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24章 地狱幽萝 中

第824章 地狱幽萝 中

  时辰已到,宾客满厅。?凤凰主殿、侧殿都已坐满了来自天玄各地的【逆天邪神】贵客,随便一人,皆是【逆天邪神】在天玄大6有着赫赫威名之人。殿外陈摆的【逆天邪神】席位几乎占满了大半个凤凰城,虽只能入座殿外之席,但能入凤凰城,也无一不是【逆天邪神】雄霸一方领域的【逆天邪神】玄道霸主或王公贵族。

  这场堪称天玄大6有史以来最盛大的【逆天邪神】订婚宴由凤横空亲自来主持,基本已脱离尘世的【逆天邪神】凤祖奎也赫然在场,凤天威,以及平日里深处禁地静修,极少露面的【逆天邪神】诸位太长老也一人不少,全部入席……他们都要亲眼目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有史以来最为荣耀的【逆天邪神】一刻。

  站在主殿中心,已是【逆天邪神】百年帝王的【逆天邪神】凤横空却是【逆天邪神】久久难以平息胸腔中的【逆天邪神】激荡,天下群雄齐聚,四大圣地皆至……四大圣主全部亲自到来,且亲备厚礼,带来的【逆天邪神】,也都是【逆天邪神】宗门之中最顶尖的【逆天邪神】人物,以表达自己的【逆天邪神】重视。如此场景,以往做梦都不敢有,比之他当年的【逆天邪神】登基大典,场面要盛大不知多少倍。

  凤凰神宗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目标,就是【逆天邪神】有朝一日能与四大圣地平齐。而以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现状,即使能平安无事的【逆天邪神】保持成长之势,要达成这个目标也要几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何况凤神已死,凤凰神宗这些年一直处在危险的【逆天邪神】边缘。最大的【逆天邪神】渴望,就是【逆天邪神】凤雪児力量的【逆天邪神】完全觉醒。

  而今,局势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一个将四大圣地吓破胆的【逆天邪神】恐怖人物出现,这个人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而凤凰神宗也因雪公主与云澈的【逆天邪神】关系而鸡犬升天。

  这四大圣地当然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他们凤凰神宗而来,而是【逆天邪神】为了讨好云澈。他们凤凰神宗只要从此抱好云澈这条大腿,纵然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真相暴露,也根本不需要半点担心。再给四大圣地十个胆子,也绝不敢对凤凰神宗难。因为他们凤凰神宗许配给云澈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普通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而是【逆天邪神】未来的【逆天邪神】宗门之主!

  凤横空心中重重感慨,以前他对于凤雪児与云澈之事痛心恼心,甚至是【逆天邪神】他最初对云澈生出杀机的【逆天邪神】唯一原因,后来因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执着而不得不接受。现在方知,那非但不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灾难,反而是【逆天邪神】天赐福缘!相比之下,先前的【逆天邪神】冲突仇怨,甚至杀子之仇,都显得颇为微薄。

  “众位,”凤横空昂道,浑厚威严的【逆天邪神】声音在玄力的【逆天邪神】带动下传遍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今日是【逆天邪神】小女双十生辰之日,亦是【逆天邪神】履当年允诺,为小女定下终身大事之期。众位为小女之事远道而至,我凤横空不胜感激。”

  凤横空话音转,平和的【逆天邪神】道:“我凤横空共有十四个儿子,却只有一个女儿,平日里疼爱万分,视若珍宝。雪児自小在凤神身边长大,亦是【逆天邪神】我凤凰神宗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凤神传人,她既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爱女,亦承载着我全宗的【逆天邪神】未来,因而,身为雪児生父,凤凰宗主,从未曾想过将她出嫁宗门之外。”

  “但数年之前,雪児与云澈在神凰相识,两人共过患难,互许生死,这几年间,我凤凰神宗虽与云澈有过诸多恩恩怨怨,但二人之情感却非但未曾崩离,反而愈加深切,纵死难离,最终,却也成为了化解恩怨的【逆天邪神】契机……此番想来,这段姻缘,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上天的【逆天邪神】安排。”

  凤横空说的【逆天邪神】颇为动情,也颇为巧妙。他微微侧身,淡笑道:“雪児,澈儿,还不赶紧出来见客。”

  云澈和凤雪児挽手走到殿中,站在了凤横空身侧。云澈一身随意的【逆天邪神】装扮,凤雪児则是【逆天邪神】和云澈初见时的【逆天邪神】那身凤衣。在他们现身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忽然投下一抹异常潋滟的【逆天邪神】明光,耀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因为今日的【逆天邪神】凤雪児,没有佩戴雪纱,容颜完整的【逆天邪神】呈现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也让世间一切的【逆天邪神】光彩都忽然间黯然失色。

  听过凤雪児之名的【逆天邪神】人极多,但见过她真颜的【逆天邪神】人却是【逆天邪神】少之又少。他们呆看着这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天玄第一美女,心神如同被套上了枷锁,无法抽离……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女孩,其容颜之美已不是【逆天邪神】世人语言所能形容,纵然世间再好的【逆天邪神】丹青巨匠也描画不出她半成的【逆天邪神】风韵,甚至在梦境之中,都无法幻想出这样的【逆天邪神】绝世之姿。

  惊叹、呆滞、艳羡、窒息……任谁见过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真颜,都再不会质疑她的【逆天邪神】天玄第一美女之名。但想到她身边的【逆天邪神】云澈,所有的【逆天邪神】非分幻想和嫉妒都顺便被死死掐灭。不少人艰难回过神来后,都是【逆天邪神】匆忙的【逆天邪神】低头,再也不敢多看。唯恐自己失魂失态。

  身为凤雪児的【逆天邪神】长兄,就连凤熙铭也很少能看到她面纱下的【逆天邪神】真容。他瞪大眼睛,双目紧紧盯着凤雪児,无比贪婪的【逆天邪神】看着,但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却是【逆天邪神】死死攥在一起,内心更是【逆天邪神】痛苦的【逆天邪神】剧烈抽搐。若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之前,他会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狂,但面对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那仅存的【逆天邪神】理智,让他如被钉死在刑架上,万般痛苦嫉恨,却只能一动不动。

  云澈和凤雪児出现后,自然又是【逆天邪神】一连串的【逆天邪神】繁文缛节礼仪程式。云澈虽然心中排斥,但尽皆配合——他不想带给凤雪児任何的【逆天邪神】缺憾。

  “澈儿,雪児的【逆天邪神】母妃早早过世,这枚璎珞扣,是【逆天邪神】她当年离世前放在我的【逆天邪神】手上,要我亲手交给与雪児许下一生之人。这些年,我一直将它带在身上,从未离身。”

  凤横空将金丝缠系的【逆天邪神】璎珞扣轻握手中,好一会儿后,才不舍的【逆天邪神】将它交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从雪児十三岁起,我就无数次的【逆天邪神】设想过雪児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而无论哪种设想,最为基础的【逆天邪神】一点,便是【逆天邪神】要入赘凤凰神宗,绝不能让雪児外嫁。现在,我将这枚璎珞扣还有雪児正式交给你,但……我不会要求你入赘我凤凰神宗,也不会要求你为凤凰神宗做什么,只求你善待雪児,不要让我最宝贝的【逆天邪神】女儿受到委屈……就足够了。雪児的【逆天邪神】母妃在天有灵,也定然会倍感安慰。”

  凤横空整出这场惊动天玄的【逆天邪神】订婚大宴,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为了借云澈之势立凤凰之威,同时解除一直存在的【逆天邪神】巨大危机。但云澈听得出,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这几句话都是【逆天邪神】自肺腑——这一刻,他只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父亲。

  “你放心,就算要拼上性命,我也不会让雪児受到委屈。”云澈将璎珞扣郑重的【逆天邪神】握在了手间。

  凤横空微微的【逆天邪神】点头,有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对他而言,已经够了。

  殿厅之中,紫极由衷的【逆天邪神】叹道:“雪公主与云宫主,当今年轻一辈最优秀的【逆天邪神】两人,无论相貌、资质、修为,都再无人可及,当真是【逆天邪神】天作之合啊。”

  紫极开口,附和声顿时此起彼伏。

  “这世间可配得上云宫主的【逆天邪神】,唯有雪公主。反之,能配得上雪公主凤凰之姿,倾城之貌的【逆天邪神】,也唯有云宫主啊。”

  “真是【逆天邪神】让人羡之叹之。”

  “凤凰宗主,不如今日便定下婚期,我等也好早作准备,共期大喜之日。”一个神凰国顶级宗门之主大喊道。

  在订婚大宴上定下婚期,本是【逆天邪神】理所应当,顺理成章之事,但却是【逆天邪神】点在了凤横空尴尬之处。既然不强求云澈入赘凤凰神宗,那么婚期自然要由男方来定。而云澈的【逆天邪神】父母却并不在场,且他们又是【逆天邪神】个不能谈起的【逆天邪神】禁忌……

  凤横空顿时大笑一声,强行跳略,抬手高喊道:“今日在场的【逆天邪神】众位皆是【逆天邪神】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贵客,请众位尽情开怀畅饮,万勿拘束,”

  啾…………

  啁————

  或低缓,或高亢的【逆天邪神】凤鸣声在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上空响起,人们抬头望去,数千个凤凰弟子全身燃烧着将身体完全包裹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冲天而起,汇成九十九只傲空飞舞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影,在凤凰城中洒下炽热火光和凤凰天威。

  “哈哈哈哈,”凤横空大笑道:“凤影天舞已然开始,请诸位尽情观赏,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殿厅内外齐齐响应,场面顿时热烈起来,大笑声、觥筹交错声如浪潮般此起彼伏。

  看着完全热烈喧嚣其阿里的【逆天邪神】大殿,凤横空心中的【逆天邪神】澎湃依旧无法平息,他心中虽然无法完全释怀云澈的【逆天邪神】杀子之仇,但同时,他又相信着正式云澈这般护短的【逆天邪神】心性,也一定不会亏待了雪児。

  视若生命的【逆天邪神】女儿找到了一个最好,且又是【逆天邪神】她深深倾心的【逆天邪神】归宿,同时也是【逆天邪神】因此,他凤凰神宗在一朝之间平步青云,变得四大圣地都绝不敢触犯……甚至天威剑域还要巴结。

  或许是【逆天邪神】远古凤凰之神的【逆天邪神】庇佑,让他们从日夜担心的【逆天邪神】危境,一下子步入了空前的【逆天邪神】巅峰。

  酒过数巡,大宴的【逆天邪神】氛围也愈加热烈,凤影天舞的【逆天邪神】表演也已到了最**,漫天尽是【逆天邪神】赤炎凤鸣,整个天空都仿佛燃烧了起来。凤横空来到云澈和凤雪児身边:“澈儿,雪児,时辰差不多了,随我一同去敬酒吧。至于你们的【逆天邪神】大婚之期……澈儿,此事还是【逆天邪神】要过问你父母的【逆天邪神】意见,不必急于今日。待……”

  轰!!!!

  一声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忽然从上空传来,并伴随着剧烈的【逆天邪神】空间震荡,让本是【逆天邪神】热烈非凡的【逆天邪神】大宴顿时气氛一凝,同时,连串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也紧随而至,那些飞舞空中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全部带着残败的【逆天邪神】火焰从空中栽落而下。

  “什么人!竟敢擅闯凤凰城!!”数十个凤凰弟子的【逆天邪神】大吼声震天般的【逆天邪神】响起。

  “生什么事了?”凤雪児急声道。

  “我去看看。”

  凤横空刚要动身冲到殿外,蓦地,周围的【逆天邪神】光线忽然变得明亮了数分,一股灼热的【逆天邪神】风浪也从上方涌来,殿厅中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随之,每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他们抬起头,看到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布满着残碎火焰的【逆天邪神】上空……凤凰大殿的【逆天邪神】殿顶,居然完全不见了!!

  凤横空脚步顿住,云澈和凤雪児也都一脸惊诧……能入凤凰大殿,都是【逆天邪神】地位极高的【逆天邪神】人物。四大圣主、圣域的【逆天邪神】十二真人、海殿的【逆天邪神】七尊者、神宫的【逆天邪神】五神使全部在此,但却没有一个人觉庞大的【逆天邪神】殿顶究竟是【逆天邪神】如何消失。

  仿佛是【逆天邪神】在一瞬间被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吸入了虚空之中。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生什么事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氛围陡变,一种极度不安的【逆天邪神】气息不知从何而降,笼罩在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心头。负责守卫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全部出动,每一个人全神戒备,看向空中。

  一阵微风扫过,风声平缓的【逆天邪神】几乎听不到吹拂之音,但漫天凤凰残炎却如被暴风席卷,瞬间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随着残炎的【逆天邪神】散去,一个女子身影,出现在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高空之上,伴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逆天邪神】奇异幽香。8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