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28章 永别
  虚空破坏,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在天玄南海之上。天籁『小说Ww『W.『⒉

  碧海连天,浩瀚无际,茉莉定定的【逆天邪神】浮在那里,冰寒无情的【逆天邪神】眼眸快的【逆天邪神】消融……直至消融成一层迷雾,朦胧着她的【逆天邪神】视线,还有整个世界。

  忽然就……永别了……

  这一切,对云澈而言太过突然,对她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一样。

  对于云澈,只有锥心的【逆天邪神】离开之痛,而对于她,还有着太多云澈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无奈与残酷。

  “这样……也好……”

  没有云澈的【逆天邪神】世界里,她轻轻的【逆天邪神】呢喃……

  “现在的【逆天邪神】他……没有我,也可以快的【逆天邪神】成长……”

  “再过短短几年……他就可以亲手报仇……了却所有心愿……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他……忤逆他……”

  “他会想念我,或许会难过……但他有爱他的【逆天邪神】父亲母亲……有那么多朋友……有那么多女人……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慢慢的【逆天邪神】忘了我吧……”

  茉莉缓缓闭上了眼睛,手掌依然放在胸口,无法移开……因为那里有着太重的【逆天邪神】窒息感。平生,她第三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感觉。

  第一次,是【逆天邪神】母亲离世。

  第二次,是【逆天邪神】哥哥陨落。

  第三次……

  眼角和唇角同时涌起温热的【逆天邪神】感觉,她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手去碰触……

  眼角是【逆天邪神】泪,唇角是【逆天邪神】血。

  因为以后再也无法相见。

  七年,宛若幻梦。

  缓缓的【逆天邪神】把小手拢起,她失神的【逆天邪神】呢喃一声:“原来,这才是【逆天邪神】我……命中最大的【逆天邪神】劫数……”

  空间嘶鸣声从背后传来,随之是【逆天邪神】狱萝娇娇柔柔的【逆天邪神】声音:“公主殿下,临行前还想多看看这里的【逆天邪神】风景吗?”

  “没兴趣。”茉莉的【逆天邪神】眸光瞬间冷下,没有转身看她一眼,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记住你答应我的【逆天邪神】事,否则……我说到做到!”

  “公主殿下就知道吓唬奴家。”狱萝半是【逆天邪神】怕怕,半是【逆天邪神】幽怨:“奴家带殿下回去之后,绝对~~绝对不会和吾王说起那个俊俏小弟弟哦,要是【逆天邪神】说谎,奴家任凭殿下处置就是【逆天邪神】了。”

  “哼!走!”

  茉莉身影一闪,已再次先于狱萝,消失在虚空之中。

  她一直背对狱萝,并没有看到狱萝在说话之时,眼眸深处所荡漾的【逆天邪神】诡光。

  ——————————————

  凤凰城最核心的【逆天邪神】主殿被摧成平地,这场集结了全大6各大宗门、势力、皇室、望族的【逆天邪神】订婚大宴却是【逆天邪神】以这种谁都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结果收场。

  茉莉离开,云澈依然站在那里,眼神和心绪一片大乱,大脑几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逆天邪神】能力。而周围,被茉莉横扫出去的【逆天邪神】众人都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有的【逆天邪神】人还在怔然中没有醒来,因为他们在玄道上的【逆天邪神】认知,产生了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动荡。

  “姐夫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另外一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夏元霸呆呆的【逆天邪神】低语道:“众神……之界?”

  “她来自另外的【逆天邪神】世界,这一点我们早已确信。因为天玄大6有记载的【逆天邪神】历史从未出现过那个层次的【逆天邪神】力量。”古苍真人感叹道:“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她竟然是【逆天邪神】来自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界……难怪她的【逆天邪神】实力竟然恐怖至斯。”

  “神界?”夏元霸转头看着师父:“就是【逆天邪神】她和姐夫说的【逆天邪神】‘众神之界’?师父知道这个地方?”

  古苍真人摇头:“大千世界磅礴无际,我们所在的【逆天邪神】世界不过是【逆天邪神】沧海一粟。传说若是【逆天邪神】能突破君玄瓶颈,成就神玄境,便是【逆天邪神】踏足了神道的【逆天邪神】边缘。那时,灵觉也将突破界限,感知到另外世界的【逆天邪神】存在。遥远的【逆天邪神】传说之中,大千世界中位面最高的【逆天邪神】世界,被称作神界。万年前消失的【逆天邪神】夺天老人,便有着他玄力突破至神道,飞升至神界的【逆天邪神】传说。”

  “夺天老人的【逆天邪神】所谓‘飞升’,还只是【逆天邪神】虚无缥缈的【逆天邪神】传说和臆想。但“众神之界”这个名字,却在几本古书上有着确切的【逆天邪神】记载。而今天,这个名字却是【逆天邪神】从云澈来自另外世界的【逆天邪神】师父口中听到……看来,古书所载的【逆天邪神】‘众神之界’,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存在着。”

  “啊……”夏元霸张大了嘴巴,喃喃的【逆天邪神】道:“姐夫说,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年纪比雪児妹妹还小,却这么厉害,刚才来的【逆天邪神】那个奇怪的【逆天邪神】女人,看起来比姐夫的【逆天邪神】师父还要更厉害。那个神界……该是【逆天邪神】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地方。”

  “那个位面,不是【逆天邪神】我们所能理解的【逆天邪神】。不过,有生之年竟能亲眼见识到遥远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界之人,也算是【逆天邪神】不枉此生了。只不过……”

  古苍真人默默的【逆天邪神】看了一眼周围,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众人惊色未消,刚刚损失了三尊者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悲惊交加,而日月神宫那边,以及轩辕问天父子,他们紧盯着云澈,脸色不断的【逆天邪神】变幻着。

  “听他们最后的【逆天邪神】话,她们离开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古苍真人叹息一声:“元霸,你该知道这不过是【逆天邪神】一场订婚宴却如此浩大……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也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凤凰神宗,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如今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在众目之下就此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处境……唉。”

  夏元霸猛然的【逆天邪神】一惊,瞬间清醒过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因他的【逆天邪神】师父而无人再敢提起,他身怀轮回镜已闹的【逆天邪神】天下皆知,也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师父而无人敢抢夺。如今他的【逆天邪神】师父离开……也就等于罩在他身上,让四大圣地都绝不敢碰触的【逆天邪神】屏障就此消失。

  此外,天威剑域死的【逆天邪神】三尊者,被毁的【逆天邪神】北域,夜魅邪和曲封忆受到的【逆天邪神】屈辱……他们没有胆量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报复,但极有可能,会全部报复、泄到云澈身上!

  “我不相信……”云澈轻轻低念着:“你明明是【逆天邪神】不想离开的【逆天邪神】,我不相信你不想再见到我……我不相信……”

  “云哥哥……”

  凤雪児匆匆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她能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心和失魂落魄,轻轻的【逆天邪神】安慰道:“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生过什么,但是【逆天邪神】……那天在至尊海殿,她那么努力的【逆天邪神】保护你,所以我相信,你和你的【逆天邪神】师父一定还会有再见面的【逆天邪神】那一天的【逆天邪神】。”

  云澈微微抬头,然后笑了起来:“雪児,你说的【逆天邪神】对。她对我好与不好,这些年,我心里又怎么会不明白。她最后的【逆天邪神】话,一定是【逆天邪神】怕我为了找她而强行犯险……毕竟以前因为这类的【逆天邪神】事,我都被她骂过好多次了。”

  “嗯!”凤雪児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

  “姐夫!”夏元霸急匆匆的【逆天邪神】冲过来,压低声音道:“千万要小心,现在你师父不在了,我怕轩辕问天那些人会……”

  “我知道。”云澈无比的【逆天邪神】平静,毫无惊慌之色:“不过放心,他们现在不会怎么样的【逆天邪神】,这么多人在场,他们毕竟还是【逆天邪神】要脸的【逆天邪神】。即使要对我动手,也该在人散了之后。”

  “元霸,你不用担心我。”云澈压下所有的【逆天邪神】情绪,脸上露出轻松的【逆天邪神】微笑:“别忘了,我有太古玄舟,只要我想离开,十个轩辕问天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过一会儿,我就会带着雪児一起离开……只能暂回幻妖界了。”

  听云澈这么说,夏元霸也放下心来。

  另一边,看着站在一起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凤雪児,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心情比之大宴之前何止天翻地覆。他重重叹了一口气:“竟然会生这种事,而且偏偏是【逆天邪神】在今天……这下糟了。”

  所有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弟子、长老,包括凤天威、凤祖奎,此时也已全部傻眼。

  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就这么忽然走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云澈失去了这个天大的【逆天邪神】靠山……而他们凤凰神宗今天搞这场订婚大宴,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告诉天下他们靠上了这座谁都惹不起的【逆天邪神】靠山。

  但大宴还会完成,一切就忽然成为了泡影……

  轩辕问道在进入凤凰城之后,全身毫无骄气,以往根本不怎么将凤凰宗主放在眼中的【逆天邪神】他在凤横空面前却是【逆天邪神】恭敬有加,为了平息云澈怒气,为自己博得生机不惜低三下四,主动将尊严送到他的【逆天邪神】脚下……而目睹着一切的【逆天邪神】结束,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他的【逆天邪神】眼神、气息,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变了,心中一直死死压制的【逆天邪神】怨恨和憋屈如同被释放出来的【逆天邪神】猛兽,让他全身都禁不住哆嗦起来。

  “父亲……”

  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一抬手,然后给了他一个警示的【逆天邪神】眼神,然后抬步走到凤横空身侧,淡淡的【逆天邪神】道:“没想到,好好的【逆天邪神】喜事,却成为了一场闹剧。凤凰宗主刚得佳婿,这佳婿的【逆天邪神】师父却飞了……也是【逆天邪神】可惜啊。”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心口猛的【逆天邪神】一窒。回想几个时辰前轩辕问天到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主动行礼,亲手奉上重礼,还为了能让轩辕问道独见云澈而躬身请求……而如今,轩辕问天说话却显然是【逆天邪神】一副上位者面对下位人的【逆天邪神】口气,而且带着傻子都能听出来的【逆天邪神】嘲讽。

  “呵呵,”凤横空无奈的【逆天邪神】一笑:“唉,世事难料,倒是【逆天邪神】扫了诸位贵客雅兴了。”

  “那倒不至于。毕竟,这也不是【逆天邪神】凤凰宗主的【逆天邪神】本意,不是【逆天邪神】么?”轩辕问天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然后别过头去:“好好的【逆天邪神】凤凰城被毁的【逆天邪神】一片狼藉,看着凤凰宗主要花好些时间收拾这烂摊子了,既然如此,我们继续留下就显得有些碍事了。”

  “问道,我们走吧。”

  声音未落,轩辕问天已是【逆天邪神】腾空而去,头也不回的【逆天邪神】远远飞离。轩辕问道脸部数度抽搐,恶狠狠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也马上紧随其后。

  轩辕问天就这么冷淡的【逆天邪神】离开,丝毫没有要给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颜面的【逆天邪神】意思。不过那些六国势力无人敢议论,而另外三圣主的【逆天邪神】眼中几乎同时闪过一抹诡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