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30章 去而复返

第830章 去而复返

  “云……云哥哥!”

  凤雪児呆住,然后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扑了过去,看到他身上根本就等于必死的【逆天邪神】重伤和孱弱到几乎完全消失的【逆天邪神】气息,凤雪児几乎瞬间崩溃,双膝跪在他身前,嘶声哭喊着:“云哥哥……云哥哥!!云哥哥——”

  “谁?是【逆天邪神】谁!?”

  凤祖奎、凤天威、凤横空全部大惊失色,身上玄气瞬间引爆,腾空而起,但随着他们的【逆天邪神】玄气横扫,却是【逆天邪神】找不到半点可疑的【逆天邪神】气息……刚才攻击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就像是【逆天邪神】从虚空之中忽然爆射出来。

  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攻击云澈的【逆天邪神】,仅仅是【逆天邪神】一根飘落在那里的【逆天邪神】头发!

  “是【逆天邪神】什么人藏头露尾恶下毒手!滚出来!”凤祖奎一声咆哮,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上空顿时火焰漫天。

  而这时,凤横空和凤天威已是【逆天邪神】快速降下,去查探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害,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一眼,他们就同时惊住,然后重重的【逆天邪神】叹了一声。

  五脏俱裂,筋脉尽断,尤其是【逆天邪神】心脏和命脉……被完全摧灭。

  这种状态……已经是【逆天邪神】死了,绝无活着的【逆天邪神】可能。

  “云哥哥……云哥哥!你快醒醒……快回答我!!”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心魂在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恐惧中彻底崩乱,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如同跌下了悬崖,在漆黑无尽的【逆天邪神】深渊之中无助绝望的【逆天邪神】坠落……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到底是【逆天邪神】谁下的【逆天邪神】毒手?”看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痛苦,凤横空心绞欲裂。凤祖奎在场,凤雪児就在云澈身侧,云澈自身的【逆天邪神】修为也极其之高,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察觉和防备的【逆天邪神】遭受了致命毒手。

  此时看凤祖奎的【逆天邪神】脸色,分明依然是【逆天邪神】毫无痕迹!

  以凤祖奎九级帝君的【逆天邪神】实力,天玄大陆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在他眼皮底下杀人……何况杀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云澈。

  “爷爷,太爷爷……你们快救救云哥哥,你们一定有办法救他的【逆天邪神】!!”

  凤雪児抬起水眸,绝望到灰暗的【逆天邪神】眼神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乞求……她无法不绝望,她的【逆天邪神】双手牢牢的【逆天邪神】抓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她比凤横空他们更明白他的【逆天邪神】伤势重到了何种程度,就连他本就微弱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在这转眼之间以很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持续流失着。

  虽然,这绝望的【逆天邪神】事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灵觉清晰的【逆天邪神】告诉她,但她的【逆天邪神】灵魂又怎么会去接受。

  “雪児,你先冷静下来。”凤横空艰难的【逆天邪神】说道:“云澈他已经……已经……”

  “已经死了。”凤天威沉重的【逆天邪神】说出了凤横空无法说出的【逆天邪神】那两个字。

  凤雪児全身一僵,然后拼命的【逆天邪神】摇头:“不!!你们乱说……云哥哥他没有死!云哥哥明明……明明还有气息……他不会死的【逆天邪神】……不会!!”

  “唉。”一无所获的【逆天邪神】凤祖奎从空中降下,重重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道:“五脏俱裂,命脉、经脉尽断,尤其心脏,基本完全损毁,已是【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死了。就是【逆天邪神】大罗金仙在世也……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还有气息,只是【逆天邪神】因为他方才死去不久,躯体里的【逆天邪神】气息没有来得及散尽而已。”

  凤祖奎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这些话对于凤雪児而言太多残酷,但,无论如何,这是【逆天邪神】她必须接受的【逆天邪神】事实。

  “……”凤雪児如被定身,呆呆的【逆天邪神】跪在云澈身前,唯有眸中眼泪如溪流般淋落。静躺在她身前的【逆天邪神】云澈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气息也从游丝变得彻底沉寂,唯有身下的【逆天邪神】血迹依然在不断的【逆天邪神】蔓延。

  “太爷爷,爷爷,父皇……发生什么事了?”

  凤熙铭快速冲了过来,他一眼看到地上的【逆天邪神】云澈,惊的【逆天邪神】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云澈?他……他……死了?”

  “你胡说!!”沉寂中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忽然一声泣血般的【逆天邪神】哭喊:“云哥哥他没有死……他不会舍得丢下我的【逆天邪神】……他不会死的【逆天邪神】……一定不会死的【逆天邪神】!!”

  火焰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燃烧起来,然后温和的【逆天邪神】包裹住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凤雪児抱起云澈染满鲜血,几乎毫无气息身体,飞向了西北方……一路洒下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泪迹。

  “雪……雪児!!”

  “让她去吧。”凤祖奎一抬手,阻住想要去追赶的【逆天邪神】凤熙铭。

  “雪児去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秘地的【逆天邪神】方向,应该是【逆天邪神】想用凤神当年留下的【逆天邪神】不灭之炎强行为云澈愈伤吧……唉。”凤天威闭目摇头。凤火琅嬛境的【逆天邪神】不灭之炎的【逆天邪神】确能极好的【逆天邪神】辅助拥有凤凰炎力的【逆天邪神】人疗伤,但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势,就是【逆天邪神】百倍的【逆天邪神】不灭之炎都不可能有用。

  而且他的【逆天邪神】状态并不是【逆天邪神】个伤者,根本已经是【逆天邪神】个死人,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眉头死死蹙起,然后一咬牙:“不行,我必须追上去看看。雪児对云澈用情过深,先前在弑月魔窟,就说出过云澈若不出来,她就等一辈子的【逆天邪神】话……这次她完全失去理智,搞不好会做出什么极端的【逆天邪神】事情来。”

  这番话让凤天威和凤祖奎也顿时脸色微变,然后同时点头,他们刚要匆忙前往凤火琅嬛境,忽然,一个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气息大刺刺的【逆天邪神】从上空笼罩而下,让他们停住了脚步,心下微微一沉。

  这个气息就是【逆天邪神】在告诉他们他的【逆天邪神】到来……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是【逆天邪神】这天玄大陆最危险的【逆天邪神】人物!!

  轩辕问天!!

  对于他的【逆天邪神】去而复返,并没有让他们觉得有太大意外,云澈也说过等参加大宴的【逆天邪神】人都散尽后,轩辕问天极有可能会折返。

  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他果然回来了。”凤天威沉下眉头。

  “先把他打发走吧,不要弱了气势……也不需要过多客套和废话。”凤祖奎的【逆天邪神】神色和气息已经平和了下来,目光变得厚重而凛然。

  不多时,一道剑气凌然破空,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影从上空缓缓而落,但只有他一人,并没有和轩辕问道一起回来。

  他们身后,凤熙铭的【逆天邪神】脚步缓缓向后挪动,几步之后,又牢牢定在那里,脸上的【逆天邪神】表情不断变幻,肌肉不断抽搐……时而惶恐不安,时而扭曲狰狞。

  “原来是【逆天邪神】轩辕剑主。轩辕剑主何故去而复返?难道是【逆天邪神】有什么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遗忘在这里?”凤横空不卑不亢的【逆天邪神】笑着道。

  “呵呵,”轩辕问天扫了周围一眼,笑的【逆天邪神】颇为暧昧:“那凤凰宗主不妨猜上一猜。”

  “不用猜了。”凤祖奎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沉声道:“轩辕剑主,我想如你这等人物,应该也不愿听一些无用的【逆天邪神】废话。你去而复返,是【逆天邪神】为了云澈吧?但很可惜,他已经走了,不过你现在向苍风国方向去追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还来得及。”

  “哈哈哈哈,”轩辕问天颇为肆意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祖奎兄的【逆天邪神】脾性真是【逆天邪神】半点没变,依然是【逆天邪神】直言快语。不过这一次,祖奎兄却是【逆天邪神】猜错了。”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睛眯了下来:“云澈可不是【逆天邪神】个傻子,相反,他比大多数人聪明的【逆天邪神】多,又怎么会想不到本剑主会回来找他。所以本剑主离开之后,他定然也早早离开了,又怎么会乖乖等在这里。本剑主这次再访贵宗,并非是【逆天邪神】为了云澈,而是【逆天邪神】有一事相求。”

  “哦?”凤祖奎面露惊诧,但看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脸色,又哪有半点“相求”的【逆天邪神】样子:“那轩辕剑主是【逆天邪神】有何事‘相求’,还请直说吧。”

  “好极了。”轩辕问天笑着点头,随着茉莉的【逆天邪神】离开,属于剑主的【逆天邪神】傲慢、自信、威严以及阴险又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回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十九日前,三位也曾带领贵宗上下众多高手前往至尊海殿参加魔剑大会,也自然亲眼目睹我天威剑域被那红衣妖女杀了三剑侍和二十多个长老,更为甚者,我剑域最为重要的【逆天邪神】北域被完全摧毁!”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语气平和,眼神傲慢……但在说到北域被毁时,他的【逆天邪神】眼角依然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剧烈抽搐。

  凤祖奎、凤天威、凤横空皆是【逆天邪神】眉头大皱。那日的【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可谓凄惨之极,轩辕问天个人也是【逆天邪神】狼狈到极点。如今,造就那场灾难的【逆天邪神】人已经离开,且不会再回来,这段屈辱悲惨的【逆天邪神】历史也应该成为天威剑域最不能碰触的【逆天邪神】耻辱伤疤,但此刻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在他们面前主动说起……

  “那天的【逆天邪神】事对我天威剑域而言,可谓是【逆天邪神】万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灾难,损失之大,无法估量!若不是【逆天邪神】本剑主还存活于世,怕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都没有资格再以圣地自称。”轩辕问天微微仰头,平静中透着愤恨:“我天威剑域鼎盛万年,却被那妖女一夕之间打退了至少千年!若再不找寻补救之策,怕是【逆天邪神】被其他三圣地挤出圣地之席,只是【逆天邪神】早晚之事。”

  “轩辕剑主欲求助我们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此事?”凤祖奎淡笑着摇头:“那轩辕剑主未免太看得起我们凤凰神宗了。我凤凰神宗虽有凤神守护,天道庇佑。但毕竟只有五千年历史,论实力之强,底蕴之厚,远不及你们圣地。再加之近些年波澜不断,我们自顾尚且不暇,又岂有能力和余力相助于圣地之层面的【逆天邪神】事。”

  “不不不,你们当然有。”轩辕问天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我轩辕问天岂敢要求贵宗为我天威剑域劳心。不过是【逆天邪神】我剑域目前欲重整力量,急需大量资源,因而找你们借一些资源,仅此而已。”

  “借资源?”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压着气道:“论资源之丰厚,我凤凰神宗万万不能和你们圣地相比。你们剑域所缺资源,又岂是【逆天邪神】我凤凰神宗有能力借出,怕是【逆天邪神】要让轩辕剑主大失所望了。”

  “这一点,你们更不需要担心。”轩辕问天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道:“本剑主从不强人所难,绝对不会强求别人做他做不到的【逆天邪神】事。本剑主所要借的【逆天邪神】东西,你们绝对拿得出,而且是【逆天邪神】马上就能拿出来。”

  轩辕问天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了一根手指,一双狭长的【逆天邪神】眼睛眯着幽冷危险的【逆天邪神】笑意:“本剑主要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些——一百斤……紫脉神晶!”

  ——————

  【狱萝: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