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8章 我的【逆天邪神】茉莉 上

第788章 我的【逆天邪神】茉莉 上

  云澈随意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伤势,然后凝聚精神,走向了幽冥婆罗花。天籁小『『说WwW.⒉

  四片花瓣,释放着妖异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梦幻紫光。靠近到五十丈之内时,灵魂被无形之手拉扯的【逆天邪神】感觉清晰的【逆天邪神】传来。云澈停下脚步,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平静的【逆天邪神】道:“茉莉,你放心。我还没傻到不自量力去送死,更何况我的【逆天邪神】命还连着你的【逆天邪神】命。我先前差点被幽冥婆罗花离魂,主要原因是【逆天邪神】我未经历过它的【逆天邪神】可怕,没有足够的【逆天邪神】防备。”

  “而现在我大致已经知道了它离魂的【逆天邪神】方式,再加上它现在只剩四片花瓣,远没有之前可怕。我全力一试,未必就没有成功的【逆天邪神】可能。我又有天毒珠在身,只要能靠近它,很简单就可以采摘下来。”

  “如果最终的【逆天邪神】结果一败涂地,让我感觉毫无希望,我会放弃的【逆天邪神】。”

  “哼!”茉莉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反正我再怎么阻拦你都没用,懒得再管你!过会儿你被折磨的【逆天邪神】求死不能的【逆天邪神】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多次提醒你!”

  “我知道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攥紧,眉头,更是【逆天邪神】揪紧的【逆天邪神】几乎倒竖起来……之前被幽冥婆罗花摄魂的【逆天邪神】可怕,他确信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忘却,此时想起,整个灵魂依然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了一下,内心,甚至有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恐惧在滋生。

  如果摆在他前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稀世珍宝,是【逆天邪神】绝世玄器,是【逆天邪神】万斤神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转身,看都不会再多看一眼……绝不愿再去尝试一番那种被离魂的【逆天邪神】痛苦。

  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这世上唯一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我一定能成功!”

  “呵!!”

  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念,口中一声低喝,全身火焰爆燃,整个人猛的【逆天邪神】腾空而起,全力向幽冥婆罗花扑去。

  先前靠近幽冥婆罗花,承受它离魂之力时,他全身瞬间力量溃散……所以这一次,他想要尝试着利用极之下的【逆天邪神】惯性,在刹那之间直接冲到幽冥婆罗花前方。

  叮……

  眼前的【逆天邪神】幽冥紫光放大,整个世界忽然失声,随之,无数把冰冷的【逆天邪神】钢针疯狂的【逆天邪神】刺入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无数只阴寒的【逆天邪神】手掌从深渊中深处,拼命撕扯着他灵魂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砰!!

  云澈从空中狠狠栽落,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完全熄灭,灵魂被撕扯、抽离的【逆天邪神】巨大痛苦让他五官、四肢、躯体完全痉挛,每一个细胞,每一根毛,都在痛苦的【逆天邪神】颤抖、扭曲着。

  他死命的【逆天邪神】咬住牙齿,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没有叫出声来,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之下,他的【逆天邪神】视线变得一片模糊,但依然足以清楚的【逆天邪神】捕捉到那抹异常艳丽的【逆天邪神】紫光,距离自己,大概在十五丈之遥。

  也是【逆天邪神】这抹紫光,死死的【逆天邪神】支撑着他几乎被残噬殆尽的【逆天邪神】意志,他死死的【逆天邪神】支撑起身体,向紫光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挪动了一步……

  就是【逆天邪神】这短短一步的【逆天邪神】拉近……瞬间,原本只有千根的【逆天邪神】钢针化作了万把刀刃……

  “啊!!!!”

  拼着半条命击毙弑月魔君,全身重伤到几乎粉身碎骨,云澈都没有半声痛苦嘶叫。而这一刻,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出一声泣血般的【逆天邪神】惨叫。一步的【逆天邪神】拉近,就如同从地狱一步踏入了地狱中的【逆天邪神】地狱,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灵魂,连同身体被一瞬间撕裂成几千几万段,那种痛苦出了云澈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界限,甚至出了云澈对于痛苦的【逆天邪神】认知……

  以及,这种痛苦之下所疯狂衍生的【逆天邪神】巨大恐惧!

  恐惧瞬间吞没了云澈所有继续向前的【逆天邪神】意志与勇气,扭曲的【逆天邪神】身体在本能之下做出了反应,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向后退去。

  每退一分,灵魂被切割、抽离的【逆天邪神】痛苦就会迅减弱,意志清晰之下,也自然更多的【逆天邪神】恢复对力量的【逆天邪神】控制。云澈向后一个踉跄,又着地翻滚了数周,终于退到了一个他可以承受的【逆天邪神】距离,他双膝屈跪,手臂撑地,口中大口的【逆天邪神】喘息着,汗水如雨一般从头上淋落,双臂之间的【逆天邪神】地面转眼间便被完全打湿。

  “嗄……嗄……嗄………”

  剧烈的【逆天邪神】喘息和全身的【逆天邪神】颤抖持续了十几息都没有停止,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就如刚刚承受了一轮世上最残酷的【逆天邪神】酷刑……不!那种痛苦,要比他所能想象的【逆天邪神】任何酷刑都要可怕太多太多。

  他转过头,抬起煞白如纸的【逆天邪神】脸看向了自己之前所到达的【逆天邪神】位置。那里,距离幽冥婆罗花只有十五丈之距,那里,他感觉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极限。而再往一步,仅仅是【逆天邪神】一小步……他便已无法承受。

  他根本无法想象,继续往前一步,又会是【逆天邪神】可怕到何种程度的【逆天邪神】地狱。幽冥婆罗花一步之内,又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恐怖世界。

  十五丈……对平时的【逆天邪神】他而言,只不过是【逆天邪神】一段微不足道的【逆天邪神】距离。

  但在这里,却比千万里都要漫长和绝望。

  一步一深渊……一步一天堑!

  “你……没事吧?”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透着担心,但她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马上又转为冷哼:“哼!这就是【逆天邪神】你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结果!我再说一次,幽冥婆罗花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人所能靠近的【逆天邪神】!至于被摄魂的【逆天邪神】痛苦,你已经第二次感受到了!坦白说,你没有崩溃,已经是【逆天邪神】相当不俗的【逆天邪神】表现了。因为这种痛苦不要说是【逆天邪神】你,就算是【逆天邪神】我……甚至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都难以承受!”

  茉莉说完,云澈也已重新站了起来,然后转身,依然看向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方向。只是【逆天邪神】这一次,他的【逆天邪神】眼瞳里没有了之前的【逆天邪神】那般坚毅,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浓郁的【逆天邪神】恐惧。

  这些年,云澈不是【逆天邪神】没有恐惧过——无法承受的【逆天邪神】威压、死亡的【逆天邪神】临近、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

  但第一次,他因为“痛苦”而恐惧。

  咔嚓!

  云澈左手两指的【逆天邪神】指骨被他硬生生捏断……但他苍白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抽搐,因为这点疼痛和方才被摄魂的【逆天邪神】痛苦相比,连蚊咬虫叮都算不上。

  他抬起脚步,一步一步的【逆天邪神】走向幽冥婆罗花。

  “你要做什么?”他的【逆天邪神】举动让茉莉大吃一惊,她知道云澈刚才承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何其可怕的【逆天邪神】痛苦,也感觉到了这种痛苦带给他的【逆天邪神】恐惧。她本以为云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去尝试靠近幽冥婆罗花……或许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但他却居然……又一次的【逆天邪神】靠近!

  “我还……没有……失败!!”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说着。而他此时吐出的【逆天邪神】字,依然带着些许害怕的【逆天邪神】战栗!

  “你……你难道还不死心!?你是【逆天邪神】见了棺材都不掉泪么!”茉莉气急吼道。

  “这株幽冥婆罗花……它就在我的【逆天邪神】眼前,距离我只有短短二十丈距离!如果我就因为这么一点点阻碍而连继续尝试的【逆天邪神】胆量都没有了,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你!!”

  “我!?”茉莉猛然的【逆天邪神】一怔……“这么一点点阻碍”?那岂止是【逆天邪神】“一点点”阻碍!肤体之痛注于魂,而魂之痛,是【逆天邪神】肤体之痛根本不能相比的【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锥魂之痛,茉莉接受天杀星玄力传承时也曾承受过,所以,她明白那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痛苦!强如她,每次想起都会灵魂战栗,甚至今生今世都绝没有勇气去承受第二次!

  而云澈,却为了这一株残缺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要去承受第三次!!

  云澈不等茉莉回音,一声咆哮,在茉莉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惊吟声中重新冲向了幽冥婆罗花。

  十五丈……

  依然是【逆天邪神】这个距离,云澈全身力量散尽,痛苦的【逆天邪神】栽倒在了地上,他死死睁大几乎要炸裂的【逆天邪神】眼睛,咬住随时可能崩碎的【逆天邪神】牙齿,嘶吼着向前跨动了一大步。

  “呜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传遍了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凄厉的【逆天邪神】让地上的【逆天邪神】石子都战栗了起来。这一刹那的【逆天邪神】撕魂之痛,云澈无法用任何言语去形容,让他甚至生出了马上杀了自己来脱离这种痛苦的【逆天邪神】可怕念想。

  灌注身体、残存的【逆天邪神】意志、残存的【逆天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逃离”……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逃离!持续的【逆天邪神】嘶叫声中,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在痉挛中翻滚着……等他意识恢复足够清醒时,他已翻滚至了二十丈之外。

  云澈脸色更加的【逆天邪神】苍白,整个身体如将死的【逆天邪神】虫子般蜷缩在那里瑟瑟抖,身体之下是【逆天邪神】一滩缓缓蔓延的【逆天邪神】冷汗。他紧紧的【逆天邪神】咬着牙……这次,整整三十息,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才停止颤抖。

  “够了,不要再尝试了,要我说多少次,你不可能成功的【逆天邪神】,只会白白吃苦头!”这次,茉莉没有再骂他,说出的【逆天邪神】话,隐约带有着轻微的【逆天邪神】颤音。她本是【逆天邪神】无比确信,一个意志再刚硬的【逆天邪神】人承受一次摄魂之痛,都会留下一生一世的【逆天邪神】噩梦阴影,连回想的【逆天邪神】勇气都不敢有。但云澈……却强行扑去了一次又一次。

  而他如此的【逆天邪神】拼命,甚至不惜一次次强行踏入神都惧怕的【逆天邪神】深渊,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私欲……而是【逆天邪神】为了她!!

  当初在太古玄舟,空间风暴之下,云澈承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极致的【逆天邪神】躯体之痛。他能支撑下来,茉莉赞赏,并不不太过意外。但躯体之痛与灵魂之痛相比……那完全是【逆天邪神】层面上的【逆天邪神】差距!!

  把灵魂硬生生的【逆天邪神】从身体剥离……要比把全身骨头、血筋一根根的【逆天邪神】抽离要痛苦何其千万倍!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