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98章 魔剑大会 2

第798章 魔剑大会 2

  轩辕问道飞身而来,来到轩辕绝身侧:“九长老,此时此地不宜解决个人恩怨,一切等魔剑大会之后再说。”

  他抬手向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坐席行礼:“九长老爱女心切,一时情急,惊扰了圣域诸位,还望海涵……九长老,我们回吧。”

  他淡淡看了云澈一眼,拉着轩辕绝回到了剑域坐席。

  “九长老,你太冲动了,父亲曾下严令,魔剑大会之前任何人不得招惹云澈!”轩辕问道向轩辕绝传音道。

  “哼!我实在想不明白,剑主明明都已完全摸清了他的【逆天邪神】底细,为什么还这么畏手畏脚!”轩辕绝怒气冲冲道。

  “父亲并非是【逆天邪神】忌惮云澈,而是【逆天邪神】有重要原因。你若真的【逆天邪神】出手杀了云澈,就会坏了父亲的【逆天邪神】大事!到时……”轩辕问道淡淡看了轩辕绝一眼,眼神里尽是【逆天邪神】警告。

  轩辕绝微微一凛。

  “这个老贼,身为剑域长老,居然在这种地方公然对姐夫出手!”夏元霸愤愤的【逆天邪神】说道。

  “不用管他,这种人反而不足为惧。”云澈沉下眉头,假想着最坏的【逆天邪神】状态和应对之策。

  也因此事,海神台不再那么平静,开始充斥起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议论之音。他们在议论什么,云澈不听也可以猜想的【逆天邪神】到:比如夏元霸,比如天威剑域为什么会和他有恩怨,又比如……为什么轩辕绝的【逆天邪神】样子竟然是【逆天邪神】完全不惧怕他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师父”,

  空气,忽然间冷了一下,一股锋利、冰寒犹若来自九幽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袭至,让所有的【逆天邪神】议论之音都戛然而止,如被冰封。

  云澈蓦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向了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方向。三个漆黑的【逆天邪神】人影如同幽魂一般从天而至。

  三人俱是【逆天邪神】一身黑衣,脸色僵如死尸,眉毛细长如剑,脸上的【逆天邪神】每一道线条也都刚硬的【逆天邪神】如刀剑雕刻的【逆天邪神】一般。

  隔着半里之距,云澈从他们身上却是【逆天邪神】感觉不到半点的【逆天邪神】生气,眼瞳里也没有一丝神采。云澈闭上眼睛,竟是【逆天邪神】直接无法回想起三个人的【逆天邪神】样貌,只凭灵觉,更是【逆天邪神】完全无法感觉到有三个人停留在那里,而是【逆天邪神】三把锋芒盖世的【逆天邪神】利剑!

  “好可怕的【逆天邪神】剑意!”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道。

  整个海神台,都因这三个人的【逆天邪神】到来而气氛一凝。就连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众长老在看向他们出现时,脸色都是【逆天邪神】微微而变。

  “无情剑侍、绝情剑侍、断情剑侍,天威剑域最为可怕的【逆天邪神】三剑侍!”夏元霸凝眉说道。虽然相距遥远,但他同样感觉到犹如正在被三把利剑抵着喉咙,全身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紧缩,就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虽然我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但这么极端的【逆天邪神】剑意,除了这三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剑侍,再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云澈眉头收紧……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整体势力虽处在四大圣地之末,但十级帝君的【逆天邪神】数量却是【逆天邪神】最多,足有四人,持平于皇极圣域。

  除了剑主轩辕问天,另外三个十级帝君,便是【逆天邪神】他几天前才从夏元霸那里听说的【逆天邪神】“三剑侍”!

  整个天玄大陆,实力仅次于四圣主的【逆天邪神】恐怖存在!!

  “我听师父说过,这三个人从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绝情绝欲,一心向剑,剑道修为已到了登峰造极,随心所欲的【逆天邪神】至高境界。草木飞花,皆可为剑,只需一动心念,便可凝化无数剑气,杀人于无形无息。尤其是【逆天邪神】三人联手,据说可以匹敌任何一个圣域之主!”

  夏元霸声音低沉。几天前说起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三剑侍,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介绍。但如今知道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处境,再介绍这三人之时,心中自然是【逆天邪神】沉重无比。

  三人空中而落,于剑域坐席最前排坐下。身为剑域少主的【逆天邪神】轩辕问道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起身相迎,姿态无比恭敬。

  他们在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云澈目光扫过全场,落在了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坐席处。最引人注目的【逆天邪神】,那是【逆天邪神】那七个并排而坐,衣着相似,但颜色各不相同的【逆天邪神】老者。

  众海殿长老皆是【逆天邪神】浅蓝衣袍,而这七人,衣袍颜色却分别为赤色、橙色、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赫然呈彩虹七色!

  循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夏元霸说道:“那七个人,就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七尊者!居于正中的【逆天邪神】紫尊者和蓝尊者,是【逆天邪神】两个足以匹敌剑域三剑侍的【逆天邪神】十级帝君!”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海殿七尊者身上一晃而落,然后落在紫极的【逆天邪神】身上。

  紫极的【逆天邪神】坐席,赫然在七尊者的【逆天邪神】前方!

  似是【逆天邪神】感受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紫极也同时向他看来,微微点头,淡淡一笑。

  至尊海殿右侧相邻,便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区域。所有人衣上都并镶日月。而最前方的【逆天邪神】五人都是【逆天邪神】面相苍老,但衣上日月灼然生辉。五人并坐一起,释放的【逆天邪神】气场混沌凝实,犹如开辟了一个独立的【逆天邪神】小世界,其他人别想临近半步。

  “那五个人,便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日月神使!分别为齐天神使,炽日神使,诛月神使,逐星神使,覆地神使。其中齐天神使和炽日神使都是【逆天邪神】十级帝君,尤其是【逆天邪神】齐天神使,在五个日月神使中实力最强,‘齐天’之名,便是【逆天邪神】意喻着他在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地位堪与天君夜魅邪持平。其他三个神使,皆为九级帝君!”

  夏元霸讲述道。

  神使?以神之名自称么?

  云澈暗暗冷笑,然后一眼看到了后方的【逆天邪神】夜星寒。

  这场魔剑大会,当然不会少了他这个神宫少主。而他也正盯着云澈,目光充满怨恨怨毒,忽然与云澈眼眸相触,他目光顿时一缩,快速撇开,但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持续抽搐。

  除了四大圣地,其他天玄势力各个都是【逆天邪神】正襟危坐,神色紧张,呼吸收敛,交头接耳都是【逆天邪神】小心翼翼。四大圣地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们自然知道。但一定无人想象的【逆天邪神】到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真正实力竟是【逆天邪神】恐怖如斯。

  在他们心目中如同神话,千年难遇的【逆天邪神】帝君,在这里却是【逆天邪神】成百成百的【逆天邪神】出现!估计足以惊的【逆天邪神】他们十天半个月回不过神来。

  整个海神台,则是【逆天邪神】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光幕之中,纵然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力,也无法看清光幕中隐藏着什么。但任谁都想得到,这场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魔剑,必定就在这光幕之下。

  时间缓慢流逝,这时,光线忽然隐隐暗了一分。

  微小幅度的【逆天邪神】光线暗淡,绝非常人所能察觉。但在座都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顶尖强者,灵觉何其敏锐,很多人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抬起头,看向了上空。

  “姐夫,快看!”夏元霸仰头道。

  炽阳东挂,缓移中天,但东侧边缘,却是【逆天邪神】出现了一道细短的【逆天邪神】黑痕!

  “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十三星连珠……真的【逆天邪神】要出现了么?”夏元霸喃喃说道。与此同时,整个海神台也开始哗然起来。

  海神台的【逆天邪神】东部,一道剑芒破空而至,如流星烁空,直刺的【逆天邪神】所有人短暂失明,剑芒之下,一个青色的【逆天邪神】人影从剑芒切开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中缓缓显现,一身青衣,剑威无垠。一出现,便如帝王君临,引得所有人心魂皆畏。

  随着此人的【逆天邪神】出现,天威剑域下至弟子,上至剑侍全部站起,躬身而拜:

  “天威绝剑,盖世无双!恭迎剑主!”

  天威剑域剑主——轩辕问天!

  “哈哈哈哈!”

  封神台西侧,轩辕问天相对方位,一声狂笑荡空而起,狂笑声中,空旷的【逆天邪神】上空忽然映现出一团灼目玄芒,便如一轮曜日熠熠生辉,另一边,一轮同样灼目残月的【逆天邪神】浮空映现,一日一月,瞬间压过了整个空间所有的【逆天邪神】光辉,就连东方真正的【逆天邪神】圆日都在这日月之芒下稍显暗淡。

  一个挺拔的【逆天邪神】人影从日月之芒中缓步走出,一身白衣,目若寒星,一股堪与轩辕问天匹敌的【逆天邪神】威压当空覆下,让入座西方的【逆天邪神】众玄者全部心神剧颤,几乎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顶礼膜拜。

  “炽日诛月,天君齐天!拜迎天君!”

  这次,日月神宫诸玄者全部起身,然后单膝而跪。

  “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圣主,有着‘天君’之名的【逆天邪神】夜魅邪!?”云澈低念道。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夜魅邪中年模样,远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年轻的【逆天邪神】多。

  海神台南方,皇极圣域坐席的【逆天邪神】正前,一道淡黄色光芒从天而将,幻出一个一身白衣,颇为瘦弱的【逆天邪神】背影。

  而就是【逆天邪神】这个瘦弱背影的【逆天邪神】出现,让皇极圣域众真人、长老、弟子……包括夏元霸全部站起,迅速呈揖拜之礼:

  “皇极圣帝,君临万疆!恭迎圣帝!”

  一百多个帝君,四百多个霸皇同时高喊作拜,所激荡起的【逆天邪神】玄气非同小可。云澈离的【逆天邪神】极近,又重伤在身,猝不及防下被震的【逆天邪神】胸口一闷,眼前一花,险些崩裂伤口。

  瘦弱男子缓缓回身,向圣域众人露出一抹清淡之极的【逆天邪神】笑,示意他们全部入座。而他回身之时,云澈也看清了他的【逆天邪神】样貌,心中顿时一阵惊诧。

  皇极无欲,天玄大陆四圣地之首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公认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玄道第一人!对于这神话一般的【逆天邪神】至尊人物,人们所设想的【逆天邪神】轮廓必定是【逆天邪神】威严无双,气势惊天。

  但云澈眼中的【逆天邪神】,却竟是【逆天邪神】一个身材瘦弱,年龄看上去不过才十六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年人!

  而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却又似一个风烛老者,透着仿佛百世的【逆天邪神】沧桑。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势无尽锋芒,如万剑临天,夜魅邪气势浩瀚磅礴,如苍天倾覆,但皇极无欲,他的【逆天邪神】气场却是【逆天邪神】毫无霸气,毫无攻击性……甚至,云澈都无法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感觉到玄气的【逆天邪神】存在,仿佛那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个玄道之外的【逆天邪神】凡人而已。

  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目光碰触到云澈,有过一瞬的【逆天邪神】停留,随之便转向海神台,静默的【逆天邪神】看着海神台上的【逆天邪神】光幕。

  北方,一股平和中暗隐澎湃的【逆天邪神】气场从天而降下,笼罩于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上,众人心中几乎同时显现出了一汪剧烈翻腾的【逆天邪神】无际汪洋,巨浪滔天。

  身姿未现,至尊海殿已全部起身而拜:

  “至尊海皇,万世无疆!”

  至尊海殿——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驾临!依然是【逆天邪神】云澈初见她时的【逆天邪神】一身蓝裳,面罩威严,高贵无双。

  东位:天威剑域——剑主轩辕问天;

  西位:日月神宫——天君夜魅邪;

  南位:皇极圣域——圣帝皇极无欲;

  北位:至尊海殿——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

  天玄四圣地之主,天玄大录玄道当世四大皇者,在这海神台之上全部驾临!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