点,并且在她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以相当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扩大着。

  她看了一眼怀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眸中的【逆天邪神】惊惧缓缓的【逆天邪神】化作一汪心碎和柔和……当年,在太古玄舟,是【逆天邪神】云澈抱着她拼死逃亡。他本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可以主动将她交给夜星寒来保住自身,甚至能博得“好处”,但他没有,抱紧她的【逆天邪神】手臂没有半刻的【逆天邪神】松开……即使夜星寒已追至身后。

  就是【逆天邪神】在那个时候,她的【逆天邪神】灵魂最深处,深深刻印上了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和影子。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速度徐徐的【逆天邪神】慢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后方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她再怎么逃,也是【逆天邪神】徒劳。

  “云哥哥,雪児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但是【逆天邪神】……云哥哥放心,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永远陪着你……”

  说完这句话,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心中忽然完全没有了害怕,速度也完全缓下……而就在她准备转过身去,直接面对轩辕问天时,一个人影带着阴冷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息,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她的【逆天邪神】前方。

  凤雪児一声轻呼,完全止住,怔然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人影:“你……”

  一身黑衣,半睁的【逆天邪神】眼睛隐有黑芒,几乎看不到眼白,就连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周围,也隐约环绕着一层漆黑的【逆天邪神】雾气,背后,斜着一把漆黑的【逆天邪神】大剑——天罪神剑!

  这个人,赫然是【逆天邪神】焚绝尘!

  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魔血觉醒,力量在短短十几天里有了爆发式的【逆天邪神】增长。他今日来到神凰城,便是【逆天邪神】要依仗身上暴涨的【逆天邪神】力量,来杀掉他想杀的【逆天邪神】人……他最想杀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因为他是【逆天邪神】千年前造成永夜王族灭族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

  他相信今日云澈和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订婚大宴,他一定会到。

  他并不清楚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实力极致,但身上暴涨的【逆天邪神】力量所带来的【逆天邪神】自信和灵魂深处囤积的【逆天邪神】太深的【逆天邪神】怨恨,让他无法自控的【逆天邪神】想要马上泄恨。他到来神凰城后遇到的【逆天邪神】第一个人却是【逆天邪神】云澈,两人虽然言语不合,还让他暴怒,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却也着实在他躁动的【逆天邪神】大脑里泼了一盆冷水,让他清醒了不少。

  举办订婚大宴的【逆天邪神】凤凰城群雄齐聚,焚绝尘站在凤凰城门口很久,最终选择了自控,转身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话着实点到了他,他的【逆天邪神】魔血才刚刚觉醒,还有很大的【逆天邪神】提升空间,若是【逆天邪神】因一时冲动而栽了,那么他所承受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之后,他离开了神凰城。

  却没想到,竟在这里,遇到凤雪児和云澈……以及后方落单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他死了!?”焚绝尘盯着凤雪児怀中遍体染血,毫无气息的【逆天邪神】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你乱说!”如今“死”这个字,刺痛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凤雪児最脆弱的【逆天邪神】那根神经,她竭力摇头道:“云哥哥他不会死……云哥哥才不会这么容易死的【逆天邪神】!”

  “……”焚绝尘瞳眸中的【逆天邪神】黑光在微微颤动,脑中响起了萧泠汐轻然而决绝的【逆天邪神】声音……

  “……当年,我没有随他而去,是【逆天邪神】不能留下父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现在,父亲有了萧云……如果小澈出事,我一定会马上随他而去,绝不让他在另一个世界寂寞……”

  “嘶……”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嘴角微微抽搐,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如被乱风吹拂的【逆天邪神】烟雾,躁动的【逆天邪神】摇摆起来。

  “既然没死……还不马上带他走!!”忽然的【逆天邪神】吼声中,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睛完全睁开,盯向了凤雪児身后那个快速逼近的【逆天邪神】黑影,紧咬的【逆天邪神】齿间,透出冰寒刺骨的【逆天邪神】声音:“轩……辕……问……天!!”

  轰!!

  阴冷澎湃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中,焚绝尘如一道黑色的【逆天邪神】雷光,从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侧掠过,带着惊天的【逆天邪神】煞气和杀气冲向了轩辕问天,伴着一声充斥着无尽怨恨的【逆天邪神】咆哮:“轩辕问天,拿命来!!”

  凤雪児一时间怔在了那里。

  忽然遇到焚绝尘,她本是【逆天邪神】心中下沉。相比于轩辕问天,焚绝尘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想杀了云澈的【逆天邪神】人,而此刻,正是【逆天邪神】他最好的【逆天邪神】机会。

  但是【逆天邪神】,他非但没有落井下石的【逆天邪神】动手,反而……冲向了在追赶他们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她亲眼见过,亲身感受过焚绝尘在面对云澈时那浓烈到可怕的【逆天邪神】恨意和杀机。但现在,他却是【逆天邪神】在做着完全矛盾的【逆天邪神】事!?

  她没有回头,速度重新提升到极致,冲向了未知的【逆天邪神】远方,而转眼之间,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锁定消失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息也越来越远。

  轰!!!!

  一道黑色的【逆天邪神】光幕在空中骤然铺开,让天地间的【逆天邪神】光芒都暗了几分。与此同时,一道无形剑芒如同来自苍穹之上,将黑暗光幕瞬间切成两段,连同下方一座山岳也被平整的【逆天邪神】切开。

  轰隆隆……

  漫天黑云滚动,如同暴风雨将至。被切开黑暗光幕之下,轩辕问天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目光对撞在了一起。轩辕问天起初惊然,但在看清是【逆天邪神】焚绝尘之时,他的【逆天邪神】眼眸忽然一眯,嘴角露出一抹诡异莫测的【逆天邪神】笑。

  “能使出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整个天玄大陆不超过十个人。我还以为是【逆天邪神】这十个人中的【逆天邪神】哪个故意来坏我的【逆天邪神】事,没想到居然会是【逆天邪神】……啧啧。”轩辕问天双手抱在胸前,目光上下打量着焚绝尘,尤其是【逆天邪神】他背后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上久久停留,嘴角的【逆天邪神】笑意愈加诡异。

  看他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完全不急着追越来越远的【逆天邪神】凤雪児。

  “轩辕问天!今天……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死期!!”焚绝尘犹如一头面对死敌的【逆天邪神】孤狼,他伸出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抓起后背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一时间,十数道黑色的【逆天邪神】雷霆劈在了他周围的【逆天邪神】虚空之上,漆黑的【逆天邪神】剑身黑光缭绕,一股恐怖无比的【逆天邪神】阴冷气场向周围辐射而去。

  好在下方是【逆天邪神】一片荒芜之地,而非城镇,否则,整个城镇都将被笼罩在黑暗威压之中。

  “哦?”轩辕问天依然一副笑眯眯的【逆天邪神】样子,没有做出任何对敌的【逆天邪神】姿态:“你就不准备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杀了本剑主么?”

  “等你下了地狱,自己去问阎王吧!”

  焚绝尘瞳中黑光骤闪,手中天罪神剑掠起一道黑光,轰向了轩辕问天。

  这一剑,没有任何前兆,也没有任何蓄力,但却带着焚绝尘无尽的【逆天邪神】怨恨和杀意。而就是【逆天邪神】这看似无比随意和平常的【逆天邪神】一剑,挥出的【逆天邪神】刹那,他身前的【逆天邪神】虚空瞬间挤压到了一起,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暗之力从四面八方疯狂汇聚,一瞬间,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剑尖竟卷起了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暗漩涡。

  轩辕问天原本轻松写意的【逆天邪神】面孔猛的【逆天邪神】僵住,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如同一下子陷入了泥沼,并伴随着一股越来越重的【逆天邪神】难受感,耳边,隐约有无数的【逆天邪神】恶鬼、冤魂在呜吟,眼前一片轻微恍惚,映现出了一副横尸遍野、尸首如山的【逆天邪神】修罗炼狱……他甚至嗅到了浓烈到刺鼻的【逆天邪神】鲜血。

  轩辕问天两千年修为,见闻、经验何其广博丰厚。瞬间意识到,对方的【逆天邪神】黑暗气场,竟然影响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心魂!

  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对他的【逆天邪神】心魂造成了压制!

  之前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一个照面,他就吃惊于焚绝尘实力暴涨的【逆天邪神】程度。而这一剑,让他更加震惊的【逆天邪神】意识到,刚才那竟还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全部实力……这一剑,竟能直接压倒到他的【逆天邪神】心魂。

  而这分明意味着,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已经临近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层面!!

  震惊之余,轩辕问天瞬间收起所有的【逆天邪神】轻敌和大意,全身玄气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爆发,凝化出无数道无形剑气,汇成一个庞大剑阵。

  哧哧哧哧哧……

  空间被无情的【逆天邪神】撕碎,天威剑气侵入到黑暗漩涡之中,撕裂的【逆天邪神】声音却并不刺耳,而是【逆天邪神】如鬼哭魔嚎一般阴沉恐怖。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睛瞪大,瞳孔中的【逆天邪神】眼白完全消失,全身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顿时如惊涛骇浪般爆发,一股恐怖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倾泻在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上。

  庞大的【逆天邪神】天威剑阵如被冰封,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定格。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面孔也居然一愕……这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天威剑阵,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他轩辕问天!在天玄大陆,能正面抵抗这剑阵人,唯有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三人。他做梦都没想到,面对他几乎用出全力的【逆天邪神】剑阵,焚绝尘非但没有溃散,反而竟让他有了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在震惊之后,眼瞳深处射出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灼热的【逆天邪神】狂喜。

  “天威绝剑……断穹!”

  叮!!!!

  一道数里之长的【逆天邪神】剑芒横亘在了有些阴暗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上,似是【逆天邪神】将苍穹切裂,这道惊天剑芒之下,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剑阵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黑暗漩涡都同时瓦解,溃散成散碎的【逆天邪神】玄力乱流。

  虽只是【逆天邪神】乱流,但对下方的【逆天邪神】脆弱土地而言却犹如肆虐的【逆天邪神】飓风,转眼间被摧残的【逆天邪神】面目全非,数座矮山被直接夷为平地,大地被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逆天邪神】灰尘。

  庞大无匹的【逆天邪神】剑意如一座山岳般压在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胸口,让他仓皇倒退,但马上又止住,一双漆黑的【逆天邪神】眼瞳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轩辕问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反观轩辕问天,面对敌人远超预料的【逆天邪神】强大,他非但没有失措,反而肆意的【逆天邪神】狂笑起来:“太妙了!真是【逆天邪神】太妙了!我本以为你冲到我面前,是【逆天邪神】狂莽无知,管不住自己的【逆天邪神】情绪。原来,你是【逆天邪神】有着足够的【逆天邪神】自信啊。”

  “啧……啧啧!十九天啊!”轩辕问天大笑着叹道:“才短短的【逆天邪神】十九天,你的【逆天邪神】实力居然能暴涨到这种程度……哈哈哈哈!简直太妙了!魔尊果然没有欺骗我……哦不!是【逆天邪神】比魔尊描述的【逆天邪神】,还要让我惊喜!我整整千年的【逆天邪神】心血,果然没有白费。”

  焚绝尘:“???”

  “真不愧是【逆天邪神】……魔神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轩辕问天止住大笑,他盯着焚绝尘,眼瞳在放大,其中放射着有生以来最强烈的【逆天邪神】贪婪、喜悦和疯狂:“不愧是【逆天邪神】……分离了千年的【逆天邪神】魔血和魔魂又一次融合的【逆天邪神】力量!”

  焚绝尘漆黑的【逆天邪神】眼瞳骤然放大,一声低吼:“你说……什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