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9章 我的【逆天邪神】茉莉 中

第789章 我的【逆天邪神】茉莉 中

  云澈手掌抓着地面,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他的【逆天邪神】瞳孔在瑟缩,但站起之后看向的【逆天邪神】,依然是【逆天邪神】那四片释放着幽冥紫光的【逆天邪神】婆罗花瓣。天籁小说WwW.⒉

  “我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靠近它……”他低低的【逆天邪神】叨念,声音一片嘶哑:“为什么我却会不由自主……用仅剩的【逆天邪神】力气退回来……而且,我竟然在害怕……”

  “难道……我所谓的【逆天邪神】决心,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模糊而飘忽,似是【逆天邪神】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离魂之力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茉莉马上说道:“这和你决心是【逆天邪神】否坚定无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承受离魂之痛,也没有人不害怕离魂之痛!”

  “不,有关系!”云澈完全站直了身体,他目视着幽冥婆罗花,双臂颤抖,眼瞳中除了无法挥散的【逆天邪神】恐惧,多了一簇疯狂凝聚的【逆天邪神】戾气,然后抬起脚步,一步一步,重新走向了幽冥婆罗花:“为你重塑身体……这是【逆天邪神】我们相识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你向我提出的【逆天邪神】要求,这也是【逆天邪神】一直以来,你唯一的【逆天邪神】要求!”

  “茉莉,因为遇到你,原本只是【逆天邪神】个废人的【逆天邪神】我重获新生,也重新捡起了尊严……因为你,我可以保护我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不再受欺凌……因为你,我知道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世,找到了亲生父母……我如今所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地位、尊严、声望,全都是【逆天邪神】因为你。若不是【逆天邪神】当初遇到了你,我或许早已惨死……就算还活着,也可能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徘徊在绝望边缘的【逆天邪神】孤魂野鬼……”

  “而我却始终,连你唯一的【逆天邪神】渴望……都无法帮你实现。”

  茉莉:“你……”

  “现在在我眼前的【逆天邪神】,或许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所以,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你……不要再试了,就算你……”

  “呃啊!!”

  茉莉的【逆天邪神】吼声刚刚出口,便已被云澈的【逆天邪神】咆哮声压下,他带着全身的【逆天邪神】火焰和杀气,第四次冲向了幽冥婆罗花……他最强的【逆天邪神】气势,就是【逆天邪神】杀气!他在以自己最极限的【逆天邪神】杀气,去压制来自离魂之痛的【逆天邪神】恐惧。

  两次瞬身,云澈再一次冲到了十五丈的【逆天邪神】距离。这个位置,犹如恶魔的【逆天邪神】禁区边缘——绝不可再踏进一分!

  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离魂之痛袭来,云澈的【逆天邪神】整个身体在痉挛中抽搐,但这一次,他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没有瘫下,而是【逆天邪神】死咬着牙齿,向恶魔的【逆天邪神】禁区踏进了第一步……

  “啊啊啊啊啊啊!!”

  云澈似是【逆天邪神】在离魂之痛下的【逆天邪神】惨叫,更像是【逆天邪神】在竭力咆哮。他死守着自己的【逆天邪神】灵魂和意念,继续向前一步……两步……三步……

  噗通!!

  犹如奇迹一般,他竟是【逆天邪神】在半咆哮,半惨吼之中向前挪动了整整一丈,与幽冥婆罗花临近到了十四丈的【逆天邪神】距离,他整个人终于狠狠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五官在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下挤压成一团,死死抓着地面的【逆天邪神】五指扭曲到如同两只干枯的【逆天邪神】兽爪……

  痛苦、恐惧充斥着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死亡的【逆天邪神】**压过求生,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逃离的【逆天邪神】渴望更是【逆天邪神】吞没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意志。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在扭曲中向远离痛苦的【逆天邪神】方向拼命的【逆天邪神】翻滚、爬动……

  痛苦开始一点点减轻,被撕扯的【逆天邪神】灵魂也终于变得安宁。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恢复了清醒,他趴在地上,看向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方向……那抹紫光,已经又一次远在二十丈之外。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云澈的【逆天邪神】拳头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地上,放声惨笑了起来:“竟然又逃回来了……我竟然……这么没用……”

  “云澈!你到底要蠢到什么时候!”茉莉愤声怒骂道:“如果你这么拼命,就是【逆天邪神】为了你刚才说的【逆天邪神】那些理由而向我报答恩情的【逆天邪神】话,那你大可不必了!我所做的【逆天邪神】一切,也全都是【逆天邪神】为了自己!不需要你为了区区一枚幽冥婆罗花这么拼命!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今天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你真的【逆天邪神】采到了,我也不会感激,只会觉得你愚不可及!!”

  “报……恩?”

  云澈双臂撑起,重新站了起来,他身体摇晃,说话也是【逆天邪神】有气无力:“怎么会是【逆天邪神】……报恩……茉莉,你对我而言……又怎么可能……单单只是【逆天邪神】恩人。”

  茉莉:“……”

  他转向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所在,低低的【逆天邪神】道:“我云澈这辈子,经历过很多次的【逆天邪神】大风大浪,经历过无数次的【逆天邪神】生死劫难,就连一只来自百万年前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魔,都死在我的【逆天邪神】剑下!!”

  “我怎么能……被一株区区幽冥婆罗花如此惨败!!”

  茉莉惊喊道:“难道你还要尝试!?你已经被折磨到丧失最基本的【逆天邪神】理智了么!”

  “没有!相反,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云澈低吼道:“我连魔都不怕,死都不怕,又怎么会被一株花吓的【逆天邪神】一次次狼狈后退!!”

  吼!!!!

  威严的【逆天邪神】龙吼声震荡天下,漆黑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睁开了一双苍蓝色的【逆天邪神】眼睛。一股磅礴的【逆天邪神】威压也倾覆而下,笼罩天地。

  龙魂领域!!

  茉莉:“……!!”

  释放出龙神领域,云澈心中、瞳中所有的【逆天邪神】恐惧完全消散。他看着幽冥婆罗花,脸上露出平淡,但带着决绝的【逆天邪神】笑:“这次,我不会再允许自己害怕和后退……因为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释放出龙魂领域,他的【逆天邪神】魂力会在短时间内急剧消耗,如果再次退却,他的【逆天邪神】魂力想要完全恢复,便需要极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到时,幽冥婆罗花必然已经枯萎。

  所以,这次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没有退路了!

  “不行!!”茉莉用自己最大的【逆天邪神】声音喝止着:“你就算使用龙魂,也根本不可能靠近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而且,龙魂领域会让你魂力急消耗,到时你的【逆天邪神】魂力衰弱,你的【逆天邪神】灵魂会被幽冥婆罗花迅吞噬,连反抗和退回来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

  “我可以……”云澈咬牙欲碎:“因为是【逆天邪神】为了你……所以,我一定可以!”

  “……”茉莉的【逆天邪神】心灵被一种陌生的【逆天邪神】东西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

  吼!!!

  一声龙吟,云澈涌起全身玄力,又一次扑向了幽冥婆罗花……也是【逆天邪神】最后一次!

  因为已经没有机会再有下一次!!

  龙魂领域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魂力暴涨,随着他的【逆天邪神】临近,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摇曳在加快,就连出的【逆天邪神】鬼哭声都有些不正常起来。

  云澈由远及近,猛的【逆天邪神】逼近到十五丈距离,他全身紧缩,而袭向他灵魂的【逆天邪神】撕扯力却被龙神魂力狠狠的【逆天邪神】抵御,带给云澈的【逆天邪神】痛楚和意志溃散甚至不到先前的【逆天邪神】一半。

  力量、意识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离魂之力下快失控、溃散,云澈的【逆天邪神】度变得缓慢,步伐已是【逆天邪神】歪扭摇晃,咬着牙,拼命的【逆天邪神】向前迈步着……在龙魂领域对幽冥之力的【逆天邪神】压制之下,他强行靠近到了十丈之距!!

  越云澈承受极限的【逆天邪神】痛苦疯狂的【逆天邪神】袭来,云澈狠狠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痛苦的【逆天邪神】每一个毛孔都在抖。但他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却还透着些许可怕的【逆天邪神】清醒……

  在这种情形之下,还能保持这极其少量的【逆天邪神】清醒,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就算……彻底撕裂……我的【逆天邪神】灵魂……我也不会再后退半步!”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摆动着颤动、无力的【逆天邪神】手臂,循着幽冥紫光的【逆天邪神】方向爬行着。灵魂的【逆天邪神】撕裂之痛,让他已经开始感觉不到手臂以及整个身体的【逆天邪神】存在,只是【逆天邪神】在压榨着最后的【逆天邪神】信念和意志,推动着身体向前前进着……每前行一分,灵魂被撕裂的【逆天邪神】痛苦和被剥离的【逆天邪神】恐怖感都会倍增。

  但是【逆天邪神】他……绝不能后退!

  天毒珠之中,红儿在昏睡。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恶战似乎让她很疲惫,在云澈凝心疗伤的【逆天邪神】这两天,她也一直在酣睡。茉莉就站在红儿的【逆天邪神】床边,目光木然,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在幽冥紫光的【逆天邪神】笼罩着挣扎爬行着,从十丈之距,一点一点拉近到了只有九丈距离。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让他的【逆天邪神】整张面孔扭曲的【逆天邪神】如恶鬼般狰狞。

  而他背后的【逆天邪神】龙神虚影,却是【逆天邪神】在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减弱着……

  而这时,龙神虚影蓦地一闪,衰弱的【逆天邪神】度也顿时加快,似乎已到了崩溃的【逆天邪神】边缘。

  茉莉的【逆天邪神】纤眉猛的【逆天邪神】一跳,失声道:“云澈,不要再坚持了,马上退回去!你的【逆天邪神】龙魂领域已经快到极限了……在完全溃散之前,你还能逃出去!否则,你真的【逆天邪神】会永远死在这里!!”

  “……”云澈没有回答,更没有后退。他的【逆天邪神】手臂颤巍巍向前,五指全是【逆天邪神】血迹。他紧咬的【逆天邪神】牙齿也早已血流如注,从他的【逆天邪神】嘴角不断溢下,但他全部毫无所觉,身体在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炼狱之中,一点一点,向更深的【逆天邪神】炼狱挪动着。

  “……云澈!你给我听着!”茉莉的【逆天邪神】魂体也在颤抖,颤抖的【逆天邪神】几乎和云澈一样剧烈:“我如果无法重获身体,就只能一直依附你的【逆天邪神】命脉而存在!你活我活,你死我死!我现在已经摆脱魔毒,可以随意动用力量!我不死,就必须保证你不死,以我的【逆天邪神】力量,就是【逆天邪神】全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人加起来,都不可能杀了你!你还可以依仗我的【逆天邪神】力量,做任何你无法做到的【逆天邪神】事!!”

  “我若永远无法重塑躯体,就必须永远依赖摹灸嫣煨吧瘛裤而存在,也就必须永远保护你的【逆天邪神】周全!”

  “但如果我重得新生,你就相当于白白少了一个极强的【逆天邪神】护身符!而且我心性残暴,杀人如麻,我说不定还会因为你知道我太多的【逆天邪神】事而直接出手杀了你!对……我一旦重塑身体,一定会马上杀了你!因为你不但知道我太多的【逆天邪神】事,还是【逆天邪神】我最为讨厌痛恨的【逆天邪神】那一类人!”

  “你简直是【逆天邪神】在付出着天大的【逆天邪神】代价,做着这个世上最愚蠢的【逆天邪神】事!你现在停止还来得及……马上退回去!!”

  茉莉大喊着,咆哮着,两只小手的【逆天邪神】骨节早已苍白如雪。

  嚓!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抓在了一块凸起地面的【逆天邪神】黑石上,拉动着身体继续向前了一点点,他嘴角咧动,出着嘶哑虚弱的【逆天邪神】声音:“你……不……会……”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