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14章 恐怖发现

第814章 恐怖发现

  至尊海殿之南,曾经的【逆天邪神】岛屿被完全焚毁,但湛蓝色的【逆天邪神】封印依然完整的【逆天邪神】覆在海面之上,将其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完全的【逆天邪神】隔绝。更新最快

  结界的【逆天邪神】上空,忽然裂开一道空间裂痕,一个红发红裙的【逆天邪神】少女从中缓步走出。

  除了无际的【逆天邪神】沧海和存在了万年的【逆天邪神】结界,周围再无其他。茉莉降到结界上空,手指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划。

  哧啦——

  这个号称天玄大陆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封锁结界,在茉莉随手之下,如一张最脆弱的【逆天邪神】薄纸般裂开,且裂痕久久没有恢复。茉莉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踏入其中,随着她的【逆天邪神】身躯完全进入,结界的【逆天邪神】裂痕这才瞬间闭合。

  同一时间,至尊海殿,太尊云阁。

  “咚咚咚……”

  外面传来小心的【逆天邪神】敲门声和夏元霸更加小心的【逆天邪神】声音:“姐夫,我师父求见你的【逆天邪神】师父,不知道……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方便?”

  正在给萧云恢复魂力的【逆天邪神】云澈站起身来,走过去直接把门打开,看到夏元霸和古苍真人就站在那里,两人的【逆天邪神】样子都格外拘谨,不禁莞然道:“古苍前辈,元霸,我师父她刚好有事出去了,你们先进来吧。”

  “呼……”听到茉莉不在,古苍真人神色明显的【逆天邪神】一松,显然他是【逆天邪神】巴不得见不到茉莉。他拱起手来,颇为恭敬的【逆天邪神】道:“既然如此,古某就不打扰了。云小友,尊师回来后,烦请代我圣域圣帝转谢饶恕之恩……另外,圣帝对今日之事万分后悔愧疚,虽想亲自上门致歉赔罪,但又感无颜相见,因而让古某代为前来。过些时日,圣帝必带重礼登门赔罪,日后但有所求,圣帝,乃至皇极圣域,定会竭尽全力。”

  堂堂圣域真人,却在他面前如此之恭敬……怕是【逆天邪神】圣帝皇极无欲来了,也会是【逆天邪神】如此。而这些,都是【逆天邪神】因茉莉的【逆天邪神】恐怖威慑。

  云澈连忙还礼道:“古苍前辈不必如此。今天四大圣地,唯有古苍前辈为晚辈执言,此情晚辈铭记在心。至于圣帝……他虽对我不仁在先,但,看在他对元霸有恩,又极为器重的【逆天邪神】情分上,我可以忘记圣帝今天对我的【逆天邪神】不仁!”

  “但也只有这一次。”

  “如此,代圣帝谢过云小友的【逆天邪神】海涵,相信圣帝他定然牢记云小友宽恕之恩。”古苍真人暗暗舒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自己为云澈说的【逆天邪神】那几句话,竟得到了如此回报。因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关系,他和云澈有过数次接触,也算薄有交情,再加上今日之事,就连皇极无欲对他的【逆天邪神】态度,都和以往有了莫大的【逆天邪神】不同。

  皇极无欲今日没有落得其他三圣主那般的【逆天邪神】凄惨下场,事后冷静下来回想,定然是【逆天邪神】云澈向那红衣女孩传音让她放过皇极无欲……这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了。究其原因,自然是【逆天邪神】夏元霸。基本所有人都知道云澈是【逆天邪神】个极为记仇的【逆天邪神】人,但了解过云澈的【逆天邪神】人也同样知道,他也是【逆天邪神】个极重情义的【逆天邪神】人,即使皇极无欲不仁在先,想到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份和立场,他依然选择饶过皇极无欲……至少在行动上饶过。

  “云小友,尊师的【逆天邪神】名讳,不知可否告知一二?”古苍真人问出这句话时,神情颇为谨慎,似是【逆天邪神】唯恐茉莉忽然现身,而自己的【逆天邪神】这句话会引起她的【逆天邪神】不悦。

  茉莉的【逆天邪神】现身将四大圣地吓的【逆天邪神】可谓屁股尿流,但自始至终,所有人却连她的【逆天邪神】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逆天邪神】以“本公主”自称。

  云澈犹豫了一下,歉意道:“我并不清楚她是【逆天邪神】否愿意把名字告知其他人,等她回来后,我会尝试征得她的【逆天邪神】同意。”

  古苍真人连忙道:“是【逆天邪神】古某唐突了。对了,云小友,听闻你有伤在身,圣帝特让古某为你带来我圣域的【逆天邪神】‘万花圣心露’,此露为我圣域最为珍贵的【逆天邪神】疗伤圣域,三百年方成一瓶,如今我圣域之中,也一共只存有三瓶而已。”

  古苍真人一边说着,拿出了一个碧绿色的【逆天邪神】小瓶,一股异常芳醇的【逆天邪神】气息隐隐溢来。

  一闻味道,云澈便知其绝非凡物。若是【逆天邪神】效果极佳,他只需探其药力构成,就可以利用天毒珠自行炼制……和霸皇丹一样。

  云澈当下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接过,随口谢了一句。

  “如此,古某就不叨扰了。哦对了,圣帝有言,十九日后云小友与神凰雪公主的【逆天邪神】喜事,他必亲临恭贺,到时,定会再次当面赔罪。”

  古苍真人和夏元霸离开,云澈将他们送离后,门还没有完全关上,就看到紫极迎面赶来,看到古苍真人,驻步和他交谈几句,然后脚步匆匆的【逆天邪神】向他这边走来。

  云澈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紫极前来的【逆天邪神】用意,只好又把房门打开,当先开口道:“紫前辈,海皇的【逆天邪神】伤势可好?”

  紫极顿时面露尴尬,然后苦笑一声:“还要多谢尊师手下留情。老朽本是【逆天邪神】欲向尊师致谢,但方才巧遇古苍真人,得知尊师并不在此。”

  堂堂海皇被茉莉一巴掌打的【逆天邪神】牙齿尽碎……更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威严尊严尽丧,紫极还要屁颠颠的【逆天邪神】跑来致谢讨好——虽说曲封忆是【逆天邪神】咎由自取,但不得不说,这就是【逆天邪神】绝对力量的【逆天邪神】强大。纵然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纵然恨得牙痒痒,行动上也必须服服帖帖。

  “道谢就不必了,她根本不会在意,说不定还会嫌烦。”云澈道。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以尊师之境界,今日之事,怕是【逆天邪神】早已抛之心外。”紫极连忙道:“唉,其实老朽此番前来,是【逆天邪神】为海皇今日之举向你赔罪。海皇本欲亲自前来,但她伤在脸上,有些不便见人,尤其自知无颜与你相见,从而只好让老朽代劳。”

  “今日之事,是【逆天邪神】我至尊海殿愧对于你,只要能解云宫主心中怨恨,今后云宫主但有任何吩咐,我海殿都会全力遵从,不遗余力。”

  紫极说的【逆天邪神】无比诚恳……云澈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得意或者解气,只是【逆天邪神】颇为感叹。若今天不是【逆天邪神】因为茉莉,他们会有半分愧意?会这么诚惶诚恐?

  在茉莉现身之前,皇极无欲和曲封忆所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逆天邪神】他主动暴露轮回镜之后,那一张张嘴脸,何其丑恶。他们那时,又何曾有过“愧疚”!?

  云澈心里很清楚,圣帝和海皇让古苍与紫极前来,最主要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试探他对他们的【逆天邪神】态度。毕竟,茉莉的【逆天邪神】那几句话,让四大圣主将来的【逆天邪神】命运全部系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而且,是【逆天邪神】很近的【逆天邪神】将来。

  对于皇极无欲,因为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关系,他可以直接说出“忘记”二字。但对于曲封忆——他还没仁慈伟大到就这么直接宽恕了一个要将他置于死地的【逆天邪神】人。

  “好,紫前辈的【逆天邪神】话,晚辈记下了。晚辈目前有伤在身,还需精心疗伤,就不留紫前辈做客了。若紫前辈无其他事,就请回吧。”

  紫极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暗叹一声,拿出了一枚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小盒:“既然如此,老朽就不多叨扰了。这是【逆天邪神】我海殿独有的【逆天邪神】‘海神丹’,由这沧海之中最大的【逆天邪神】海兽‘磐龙鲨’的【逆天邪神】玄丹,以及数十种海兽之胆和九百多种深海奇药炼制而成。因磐龙鲨数量稀少,且极难猎杀,因而每一颗海神丹都是【逆天邪神】可遇而不可求,为我至尊海殿最高至宝之一。可解万毒,亦可迅速恢复元气伤势,对玄力修为也有极大的【逆天邪神】裨益。这是【逆天邪神】海皇的【逆天邪神】小小歉意,请云宫主万勿推辞。”

  “好,晚辈谢过。”云澈很直接的【逆天邪神】伸手拿过。至尊海殿“孝敬”的【逆天邪神】东西,他拿的【逆天邪神】心安理得。

  “如此,老朽拜别。十九日后云宫主与雪公主的【逆天邪神】订婚大事,老朽与海皇定会到场恭贺。告辞……”

  紫极离开。云澈拿出古苍送来的【逆天邪神】“万花圣心露”和紫极送来的【逆天邪神】“海神台”,一声长叹:“我什么时候能和茉莉一样厉害……”

  “应该一辈子都不可能吧。”

  “好吧……下辈子都不可能。”

  ————————————

  弑月魔窟。

  云澈到来时,尚有来自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紫光。而此时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只有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和死寂。

  这样的【逆天邪神】绝对黑暗,即使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目力,也看不到任何事物。但在她强大的【逆天邪神】灵觉之下,这里的【逆天邪神】每一粒沙尘都无比清晰。

  茉莉一路向前,走到了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尽头,停在了那堵倒塌的【逆天邪神】石壁之前。

  石壁之后,一股股层面高到极致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徐徐溢入,伴随着一股让茉莉都心魂骤紧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

  茉莉伸出手臂,一道猩红色的【逆天邪神】光团在她掌间亮起,霎时,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被映照的【逆天邪神】血红一片,无处循形。

  踩着红光,茉莉踏过散碎的【逆天邪神】石壁,脚步,终于踏进了石壁之后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

  而仅仅是【逆天邪神】踏入的【逆天邪神】第一步,茉莉便如遭电击,定定的【逆天邪神】停在了那里。

  因为,在踏入石壁后的【逆天邪神】世界之后,接着手中的【逆天邪神】红光,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释放黑暗气息和危险气息的【逆天邪神】东西……

  她盯着那个东西,微带猩红色的【逆天邪神】瞳孔时而收缩,时而扩大,身体却如被定住,一动不动——亦或者不敢动。

  震惊……恐惧……虚幻……无法相信……还有无法休止的【逆天邪神】灵魂战栗。

  她此时的【逆天邪神】表情、眼神,云澈都从未见过。

  而茉莉的【逆天邪神】这个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没有动作,没有声音,如同惊惧到失魂。

  整整过了近半刻钟,茉莉的【逆天邪神】唇间,才终于溢出带着无尽震惊和沉重的【逆天邪神】声音,低念出了那个足以让远古真神和魔神都恐惧战栗的【逆天邪神】名字……

  “邪……婴……万……劫……轮…………”rw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