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02章 无念夺魂蛊

第802章 无念夺魂蛊

  “果然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干的【逆天邪神】!这帮王八蛋!”夏元霸怒气冲顶,就要横冲上去。

  “别动!”云澈一把拉住夏元霸,他的【逆天邪神】眼神、脸色阴沉到极致,心中的【逆天邪神】怒火更是【逆天邪神】几近炸裂:“元霸,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和我划清界限!过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管我,也不要管萧云,最好一句话都不要多说。”

  “什么?”夏元霸瞪大眼睛,坚决摇头道:“姐夫,我这些年拼命修炼,就是【逆天邪神】为了不拖你后腿,如果哪一天面对困境,至少能够有资格和你共进退……我怎么可能为了保全自己而弃姐夫不顾!如果要这样,我还不如死在这里。”

  “不,我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保全你!”云澈脸色越来越沉:“你仔细看萧云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

  被轩辕孤星放开,萧云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倒下,眼睛也是【逆天邪神】睁开着的【逆天邪神】,显然力量和意识都在。只是【逆天邪神】,他睁开的【逆天邪神】双眼毫无焦距,毫无色彩,整张面孔痴痴呆呆,如同没有了魂魄。

  “他被下了蛊毒!”云澈恨恨的【逆天邪神】道:“而下蛊毒的【逆天邪神】,必定就是【逆天邪神】旁边那个黑衣人!”

  夏元霸:“蛊毒?”

  “到来海殿的【逆天邪神】第一天,我被大长老陌尘风带去见海皇的【逆天邪神】途中,就见到过那个黑衣人,据陌尘风所言,他名号‘鬼煞毒仙’,号称天玄大陆用毒第一人,他之所以出现在至尊海殿,正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邀请来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牙齿已几近咬碎:“我当时还好奇天威剑域为什么要邀请这样一个人来魔剑大会,原来竟然是【逆天邪神】为了……针对萧云,并用来对付我!”

  “你说的【逆天邪神】蛊毒是【逆天邪神】指什么?是【逆天邪神】为了将萧云毒住,来逼你就范么?”夏元霸急急的【逆天邪神】道。

  “不!”云澈摇头:“若单纯只是【逆天邪神】为了下毒威胁,天威剑域根本就用不到这个鬼煞毒仙。如果我没有猜错,萧云中的【逆天邪神】,应该是【逆天邪神】一种迷惑心智的【逆天邪神】蛊毒,让他在蛊毒之下意志皆失,无论问他什么,都会如实回答!”

  “什么!?”夏元霸大吃一惊。对云澈而言,这远远要比任何致命的【逆天邪神】毒都要可怕万分。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虚构的【逆天邪神】这件事暴露,顶多是【逆天邪神】遭受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报复。但如果他幻妖借云家少主的【逆天邪神】身份暴露,那必将成为四大圣地,乃至整个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众矢之的【逆天邪神】!

  “所以,萧云知道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应该已经全部知道!他现在把萧云带上来,分明就是【逆天邪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通过萧云之口,把我的【逆天邪神】全部底细抖落出来!”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事情,赫然向他预想的【逆天邪神】最坏方向发展。

  现在,他只能祈祷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事没有暴露。那么,他在某个时机通过星神碎影抢过萧云,再通过太古玄舟逃走还有那么些微成功的【逆天邪神】希望……

  只是【逆天邪神】,茉莉还在重塑身体,自己不能离开她超过二十里之距太长时间。就算可以成功,把萧云送到安全地方后,他也必须再回这里。

  “可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姐夫和天威剑域又没有什么大的【逆天邪神】仇怨,难道就是【逆天邪神】因为轩辕绝的【逆天邪神】事吗?”夏元霸不解的【逆天邪神】道。

  “哼,轩辕绝那点事,根本犯不着轩辕问天亲自处心积虑的【逆天邪神】设下这样一个局。”云澈冷笑道:“他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了夺取我的【逆天邪神】……”

  云澈话未说完,忽然眉头一动……等等!我身上值得轩辕问天如此处心积虑图谋的【逆天邪神】,只有轮回镜。他既是【逆天邪神】为了轮回镜,为什么不瞒着其他三圣地,暗中对我,或者我身边的【逆天邪神】人下手,从而逼出轮回镜,反而要当众揭开?

  一旦被其他三圣地也知道我身上有轮回镜,天威剑域再想“独吞”就根本不可能了!

  他短暂疑惑,便来不及多想,沉声道:“元霸,这次不同以往。我幻妖界的【逆天邪神】身份一旦被揭开,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就算是【逆天邪神】整个皇极圣域为了出面,都不可能保下我,只会单纯的【逆天邪神】将你拖进来,根本毫无价值!而你和我划清界限,就算轩辕问天有意要针对你,你只需咬定自己不知,再加上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袒护,一定不会被卷入其中……”

  “不行!!”夏元霸咬牙道。

  “那我万一落入天威剑域手中,谁来救我!?”云澈呵斥道。

  “啊?”夏元霸怔住。

  “放心,并不一定是【逆天邪神】死局,我有一定的【逆天邪神】把握通过太古玄舟逃走。”云澈缓声道:“若是【逆天邪神】不能,我落入轩辕问天之手后,你和雪児还能将我救出!若是【逆天邪神】你和雪児也被卷进来,那就一丁点希望都没有了,明白吗?”

  “……”夏元霸没有说话,直把牙齿咬的【逆天邪神】咯咯作响。

  “轩辕剑主,此人是【逆天邪神】谁?”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瞥了萧云一眼。年纪轻轻,却已成就霸皇,天资绝然不俗。但这一定不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把他带上来的【逆天邪神】原因。

  而且他的【逆天邪神】状态,分明是【逆天邪神】被控制了心神。

  “此人今年不过二十来岁,玄力却已步入霸玄之境,就算是【逆天邪神】在我圣地,都是【逆天邪神】上游之资。按理说,如此的【逆天邪神】年龄和修为,还不是【逆天邪神】出自我们圣地,应该早就名扬天下才对。然在座众位玄道高手,应该都对这个长相颇为陌生,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些奇怪呢?”轩辕问天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

  “能有资格让轩辕剑主亲自把他‘请’出来,看来此人的【逆天邪神】身份定然非常寻常啊。愿闻其详。”天君夜魅邪颇为感兴趣的【逆天邪神】样子。

  天威剑域中,不少人的【逆天邪神】眼睛瞥向云澈,脸上露出了神秘莫测的【逆天邪神】冷笑。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越攥越紧。其实,现在是【逆天邪神】他用太古玄舟逃走的【逆天邪神】最佳时机。但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任何要将他先牵制住的【逆天邪神】举动,显然完全不担心他会逃走……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格,他也是【逆天邪神】了如指掌。

  轩辕问天淡笑着道:“此人名为萧云,目前就居于苍风国东方一个名为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小城。流云城这个名字,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些耳熟呢?这个小城以往知晓的【逆天邪神】人很少,但因某个人,它在近年却是【逆天邪神】名声大噪。不错,便是【逆天邪神】云澈云宫主出生和成长的【逆天邪神】那个流云城。”

  “不过两人的【逆天邪神】关联可不仅仅只有一个流云城。很多人都知道,云澈在十六前,并不是【逆天邪神】姓云,而是【逆天邪神】姓萧,后知自己仅是【逆天邪神】养子而非亲子,才改姓为云。而这个萧云呢,他以前并不姓萧,而是【逆天邪神】姓云……名为云萧!啧啧,何等奇妙的【逆天邪神】巧合啊。”

  皇极无欲上下扫了萧云一眼,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这个人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身份,轩辕剑主还是【逆天邪神】直接言明吧。”

  轩辕问天依旧满脸堆笑,向皇极无欲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卖关子了。这个人,他并非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而是【逆天邪神】来自……幻妖界!”

  “什么!?”轩辕问天此言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尤其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脸色齐变。

  夏元霸全身肌肉鼓胀,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随时可能暴走。云澈一只手用力抓在他手臂上:“不要妄动!”

  “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人?他是【逆天邪神】怎么来到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为什么我们竟毫无察觉?”皇极无欲沉眉道。

  轩辕问天淡笑道:“皇极兄可还记得,二十六年前,幻妖界十二守护家族之首云家的【逆天邪神】云轻鸿夫妇曾用一种叫‘断空环’的【逆天邪神】空间禁器,悄然潜入我天玄大陆,且令我们毫无察觉。他们潜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救走百年前落在我们手中,并由我剑域看管的【逆天邪神】妖人云沧海。好在有人告知了我们云轻鸿夫妇的【逆天邪神】行踪,从而早有准备,在剑域,以及封锁云沧海的【逆天邪神】地方周围都设下了埋伏,但他们夫妇二人也是【逆天邪神】颇为狡猾,有所察觉,未深入埋伏便突然撤离,最终被他们逃走。”

  云澈没有言语,脸色一片平静。但全身上下几乎每一个细胞都被冰冷和愤怒充斥……当年向天威剑域透露他父母行踪的【逆天邪神】人,自然就是【逆天邪神】明王。

  “此后,我剑域连同神宫追杀了云轻鸿夫妇整整三年,但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让他们逃回了幻妖界。而在这三年之中,他们夫妇竟然意外有了一个孩子,后期还是【逆天邪神】带着刚出生的【逆天邪神】婴儿逃亡……只是【逆天邪神】,我们那时万万没有想到,虽然云轻鸿夫妇逃回了幻妖界,但他们的【逆天邪神】孩子,却是【逆天邪神】留在了天玄大陆。”

  轩辕问天说完这些话时,一束眸光落在了云澈脸上,嘴角,带着一抹看似人畜无害的【逆天邪神】淡笑。

  “你是【逆天邪神】说,这个萧云,就是【逆天邪神】云轻鸿夫妇的【逆天邪神】儿子?”夜魅邪寒声道。云轻鸿之名,天玄大陆知之极少,但在四大圣地,却是【逆天邪神】如雷贯耳。因为他可绝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妖人”。

  他的【逆天邪神】儿子,当然也是【逆天邪神】非同一般的【逆天邪神】“妖人”。

  “不不不,”轩辕问天缓缓摇头:“若仅仅是【逆天邪神】这样,那么这场大戏就太过无聊了。至于究竟如何,我们还是【逆天邪神】来问问他自己好了。”

  轩辕问天转过身来,面向萧云:“为了能获知所有的【逆天邪神】真相,我特意邀请到了鬼煞国赫赫有名的【逆天邪神】鬼煞毒仙。鬼煞毒仙号称天玄大陆用毒第一人,而毒中,又尤为擅长蛊毒。”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此子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是【逆天邪神】被下了某种蛊毒?”皇极无欲微微动了动眉头,似乎对蛊毒这种东西甚为不喜。

  “不错。这种蛊毒是【逆天邪神】一种劫持心智的【逆天邪神】蛊毒。虽然方式上有欠光明,但这件事涉及幻妖界,并极有可能关系到我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安危,所以不得不如此。”轩辕问天目光一侧:“鬼煞毒仙,你下的【逆天邪神】这种夺魂蛊真的【逆天邪神】可保万无一失么?”

  “剑主大人请放一万个心。”包裹在黑衣中的【逆天邪神】干枯人影发出阴涩、难听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声音:“老朽的【逆天邪神】无念夺魂蛊下,他已是【逆天邪神】神智尽失,心魂不会有任何的【逆天邪神】防备。此刻无论任何人问他什么,他都会如实回答,绝不会有半个字的【逆天邪神】虚假与隐瞒。老朽玩弄蛊毒几百年,若是【逆天邪神】如此简单的【逆天邪神】蛊毒都能失手,又岂配鬼煞毒仙四个字,喋喋喋喋……”

  “很好。”轩辕问天缓缓点头:“那就由本剑主亲自来问话。相信从他口中问出的【逆天邪神】东西,定然会给众位一个莫大的【逆天邪神】惊喜。”

  云澈:“…………”

  萧云怔怔呆呆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双目虽睁,却如死鱼眼般昏暗,就像一具没有了魂魄的【逆天邪神】活死人。

  他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和被玄罡摄魂了一模一样,失去了一切灵魂防备。

  但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玄罡摄魂时间久了会自解。而中了毒蛊,若不被下蛊者除去,终生都会如此,可谓歹毒至极!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