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07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3

第807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3

  “……不错,轮回镜的【逆天邪神】确就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事已至此,轩辕问天再想隐瞒已是【逆天邪神】无济于事。他没想到自己精心的【逆天邪神】谋划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更没想到,溃败的【逆天邪神】原因,竟是【逆天邪神】云澈自己主动爆出!

  他心中恨极……但不知该恨云澈违背人性的【逆天邪神】愚蠢,还是【逆天邪神】恨自己对云澈性情的【逆天邪神】错估。

  “而且这二十多年,始终都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轩辕问天沉着眉头,恨恨的【逆天邪神】道:“任谁都想不到,二十三年前,云轻鸿夫妇在逃回幻妖界前,竟是【逆天邪神】把轮回镜留在了当时还是【逆天邪神】婴儿的【逆天邪神】云澈身上。云澈回到幻妖界,与小妖后大婚之时,小妖后非但没有要回轮回镜,反而把它当做嫁妆送给了云澈……现在,就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四大圣地中人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全部变了,就连一直撇开视线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和曲封忆,此时也将目光,甚至气息都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逆天邪神】好极了。”夜魅邪淡淡的【逆天邪神】一笑,然后脚步抬起,缓缓的【逆天邪神】走向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让其他三圣地脸色同时微变,但好在,夜魅邪只走了四步,便又停了下来,面向轩辕问天,面无表情道:“轩辕剑主,关于处置云澈一事,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抛开云澈妖人的【逆天邪神】身份,他和你天威剑域好像并没有多大恩怨,但和我日月神宫,却有不死不休之仇!还是【逆天邪神】让我将他带回日月神宫处置吧。”

  “错!”

  一直沉默,极少出声的【逆天邪神】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却在这时缓步走出,面色冰寒,一直走到和夜魅邪距云澈相近距离时才悠然停住:“夜魅邪,你难道忘了这里是【逆天邪神】谁的【逆天邪神】地盘?他既是【逆天邪神】在我海殿被擒,便自该由我海殿处置,又何许劳师动众跋山涉水带到剑域或神宫!”

  “……”皇极无欲笑而不言,但他的【逆天邪神】脚步,却已是【逆天邪神】无声无息间来到了云澈背后三十步之距,如轻烟般飘渺的【逆天邪神】气息,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四个人,冠绝天玄的【逆天邪神】四大圣主,此时赫然呈合围之势将云澈这个才二十来岁的【逆天邪神】后辈围在了中间。

  而且四人虽方位不同,但和云澈的【逆天邪神】距离完全一样,如同丈量过的【逆天邪神】一般……只有其中任何一个人出手,其他三人也会瞬间反应。

  “哈哈哈哈!”被四大圣主合围,或许天玄大陆历史上,云澈是【逆天邪神】除了夜沐风之外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但他的【逆天邪神】神色间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惧色,反而满是【逆天邪神】讥讽的【逆天邪神】大笑起来:“真不愧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啊!就因为一个轮回镜,岸然的【逆天邪神】面目,瞬间就成为了丑恶的【逆天邪神】嘴脸!”

  四大圣主俱是【逆天邪神】面不改色,他们都是【逆天邪神】一两千岁之龄,还不至于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嘲讽而面红耳赤,心思,也都完全集中在其他三人身上。

  轩辕问天脸色一变再变,最终暗沉一口气,神色又忽然变得轻松起来:“你们也不要怪我藏私,轮回镜这种东西,当然人人都想得到,换做你们,也定然和我一样。不过事已至此,我们若是【逆天邪神】因为区区一个轮回镜而伤了和气,岂不是【逆天邪神】让全天下耻笑。”

  “怎么?难道轩辕剑主有什么高论?”夜魅邪语气不善的【逆天邪神】道。

  轩辕问天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道:“这样如何,这里既然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我们便将云澈羁于此处,取到轮回镜之后,再共同参悟其中之秘。”

  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互相对视一眼,短暂思虑,然后同时点头:“那就暂且如此,不过,若谁再身怀异心想要独占轮回镜,就别怪我不顾情面!”

  四人的【逆天邪神】声音很低沉,周围的【逆天邪神】人难以听清,但处在中间的【逆天邪神】云澈则是【逆天邪神】听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冷笑了起来:“真是【逆天邪神】不错的【逆天邪神】主意。明明是【逆天邪神】在图谋他人之物,却说的【逆天邪神】何等冠冕堂皇、理所当然,好像本就该是【逆天邪神】属于你们的【逆天邪神】东西一样。原来四个鼎鼎大名的【逆天邪神】所谓圣主,居然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廉

  (本章未完,请翻页)耻都没有。”

  “哈哈哈哈,”夜魅邪大笑一声:“你尽管逞口舌之利好了,今天之后,你就是【逆天邪神】想说话都没机会了!”

  云澈刚要反讽,忽然间,他感觉到了一抹无比熟悉,却又透着一丝陌生的【逆天邪神】气息。这个气息让他心中一颤,霎时间,所有的【逆天邪神】愤怒、怨恨、担忧以及心中的【逆天邪神】权衡与盘算全部消散无踪。

  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阴霾都完全烟消云散。

  他不再理会夜魅邪,转过身来,面向皇极无欲和曲封忆,声音变得格外平淡:“天威剑域害死我的【逆天邪神】爷爷,让我父母也险些丧命,更害的【逆天邪神】萧云一家几乎家破人亡!这其中,日月神宫也有参与,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夜星寒数次欲加害于我,是【逆天邪神】我今生必杀之人。所以,我与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本就有着不解之仇。”

  “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你对元霸分外器重,连天圣神舟都愿意交给他,所以对于你,我始终有三分感激和尊重。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皇,你们海殿世代守护弑月魔窟,让人钦佩,你许我入弑月魔窟,也让我对你多少抱有一丝感激……”

  曲封忆面色僵冷,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情感波动:“云澈,莫非你在妄想着本皇饶恕于你?”

  “饶恕?呵……”云澈笑的【逆天邪神】很淡很冷:“我和你至尊海殿无仇无怨,你有什么可以饶恕我的【逆天邪神】地方?我初入海殿的【逆天邪神】第一天,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威严无匹的【逆天邪神】海皇,今天,看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张无情中透着贪婪和丑恶的【逆天邪神】嘴脸,要说饶恕,也该是【逆天邪神】我饶恕你!”

  “找死!”曲封忆愠怒,身前的【逆天邪神】空间一阵激荡扭曲。

  “何必动气。”皇极无欲一抬手,淡淡一笑:“云澈,你既然把轮回镜带到了天玄大陆,那我们便志在必得。它在你们妖人手里不过是【逆天邪神】暴殄天物。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待你交出轮回镜,再废了你的【逆天邪神】玄力……看在元霸的【逆天邪神】面子上,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保你不死。”

  “是【逆天邪神】么,那真是【逆天邪神】要多谢你的【逆天邪神】慈悲大恩啊!”云澈低低说道,心彻底的【逆天邪神】冷了下去,不再对皇极无欲和曲封忆抱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幻想,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扫过两人的【逆天邪神】面孔,用比之前冷澈的【逆天邪神】数倍的【逆天邪神】声音念道:“皇极无欲,曲封忆,给我牢牢记住你们今天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他先前还称呼两人为圣帝、海皇,此刻,却是【逆天邪神】直呼其名。

  “还有轩辕问天、夜魅邪!我云澈,是【逆天邪神】个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之人!希望你们永远不要后悔!”

  “哈哈哈哈哈……”夜魅邪狂笑一声:“身为瓮中之鳖,却还在不停的【逆天邪神】大放狂言,我夜魅邪活了近两千年,从未见过狂妄自大到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人。云澈,我这辈子,还从来不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我倒是【逆天邪神】很想知道,你要凭什么来让我后悔?凭借你那个叫‘夺天老人’的【逆天邪神】师父么,哈哈哈哈!”

  云澈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我师父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夺天老人,但好像你们也从来都没有人查到过我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谁。你们就不怕……我的【逆天邪神】师父比夺天老人还要厉害么。”

  “呵呵呵……”轩辕问天也笑了起来:“云澈,我原本一直认为你狡诈过人,原来你最大的【逆天邪神】本事居然是【逆天邪神】可笑的【逆天邪神】虚张声势。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谁,但如果有哪一天碰面,鉴于他教导出来的【逆天邪神】弟子把轮回镜给带了回来,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考虑赏赐他……死在本剑主的【逆天邪神】剑下。”

  “哼,就凭你!?”

  一声冷笑,少女声音,字字冰冷锥心。短短三个字,却如在四圣主耳边响起三道惊雷。

  因为这个声音赫然就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直透心魂,但是【逆天邪神】,他们却感觉不到声音从哪里发出,更感觉不到哪怕一丝一毫声音主人的【逆天邪神】气息……仿佛是【逆天邪神】来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鬼魅,让这四圣主一刹那的【逆天邪神】反应,竟是【逆天邪神】几乎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毛骨悚

  (本章未完,请翻页)然”!

  “谁?是【逆天邪神】谁!”

  “是【逆天邪神】谁在说话!!”

  四圣主同时厉喝,身上玄气膨胀,灵觉更是【逆天邪神】瞬间扩散了出去。他们这忽然间剧烈无比的【逆天邪神】反应,让周围的【逆天邪神】人吓了一大跳,

  “谁在装神弄鬼!”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灵觉横扫了周围数里范围,却是【逆天邪神】找不到一丝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息。作为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剑道至尊,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人物,还没有人能逃过他的【逆天邪神】灵觉,更没有人有能力在他面前“装神弄鬼”,但刚才,哪个忽然响起在耳边的【逆天邪神】少女声音,让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全身发毛的【逆天邪神】感觉。

  “滚出来!”

  轩辕问天一声厉喝,周围顿时剑气激荡,将空间穿刺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而这时,四人都似有所觉,同时看向了云澈,神情,也一下子全部定格。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一抹娇小玲珑的【逆天邪神】红影缓缓的【逆天邪神】出现……不,他们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这抹红色身影,分明是【逆天邪神】从从虚空之中……缓步的【逆天邪神】走出。大红色的【逆天邪神】长裙轻盈摆动,如摇曳的【逆天邪神】花瓣一般。

  随着她的【逆天邪神】出现,整个海神台彻底的【逆天邪神】失声,就连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呼吸,都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屏住,如同这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在她现身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便被完全的【逆天邪神】封锁。

  她娇小纤柔,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但她的【逆天邪神】容颜,却是【逆天邪神】美到极致……冰肌玉骨,精致绝伦,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她的【逆天邪神】美丽非是【逆天邪神】凤雪児那般让人惊为天人,如坠梦幻,而是【逆天邪神】一种勾魂夺魄的【逆天邪神】妖异。一身红裙,就连垂至腰间的【逆天邪神】长发都是【逆天邪神】大红色,让这极致的【逆天邪神】妖异之上更添几分神秘与媚惑。

  在场之人,无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最顶尖的【逆天邪神】玄者,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逆天邪神】坚韧心境,他们更从不认为自己有恋童癖,但,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这个从虚空中走出的【逆天邪神】红裙少女,一股汹涌的【逆天邪神】**如火焰一般在心中、小腹之下燃起,本是【逆天邪神】强横的【逆天邪神】意志却在爆动的【逆天邪神】兽欲之下一步步的【逆天邪神】濒临着崩溃……一些意志稍弱的【逆天邪神】人脚步在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向前,眼瞳之中释放着无法掩下的【逆天邪神】淫邪,此时在他们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若是【逆天邪神】能侵犯这个美丽、媚惑到让人癫狂失控的【逆天邪神】女孩,纵然身败名裂,暴毙横尸也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

  但,当他们的【逆天邪神】眼睛被她的【逆天邪神】目光碰触时,瞬间,所有的【逆天邪神】**如被世上最冰心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潭之水浇淋,熄灭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只剩下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惧和瑟缩。

  那是【逆天邪神】一双红色的【逆天邪神】瞳孔……如鲜血一般的【逆天邪神】猩红。

  在见过她之前,任谁都不会相信,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逆天邪神】少女,竟会有着如此极致的【逆天邪神】媚惑。

  更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逆天邪神】少女,会让人感觉到如此锥心刺魂的【逆天邪神】冰冷和危险。

  “茉莉,你……成功了!?”云澈有些激动的【逆天邪神】低喊着。

  和茉莉说的【逆天邪神】一样,体由魂生,眼前的【逆天邪神】茉莉,和他最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茉莉一模一样,外表之上,和她持续了七年的【逆天邪神】魂体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差别。

  唯有的【逆天邪神】不同,是【逆天邪神】和她的【逆天邪神】精神联系、生命联系完全的【逆天邪神】断了,再无法感受到她的【逆天邪神】存在和情绪。

  他虽然有些失落、不舍,但茉莉重获自由和新生,他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欣喜。

  不但成功了,而且时间上,要比预想的【逆天邪神】短上很多。

  “魔剑大会开始的【逆天邪神】时候,我就已经到了。”茉莉轻轻的【逆天邪神】开口:“因为龙神之躯和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共同存在,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力已远超凡人领域,从而让我重塑身体的【逆天邪神】速度比我预想的【逆天邪神】缩短了近一半……否则,可是【逆天邪神】要错过了这场特别的【逆天邪神】好戏!”

  最后一句话,茉莉的【逆天邪神】瞳眸下眯,放射出犹如来自九幽炼狱的【逆天邪神】恐怖杀机,她抬起手来,看着自己比白雪还有细嫩的【逆天邪神】手掌,轻声低吟:“七年了……已经很久没有染过血了。”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