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05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1

第805章 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 1

  “轩辕剑主,依你之见,此子该如何处置?”皇极无欲颇为随意的【逆天邪神】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既然是【逆天邪神】被轩辕问天揭开,那么由他处置,倒也是【逆天邪神】合情合理。

  轩辕问天沉吟一番,道:“云澈性情刚烈,实力也不俗,完全不同于萧云。想要在这里就此问出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图谋根本不可能。今日先将他拿下,并由我带回剑域,到时,我自有无数种方法掏出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秘密!”

  皇极无欲缓缓点头:“也好。两位意下如何?”

  曲封忆也同样颔首,并无异议。夜魅邪冷哼一声,道:“这个幻妖贼子不但三番四次坏我神宫大事,还杀了我神宫夜石长老,我恨不能亲手将其处决!但其隐秘既然是【逆天邪神】由轩辕剑主洞悉,而且公之于众,那由天威剑域来处置,倒也无可厚非。”

  轩辕问天点头而笑,坦然道:“你们放心,待问出幻妖界此番的【逆天邪神】图谋,我定当会第一时间告知各位,然后共同应对。待他无用之时,若夜兄余怒未消,我便将他交由夜兄处置便是【逆天邪神】。”

  “云澈,你现在可还有话要说?”轩辕问天侧目云澈,忽然厉声道。

  “呵,”云澈一声冷笑,讥讽道:“轩辕剑主,看起来百多年前,你在幻妖城安插了不少眼线啊。”

  “哈哈哈哈,”轩辕问天大笑一声,堂而皇之的【逆天邪神】承认:“不错!若非如此,又怎么能揭开你这个幻妖贼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和野心!若非如此,怕是【逆天邪神】用不了多久,我天玄大陆就会堕入你这个妖人之皇布下的【逆天邪神】阴谋!”

  云澈依旧满脸冷笑:“你留在妖皇城的【逆天邪神】眼线之所以能安然存在一百多年,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就是【逆天邪神】处在淮王府的【逆天邪神】庇护之下。而我离开幻妖界之前,淮王一脉已被九族尽诛,小妖后尽掌大权,重新清洗妖皇城……你留在那里的【逆天邪神】眼线,应该已经全部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是【逆天邪神】又如何?”轩辕问天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惋惜和怒意:“潜伏百年,不但让我们对幻妖界这些年的【逆天邪神】局势了如指掌,还揪出了你这个自投罗网的【逆天邪神】新晋妖皇,可以说功德圆满,死亦荣光!我剑域也自然会永远留下他们的【逆天邪神】功勋!”

  他话音一变:“云澈,我本是【逆天邪神】给你机会辩解,你就只有这么一堆无所谓的【逆天邪神】废话么?”

  “抓我可以。”云澈脸色沉下:“把萧云放了!”

  “呵呵呵,”轩辕问天不屑而笑:“云澈,你觉得现在的【逆天邪神】你,有讨价还价的【逆天邪神】资格吗!”

  “孤云,将他拿下!”

  “是【逆天邪神】!”剑域二长老轩辕孤云淡淡应声,向前一步,然后腾空而起,猛然扑向云澈。与此同时,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目光斜了一眼轩辕孤星。轩辕孤星迅速会意,向右一个侧步,挡在了萧云的【逆天邪神】正前方,手掌也已是【逆天邪神】玄气涌动……以防备云澈用他诡异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将萧云夺走。

  轩辕孤云,天威剑域第二长老,也是【逆天邪神】整个剑域仅有的【逆天邪神】两个九级帝君之一。

  九级帝君,云澈就算是【逆天邪神】极限状态,也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其对手。更何况他现在重伤未愈,玄力巨损。

  云澈重伤在身,玄气虚弱,在场只要是【逆天邪神】帝君层面,都能看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但轩辕孤云为保万无一失,赫然动用了大半的【逆天邪神】玄力,沉重如山的【逆天邪神】气场和威压将云澈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和压制,让他想要挪动一下脚步都变得格外困难。

  “滚开!!”

  轩辕孤云刚刚腾空,还未临近,一声爆喝便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

  夏元霸!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他一忍再忍,直忍到了头皮几近炸裂,他也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自己出手极不明智,而且于事无补。

  但,在看到轩辕孤云向云澈出手时,他所有的【逆天邪神】隐忍随着怒火依然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瞬间爆发,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扑向轩辕孤云,右臂全力轰出,凶狠的【逆天邪神】砸向轩辕孤云的【逆天邪神】面门。

  “元霸住手!!”与此同时,数个喝声响起,一声来自云澈,其他的【逆天邪神】皆来自皇极圣域,但已根本阻拦不及。

  砰!!

  两股气浪当空相撞,巨大的【逆天邪神】玄气涡流翻滚卷动,然后剧烈爆开,下方的【逆天邪神】海神台瞬间崩裂,裂痕直线蔓延至边缘,几乎要将整个海神台切成两半。

  虽然早知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不凡,但自己至少用出了一半的【逆天邪神】力量,居然被夏元霸硬生生的【逆天邪神】阻住,轩辕孤云心中又惊又怒,双手一翻,身上玄气瞬间暴涨,顿时一声闷响,夏元霸如断线的【逆天邪神】风筝般倒飞回去。

  “哼!”轩辕孤云冷哼一声,便要重新抓向云澈。却见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体在空中硬生生的【逆天邪神】翻折,又是【逆天邪神】一声暴吼,目带凶光,双臂呈雷霆之势砸向他的【逆天邪神】头颅。

  “找死!!”

  轩辕孤云脸色一阴,周身玄气化作数百道锋利无比的【逆天邪神】剑气,瞬间将夏元霸轰来的【逆天邪神】气浪绞碎,然后手势一变,眼瞳中闪现过刹那的【逆天邪神】戾气,十几道无形剑罡在虚空形成,直射夏元霸。

  方才只是【逆天邪神】将夏元霸震开,而轩辕孤云这一手,已是【逆天邪神】暗藏毒心……亲身见识到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强大,他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明白若他将来成长起来,他天威剑域将没有任何一人能与他抗衡!此事,就连轩辕问天也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提过到。

  而平时,他们没有机会,也没有理由对夏元霸下手。

  但当下,却是【逆天邪神】一个千载难逢的【逆天邪神】“正当”时机!

  那十几道剑罡虽是【逆天邪神】快速形成,但在他恶毒杀心之下倾注了全力,绝非夏元霸所能抵挡!到时,夏元霸就算不死,也必然重伤,并有极大的【逆天邪神】可能废他天赋。

  “你……敢!!”

  一声低沉的【逆天邪神】怒吼在剑罡形成的【逆天邪神】刹那响起,让轩辕孤云全身一冷,随之他眼前一花,竟多了一个苍白的【逆天邪神】人影。以他九级帝君,足以俯视天下的【逆天邪神】强大实力,竟完全没有看清这个人影是【逆天邪神】如何出现,就如从虚空之中忽然闪现出来的【逆天邪神】一般。

  人影面相消瘦,赫然是【逆天邪神】圣帝皇极无欲。只是【逆天邪神】,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没有表情的【逆天邪神】他此时面色阴沉似水,一只病态般苍白的【逆天邪神】手掌当空一拂。

  顿时,轩辕孤云全力凝起的【逆天邪神】剑罡直接消散于无形,轩辕孤云的【逆天邪神】身前微风扫过……而就是【逆天邪神】这一抹微风,让他如被万钧重锤轰击,从空中猛然坠落,然后“轰轰轰轰”连退十几步,每一步,都在海神台上踩出一个大坑,直震的【逆天邪神】整个海神台摇摇欲坠。

  轩辕问天伸出手臂,手掌轻轻的【逆天邪神】粘在轩辕孤云的【逆天邪神】后背,将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余力无声卸去,轩辕孤云这才停住身形,只是【逆天邪神】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逆天邪神】受了内伤。

  轩辕孤云为君玄境九级,皇极无欲为君玄境十级巅峰。二人在玄力等级上只有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差距。但就这一个照面,便可知两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几乎可称得上天壤之别。

  “皇极兄,你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轩辕问天脸色微微沉下:“难道你皇极圣域要袒护这个幻妖贼子不成?”

  “袒护?哼!”皇极无欲冷眼道:“你要如何处置云澈,和我无关!我袒护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圣域的【逆天邪神】弟子!我倒想要问问你剑域的【逆天邪神】这个二长老,他明知夏元霸是【逆天邪神】我圣域弟子,竟欲下恶毒的【逆天邪神】死手,到底是【逆天邪神】何居心!”

  轩辕问天将轩辕孤云向身后一推,淡淡道:“你自己也看的【逆天邪神】清楚,分明是【逆天邪神】夏元霸出手阻拦在先,身为圣域弟子,居然要舍身保护一个幻妖贼子,简直岂有此理!孤云长老被连番阻拦,盛怒出手教训一个在犯大错的【逆天邪神】后辈,有何不可!”

  皇极无欲声音愈加低沉:“元霸护一幻妖妖人,的【逆天邪神】确为错,但两人有姻亲之系,且云澈曾救过元霸性命,所以行为虽错,但情义无错,亦有情可原!再者,夏元霸是【逆天邪神】我圣域弟子,他纵然有天大的【逆天邪神】错,也该由我圣域来处置,还轮不到你剑域的【逆天邪神】一个长老!”

  “更何况还是【逆天邪神】当着本圣帝之面……当我是【逆天邪神】眼瞎吗!”

  皇极无欲是【逆天邪神】个极少有情绪波动的【逆天邪神】人,而他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却显然是【逆天邪神】动了真怒。

  若是【逆天邪神】其他圣域弟子,他纵有所不满,也不至于如此动怒。但夏元霸不同。因为夏元霸对于皇极圣域而言,是【逆天邪神】个全然不同的【逆天邪神】存在!

  海神台的【逆天邪神】气氛顿时冷凝。这是【逆天邪神】两个圣主的【逆天邪神】针锋相对,其威压岂同小可。且除了另外两圣主,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有胆量介入其中。

  而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势忽然间弱了下去。

  他看了夏元霸一眼,拉过轩辕孤云,道:“孤云,此事你的【逆天邪神】确有些鲁莽,向圣帝致歉吧。”

  轩辕孤云一怔,万分不解道:“剑主大人,我……”

  但他一接触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神,便全身一凛,将后面的【逆天邪神】话咽下,向前一步,微微欠身道:“圣帝大人,老夫方才……”

  “致歉就不必了。”皇极无欲一抬手,止住了轩辕孤云的【逆天邪神】言语,目光却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轩辕问天一眼……轩辕问天会让步,他并不奇怪。因为他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人。

  最为可怕的【逆天邪神】那一类人。

  “元霸,你刚才出手,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皇极无欲皱眉:“接下来无论如何,你都不许再出手。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太过危险,天玄大陆任何人都不可能容他!如今你就算是【逆天邪神】拼上性命,也不可能保下他,反而会断送自己的【逆天邪神】名望和前程!”

  “我……不!”夏元霸刚硬的【逆天邪神】摇头——即使对面是【逆天邪神】圣帝皇极无欲:“我姐夫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恶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们口中的【逆天邪神】幻妖界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个罪恶的【逆天邪神】地方……你们更应该比我都清楚!!”

  “今天你们想要对付我姐夫……先踩过我的【逆天邪神】尸体!”

  事已至此,夏元霸已决定不再忍。他如野兽一般咆哮着,手掌,也缓缓的【逆天邪神】移动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左侧胸口。

  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让皇极无欲和古苍真人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剧变,皇极无欲当场失声咆哮:“封住他!”

  皇极圣域之中,苦痛真人和绝心真人……两大十级帝君如电光般冲到了夏元霸身后,两股浩瀚无际的【逆天邪神】玄力同时覆向夏元霸,然后直涌入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将他全身玄力牢牢封锁。

  与此同时,轩辕问天也已再次下令:“孤云,速将这幻妖贼子拿下!”

  轩辕孤云憋了一肚子闷气,瞬间暴躁冲出,直取云澈:“贼子!我看这次谁还敢阻拦!!”

  他吼声未落,忽然感觉到周围的【逆天邪神】空气变得无比灼热,一声嘹亮的【逆天邪神】凤鸣之音也破空响起,其中饱含的【逆天邪神】无上威严让他全身玄气都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停滞。

  轰!!

  一团赤红火光在他身前爆开,带起一道冲天火幕,火焰之灼热,让他脸色疾变,被迫强行止住身形,然后玄气化剑,想要将火幕强行撕开。但前方火幕忽然自行碎裂,化作数十道凤状火焰,在尖鸣声中齐齐向他轰击而至。

  轰轰轰轰轰……

  连环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中,轩辕孤云双手疾挥,快步后退,连退几十步,才堪堪将所有火焰湮灭,手中玄剑力量也几近枯竭,双手更是【逆天邪神】一阵钻心的【逆天邪神】灼痛感。剑袍的【逆天邪神】袖摆处,赫然已是【逆天邪神】焦黑一片。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袖摆被烧焦,但对他堂堂剑域二长老而言,已是【逆天邪神】数百年都难有一次的【逆天邪神】挫败和耻辱!

  天玄大陆之中,能有如此威力的【逆天邪神】玄炎,只有凤凰炎。而凤凰神宗之中,能让他在未及防备之下如此狼狈的【逆天邪神】,就只有一人……

  凤祖奎!!

  轩辕孤云眼睛圆瞪,怒气横生,刚要破口大骂,却见火光沉下后,站在他眼前的【逆天邪神】,竟然是【逆天邪神】一个身着白衣,面遮白纱,气质超凡出尘的【逆天邪神】少女!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