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11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7

第811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7

  轩辕问天,还有剑域众多长老的【逆天邪神】传音玉都传来混乱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一些剑域长老用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掌拿起传音玉,其中传来的【逆天邪神】声音,一个比一个惊恐……

  “北域……北域不见了!”

  “十三长老,方才……方才上空竟然出现了一道几十里长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北域……整个北域忽然拔起而起,被吸入空间裂痕之中……”

  “……北域中所有的【逆天邪神】药材、玄兽、人全都消失不见……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啊……所有人都亲眼所见!”

  “阁主,发生可怕的【逆天邪神】大事,北域消失了……快禀告剑主大人!”

  ………………

  一道道传自剑域弟子的【逆天邪神】声音告诉着所有人,刚才的【逆天邪神】一切不是【逆天邪神】幻象,不是【逆天邪神】噩梦,而是【逆天邪神】比噩梦更可怕千万倍的【逆天邪神】现实!

  “……”曲封忆的【逆天邪神】身体摇晃,有着帝君巅峰玄力的【逆天邪神】她,此时却是【逆天邪神】全身酸软无力,摇晃间数次险些软倒在地。

  隔着七万里,举手投足之间毁掉了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北域……那么红裙少女要让就近在脚下的【逆天邪神】整个至尊海殿消失,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弹指之间!

  他们之前为了轮回镜,要对云澈下手,如今,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惨状已在眼前,天威剑域之后,自然就轮到其他三圣地……皇极圣域有夏元霸在,或许能有保全的【逆天邪神】可能,但他至尊海殿没有!

  “姐夫,她……她……她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父?”被解开玄力封锁的【逆天邪神】夏元霸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来到云澈身侧,瞪大着眼珠子道。简简单单一句话,说的【逆天邪神】磕磕绊绊。

  “嗯。”云澈点头,如实说道:“七年前修复我玄脉,教导我修炼,指引我历练的【逆天邪神】,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她。”

  “那她……啊不,这位前辈,她究竟……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夏元霸轻轻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怪不得姐夫会短短几年就变得这么厉害,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着这么厉害的【逆天邪神】人……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前辈?”云澈嘿嘿一笑:“她的【逆天邪神】年纪,可是【逆天邪神】比你还小,和雪児差不多。”

  “……”夏元霸嘴角一抽,整整呆了半晌,才猛的【逆天邪神】发出一声怪叫:“哈!??”

  就在旁边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和凤祖奎听到他们的【逆天邪神】谈话,顿时惊的【逆天邪神】瞠目结舌。

  “茉莉,已经二十岁了啊……”看着站在场中,让四大圣地都恐惧战栗的【逆天邪神】少女,云澈一声自言自语,默然失神。

  当年初遇茉莉时,她才十三岁。那时的【逆天邪神】她虽然在努力表现的【逆天邪神】冷酷、傲慢和成熟,但属于少女的【逆天邪神】稚嫩,依然会经常在她不经意间展露出来。会赌气,会气急败坏,会冲动,喜欢可爱,尤其是【逆天邪神】红色的【逆天邪神】东西,会经常失神茫然,会因为一些她看不惯的【逆天邪神】小事把他骂的【逆天邪神】狗血淋头,甚至还曾扛不住强撑的【逆天邪神】倔强留下眼泪……

  这些年,他在成长,茉莉也同样在成长。她的【逆天邪神】外貌和初遇时丝毫未变,但她的【逆天邪神】心性,早已不再是【逆天邪神】当年那个十三岁的【逆天邪神】少女,变得更加冷静与成熟。

  如今偶尔荡动的【逆天邪神】杀气,也远比当年更加的【逆天邪神】凝实。

  茉莉指向苍穹的【逆天邪神】手臂缓缓放下,淡淡的【逆天邪神】冷哼一声,然后没有再向轩辕问天追问之前询问的【逆天邪神】问题,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透着妖异红芒的【逆天邪神】眼眸猛然倾斜,看向了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方位,目光,定在了夜魅邪的【逆天邪神】身上。

  忽然被茉莉的【逆天邪神】眸光注视,夜魅邪如被电击,仓皇的【逆天邪神】后退一步,面孔像是【逆天邪神】被人狠狠的【逆天邪神】打了一拳,所有的【逆天邪神】肌肉都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紧张恐惧之下紧紧的【逆天邪神】挤在了一起。

  “夜魅邪,”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出声,被喊到名字的【逆天邪神】夜魅邪全身一寒一僵,险些软倒:“方才本公主听你说起,你这辈子从来不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是【逆天邪神】么?”

  “天……天君。”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五神使就在夜魅邪十步之后,他们每一个人都面露惧色,却是【逆天邪神】无一敢向前。先前天威剑域被一瞬间切下的【逆天邪神】二十三个长老头颅,还血淋淋的【逆天邪神】铺在地上,不时翻滚。

  夜魅邪颤抖的【逆天邪神】抬起头,向茉莉谦卑恭敬的【逆天邪神】行礼:“晚辈……晚辈无知妄言,还请……还请前辈赎罪。”

  打死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逆天邪神】恐怖女孩,年龄不过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百分之一。

  “前辈?”茉莉眼眉斜翘,显然对这个称呼很是【逆天邪神】讨厌,她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怎么?忽然又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了吗?”

  “是【逆天邪神】……知道,知道。”夜魅邪低下头,不敢去看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睛。他身为神宫天君已有千年,如今却从千年的【逆天邪神】无上霸者,变得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他可以刚硬,可以傲然大笑,但要分人……以茉莉表现出的【逆天邪神】惊天骇地的【逆天邪神】实力,他本是【逆天邪神】近乎天下无敌的【逆天邪神】实力,与之相比简直如沧海前的【逆天邪神】沙尘般渺小。在她面前摆出天君的【逆天邪神】姿态,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是【逆天邪神】么?”茉莉冰冷的【逆天邪神】嘲笑:“既然知道了,那就写出来给本公主看看,让本公主知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会写了。要好好的【逆天邪神】写,若是【逆天邪神】写不好,后果可是【逆天邪神】会很严重!”

  夜魅邪一愣,日月神宫上下全部骇的【逆天邪神】面无人色……严重的【逆天邪神】后果是【逆天邪神】什么,被化成灰飞的【逆天邪神】天威北域就是【逆天邪神】噩梦般的【逆天邪神】先例!

  “是【逆天邪神】……我写,我现在就写。”

  纵然万般屈辱,但夜魅邪哪敢有半点意见和违逆,连多余的【逆天邪神】话和动作都不敢有。他颤巍巍的【逆天邪神】屈下身来,伸出手指……他本欲以玄力在玄石上划刻,但想了一想,又连忙改为以玄气冲破手指,挥洒血珠,在蓝绿色的【逆天邪神】玄石之上,一笔一划,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写下了“后悔”两个字。

  每一笔,每一画,都凝聚着他毕生最大的【逆天邪神】惊惧、羞耻……还有招惹了一个恐怖魔神的【逆天邪神】悔意。也是【逆天邪神】毕生第一次,他如此工整的【逆天邪神】书写两个字,唯恐哪一处笔画出现丝微的【逆天邪神】偏差。

  写完这简简单单的【逆天邪神】两个字,夜魅邪竟已是【逆天邪神】满头大汗。他蜷回手指,站起身来,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根毛发,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瑟缩着。

  “哼,写的【逆天邪神】相当不错嘛。”茉莉眯起眼眸:“看起来,这两个字该怎么写,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忘了。很好,你比轩辕问天听话的【逆天邪神】多了,既然如此,那本公主就暂且饶你一死。”

  声音刚落,茉莉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闪过一瞬微弱的【逆天邪神】红光。

  哧——

  夜魅邪的【逆天邪神】双手手腕、双脚脚踝之上,四道血箭喷射而出,他一声惨叫,一下子栽倒在地,全身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着,却又不敢用玄力去压制伤势。

  “天……天君!!”日月神宫众神使、长老都是【逆天邪神】又惊又惧。躲在后方的【逆天邪神】夜星寒更是【逆天邪神】瑟瑟发抖。

  “不要过来!”夜魅邪一声大吼,却是【逆天邪神】挣扎着翻过身来,向茉莉道:“谢前辈……不杀之恩……”

  以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玄力,就算身上被剑刺出一百道伤口,也绝不会皱半点眉头。但茉莉刻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四道伤痕不但细短,而且很浅,却是【逆天邪神】让他痛彻心扉。

  “你的【逆天邪神】确死不了,但,那四道伤口,会在你身上停留七十二个时辰!”茉莉背过身去,冰冷无情的【逆天邪神】声音传至了夜魅邪的【逆天邪神】耳边:“每过一个时辰,痛苦便会加剧一分,会让你感觉如被万刀分尸,直至生不如死。而且整个过程,你就算是【逆天邪神】想昏过去都不能。若你妄想以玄力抵御,只会更为加剧!”

  “唔……”夜魅邪如闻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诅咒,双目从眼眶中凸出,密集的【逆天邪神】血丝几乎布满了整个眼球。身上的【逆天邪神】剧痛有多可怕,唯有他自己感受的【逆天邪神】到。他此时已是【逆天邪神】痛如万剑穿心,而每个时辰都要加剧一次,持续整整七十二个时辰,就要加剧七十一次……那会是【逆天邪神】何等痛苦,根本无法想象,不敢想象。

  “这就是【逆天邪神】你自作孽的【逆天邪神】下场。本公主这是【逆天邪神】在帮助你牢牢的【逆天邪神】记好‘后悔’两个字怎么写,可千万不要再忘了。”

  “……”夜魅邪如一条濒死的【逆天邪神】老狗般全身瘫下,瞪大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赫然是【逆天邪神】一种灰白的【逆天邪神】绝望。

  他身上承受的【逆天邪神】痛苦有多可怕,别人的【逆天邪神】确无法感同身受,但,身为有着盖世玄力的【逆天邪神】圣地之主,却是【逆天邪神】痛苦的【逆天邪神】无法站立,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痉挛……他在承受着怎样的【逆天邪神】折磨,可想而知。

  而这,还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开始!!

  森然的【逆天邪神】气氛在海神台上更加的【逆天邪神】浓烈,每一个人都全身僵硬,不但提起半点玄气,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就连呼吸都是【逆天邪神】小心翼翼。茉莉虽然稚嫩,但精致如天人的【逆天邪神】容颜,以及她让人神秘的【逆天邪神】妖异媚惑,全部被来自她的【逆天邪神】冰冷恐惧所压下。

  她的【逆天邪神】强大,犹如魔神。

  但强大之外,她还冷酷无情,下手极其残忍,乃至恶毒。

  到了此刻,每一个被她目光稍稍扫过的【逆天邪神】人,都会全身血液凝固,心跳骤停,如临九幽地狱。

  茉莉的【逆天邪神】目光,从日月神宫离开,面向了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所在,眼眸,盯视在了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的【逆天邪神】身上。

  “曲封忆,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皇,多么威风凛凛的【逆天邪神】称号,可惜,却是【逆天邪神】个愚蠢下作的【逆天邪神】女人。”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嘲讽道。

  在茉莉目光下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和夜魅邪都是【逆天邪神】气场全无,尽显卑微。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也同样不例外。被茉莉盯视的【逆天邪神】曲封忆身体一晃,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在面对云澈时,她是【逆天邪神】高贵威严,气势凌人的【逆天邪神】海殿之皇,而在茉莉面前,她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几乎被吓破胆的【逆天邪神】女人。

  “云澈与天威剑域、日月神宫有着旧怨,但与你海殿非但无怨,还算是【逆天邪神】有所交情,你却落井下石在先,贪图轮回镜在后……呵,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本公主,你迫害云澈,是【逆天邪神】为了这天玄大陆。你们所谓的【逆天邪神】四圣地和幻妖界哪一个才是【逆天邪神】贪婪卑鄙,祸乱对方的【逆天邪神】妖魔之地,本公主一清二楚,你们自己更是【逆天邪神】比任何人都清楚!”

  茉莉每说一个字,曲封忆的【逆天邪神】瞳孔就瑟缩一分,有着帝君巅峰玄力支撑的【逆天邪神】她此刻却是【逆天邪神】摇摇欲坠,都几乎没有了站立之力。

  “云澈身为本公主的【逆天邪神】弟子,资质、品行、心性都勉强尚可,但惟独在女人一事上,却是【逆天邪神】蠢不可及,滥情好色,**熏心,无耻下作,无数次为了女人全无理智,自己的【逆天邪神】命都不顾,简直连白痴都不如……”

  云澈:“~!×@#¥+%%&*………”

  他被茉莉骂的【逆天邪神】次数最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关乎女人的【逆天邪神】事——包括他昨日在弑月魔窟为了她拼命强取幽冥婆罗花,才刚被她狠狠大骂了一顿。不过这些他早都习惯了,甚至对她的【逆天邪神】“色魔”称呼都欣然接受。

  但现在是【逆天邪神】在海神台,茉莉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逆天邪神】面,在女人的【逆天邪神】事上对他噼里啪啦又是【逆天邪神】一顿大骂……他从中都能听出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味道来。

  很显然,茉莉在他对待女人一事上很有意见……还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有意见,一提起来就刹不住怒火。

  “所以他从不打女人,也很少杀女人。”茉莉的【逆天邪神】脚步缓缓向前,逼近着曲封忆:“但本公主……杀的【逆天邪神】女人比男人还要多!”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