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03章 隐秘尽揭

第803章 隐秘尽揭

  “你叫什么名字?”轩辕问天开始了亲自问话。

  “萧……云。”萧云木然回答。

  “你以前可是【逆天邪神】姓云?”

  “是【逆天邪神】……”

  “那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叫什么名字?”

  “萧……鹰。”

  “不不不,”轩辕问天一脸淡笑:“我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把你从小到大养育了二十多年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谁?”

  “云……轻鸿。”意识完全丧失的【逆天邪神】萧云如实的【逆天邪神】回答。

  “啊……”云轻鸿这个名字,让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一阵躁动。

  “哦?是【逆天邪神】哪个云轻鸿,可是【逆天邪神】幻妖界十二守护家族中,云家现任家主云轻鸿?”轩辕问天继续问道。

  萧云依旧呆滞的【逆天邪神】回答:“是【逆天邪神】。”

  “他竟然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妖人云轻鸿的【逆天邪神】儿子!”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逐星神使惊声道。看他的【逆天邪神】神情,显然参与过当年和幻妖界之战,甚至有可能参与过对云轻鸿夫妇的【逆天邪神】追杀。

  “这老朽可就有些不懂了。”紫极发声,缓缓的【逆天邪神】道:“轩辕剑主先前说云轻鸿夫妇在当年讨回幻妖界之前,将儿子留在了天玄大陆。刚刚问起此子时,却是【逆天邪神】云轻鸿养育了他二十多年,这两者本就相悖。而且,轩辕剑主第一次问他父亲是【逆天邪神】谁时,他的【逆天邪神】回答,也并非是【逆天邪神】云轻鸿。想来,此子是【逆天邪神】来自幻妖界不假,但并非是【逆天邪神】云轻鸿之子,而是【逆天邪神】……养子?”

  “呵呵呵,不愧是【逆天邪神】紫先生,说的【逆天邪神】分毫不错,这个人,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云轻鸿的【逆天邪神】儿子,但却是【逆天邪神】云轻鸿夫妇从小养大,视若亲子的【逆天邪神】养子。至于云轻鸿夫妇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嘛……”轩辕问天再次转向萧云:“他可是【逆天邪神】知道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

  “混蛋……”夏元霸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已是【逆天邪神】渗出血丝:“不能再让他问下去了,否则……”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轻轻的【逆天邪神】拍了拍他:“让他问好了,目前的【逆天邪神】局面,任何都改变不了。好在,轩辕问天为了利用萧云,找来了鬼煞毒仙,而没有对他搜魂,也没有对他造成什么重伤,若能将他救回,我可以让他很快回复过来。这也算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安慰了。”

  夏元霸虽然目眦尽裂,但并没有真的【逆天邪神】打算贸然出手,因为他心里无比清楚,虽然自己现在实力暴涨,但站在萧云身边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周围的【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齐聚了四大圣地所有高手,就是【逆天邪神】十个他,都别想改变什么。

  凤凰神宗那边,凤雪児双手紧紧抓着裙带,紧咬的【逆天邪神】嘴唇一片苍白。

  “雪児,你怎么了?”感受到她气息的【逆天邪神】混乱不安,凤祖奎侧目问道。

  凤雪児没有回答……她已经数次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传音,要她千万不要为他出面,而是【逆天邪神】要坚决的【逆天邪神】划清界限。理由和对夏元霸说过的【逆天邪神】一样。

  “说起来,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可是【逆天邪神】颇有些离奇啊,就连我最初知道这一切时,都颇为吃惊。”轩辕问天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二十三年前,我剑域为拿下云轻鸿夫妇,将其追杀至了苍风国东部。那时,他们已是【逆天邪神】身染剧毒,身负重伤,还怀抱刚出生不久的【逆天邪神】婴儿,再加上他们对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地境颇为陌生,可说是【逆天邪神】穷途末路。却不知为何,他们之后竟失去踪影,无从找寻。”

  “之后,我们偶然得知云轻鸿夫妇曾接触过流云城一个叫萧鹰的【逆天邪神】人,于是【逆天邪神】向他询问,他却失口否认,拒不透露,于是【逆天邪神】怒极之下,将其击毙。”轩辕问天颇为遗憾的【逆天邪神】低叹一声:“只是【逆天邪神】那时候,我们却不知道,那个名为萧鹰的【逆天邪神】人,竟是【逆天邪神】云轻鸿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三年中早就结识的【逆天邪神】一个好友,两人还结拜为兄弟!云轻鸿夫妇之所以忽然失去踪迹,便是【逆天邪神】在他的【逆天邪神】指引之下,隐入了流云城北方一个极其隐秘,外人无从找寻的【逆天邪神】山腹之中!甚至,因为担心云轻鸿一家遇害而导致后继无人,他还偷偷的【逆天邪神】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孩子,和云轻鸿夫妇的【逆天邪神】孩子进行了调换!!”

  “这……竟有这种事?”

  “之后,云轻鸿夫妇所用的【逆天邪神】空间禁器力量有所恢复,让他们逃回了幻妖界……当然也带上了萧鹰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至于云轻鸿的【逆天邪神】夫妇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自然是【逆天邪神】随着萧鹰,留在了流云城,并跟随他以萧为姓!”

  “哼!可惜那时我剑域中人以为他只是【逆天邪神】个不识抬举的【逆天邪神】嘴硬之人,所以出手毙之,没想到,他身为天玄大陆之民,却如此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去救一个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人!若不是【逆天邪神】他,云轻鸿这对妖人夫妇早已落入我们之手。这个萧鹰,简直可恨之极,罪大恶极,为我天玄大陆所不容!早知如此,当年就该将其全家全部诛灭。”轩辕问天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轩辕问天说到这里,就算脑袋再迟钝的【逆天邪神】人,也该知道这个被制住的【逆天邪神】萧云,就是【逆天邪神】当年随着云轻鸿夫妇逃回幻妖界,萧鹰的【逆天邪神】真正儿子!而云轻鸿留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赫然就是【逆天邪神】……

  “轩辕剑主,那个被萧鹰调换,因而留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妖人之后,莫非就是【逆天邪神】……”夜魅邪的【逆天邪神】目光默默的【逆天邪神】瞥向了一直一言不发的【逆天邪神】云澈。

  “呵,”轩辕问天淡淡一笑,转向萧云:“萧云,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一番话,可都是【逆天邪神】事实?”

  “……”萧云木然点头。

  “那么,你来告诉我以及在场所有天玄玄者,你养父母云轻鸿和慕雨柔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是【逆天邪神】叫什么名字?”轩辕问天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问道。他的【逆天邪神】神情,显然是【逆天邪神】无比享受着将这一切揭开的【逆天邪神】感觉。

  萧云喃喃出声:“云……澈……”

  哗——

  虽然心中早已猜到,但这个名字从萧云口中说出,依然让全场一片哗然。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云澈身上。

  “众位稍安勿躁。”轩辕问天淡笑着抬手:“所谓空口无凭,虽然萧云中了夺魂蛊,不可能说谎,但仅凭我和他一面之言,相信很多人依然不敢,或者不愿意相信这些年名震天玄,又被称作当世年轻一辈三大奇才之一的【逆天邪神】云澈,竟会是【逆天邪神】妖人之后。而,对幻妖界云家有所了解的【逆天邪神】人都知道,云家有着一种特殊的【逆天邪神】血脉玄功,名为‘玄罡’。这个‘玄罡’是【逆天邪神】云家独有,且只可由父传下,绝对独一无二,无从假冒。这一点,圣地的【逆天邪神】朋友人人皆知,七国的【逆天邪神】朋友,也定然有很多人知道。”

  在场超过七成的【逆天邪神】人都默然点头。

  “那么,只要证实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玄罡之力,就可以完全证实他是【逆天邪神】幻妖界云家的【逆天邪神】人,比任何凭证都要确凿!”轩辕问天声音一变:“孤星,去制住他的【逆天邪神】左臂,逼出他的【逆天邪神】玄罡!”

  “是【逆天邪神】!”轩辕孤星应声,向云澈一声冷笑,便要冲出。

  “不用了。”云澈淡淡出声,然后缓慢起身向前。夏元霸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想要伸手抓住他,但手臂伸到一半,却又强忍着收回,全身骨骼啪啪作响。

  云澈飘身而落,站到了海神台的【逆天邪神】中心,和轩辕问天只隔二十步相对,他伸出左臂,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催动玄罡。

  顿时,云澈左臂之上橙光闪过,橙色玄罡飞射而出,然后又转瞬收回。

  “玄……玄罡!!”四大圣地,还有凤凰神宗之中,大量的【逆天邪神】人失声惊呼。

  “没错,那就是【逆天邪神】玄罡,世间独一无二!云澈竟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幻妖界云家的【逆天邪神】人!”

  “怎……怎么会是【逆天邪神】这样。云澈他竟然……”其他人只是【逆天邪神】震惊,而凤横空除了震惊之外,还有深深的【逆天邪神】失措。他看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神情,颤声道:“雪児,这件事……难道你早就已经知道?”

  “……”凤雪児依然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哦?”轩辕问天一脸的【逆天邪神】玩味:“居然自己承认了,那真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倒是【逆天邪神】省了本剑主不少力气。”

  “有什么不可承认的【逆天邪神】?”云澈冷眉看着轩辕问天:“虽然我成长在天玄大陆,但我的【逆天邪神】根在幻妖界云家!云轻鸿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亲生父亲,慕雨柔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亲生母亲!轩辕剑主,你待如何!?”

  “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人,还是【逆天邪神】云轻鸿的【逆天邪神】儿子。在我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岂能容你!”轩辕孤星厉声道:“我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势同水火!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来历也就罢了。如今既已知道,我天威剑域不会容你,天玄大陆,也绝不会容你!”

  自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一揭开,所有人便都知道,他已注定被天玄大陆所不容!因为幻妖界对天玄大陆来说,是【逆天邪神】一个妖魔之地!在天玄大陆,岂容一个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人!

  何况云澈在天玄大陆这些年早已是【逆天邪神】威名赫赫,而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又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妖人,而是【逆天邪神】幻妖界云家家主之子!

  古苍真人在这时站出,叹息一声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的【逆天邪神】确让人惊然叹然,但此事,老朽尚有一言。”

  “哦?古苍真人请讲。”轩辕问天微笑道。

  古苍真人缓缓道:“唉,云澈竟是【逆天邪神】幻妖界云轻鸿之子,这一点,老朽也是【逆天邪神】震惊万分。不过,云澈虽是【逆天邪神】云家之子,但却生在天玄大陆,亦是【逆天邪神】长在天玄大陆,乃至现在,依然站在我天玄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因而虽有幻妖之血,但实则,却是【逆天邪神】我天玄大陆之人。”

  “老朽与云澈有数面之缘,以老朽观之,云澈此子性情刚正,虽时有偏激,但并无恶念,整体是【逆天邪神】个颇为良善之人。当年小徒元霸曾遭性命之劫,以云澈以命相救之;神凰国雪公主险在太古玄舟遇难,亦是【逆天邪神】云澈舍命相救;大陆东方的【逆天邪神】苍风国遭遇国难,是【逆天邪神】云澈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护下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母国,此更是【逆天邪神】足以传颂万代的【逆天邪神】功勋。这些,想必在场之人人人皆知。”

  “古苍真人此番言语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依然满脸微笑。

  “老朽之意:云澈此子虽是【逆天邪神】幻妖之人,但非恶非歹,更没有做过丝毫有损我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安危之事,反而功勋累累,在年轻一辈,更有着极重的【逆天邪神】名望。就连骨子里,也更该称作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之人。因而,对其有些幻妖血脉此事,我们自当宽容以对,否则,岂不显得我们堂堂圣地心胸狭窄,是【逆天邪神】非不分?”

  云澈颇为感激的【逆天邪神】看了古苍真人一眼。在揭开他云轻鸿之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后依然为他执言,古苍真人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了……当然,古苍真人如此做并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他,而是【逆天邪神】为了夏元霸。

  “呵呵呵,古苍真人一向心慈,让人钦佩。”轩辕问天淡淡而笑:“所说的【逆天邪神】话,我也万分赞同。只不过,云澈此子身上的【逆天邪神】秘密,可远远不是【逆天邪神】一个云轻鸿之子那么简单,否则,本剑主又何须亲自,且是【逆天邪神】当着天下群雄之面将他的【逆天邪神】底细揭开?”

  “哦?”古苍真人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心中更是【逆天邪神】一阵叹息。就如轩辕问天自己所言,若仅仅是【逆天邪神】这么简单,身为轩辕剑主的【逆天邪神】他又怎么会亲自大动干戈……

  轩辕问天向前踱步,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靠近云澈:“古苍真人,还有在场的【逆天邪神】众位,你们一定做梦都想不到眼前的【逆天邪神】这个年轻人在幻妖界有着何等的【逆天邪神】身份。”

  “幻妖界目前的【逆天邪神】帝王,是【逆天邪神】一个女人,称号为小妖后。”轩辕问天站在了云澈身前,侧目看着他:“因继位小妖皇在百年前身死,所以由小妖后在幻妖为帝,也成为最后一个有着幻妖界皇族血脉的【逆天邪神】人。而,就在七个多月前,小妖后在为小妖皇守寡百年后又觅得新夫,与之在妖皇城成婚,此事亦震动整个幻妖界,成为幻妖界百年来的【逆天邪神】最大盛事。”

  “自此,幻妖界除了小妖后,便有了和她地位平齐,同样统领幻妖界的【逆天邪神】第二个妖皇。而这个人,就是【逆天邪神】现在站在你们的【逆天邪神】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

  “什……什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话,如同在整个至尊海殿之上炸起惊雷,这次,天玄七国、四大圣地,乃至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三大圣主,都震惊失色。

  夏元霸和凤雪児也都懵在那里……因为这件事,连他们都并不知道。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