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01章 萧云!?
  五百帝君、六千霸皇在同一时间全力轰击,这番景象在天玄大陆亘古未有。?一看书??·1?K?A要单单是【逆天邪神】爆发的【逆天邪神】玄光便映的【逆天邪神】周围百里煞白一片。

  在这股惊天骇地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下方的【逆天邪神】无极乾坤阵如一头从沉睡中惊醒的【逆天邪神】猛兽,陡然释放出遮天的【逆天邪神】玄光,然后疯狂的【逆天邪神】转动起来。

  “好厉害的【逆天邪神】玄阵!”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被耀的【逆天邪神】几乎无法睁开。五百帝君、六千霸皇的【逆天邪神】合力轰击,这股力量足以让数百里区域寸草不生。他原本还担心着那些霸皇和低级帝君会不会因此遭难,但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力量,竟被无极乾坤阵近乎完美的【逆天邪神】吸纳,离的【逆天邪神】极近的【逆天邪神】云澈都并没有感觉到太重的【逆天邪神】冲击。下方的【逆天邪神】海神台也仅仅是【逆天邪神】持续颤荡,丝毫没有被摧毁崩裂的【逆天邪神】迹象。

  “四大圣地联合起来,都筹备了整整半年,当然非同一般。否则,海皇也不会放心的【逆天邪神】让这场魔剑大会在这里进行。”夏元霸郑重的【逆天邪神】道。

  不过显然,这个无极乾坤阵就算再强大,能承受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有着界限。力量的【逆天邪神】轰击持续短短三息之后,无极乾坤阵的【逆天邪神】光芒也已盛到了极致,海神台的【逆天邪神】颤荡也开始不正常起来。这时,轩辕问天一声大吼:“收!退开!!”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玄力雄厚无比,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如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一个惊雷。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几乎在同一时间完全收起,然后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四周四散而去。

  无极乾坤阵在极速旋转,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光直入苍穹。

  而最终,这些力量随着玄阵的【逆天邪神】极速旋转,全部集中向了中心点——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所在!

  轰————————

  铮!!!!!!!

  一声天塌地陷般的【逆天邪神】巨响,一束白光冲天而起,远远看去,就如一把巨大的【逆天邪神】光剑刺入了无尽的【逆天邪神】虚空之中。其中,还夹杂着一阵几乎将耳膜撕裂的【逆天邪神】铮鸣声。

  耗费了四大圣地大量心血的【逆天邪神】无极乾坤阵就此崩溃,海神台也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中崩裂,虽然没有就此塌陷,但在短短几息之间裂开了千百道纵横交错的【逆天邪神】裂痕。

  就连海神台中心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也已消失不见。

  四大圣主分别退离到了海神台相对的【逆天邪神】四个方位,他们没有去管溃散的【逆天邪神】玄阵和崩裂的【逆天邪神】海神台,而是【逆天邪神】都抬着头,凝视着上空,满脸的【逆天邪神】凝重和冷峻。

  众人也都随着四圣主的【逆天邪神】目光,看向了上空。

  在刚才那道凝聚着所有人力量的【逆天邪神】玄光之下,天罪神剑被冲击到了万丈高空之上!随着那道玄光在苍穹的【逆天邪神】尽头终于熄灭,天罪神剑也终于从万丈高空开始坠下。

  整个至尊海殿一片静寂,每个人都神色紧张,等待着今日的【逆天邪神】最终成果。

  天空依然昏暗,但不再是【逆天邪神】完全漆黑。沉闷的【逆天邪神】天地之间。唯有一束由远及近的【逆天邪神】尖锐嘶鸣声。

  一直如雕塑般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在这时终于动了,他盯着天罪神剑坠下的【逆天邪神】方向,双手死死攥起,染着黑气的【逆天邪神】双目放射出疯狂的【逆天邪神】光芒。??  ?壹看  书  

  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瞬间被云澈察觉,他迅速传音道:“焚绝尘,你想死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焚绝尘紧绷的【逆天邪神】身体猛的【逆天邪神】一僵,他侧过脸来,恨恨的【逆天邪神】道:“要你管!”

  “你承受那么的【逆天邪神】折磨和痛苦,才拥有了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单纯去送死吗?”云澈沉声道:“不要说这里这么多人,就算只有一个轩辕问天,你想要抢夺天罪神剑,也根本是【逆天邪神】痴心妄想!只会把你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暴露!”

  “闭嘴!我的【逆天邪神】事轮不到你来管!”焚绝尘胸腔剧烈起伏,攥起的【逆天邪神】手掌之中都溢出了丝丝黑气。但,或许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警告起到了作用,他虽是【逆天邪神】几乎把满口牙齿都咬碎,却是【逆天邪神】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又坐了回去,唯有身体依然在巨大的【逆天邪神】忍耐煎熬中不断的【逆天邪神】战栗。

  当!!

  天罪神剑在尖锐的【逆天邪神】呼啸声中从空中落下,剑尖向下,刺入了海神台之中。位置,依然是【逆天邪神】海神台的【逆天邪神】正中心,几乎丝毫未变。

  其外观,从剑柄到剑身,也同样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变化。气息,也依旧是【逆天邪神】死气沉沉,毫无气场。

  分布于海神台周围的【逆天邪神】天玄群雄俱都面面相觑。而这时,四圣主同时向前,落在了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周围。

  上空,遮蔽一切光芒的【逆天邪神】黑痕开始缓慢的【逆天邪神】褪去,露出了烈日的【逆天邪神】一角,越来越明亮的【逆天邪神】光线照耀而下,消弭着天地之间的【逆天邪神】黑暗与沉闷。

  “看来,是【逆天邪神】成功了。”看着眼前静寂无息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皇极无欲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的【逆天邪神】确,封印已解。”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也微微点头。

  两人的【逆天邪神】声音虽低,但所有人都听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但让他们不解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场轰动天玄玄界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主要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解开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封印,而如今封印解开,但四大圣主的【逆天邪神】言语和神色之间,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喜色。

  “看来,是【逆天邪神】白忙一场了。”夏元霸在云澈耳边说道,满脸的【逆天邪神】幸灾乐祸。圣帝和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孔口说着封印已经解开,但一定是【逆天邪神】解开了。但解开封印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却依然是【逆天邪神】死气沉沉,和先前没有半点不同……也就说明,这应该压根就是【逆天邪神】把死剑,根本没有他们所假想的【逆天邪神】“神玄之秘”。

  “皇极兄,就由你先行探视一番吧。”轩辕问天抬手道。

  皇极无欲道:“无极乾坤阵非我圣域一方之力,为显公允,还是【逆天邪神】我们四人一起吧。”

  “如此最好!”夜魅邪和曲封忆点头。

  四圣主同时向前一步,然后伸出手来,分别按在了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不同部位,四股来自天玄大陆最强者的【逆天邪神】玄气涌入剑中,从整把剑内外的【逆天邪神】每一处细致的【逆天邪神】扫过。

  须臾,四人收回手来,然后,又同时叹息了一声。

  “看起来,我们是【逆天邪神】白忙了一场。”皇极无欲双手背到身后,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

  “罢了,本就有此觉悟,只是【逆天邪神】有些可惜而已。”曲封忆也颇为淡漠的【逆天邪神】道。

  “见所未见的【逆天邪神】坚实封印,封的【逆天邪神】却只是【逆天邪神】一把死剑。只是【逆天邪神】可惜了如此长时间的【逆天邪神】筹备。”夜魅邪则没皇极无欲和曲封忆那般淡然,眉宇之间微现愠怒。

  他横眉看向轩辕问天:“轩辕剑主,你当初曾信誓旦旦的【逆天邪神】向我们保证其中必定隐藏着天大的【逆天邪神】秘密,就算不是【逆天邪神】神玄之秘,也一定有不菲的【逆天邪神】收获。如今,却只是【逆天邪神】得到了一把毫无用处的【逆天邪神】死剑!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该给我们,还有这些远道而来七国玄者们一些交代!?”

  夜魅邪这番话下,皇极无欲和曲封忆也同时看向了轩辕问天,虽然神情和目光依然平淡,但丝毫没有缓和夜魅邪之言的【逆天邪神】意思,显然,他们心中也是【逆天邪神】怨怒横生……如果当初不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信誓旦旦的【逆天邪神】保证,他们又岂会甘愿耗费如此长的【逆天邪神】时间、精力和资源来一起筹备这个魔剑大会。

  耗费如此巨大的【逆天邪神】代价,若解开封印后并未发现神玄之秘,他们尚可接受。但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收获都没有,解开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把死剑,相当于一切的【逆天邪神】努力都只是【逆天邪神】白白打了个水漂……他们就算是【逆天邪神】圣地之主,也根本无法释怀。

  他们的【逆天邪神】言语并未压抑,所有人都听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也都知道了这场轰动天玄,出动了四大圣地所有高手,号召了天玄七国所有顶尖玄者的【逆天邪神】盛会,到头来竟只是【逆天邪神】一场空无……

  或者说,只是【逆天邪神】一场笑话!

  轩辕问天仰头闭目,长叹一声:“如此结果,着实意外,也让我无比愧然。当年永夜之王夜沐风的【逆天邪神】异变,三位也都亲眼所见。所以我在得到天罪神剑之后,有十成十的【逆天邪神】把握认定其中必然隐藏着天大的【逆天邪神】隐秘。如此看来,是【逆天邪神】我太过天真了。”

  “或许,千年前的【逆天邪神】夜沐风之变并非是【逆天邪神】因为这把天罪神剑。也或者,天罪神剑中的【逆天邪神】秘密已在这千年之中被封印所噬灭……毕竟,那封印之可怕,三位也都亲身领教过。”

  轩辕问天又叹一声,睁开眼睛,满面诚恳的【逆天邪神】道:“唉,无论何种缘由,今日之果,皆因我的【逆天邪神】误判,所以我定然会给三位一个交代……这样如何,三十日之内,我轩辕问天定会亲自登圣域、海殿、神宫之门,并携十斤紫脉神晶以谢罪。”

  嘶……

  “十斤紫脉神晶”六个字,让那些七国势力无不目瞪口呆,暗吸冷气,就连四大圣地中人也都是【逆天邪神】暗吃一惊。

  “剑主大人,这……”数个剑域长老同时失色,想要出言劝阻。每个圣地赔偿十斤神晶,三个圣地就是【逆天邪神】三十斤……虽是【逆天邪神】赔罪,但这委实太过沉重。

  轩辕问道迅速向前阻拦,摇头低声道:“如此大费周章,却是【逆天邪神】一场空幻。父亲失望之余,也定然极为自愧,就依父亲之言吧,有什么话,回剑域再说。”

  “轩辕剑主既然如此诚意,那此事,便就此而过吧,就当是【逆天邪神】召集我们天玄玄界共聚一堂,倒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一件难得的【逆天邪神】盛事。”夜魅邪淡笑一声,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是【逆天邪神】满意。

  这场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结果,已经在依然死寂的【逆天邪神】魔剑,以及四圣主的【逆天邪神】言语之下呈现在了所有人眼前。他们有的【逆天邪神】面面相觑,有的【逆天邪神】窃窃私语,有的【逆天邪神】失望,有的【逆天邪神】并无所谓……唯有云澈,脸色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阴沉沉重。

  不对!

  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的【逆天邪神】失望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失望一定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

  刚才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眼神……分明是【逆天邪神】得意!!

  到底怎么回事?他在筹划着什么?他促成这场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真正目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他那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眼神,显然是【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得逞……他得逞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蹙起,牙齿紧咬……若是【逆天邪神】茉莉在这里,一定可以给他答案,但偏偏……

  轩辕问天转过身来,向周围所有的【逆天邪神】玄者道:“众位圣地和天玄七国的【逆天邪神】朋友,此次魔剑大会,本是【逆天邪神】为了得到魔剑之秘,然后天下共享之,造福我天玄玄界。但没想到,魔剑的【逆天邪神】封印之下,竟是【逆天邪神】一片虚无,毫无所得。我轩辕问天,实在愧对远道而来的【逆天邪神】众位。”

  轩辕剑主说话,自然不敢有人发声,在场之人,尤其是【逆天邪神】天玄七国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是【逆天邪神】无比惊诧……高高在上,天下无敌的【逆天邪神】剑域剑主,竟是【逆天邪神】个谦和、毫无架势的【逆天邪神】人,居然在满脸愧疚的【逆天邪神】向他们致歉!?

  “……”云澈微微呼了一口气,心中愈发不安。

  “不过,”轩辕问天忽然话音一转,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莫测的【逆天邪神】淡笑:“我轩辕问天好歹是【逆天邪神】圣地之主,岂能让众位白来一遭!既然魔剑大会最终成空,那么,我便为大家呈上一场绝对精彩的【逆天邪神】好戏,以解众位心中怨气。”

  “好戏?”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都颇为讶异的【逆天邪神】看向轩辕问天。周围玄者也都面露好奇。

  轩辕问天缓缓抬手,然后重重一拍,一声闷响伴随着他的【逆天邪神】声音传出极远的【逆天邪神】距离:“把人带上来吧。”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传开,一股玄气立刻从下方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直冲而上,显然是【逆天邪神】一直都在下方的【逆天邪神】某个地方等待着。

  玄气雄厚异常,速度更是【逆天邪神】快若闪电,圣地高手们全部面露惊容,因为这个玄力的【逆天邪神】主力……赫然是【逆天邪神】君玄境九级的【逆天邪神】修为!

  在天威剑域,君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除了轩辕问天,还有无情剑侍、绝情剑侍、断情剑侍三人,而君玄境九级一共两人。分别是【逆天邪神】大长老轩辕孤星和二长老轩辕孤云。

  魔剑大会,圣地高手皆至,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三剑侍和二长老都在,却一直并未见大长老轩辕孤星。

  所以这个人的【逆天邪神】身份显而易见!

  嗖!!

  光影闪过,三个人影已如瞬移般出现在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侧,为首者一身青袍,面相苍老,目若天星,正是【逆天邪神】剑域大长老轩辕孤星。他现身之后,向轩辕问天重重颔首:“剑主大人。”

  轩辕孤星的【逆天邪神】左手和右手之中分别抓着一个人,左手抓的【逆天邪神】人无比粗矮,只有三尺之高,佝偻的【逆天邪神】身体蜷缩在一团皱巴巴的【逆天邪神】黑袍之下,整张脸也都蒙在其中,露在袍外的【逆天邪神】半只手掌干枯如黑柴,身上释放着让人极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气息。

  “鬼煞毒仙!”来自黑煞国的【逆天邪神】玄者脱口喊出,语带惊惧。

  而看清他右手中所抓的【逆天邪神】那个人,云澈和夏元霸如触电般站起……

  “萧云!!”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