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7章 强取幽冥

第787章 强取幽冥

  “他死了……吗?”云澈艰涩的【逆天邪神】说道。天籁小『说WwW.『⒉

  “死了!魔魂溃散,用不了多久,尸体也会被金乌炎焚尽。”茉莉在心间默默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你现在不要再分心任何事,全力疗伤!你这次伤的【逆天邪神】实在太重,就算是【逆天邪神】你,再拖稍久一点都随时可能毙命!”

  云澈不再说话,努力调整到了一个还算正常的【逆天邪神】姿态,然后快摒除杂念,凝心运转大道浮屠诀……他知道茉莉的【逆天邪神】话并不是【逆天邪神】危言耸听。纵然当初在太古玄舟,他都没有重伤到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这次内伤外伤都极重无比,纵观整个天玄大6,伤到这种程度还能保持不死的【逆天邪神】,也唯有云澈一人。再加之玄力也极度亏空,此番想要完全恢复,也需要相当长的【逆天邪神】时间。

  重伤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集中力也受到很大影响。整整半刻钟过去,淡金色的【逆天邪神】浮屠塔才缓缓出现,涌入云澈体内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息也开始变得浓郁起来。

  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尽头,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残碎尸体已基本被金乌炎焚烧殆尽。没有了魔神之力的【逆天邪神】魔躯,也无力逃脱被焚成灰烬的【逆天邪神】命运……而层层黑灰之下,却隐约投射出一丝异常的【逆天邪神】黑光。

  后方,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最尽头的【逆天邪神】那堵墙壁。云澈开启“轰天”之后的【逆天邪神】一剑轰中了弑月魔君,而更多的【逆天邪神】力量却是【逆天邪神】冲击在了这堵漆黑墙壁之上。只是【逆天邪神】,在那股将弑月魔君都轰灭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这堵墙壁却依然没有崩碎。只是【逆天邪神】裂开了十几道细长,但只能算得上微小的【逆天邪神】裂痕。

  裂痕之中,一缕缕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黑气从石壁之外悄然的【逆天邪神】溢入着。只是【逆天邪神】在完全的【逆天邪神】黑暗之下,绝非肉眼所能察觉。

  “喋呜呜呜……喋哈哈……呜呜咿呜……”

  一切尘埃落定,但阴森的【逆天邪神】哭笑声依然在弑月魔窟回荡着。幽冥婆罗花依然在无风摇曳,但只剩四片花瓣,无论是【逆天邪神】鬼哭之音,还是【逆天邪神】幽紫光芒,都衰弱了许多。

  ——————————————

  苍风国,冰极雪域。

  东方休一路向北,日夜兼程,途中几乎没有片刻停歇。以他初入王玄的【逆天邪神】修为,硬是【逆天邪神】只用了不到十个时辰便从苍风皇城赶至了冰云仙宫。

  到达冰云仙宫,说明来意之后,东方休已是【逆天邪神】玄力耗尽,一头栽到雪地里,半天才勉强缓过来。

  “东方府主放心,宫主有冰云仙魄在身,即使相隔三十万里,也可随时收到我们传言。”

  萧云失踪的【逆天邪神】消息也让冰云仙宫众人深感惊然。云澈曾亲口说过萧云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数月前还曾带他来过冰云仙宫,并协助吓退了日月神宫。

  慕容千雪等人来不及安顿东方休,合六人之力,迅筑起一个冰云仙宫独有的【逆天邪神】传音玄阵。借助此玄阵,身具冰云仙魄的【逆天邪神】云澈只要未脱离天玄大6,必然可以收到传音。

  传音玄阵筑成,慕容千雪居于阵中,凝心传音,但马上她便睁开眼睛,面露讶色。

  “师姐,怎么了?”木蓝依担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不行,无法传音。”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月眉蹙起,凝重的【逆天邪神】摇头。

  “怎么会?”风寒月紧张的【逆天邪神】道:“宫主有冰云仙魄,怎么可能会收不到传音。以前从来没有生过这种事的【逆天邪神】。除非……除非宫主把身体里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除掉了。”

  “啊!”风寒雪惊喊一声,紧张的【逆天邪神】瞬间美眸朦朦:“难道……难道宫主不要我们了吗……”

  “不要乱说。”君怜妾马上喝止:“宫主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重情重义的【逆天邪神】人,绝不可能忽然放弃我们冰云仙宫。他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除去了冰云仙魄,我们六人也应该会有所感应。我猜想,至尊海殿是【逆天邪神】位于天玄极南三千里的【逆天邪神】海洋之上,位置上已是【逆天邪神】脱离了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范畴,所以无法收到我们的【逆天邪神】传音。也可能……那里毕竟是【逆天邪神】圣地,应该存在着强大的【逆天邪神】守护结界,因而将传音隔绝。”

  “另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宫主现在身处他先前数次提过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之中。”楚月璃接口道:“宫主两次说过,他此去至尊海殿,最主要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进入‘弑月魔窟’找一件东西。而那‘弑月魔窟’既然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最大的【逆天邪神】禁地,必然有极强的【逆天邪神】结界隔绝,无法传音再正常不过。”

  “总之,我们先不要妄自猜测。”慕容千雪走出玄阵,然后向东方休道:“东方府主,你暂且在此休息,并传音苍月女皇此事。宫主无法接到传音必有缘由,但无需太过担心。之后,我们会每隔一个时辰便尝试传音一次,相信宫主很快便会有回应。”

  “如此……有劳各位仙子。”东方休声音无力的【逆天邪神】回道。

  慕容千雪等人如她们所言,之后每隔一个时辰,便会重筑一次传音玄阵来进行传音,并且有意识的【逆天邪神】不断增强玄力的【逆天邪神】力量……

  但整整两天过去,都始终杳无回音。

  这次,冰云仙宫上下也开始慌乱了起来。

  即使她们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每个人心中都隐隐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萧云,云澈似乎也出事了。

  ——————————————————

  昏暗的【逆天邪神】世界,不知静坐了多久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声音颇为急促的【逆天邪神】道:“我刚才入定了多久!?”

  “二十多个时辰。”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什么!?”云澈惊声站起,顿时扯动全身的【逆天邪神】伤势,让他脸色一搐,口中一声痛吟。

  普通的【逆天邪神】伤,即使是【逆天邪神】常人眼中的【逆天邪神】重伤,近两天的【逆天邪神】时辰,他也完全可以痊愈。但这次不同,他不但内外皆创,而且伤及根本,所以虽然二十多个时辰的【逆天邪神】安静疗伤,他的【逆天邪神】伤才仅仅好了一小半,玄力,也大致恢复了五成左右。

  “怎么?你怕赶不及魔剑大会?”茉莉冷哼一声:“哼,你还是【逆天邪神】先完全养好伤势,然后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出去!至于魔剑大会,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现在需要考虑的【逆天邪神】事。”

  “不!”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否认,然后快转身。

  百丈之外,四点幽冥紫芒在缓缓摇曳,在云澈看过去时,一阵阴森刺心的【逆天邪神】鬼哭之音也徐徐传来。

  除了花瓣的【逆天邪神】残缺,幽冥婆罗花一如云澈初此看到它的【逆天邪神】那般毫无二致。就连仅剩四枚的【逆天邪神】花瓣也依然紫光潋滟,没有丝毫枯萎垂败的【逆天邪神】迹象。

  即使在百丈之外,云澈目光看向它时,依然清晰感觉到一种灵魂被触动的【逆天邪神】感觉。

  “太好了。”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师父曾经说过,幽冥婆罗花只会开放三天,三天之后就会瞬间凋谢。”

  “虽然从它开放到现在,只过去了两天的【逆天邪神】时间。但它被折损了五枚花瓣,力量大幅度衰弱,以我对奇草灵药的【逆天邪神】认知,它一定会更早的【逆天邪神】凋谢!现在所剩的【逆天邪神】四枚花瓣还完好无损,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大幸了!”

  云澈心中不禁一阵后怕。他为了凝心疗伤,封闭了六识。但入定之时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所以他强行留了一分意识以防自己入定太久。只是【逆天邪神】他先前伤的【逆天邪神】太重,意识本就极为衰弱,强行留下的【逆天邪神】一分意识很快便溃散……在他醒来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便瞬间想到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花期,惊的【逆天邪神】他差点一身冷汗。

  好在,幽冥婆罗花最后的【逆天邪神】四枚花瓣依然存在。

  但他同时也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若是【逆天邪神】完好无损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距离凋谢还有整整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

  但仅剩四枚花瓣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花期必定缩短,绝不可能持续到三天!如今又过了两天的【逆天邪神】时间……它极有可能下一息便忽然凋谢!

  “你要强行摘取幽冥婆罗花?”茉莉纤眉一撇,呵斥道:“你疯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可怕你这么快就忘了么!何况你现在满身是【逆天邪神】伤,玄力也只恢复了一半,别说采摘,就算想靠近到三十丈之内都难如登天!强行靠近,还极有可能被幽冥摄魂,变成活死人!”

  云澈长出一口气,字字如铁的【逆天邪神】道:“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可怕我知道!但别忘了我是【逆天邪神】因为什么才强行留在这里!还莫名其妙遭遇了一个弑月魔君,险些葬身于此!”

  “什么弑月魔君,什么远古之魔,什么天下浩劫……这些我都没有半点兴趣!我只想要取到幽冥婆罗花!而我废了这么大力气,冒这么大风险,还差一丁点就搭上了性命,才终于保下这仅剩的【逆天邪神】四枚幽冥婆罗花瓣!要是【逆天邪神】不能把它们取走,我怎么可能甘心!”

  说到后来,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微微咬牙。进入弑月魔窟后的【逆天邪神】遭遇,着实是【逆天邪神】无数倍出他的【逆天邪神】预想。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格,已然到了如此地步,纵然知道千难万难,而且风险极大,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就这么空手离开。

  茉莉重重的【逆天邪神】道:“哼,我知道你最喜欢做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拼命。但你也该有最起码的【逆天邪神】自知之明!两天前你亲身领教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厉害——而且还是【逆天邪神】离的【逆天邪神】那么远!现在伤疤还没好,就已经忘了疼了么!”

  “茉莉,你告诉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很是【逆天邪神】平静:“只有四枚花瓣,而不是【逆天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能不能帮你重获新生?”

  “……不能!当然不能!”短暂停顿,随之茉莉断然否决:“残缺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和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根本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我重塑身体后想要身魂归一,必须要一枚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才可以做到!不要说残缺五枚花瓣,就算只残缺一枚,也不会有半点作用!你现在就算拼了命,真的【逆天邪神】能靠近并把它们采下来,也只是【逆天邪神】徒劳!”

  “何况你根本不可能活着做到!”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没有让云澈动容,反而看向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眼神更加的【逆天邪神】凝实:“你在说谎!”

  “……说谎!?”茉莉的【逆天邪神】语气变得冷了下来:“你现在连我的【逆天邪神】话都不相信了吗?”

  “不,”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摇头:“茉莉,你是【逆天邪神】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相信的【逆天邪神】人。只要是【逆天邪神】你说出来的【逆天邪神】话,就算再匪夷所思,我也会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相信。除了……你刚才的【逆天邪神】话。”

  茉莉:“你……”

  “茉莉……”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格外轻缓:“我们相遇的【逆天邪神】那一年,我十六岁,你十三岁。你为我重铸了玄脉,并让我拜你为师,还用脚踩着我的【逆天邪神】头强行给你叩……那之后,我们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就连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楚感知到对方的【逆天邪神】存在。到了今天,已经七年多了。”

  “你……你想说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有些异样。

  “我想说,整整七年日夜不离。我和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时间,要比你的【逆天邪神】父母,比你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哥哥,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长。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就如这世上,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

  茉莉:“……”

  “所以到了现在,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说谎,我一下子就可以听的【逆天邪神】出来。更何况,你根本就不喜欢说谎,也极不擅长说谎。平时,你想隐瞒我的【逆天邪神】事,都会直截了当的【逆天邪神】缄口,并且刻意让我感觉到你不想告诉我。除了‘自封玄力’那件事,从来没有过胡诌谎言来欺骗我!”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你‘自封玄力’能瞒我那么久。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你唯一的【逆天邪神】一次谎言!而刚才,是【逆天邪神】第二次!但我已经不是【逆天邪神】五年前的【逆天邪神】我了,这一次,我不会再上当了。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你都一定要强行去采摘那四枚花瓣吗!”茉莉的【逆天邪神】音调有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变化,不知掺入了怎样的【逆天邪神】复杂情绪:“好……我刚才,的【逆天邪神】确说了谎,但也不是【逆天邪神】完全说谎!只有四枚幽冥花瓣,虽然也可以帮助我身魂合一,但却无法达成完美融合!最多,只可持续二三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

  “……二三十年后会怎么样?”云澈一怔。

  “会很有可能身魂互斥,不得不恢复成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哼,我可不会白痴到去承受焚绝尘那样的【逆天邪神】痛苦。”

  “原来如此!”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至少可以让你拥有二十年的【逆天邪神】独立存在和绝对自由。之后,最坏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回归到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

  “那这四枚幽冥花瓣,就非拿到不可了!!”

  “你!!”茉莉顿时气结,天毒珠中的【逆天邪神】她贝齿紧咬,恼气的【逆天邪神】道:“你还真是【逆天邪神】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让我看看你哪来的【逆天邪神】自信把那四枚幽冥花瓣采下来!”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