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22章 订婚大宴

第822章 订婚大宴

  今日的【逆天邪神】凤凰城,迎来了可谓史上最热闹的【逆天邪神】一天。

  偌大的【逆天邪神】神凰城早在数日前就被塞的【逆天邪神】水泄不通,而且到来的【逆天邪神】无一不是【逆天邪神】在各大领域有着赫赫威名的【逆天邪神】人物。六国除了苍风国,都是【逆天邪神】君主亲至,各大势力、宗门也都是【逆天邪神】宗主、门主、霸主亲临,场面之浩大,让久居神凰城,看惯了“大场面”的【逆天邪神】人都瞠目结舌。

  而且还有传闻,就连四大圣地冠绝天下,宛若神话般存在的【逆天邪神】四大圣主,也会在今日亲率圣地强者到来。

  这在神凰历史上,是【逆天邪神】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事。

  若不是【逆天邪神】知道其中内情,单看神凰城今日的【逆天邪神】场景,没有人会想到这一切,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为了一个订婚宴。

  十九日前,茉莉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神台上从出现到离开,加起来也不到半刻钟的【逆天邪神】时间,却是【逆天邪神】引的【逆天邪神】整个天玄玄界战栗,让天玄玄界的【逆天邪神】隔绝都发生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四大圣地从高居神坛,一下子成为了可以被随手践踏的【逆天邪神】存在。响起当日被隔着七万里毁灭的【逆天邪神】天威北域,在场的【逆天邪神】天玄玄者依然深深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似乎还在梦中没有醒来。

  这就是【逆天邪神】绝对力量造就的【逆天邪神】结果……也是【逆天邪神】只有绝对力量才能造就的【逆天邪神】结果。

  不到上午九时,本是【逆天邪神】颇为庞大的【逆天邪神】凤凰城已是【逆天邪神】被塞满了大半,各方贵客依然在陆续而至。主厅可纳三万人,而每一个被接入主厅的【逆天邪神】人在其他宾客的【逆天邪神】目光下都是【逆天邪神】腰杆笔直,傲然阔步,有的【逆天邪神】甚至露出受宠若惊之色。而诸多在其地域中威名赫赫,甚至在一国都数一数二的【逆天邪神】宗门之主,也都只能屈居侧厅,却丝毫不觉得自己被怠慢。

  而副门主,以及八成以上的【逆天邪神】势力,都只能就坐于厅外的【逆天邪神】宴桌之上。

  “至尊海殿……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携黑月会主紫极,海殿七尊者,大长老陌尘风,二长老…………玉面妖君姬千柔等二十位贵客到!”

  喊报宾客名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已经喊了一整个时辰,声音却依旧清亮浑厚,气势勃然,再加上修为不凡,每次喊报,大半个凤凰城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但在喊出海皇之名时,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明显颤抖了起来。

  本是【逆天邪神】喧嚣非凡的【逆天邪神】凤凰城也一下子陷入了安静,所有的【逆天邪神】视线瞬间集中向入口之处。

  至尊海殿到来,而且果然是【逆天邪神】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至!同行的【逆天邪神】还有地位几乎平齐于海皇,平日里神秘莫测,极少露面的【逆天邪神】黑月会主紫极!就连七尊者也都在列,所带的【逆天邪神】长老,也是【逆天邪神】海殿排位最靠前的【逆天邪神】十个长老!

  这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最为宏大的【逆天邪神】阵容!!

  反倒是【逆天邪神】其中的【逆天邪神】姬千柔有些另类。但知道内情的【逆天邪神】人都明白,姬千柔似乎曾在太古玄舟上救过云澈和凤雪児……无论是【逆天邪神】出动最夸张的【逆天邪神】阵容,还是【逆天邪神】带着姬千柔,都是【逆天邪神】为了讨好云澈。

  凤横空大大步向前,迎在了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队伍前方,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和紫极赫然在前。他马上拱手道:“恭敬海殿诸位贵客!海皇与紫先生亲至,让横空不胜感激与惶恐。”

  凤横空脸上潮红满面……这绝不是【逆天邪神】装出来的【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激动万分。以往,适逢大事,海殿派个姬千柔这种连低等长老都算不上的【逆天邪神】人前来,已是【逆天邪神】给了面子,做梦都不敢奢望海皇能亲至。但这次,仅仅是【逆天邪神】个订婚宴,海皇却是【逆天邪神】带着海殿十几个最顶级的【逆天邪神】人物到场……

  虽已在位神凰帝王百年,凤横空却从未觉得自己腰杆这么直过。

  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隐隐的【逆天邪神】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地位已经几乎和圣主平齐!

  而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由云澈所带来!

  “凤凰宗主客气了,如此喜事,本皇若是【逆天邪神】不来,岂不可惜。”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淡笑一声,言行之间虽满是【逆天邪神】帝皇之姿,但在这凤凰城,却俨然比平时收敛了许多。

  “凤凰宗主得此佳婿,真是【逆天邪神】可喜可贺,羡煞旁人。”紫极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然后亲自碰上一枚玉盒:“区区薄礼,还请笑纳。”

  最顶级的【逆天邪神】黑菩玉,单单是【逆天邪神】这个玉盒便价值连城,天下少有,其中所载之物定然更是【逆天邪神】非同小可。凤横空心里更为激动,笑着道:“海殿诸位能够亲至,已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馈礼了……横空先代小女谢过,熙铭。”

  凤熙铭向前,恭敬的【逆天邪神】接下紫极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盒,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飘忽,颇有些魂不守舍。

  “不知云宫主,可已在内?”紫极似是【逆天邪神】很随意的【逆天邪神】问道。

  “澈儿并未到来,不过已身在神凰城中,时辰近了自然会到。”

  以“澈儿”两个称呼云澈,凤横空瞬间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腰杆又硬实了起码八分。

  “哦。”紫极微微点头,然后又拿出了一枚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凤凰宗主,这是【逆天邪神】我海殿为云宫主之师准备的【逆天邪神】一份薄礼,以谢当日的【逆天邪神】宽恕之恩。想来应该难以亲见那位前辈,还要烦劳凤凰宗主代为转交云宫主,再由云宫主转交其师。”

  凤横空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接过:“如此,横空定不负所托,待澈儿到来后,定第一时间让他转交其师。只是【逆天邪神】……”

  “凤凰宗主但讲无妨。”紫极微笑着道。

  凤横空道:“澈儿的【逆天邪神】恩师有着通天彻地之能,怕是【逆天邪神】这普天之下,难有能让她入眼之物。横空着实好奇,贵海殿会是【逆天邪神】准备的【逆天邪神】何种大礼……莫非紫先生已然知晓那位前辈所好之物。”

  “呵呵呵,”紫极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此事告诉凤凰宗主也无妨。老朽前段时间意外获知,那位前辈或许喜好深红色的【逆天邪神】留仙裙,于是【逆天邪神】老朽这段时日动用商会势力,遍寻天下最上等的【逆天邪神】留仙裙,以求换得那位前辈一笑。”

  身为至尊海殿地位几乎与海皇平齐之人,言语间却是【逆天邪神】丝毫不掩饰对茉莉的【逆天邪神】讨好——也根本没有必要掩饰。而由于他们始终没有人知道茉莉的【逆天邪神】名字,所以一直都只能用“那位前辈”来称呼。

  “原来如此,感谢紫先生不吝相告。”凤横空牢牢记在心里。

  “快请入殿上座,席位已然备好。”凤横空亲自将曲封忆等人引入主厅之中。所到之处,众人都是【逆天邪神】鸦雀无声,那些从未奢望过有生之年竟能见到海皇的【逆天邪神】玄者更是【逆天邪神】瞪大眼睛,不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日月神宫宫主夜魅邪,携少主夜星寒,齐天神使、炽日神使、诛月神使、逐星神使、覆地神使……共二十位贵客到!”

  至尊海殿刚到来不久,又是【逆天邪神】一声大吼吸引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主意。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也已到来,而且和至尊海殿一样,天君夜魅邪亲至,而且带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五个日月神使,以及最位高权重的【逆天邪神】长老。

  当初被茉莉在身上留下了四道噩梦伤痕,折磨了夜魅邪整整七十二个时辰,让他简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今天虽已经摆脱梦魇十几天,但他整个人却明显消瘦了一圈,脸色也有些蜡黄,显然还没完全从阴影中走出。

  能将一个圣主短短几天折磨成这样,可想而知那是【逆天邪神】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折磨。

  身为圣主,为护颜面,本不该在完全恢复的【逆天邪神】状态下以这种状态现身,但今天,他又不敢不亲自来,还必须笑脸相迎,不敢露出那么一丝的【逆天邪神】怠慢和不满。

  ————————

  云澈和茉莉分开后,直接飞向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所在。在临近之时,他忽然感觉到一抹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气息,顿时停在那里,目光,牢牢锁定在了下方一个缓慢而行的【逆天邪神】黑影上。

  而那个黑影在云澈看向他的【逆天邪神】刹那也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目光瞬间反射回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脚步也停了下来,一股煞气如苏醒的【逆天邪神】野兽,在他身上骤然升腾。

  “焚绝尘?你来这里做什么?”云澈降下身体,站在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前方,心中满是【逆天邪神】惊讶。因为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十几天前见到他时全然不同……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站在他的【逆天邪神】面前,云澈感觉到了一股寒彻骨髓的【逆天邪神】阴森感……先前虽然同样有这种阴冷感,但如今比之先前,要强盛了十倍不止!

  他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也已完全变成了黑色,看不到一丝眼白的【逆天邪神】存在。

  “杀人。”焚绝尘冷冷的【逆天邪神】回答,眼神、言语,毫无生气,毫无情感。他的【逆天邪神】背上,背负着一把漆黑大剑——赫然是【逆天邪神】茉莉丢给他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杀谁?”

  “先杀轩辕问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字字犹如来自深渊。

  “你的【逆天邪神】魔血觉醒了?”云澈忽然道。因为除了这个原因,根本无从解释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气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暴涨……茉莉当初说过,永夜王族体内的【逆天邪神】魔血,可藉由天罪神剑中的【逆天邪神】魔魂来觉醒,当年夜沐风就是【逆天邪神】如此。而焚绝尘想要夺回天罪神剑,也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

  茉莉也的【逆天邪神】确说过,天罪神剑中的【逆天邪神】魔魂并未完全消弭,还残存着极其微弱的【逆天邪神】一缕,她懒得抹去,随手丢给了焚绝尘,并且当时还当众喊过:“凭借此剑,你或许有朝一日有能力杀了轩辕问天……”

  如此看来,焚绝尘已经通过天罪神剑得偿所愿!

  “闪开!”焚绝尘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今天是【逆天邪神】我和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订婚之日,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确会来。你要杀他,要等大宴之后,别搅了我和雪児的【逆天邪神】心情。”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而且,你虽然实力大增,但我不认为你杀得了轩辕问天,你太急躁了。”

  “在我没改变主意先杀你之前,滚出我的【逆天邪神】视线!”焚绝尘怒声低吼道。

  “哼,你好自为之吧。”云澈不再废话,飞身而起,到空中后又回过身来:“我比你更想杀了轩辕问天,但如果你不想你岂止为止所有的【逆天邪神】努力白费,就给我好好的【逆天邪神】忍着!忍到你有绝对的【逆天邪神】把握为止!”

  “我不用你来说教我,滚!!”焚绝尘一拳轰向空中,阴寒的【逆天邪神】黑气顿时让光线都暗了下来。

  云澈一个瞬身,然而不再管他,向凤凰城飞去。距离订婚大宴的【逆天邪神】时辰,也已经很近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