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13章 再探弑月魔窟

第813章 再探弑月魔窟

  穹剑天宫,天威剑域最大的【逆天邪神】玄舟,足有数里之长。更新最快

  此时,这艘玄舟正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飞回天威剑域,只是【逆天邪神】玄舟之内的【逆天邪神】气氛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压抑。

  “剑主,你的【逆天邪神】伤没事吧?”一个剑域长老忧心忡忡的【逆天邪神】道。三剑侍死,长老死了二十五个——其中包括七个排位前十的【逆天邪神】长老。如今,他这个原本排位第五的【逆天邪神】长老,竟成为天威剑域剑主之下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何等的【逆天邪神】悲惨悲哀。

  回想今日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神台上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恍如最荒谬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一般。

  “伤并无碍,她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了我,连重手都没下。”轩辕问天左手按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右臂,说这些话时,他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庆幸。因为对方这么做,只是【逆天邪神】为了让云澈将来亲手杀他,等同于随意放过了一个将来还有用的【逆天邪神】工具。

  一个“她”字,让众剑域长老全部全身一抖,始终没有消散的【逆天邪神】恐惧如灵魂深处被触醒的【逆天邪神】恶魔一般,让他们遍体发寒。

  “剑主,那个人……她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人。”轩辕绝惊惧万分的【逆天邪神】道。他在魔剑大会前还暴怒出手,仗着自己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底细”,欲当众击毙云澈。此时想来,自己现在还能活着,简直就是【逆天邪神】白捡了一条命。

  “不知道。”轩辕问天摇头,脸上除了一片死灰色,没有了半点平日里的【逆天邪神】傲气与威凌:“但她……一定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

  “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

  “这一点根本不重要。”轩辕问天沉眉看向轩辕问道:“问道,在海神台上,她在毁了我们北域之后,没有再继续追问我当年是【逆天邪神】谁在流云城杀了萧鹰……因为她已经知道是【逆天邪神】你,不需要再问。”

  “什……什……什么!?”轩辕问道瞬间惊的【逆天邪神】面无人色。

  “哼!”轩辕问天切齿道:“当时她问出之后,你吓的【逆天邪神】连站都站不稳。以她那恐怖的【逆天邪神】境界,怎么会察觉不到!”

  “那……那怎么办……怎么办……”轩辕问道被吓的【逆天邪神】全身酥软,两腿哆嗦。

  “哼!”轩辕问天沉下脸来:“这一切能怨得了谁!只能怪你当年愚蠢手软,傲慢自大,见那萧鹰嘴硬就随手杀了了事,一没搜魂,二没灭其满门。否则,就不会有今天的【逆天邪神】云澈,也不会有今天的【逆天邪神】大祸。”

  “我……我……”轩辕问道惊恐的【逆天邪神】摇摇欲坠,说不出话来。

  “剑主,当年的【逆天邪神】事也不能完全怪少主。”轩辕绝小心道:“谁能想到小小流云城一个小人物,竟然会是【逆天邪神】云轻鸿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就算换成老朽,听闻他和云轻鸿有过接触,也根本不会认为真的【逆天邪神】能从他身上得到有用的【逆天邪神】消息,就更不要说浪费力气去搜魂和灭门了。何况少主毕竟还年轻……”

  “够了!不用为他开脱了。”轩辕问道双眉拧到近乎竖起:“问道,经历了今日之事,你可是【逆天邪神】明白了为父这一生为什么会不惜一切追求力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拥有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才能拥有绝对的【逆天邪神】权利,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逆天邪神】命运和生死……那个人,就因为她拥有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她面前,就连我轩辕问天,都是【逆天邪神】一条可以被肆意践踏的【逆天邪神】狗!”

  “父亲,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等死吗……”轩辕问道彻底的【逆天邪神】六神无主,身为剑域少主,他从出生到昨日都从不知道什么叫“危险”。而今,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却忽然降下了这世间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死亡威胁。

  “等死?为什么要死?”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指间鲜血横流,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问道,从小到大,我对你的【逆天邪神】教诲你全都忘了么!你是【逆天邪神】我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儿子,你必须要活!什么气节,什么傲骨,在活命面前都是【逆天邪神】狗屁!哪怕受尽屈辱、丧尽尊严,也要给我跪着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会有一切的【逆天邪神】可能!”

  轩辕问道怔住,颤声道:“父亲,你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轩辕问天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十九天后,雪公主要和云澈订婚……到时,我们父子要亲自到场,备上最大的【逆天邪神】礼,陪上所有的【逆天邪神】脸……你当年杀萧鹰的【逆天邪神】事,哪怕要屈膝下跪……磕上几万响头……让萧家那群想报仇的【逆天邪神】人把你当狗一样凌虐踩踏……只要能让云澈不杀你,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忍!”

  “一个男人的【逆天邪神】强大,不在于他有多么雄厚的【逆天邪神】资本,而在于他能承受多么巨大的【逆天邪神】屈辱!如果这些你可以做到,到时候,为父都能马上把天威剑域放心的【逆天邪神】交给你。”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话让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身体颤抖的【逆天邪神】更加剧烈,他眼神恍惚的【逆天邪神】点头:“父亲,我……我明白了……”

  “……九鼎,派人随时留意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动向。”轩辕问天说完,疲惫的【逆天邪神】闭上眼睛。

  “是【逆天邪神】,剑主。”轩辕九鼎的【逆天邪神】回答黯然无力。

  —————————————

  至尊海殿。

  回到太尊云阁,云澈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把萧云放下,然后右掌按在他的【逆天邪神】额头部位,以极为缓慢的【逆天邪神】速度输入大道浮屠诀聚纳的【逆天邪神】天地灵气。萧云的【逆天邪神】灵魂虽未受到重创,但损耗极大,如果不辅助恢复,会昏迷上很长一段时间。他要让萧云早点醒过来,然后带回流云城。

  茉莉看他一眼,便别过脸颊,背对着他,也背对着一同进来,很是【逆天邪神】紧张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与凤雪児。

  夏元霸手掌时松时握,张了好几次嘴巴,却是【逆天邪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茉莉。纠结不安了好一会儿,他忽然灵光一闪……虽然云澈说她的【逆天邪神】年龄比自己还要小,但她毕竟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那就自然比云澈高一辈,无关年龄。比云澈高一辈,那也就是【逆天邪神】比他高一辈。

  夏元霸顿时心下一定,一开口,声音依然满是【逆天邪神】紧张:“前……前辈,晚辈夏……”

  “你们出去!”茉莉头也不回,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夏元霸和凤雪児同时懵在那里,可怜兮兮的【逆天邪神】向云澈投去求助的【逆天邪神】目光。

  “雪児,你先回你父皇那里吧,他一定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元霸,代我谢谢古苍前辈……咳,我师父她有些不习惯见我之外的【逆天邪神】人,而且可能有些特别的【逆天邪神】事要对我说。”云澈颇为头疼的【逆天邪神】道。这些年茉莉的【逆天邪神】性格虽然一直在悄然变化,但唯一不变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傲气。天玄大陆就从来没有什么能被她放在眼中……不要说人,即使说起龙神残魂,金乌魂灵,她都分明是【逆天邪神】一副不屑的【逆天邪神】语气。

  “啊……好,好。”夏元霸慌不迭的【逆天邪神】点头:“雪児妹妹,我们先出去吧。”

  “嗯……”凤雪児乖乖的【逆天邪神】应声……早在海神台上,她就被茉莉的【逆天邪神】气场和狠毒手段吓的【逆天邪神】数次花容失色。

  夏元霸和凤雪児满心紧张的【逆天邪神】离开。云澈满脸幽怨的【逆天邪神】道:“茉莉,你就不能稍微温柔一点点,元霸也就罢了,吓坏我的【逆天邪神】雪児怎么办。”

  “哼,他们死活关我什么事。”茉莉不屑道。

  云澈一耸肩膀,上下打量着茉莉,两眼放光道:“茉莉,你重塑的【逆天邪神】身体和你之前真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简直一丁点变化都没有,嗯……对了,让我摸摸身体的【逆天邪神】触感有没有和以前不一样。”

  “滚!”茉莉一巴掌将云澈伸来的【逆天邪神】手打开,还颇为紧张的【逆天邪神】倒退了两步,然后纤眉一翘,板着脸道:“由于你命脉异常,我这新躯体的【逆天邪神】完美程度的【逆天邪神】确要超过预期,时间上,也同样要比预期的【逆天邪神】久,至少三十年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在这三十年内再找到一株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就再无后患了。”

  “茉莉,有个问题,我想再问你一次,你的【逆天邪神】实力……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层次?”云澈满脸的【逆天邪神】认真,想起海神台上她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举动,他的【逆天邪神】眼睛都不自觉瞪大了几分:“天威剑域距离这里有七八万里,你居然……居然能……”

  “那是【逆天邪神】因为这里的【逆天邪神】空间太脆弱。”茉莉颇为不屑的【逆天邪神】道。

  “空间……太脆弱?”云澈一脸不解。

  “这个星球的【逆天邪神】空间法则极为低等,别说跨越区区七万里的【逆天邪神】空间挪移,就是【逆天邪神】瞬间横穿百万里空间,都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事。”茉莉声音毫无波澜,仿佛只是【逆天邪神】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若是【逆天邪神】在我出生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同样的【逆天邪神】事,以我目前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

  茉莉转过身来:“换个方式说,以你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不需要使用全力,都可以一剑将大片空间轰至塌陷。但若是【逆天邪神】到了空间法则很高的【逆天邪神】世界——比如我所出生的【逆天邪神】世界,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就算再强上十倍,全力之下,别说让空间塌陷,连一丝微小的【逆天邪神】扭曲都不会有。”

  “……”云澈张了张嘴,心中惊然。同时他也注意到,茉莉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以我目前的【逆天邪神】力量……”

  “那你……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大概是【逆天邪神】全盛时的【逆天邪神】多少?”

  茉莉看着一眼自己雪白如瓷玉的【逆天邪神】手掌,然后轻轻把手掌握起:“不到一成。”

  “!#¥%……”云澈默吸一口凉气。才不到一成力量就已经这么可怕,完整力量的【逆天邪神】茉莉,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她所在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难道都是【逆天邪神】一群这样的【逆天邪神】怪物?

  “不过,躯体重塑,力量也自然会快速恢复。以我目前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只需一年左右的【逆天邪神】时间,力量就可以完全恢复。”茉莉说这些时,轻描淡写,钻石般的【逆天邪神】眼瞳中毫无喜悦的【逆天邪神】色彩。

  “那……”

  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逆天邪神】话,云澈便卡在喉中,无法说出。他想问茉莉如今重塑了身体,不用再被迫依附于他的【逆天邪神】生命,之后她会打算去哪里?是【逆天邪神】回她已离开七年的【逆天邪神】家,还是【逆天邪神】……

  他不敢问。

  怕得到他害怕听到的【逆天邪神】回答。

  “那……你为什么说要在至尊多停留一天?”云澈问出了另外一句话,但语调已变得格外不自然。

  茉莉缓缓转眸,看向了南方,淡月双眉微微的【逆天邪神】蹙起:“我要再去一趟弑月魔窟。”

  “如今我重塑新身,不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魂体,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魔气已对我毫无影响。我必须去看一看,能释放出那么高层面黑暗气息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

  ——————————rw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