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23章 地狱幽萝 上

第823章 地狱幽萝 上

  云澈在凤凰城落下时,凤祖奎、凤天威、凤横空这三代神凰帝王正站在那里商议着什么。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他们同时转过身来,脸上的【逆天邪神】神情也皆是【逆天邪神】一致……都露出了淡笑。

  “澈儿,你来的【逆天邪神】刚刚好,再有一会儿,大宴便要开始了。”凤横空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至尊海殿和日月神宫都已到来,且都是【逆天邪神】圣主亲至,刚才有传音来报,皇极圣域和天威剑域也已到达神凰城,马上就会到来凤凰城中。这份颜面,在天玄大陆可谓是【逆天邪神】大过于天了。”

  “唉,”凤祖奎一声低叹,随之脸上再次浮现淡笑:“往日诸多恩怨,皆已随风而去。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上承载着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未来,她对你亦是【逆天邪神】情根深种,只求你以后善待于她。”

  “其他的【逆天邪神】事,我不敢保证和妄言。”云澈正色道:“但雪児,我一生一世都不会负她。凤凰宗主,雪児现在何处?”

  “呵呵,都这时候了还叫凤凰宗主,该改口喊父皇了。”凤天威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无妨,如何称谓不过是【逆天邪神】无关紧要之事。”凤横空连忙说道,一抹轻微的【逆天邪神】尴尬从眼底快速闪过。半年前在苍风皇城时,云澈就以冰冷的【逆天邪神】语气对他说过,即使和雪児在一起之后,也一辈子不会对他以“父皇”相称。因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逆天邪神】谁害死了苍月的【逆天邪神】生父!

  “雪児就在凤音阁中,七弦,带云宫主去凤音阁。”凤横空吩咐道。

  “是【逆天邪神】,宗主。”被唤作“七弦”的【逆天邪神】凤凰女弟子上前,恭敬的【逆天邪神】在前方为云澈引路。

  “天威剑域剑主轩辕问天,少剑主轩辕问道到!”

  明显高了数度的【逆天邪神】喊报音传来,继至尊海殿、日月神宫之后,天威剑域也已到来,但到来的【逆天邪神】,似乎只有剑主父子二人。

  “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父皇,祖父,孩儿先去迎客。”凤横空快步离开。其他客人,可由门下长老接迎,圣地来临,他自然要亲自迎接。

  在凤凰城,最核心之地是【逆天邪神】中心的【逆天邪神】凤凰大殿,但在所有凤凰弟子心目中,凤音阁,才是【逆天邪神】整个凤凰城真正的【逆天邪神】“圣地”,因为这里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离开凤神后的【逆天邪神】闺房。但所有凤凰弟子,包括众皇子在内,都只能偶尔远远观望,几乎连靠近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被允许进入……更是【逆天邪神】绝无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进入凤音阁中,凤雪児正端坐镜前,雪颜上带着紧张的【逆天邪神】粉霞,从镜中看到云澈走来,她惊喜的【逆天邪神】回身:“云哥哥!”

  大红宫裙,凤纹点缀,纯色玉带轻束处,纤腰不盈一握。如夜长发闲逸的【逆天邪神】松散开,斜簪一只淡紫色馨花。肌肤如温玉般柔光若腻,娇唇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无论何时,凤雪児都美得如此无瑕,不施粉黛亦貌若天仙。

  原本殊璃绝美的【逆天邪神】天颜稍稍褪恰灸嫣煨吧瘛坑了些许稚嫩的【逆天邪神】青涩,多了丝丝妩媚。虽仅有丝丝缕缕,却足以勾魂慑魄。尤其是【逆天邪神】一双似星光,又似沧海的【逆天邪神】水眸,盈盈一笑,便能迷倒千世浮华。

  当年从凤绝崖上摔落,意识昏迷前的【逆天邪神】如梦似幻的【逆天邪神】一瞥,这双美眸便已牢牢印入他的【逆天邪神】心魂,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淡去。

  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宛如如清风吹拂的【逆天邪神】池水,荡漾起一**的【逆天邪神】涟漪。他上前几步,将凤雪児轻轻抱住怀中,手指也几乎无法自控的【逆天邪神】抚上她的【逆天邪神】雪颈——她身上的【逆天邪神】凤衣材质细腻光润,却远远不及她裸露在外的【逆天邪神】雪肌玉肤,纵然在并不明亮的【逆天邪神】凤音阁内,依然流动着晶莹剔透的【逆天邪神】玉光。

  “雪児,订婚之后,我带你去见我的【逆天邪神】爹娘,好吗?”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嗯……”凤雪児柔柔的【逆天邪神】回应。虽只短短分离十几天,但对他的【逆天邪神】思念却是【逆天邪神】与日俱增。

  大殿主厅之外,天威剑域到来,且的【逆天邪神】确只有轩辕问天和轩辕问道父子二人。

  十九天的【逆天邪神】时间,轩辕问天右臂的【逆天邪神】伤已经痊愈,平日里傲然无度,从不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他今日却是【逆天邪神】显得格外谦卑恭谨,面对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迎接,还几乎是【逆天邪神】同步还礼。而轩辕问道则更为彻底,非但没有了平日里的【逆天邪神】威凌傲气,不时扫动四周的【逆天邪神】眼瞳中,还隐约晃动着惶恐不安。

  简短的【逆天邪神】寒暄之后,轩辕问天亲手送上贺礼后,忽然压低声音道:“凤凰宗主,不知令婿云宫主现在何处?”

  凤横空眼神一动,道:“澈儿现与小女在凤音阁中,很快便会入殿,轩辕剑主可有吩咐?”

  “吩咐不敢当。”轩辕问天连忙道,他看了一眼轩辕问道,接着道:“倒是【逆天邪神】有事相求。犬子问道有重要之事希望与云宫主单独面谈,不知可否……”

  凤横空一阵犹疑:“这……”

  “唉,实不相瞒。”轩辕问天叹息一声:“当日魔剑大会之事,凤凰宗主也是【逆天邪神】亲眼目睹。如今,我父子之命皆在令婿手上,今日又是【逆天邪神】极其难得的【逆天邪神】和解之机,若凤凰宗主不帮忙,只怕我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万年基业都会毁在我的【逆天邪神】手上,我轩辕问天也会成为剑域的【逆天邪神】千古罪人……还望凤凰宗主务必成全,我父子定感恩在心。”

  说完,他向凤横空重重一拜。

  换作以往,轩辕问天绝不可能在凤横空面前如此卑谦客气,向他拜礼更是【逆天邪神】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事。如今,却都真真实实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的【逆天邪神】面前。

  堂堂的【逆天邪神】剑域剑主,天玄四大圣主之一在向他软语相求,向他躬身而拜……凤横空眼前一阵恍惚,身体都有些发飘,几乎怀疑自己是【逆天邪神】在梦中,心中的【逆天邪神】虚荣感、骄傲感可谓空前爆棚,他连忙上前扶住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双臂,道:“轩辕剑主如此大礼,横空万万受不得……既如此,少剑主,请随我来吧。”

  “谢凤凰宗主成全。”

  轩辕问天致谢,然后站在原地,目送轩辕问道随着凤横空离开……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和脸色,都蒙上了一层极重的【逆天邪神】阴霾。

  虽然有无尽的【逆天邪神】怨恨和不甘,但他很清楚自己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丝毫没有夸张……他们父子的【逆天邪神】性命,还有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命运,都被拿捏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

  他们现在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就是【逆天邪神】要活着……哪怕丧尽尊严!

  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机会!

  他转过头来,看向旁边的【逆天邪神】凤熙铭。两人目光碰触,凤熙铭如触电般低下头来,全身一阵瑟缩。

  凤横空带着轩辕问道刚靠近凤音阁,便看到云澈和凤雪児并肩走来,看样子应该是【逆天邪神】前往主殿。他快步上前,道:“澈儿,轩辕少剑主有事有与你单独面谈,你看……”

  “哦?”云澈看了轩辕问道一眼。轩辕问道找他的【逆天邪神】原因,他心知肚明,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听听他要说什么好了。雪児,你在这里等我,马上就好。”

  云澈大步向前,面带微笑,隔着很远就大声喊道:“原来是【逆天邪神】轩辕少剑主,不知找我云澈,有何贵干?”

  凤音阁区域可谓是【逆天邪神】凤凰城中最清静的【逆天邪神】地方,轩辕问道扫了一眼周围,并没有看到有凤凰弟子在侧,心中稍安,脸上快速挤出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谄媚的【逆天邪神】笑:“云宫主,问道此次前来,一为贺你与雪公主结连理之喜,二为……为赔罪而来。”

  “赔罪?”云澈眼缝微眯。

  轩辕问道一咬牙,道:“家父和问道前些时日在海殿屡次冒犯,还险些置云宫主于危地,简直……简直有眼无珠,愚蠢至极。家父和问道这些时日已是【逆天邪神】痛悔万分,只求云宫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我等‘小人’一般见识……家父和问道定牢记恩典,今后云宫主但有所求,我天威剑域任凭差遣。”

  “……”云澈一阵默然。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这番话,简直卑微到了极致。若被世人听在耳中,绝对不会相信这竟然来自圣地之口。

  “轩辕少剑主言重了。”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回了一句。

  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发抖,因为他在用自己的【逆天邪神】言语,自我践踏着半世的【逆天邪神】尊严:“除了当日在至尊海殿,家父和问道在多年前,也曾对云宫主的【逆天邪神】家人有过诸多的【逆天邪神】冒犯以及……罪过……”

  “多年前?”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沉下,声音也微微冷了几分:“轩辕少剑主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虽没有戳破,但轩辕问道知道云澈定然已经知晓,他不敢主动说破,低下头,强忍着说道:“云宫主一定听过一句话……活人永远比死人有用!我们父子死,的【逆天邪神】确可以泄愤……但留我们活着,一定可以为你做更多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

  “问道想说的【逆天邪神】话已经说完,相信以云宫主的【逆天邪神】聪慧和气度,心中一定已经有了计较,问道就不……就不叨扰了。以后如果有用得着问道的【逆天邪神】地方,云宫主尽管吩咐,问道一定竭尽所能,让云宫主满意……”

  轩辕问道说完,退后两步,这才低着头快步离开。云澈盯着他的【逆天邪神】背影,眉头微微锁紧……轩辕问道怕死,那天在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神台上就可以看出。但他“能屈能伸”的【逆天邪神】境界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这背后,显然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教诲”。

  “云哥哥,”凤雪児走过来,轻挽住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你好厉害,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少剑主,在你面前都怕成那个样子。”

  虽然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轩辕问道唯唯诺诺的【逆天邪神】样子,却是【逆天邪神】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

  “他可不是【逆天邪神】怕我。”云澈摇了摇头,笑着道:“他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师父。至于我,也不过是【逆天邪神】狐假虎威而已……什么时候我能凭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让他们不惜自践尊严‘摇尾乞怜’,你再夸奖我好了。”

  “嘻,云哥哥这么厉害,那一天一定不会太久的【逆天邪神】。对啦,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师父今天也来了吗?”凤雪児问道,她今天的【逆天邪神】心情就在她庭院中绽放的【逆天邪神】凤凰花一般美好。

  “嗯,不过她喜欢清静,应该不会出现,但说不定会在某个地方偷看我们。”云澈笑着道,但想到今天茉莉身上朦胧的【逆天邪神】异常感,他心中微微沉重。

  逐渐临近上午九时,云澈和凤雪児并肩走向凤凰大殿。

  “皇极圣域圣帝皇极无欲,携苦痛真人、绝心真人、九叹真人、七戒真人、古苍真人……共十四位贵客到!”

  皇极圣域也终于到来,阵容同样堪称惊世。不但圣帝亲至,所带的【逆天邪神】十三人中,十二真人全部到场,另一人,则是【逆天邪神】夏元霸。

  连皇极圣域长老级的【逆天邪神】人物,都没资格被他带来参加这场订婚大宴。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