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99章 魔剑大会 3

第799章 魔剑大会 3

  海神台一片静寂。四圣主齐临,其声势可谓遮天覆地,威慑九州。

  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举头望天,看向那轮缓缓印上黑痕的【逆天邪神】圆日,威严的【逆天邪神】道:“十三星连珠即将现世,吾等筹备数月,皆是【逆天邪神】为了这一刻,天下群雄齐聚我至尊海殿,也同为一瞻魔剑,共探魔剑之秘。若魔剑之秘能如吾等所愿尽皆揭开,必将是【逆天邪神】我天玄玄界的【逆天邪神】一件盛事。”

  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目视皇极无欲:“此地虽为海殿,但魔剑大会却非独属我海殿,还是【逆天邪神】天玄玄道之盛会。皇极兄,我们四人中你辈分最高,声威最重,这场魔剑大会,由你来主持最为合适。”

  “呵呵,”皇极无欲淡淡而笑:“魔剑是【逆天邪神】由轩辕剑主所得,也自然知之最深,由轩辕剑主主持此盛会,自当更为适宜。”

  “好!”轩辕问天毫不推辞,大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轩辕问天便恭敬不如从命。”

  声音落下,轩辕问天右掌抬起,一道苍白剑芒从掌心飞射而出,直指苍天。

  只一瞬间,剑芒已是【逆天邪神】长至百丈,化作轩辕问天手中的【逆天邪神】一把百丈玄剑,然后在他的【逆天邪神】一声轻喝中,向下方的【逆天邪神】海神台骤然斩下。

  铮!!

  笼罩海神台的【逆天邪神】巨大光幕被玄剑一剑劈开,霎时,光幕如被斩碎的【逆天邪神】坚冰,化作无数的【逆天邪神】碎片飞散而去,转眼便消失在虚空之中,露出了被遮蔽许久的【逆天邪神】海神台。

  众人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海神台上。随着光幕的【逆天邪神】消失,海神台的【逆天邪神】全貌也完整的【逆天邪神】显现。

  足有数里之宽的【逆天邪神】海神台,此时赫然嵌印着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圆形玄阵。玄阵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光并不强烈,时而明亮,时而暗下,交替的【逆天邪神】频率也是【逆天邪神】格外之低,其边缘直接蔓延至海神台的【逆天邪神】边缘,将整个海神台都笼罩其中。

  玄阵的【逆天邪神】正中,亦是【逆天邪神】海神台的【逆天邪神】正中,一把漆黑的【逆天邪神】剑正竖直漂浮在那里,剑身漆黑如墨,剑长六尺半,宽至一尺,剑柄呈方形,靠近剑柄的【逆天邪神】半截剑身上,有着两瓣不规则刻印,细看之下,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一弯被断成两半的【逆天邪神】血色残月!

  除此之外,整把剑毫无剑息,也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力量光芒,给人的【逆天邪神】感觉死气沉沉。

  “那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天罪神剑?”夏元霸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喊道,然后又小声嘀咕:“不过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出奇的【逆天邪神】地方。”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在盯着那把剑,目光掠过剑身,最终停在剑身的【逆天邪神】血色断月印记上。

  弑月魔君说过,这把剑的【逆天邪神】真名,是【逆天邪神】叫“弑月魔剑”!

  而这个血色的【逆天邪神】断月印记,正是【逆天邪神】应对了“弑月”之名……不会错的【逆天邪神】!

  世人对这把剑的【逆天邪神】认知都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而唯有云澈知道,这是【逆天邪神】一把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剑!

  只是【逆天邪神】不知道,其中的【逆天邪神】魔魂还是【逆天邪神】否存在!

  弑月魔君之子的【逆天邪神】魔魂!

  “下面的【逆天邪神】玄阵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低声问道。

  “应该是【逆天邪神】用来聚集玄力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回答:“这个玄阵从半年前就开始准备。这半年圣帝大人大半的【逆天邪神】时间都在至尊海殿,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这个玄阵,其他圣主也应该同样如此。”

  云澈:“……”

  云澈眉头微沉,长久沉吟:依照茉莉从焚绝尘那里读取到的【逆天邪神】记忆,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被永夜王族世代封锁,成为举族之禁,任何人不得靠近碰触,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全力加固封印。

  此次魔剑大会,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解封天罪神剑上的【逆天邪神】封印。

  而若单单只有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封印,天威剑域不至于一千多年都无法解开,最终不得不搞出这个魔剑大会,借助天下所有强者之力。

  难道说,天罪神剑上还残存着邪神的【逆天邪神】封印吗?

  不对!弑月魔君虽然命魂皆残,但显然已经完全摆脱了邪神封印。而天罪神剑既然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剑,自然是【逆天邪神】依附于他,共为一体。弑月魔君摆脱封印,天罪神剑上也没理由还存有封印。

  云澈思索间,忽然想到,弑月魔君说过,弑月魔剑……也就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被他亲手丢到天玄大陆,想借助它来获取外界之事,然而之后,天罪神剑却是【逆天邪神】单方面切断了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灵魂联系……

  而一把剑一旦依附于主人,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做到主动切断灵魂联系的【逆天邪神】!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那时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其实是【逆天邪神】独立存在,弑月魔君并非是【逆天邪神】其剑主!

  难道说,邪神持续了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之力,竟是【逆天邪神】将它们的【逆天邪神】灵魂契约给噬灭了?

  轩辕问天朗声道:“此剑,便为魔剑,亦名为‘天罪神剑’!”

  “而‘天罪神剑’之名,是【逆天邪神】来自于千年前覆灭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

  众人都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诧。“永夜王族”之名,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个禁忌,尤其是【逆天邪神】在四大圣地面前。造成永夜王族覆灭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便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没想到,轩辕问天竟是【逆天邪神】主动提到了“永夜王族”。

  “事隔千年,‘永夜王族’之名,知之者已然甚少,但诸位都是【逆天邪神】天玄霸者,想必都有所耳闻。”

  会知道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人,也基本都知道其覆灭的【逆天邪神】真相。但轩辕问天在全场注视之下依然声若天钟,面不改色,仿佛在说着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逆天邪神】名字:“永夜王族最初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中等势力,但在万年前得到此剑后,却是【逆天邪神】迅速崛起,短短千年时间便冠绝天玄,与我四圣地齐名。那时,世人便皆知天罪神剑之中定然隐藏着惊天之秘。”

  “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玄功名为‘永夜幻神录’,运转时玄气呈漆黑之色,煞气惊天,像极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魔煞之力。但玄功终究只是【逆天邪神】玄功,是【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魔非在玄功,而是【逆天邪神】使用玄功之人,因而从未有人曾质疑永夜王族身堕魔道。奈何,千年之前,永夜王族却是【逆天邪神】屡屡犯下天地所不容的【逆天邪神】大错,我四圣地世代以守护天玄为任,不得不联手制裁,泯灭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存在。”

  谁为恶,谁身堕魔道,谁犯下天地所不容的【逆天邪神】大错,其他三圣地已然知晓,三圣地之外也有很多人心知肚明。但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侃侃而语,脸上毫无愧色,反而满脸大义凛然。

  云澈看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嘴脸,却不觉得可笑与蔑视,心中陡生寒意。

  这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人……比他见过的【逆天邪神】任何人都可怕。

  “当年,永夜之王名夜沐风,其玄力虽强,但稍逊于四圣主中的【逆天邪神】任意一人。而其在最后现出天罪神剑,竟是【逆天邪神】实力暴涨,无人可敌。最终,集合了四圣主之力,再加上十九个圣地顶级长老,合力之下,才堪堪将夜沐风击败,但也付出了极其惨烈的【逆天邪神】代价。四圣主皆受重伤,十九长老十死九伤。”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这番话,让不少人面露震惊之色。永夜王族之名,在场之人大都多少知道一些,亦知道它是【逆天邪神】被四大圣地联手所灭。但永夜之王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之人却几乎无人知晓。

  更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想不到,当年的【逆天邪神】永夜之王竟是【逆天邪神】强大到如此地步,冠绝天下的【逆天邪神】四圣主联手,还要加上十九个顶级圣地长老,才堪堪击败!?

  四圣主的【逆天邪神】玄力都已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十级巅峰,可以说君玄之内,绝无对手!

  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永夜之王如此可怕,难道说……是【逆天邪神】达到了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玄之境吗?

  云澈眉头倾斜,冷冷的【逆天邪神】听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言语。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抹冰寒刺骨,又有些熟悉的【逆天邪神】杀机一晃而过。虽然对方在极力的【逆天邪神】掩饰,但云澈对杀气这种东西过于敏感,依然没有逃过他的【逆天邪神】灵觉。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穿过海神台,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锁定杀机来源,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逆天邪神】身影。

  焚绝尘!!

  他一身黑衣,静寂的【逆天邪神】坐在最边缘毫不起眼的【逆天邪神】一个角落。他脸色阴沉冰冷,目光更是【逆天邪神】让人触之心悸。

  “焚绝尘……他果然来了!”云澈低念一声。之前一直在关注四大圣地,以及思索接下来的【逆天邪神】处境,再加上焚绝尘分明在刻意压低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感,他一直没有发现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存在。

  焚绝尘此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只是【逆天邪神】不知道他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逆天邪神】行动。虽然他如今实力极强,但面对四个鼎盛万年的【逆天邪神】庞然大物,他的【逆天邪神】个人实力依然太过渺小。

  另外,云澈一直以来更为在意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天威剑域会专程邀请焚绝尘参加魔剑大会?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达到了参加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标准吗?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触觉敏锐到极点,在云澈看向他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几乎是【逆天邪神】瞬间反射而至,一双恶狼般的【逆天邪神】眼瞳死死盯着云澈,并凝聚起刺骨的【逆天邪神】恨意。

  直视着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睛,云澈动了动眉头,心中却是【逆天邪神】一阵惊异。

  他感受到了焚绝尘对他的【逆天邪神】恨意……和以前每次面对他时一样,没有丝毫减少。只是【逆天邪神】,恨意之外,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了杀意!?

  怎么回事?云澈心下疑惑……焚绝尘对他的【逆天邪神】杀意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强烈到极致,他如今无比痛苦的【逆天邪神】活着,其中的【逆天邪神】理由之一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杀他。而且在他面前,他也从来不会掩饰对他的【逆天邪神】杀意……

  但这次,却唯有恨,没有杀!?

  到底怎么回事……还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感觉偏差?

  云澈诧异间,焚绝尘已将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从他身上收回,眼瞳沉下,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海神台中间的【逆天邪神】漆黑之剑。他没有看向轩辕问天,也没有看向四圣主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人……因为他怕自己无法控制住流露出极致的【逆天邪神】恨意与杀机。

  轩辕问题继续道:“永夜之王在现出天罪神剑后的【逆天邪神】实力绝非寻常,绝然超出了君玄之境界。而后,他虽败阵身死,但其魂却久久不灭。而身死而魂不灭,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绝非帝君之力所能。”

  “因而,现出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永夜之王夜沐风,其实力,必然已超越君玄境界,步入了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玄之境!”

  海神台下顿时一片喧然,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震惊和向往——独战四圣主和十九圣地长老,身死而魂不灭,这些,都表明着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实力绝对超越了君玄境!

  而这些,是【逆天邪神】由天威剑主轩辕问天亲口说出,其他三圣主也都在侧,岂会有假!

  看来“神玄之秘”四个字,绝非虚假妄言!

  “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崛起,是【逆天邪神】因得到了天罪神将,夜沐风的【逆天邪神】巨大变化,也都是【逆天邪神】在现出天罪神剑之后。因而一切的【逆天邪神】隐秘,皆在天罪神剑之上。”

  “千年前,我们在制裁夜沐风之后,便欲拿到天罪神剑,以期寻到夜沐风实力暴涨的【逆天邪神】秘密。奈何,天罪神剑却在恶战之中不知落于何处,千年来不知所踪。但幸在一年前,我天威剑域在一处荒芜之地无意间寻到了天罪神剑……”

  “这轩辕问天明明在信口胡言,却居然一副气定神闲,凌然无愧的【逆天邪神】样子,脸皮简直厚到极点!”夏元霸咬着牙低声道:“我师父说过,早在千年前,他们就怀疑消失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落在了天威剑域手中。轩辕问天当年用卑鄙恶毒的【逆天邪神】手段灭掉永夜王族,本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天罪神剑!”

  “听他说下去吧,他为了今天的【逆天邪神】表演,也算是【逆天邪神】处心积虑了。”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道。深沉的【逆天邪神】城府,可怕的【逆天邪神】心机,恶毒的【逆天邪神】手段,玄力和背后的【逆天邪神】势力又是【逆天邪神】当世之巅——从轩辕问天身上,云澈感觉到了越来越沉重的【逆天邪神】压迫感。

  天色在以缓慢的【逆天邪神】速度逐渐变暗着,云澈抬起头,看到烈日已被黑痕覆住了近十分之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