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6章 劫天诛魔

第786章 劫天诛魔

  火焰依然在燃烧,但火势已是【逆天邪神】小了很多。』  天籁『小说WwW.⒉魔窟的【逆天邪神】颤抖和风暴的【逆天邪神】肆虐已经完全停止了。云澈瘫倒在地上,完全染血的【逆天邪神】身体在轻微的【逆天邪神】抽搐着,喉咙之中,也偶尔出干涩的【逆天邪神】呻吟……证明着他没有死,且还存留着些许的【逆天邪神】意识。

  “云澈,不要试图站起来,马上凝心运转大道浮屠诀!”茉莉迅说道。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云澈身体的【逆天邪神】颤抖缓和了起来,他不再试图挣扎,闭上眼睛,开始全力运转大道浮屠诀。他能模糊的【逆天邪神】看到自己全身是【逆天邪神】血,但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逆天邪神】疼痛……整个身躯,仿佛都已不属于自己。

  魔窟的【逆天邪神】尽头,云澈右侧几十步的【逆天邪神】位置,几簇火苗在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燃烧着。而燃烧的【逆天邪神】载体,赫然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躯。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左臂、双腿都已离体,碎成数段,躯体上只剩一只还勉强算得上完好的【逆天邪神】右臂。而他的【逆天邪神】整个躯体已是【逆天邪神】碎裂不堪,就如一堆被几百只脚践踏过的【逆天邪神】烂泥般摊在那里。而就连这仅剩的【逆天邪神】“烂泥”,也在被金乌炎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焚烧、吞噬着。

  “……本王……竟……然……”

  右臂上的【逆天邪神】手指在抖动,弑月魔君已经无法转动的【逆天邪神】头颅上,出如砂纸般嘶哑模糊的【逆天邪神】声音。

  这个声音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微动,随之开始了剧烈的【逆天邪神】挣扎。茉莉低声道:“你放心,他已经被你砸成了十几断,现在还能说话,只是【逆天邪神】吊着最后的【逆天邪神】一点魔息而已。马上就会死的【逆天邪神】不能再死了。”

  “……”云澈微微的【逆天邪神】睁开眼睛,面孔稍稍的【逆天邪神】放松了下去,嘴角露出一丝极轻的【逆天邪神】笑,无比艰难的【逆天邪神】说道:“茉莉……谢谢你,否则……”

  “哼!否则你现在一定死的【逆天邪神】比他还要惨!”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训斥云澈强开“轰天”境关。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而最终,命运再次站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一边。

  云澈虽然伤势极其之重,换在其他玄者身上,早已死上百次。但对于云澈而言,不但死不了,还能在相当之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内痊愈。

  “弑月魔君,你还有什么遗言吗!”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说道。

  “咳……”弑月魔君痛苦绝望的【逆天邪神】呻吟:“邪神……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都没能杀了本王……本王却……竟然……死在一个……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手上……”

  “哼!邪神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虽然没能彻底杀了你,但你最终,还是【逆天邪神】死在了邪神之力上!看来你再怎么挣扎,哪怕挣扎一百万年,也逃不开死在邪神手上这个命数!”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冰冷中透着沉重。弑月魔君将死,她在大舒一口气,心中依然一片无法在短时间内释散的【逆天邪神】低沉……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寻找幽冥婆罗花而进入这里,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挥他爱作死的【逆天邪神】特性强行留下,就不会知道这里居然隐藏着一个远古之魔。

  她无法想象弑月魔君继续隐藏在这里,直到有一天完全恢复成当年的【逆天邪神】魔时,会是【逆天邪神】怎样一番可怕的【逆天邪神】景象。

  云澈的【逆天邪神】搏命一击,杀了弑月魔君,是【逆天邪神】为了保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命,也为了幽冥婆罗花。但他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魔!这个世间,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扼灭了一场将来会祸及无数星球星界的【逆天邪神】巨大劫难。

  “邪……神……”弑月魔君一声低念,然后忽然嘶哑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真的【逆天邪神】以为……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吗……”

  “怎么?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神,难道还是【逆天邪神】人,或者魔么!”茉莉一声冷笑:“你现在已经死到临头,好歹活了几百几千万年,死前遗言就是【逆天邪神】一堆可笑的【逆天邪神】废话吗?”

  “嘿……嘿嘿……”弑月魔君依然在笑,只是【逆天邪神】笑的【逆天邪神】有些诡异起来。这时,他那只仅剩的【逆天邪神】右臂缓缓的【逆天邪神】,颤巍巍的【逆天邪神】抬了起来,残缺的【逆天邪神】魔爪,也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张开,甚至,释放出了一朵微弱的【逆天邪神】黑光。

  “……!”茉莉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紧……难道,他还有留有余力!?

  不过马上,她又放下心来。云澈虽然现在伤势极重,且毫无抵抗之力,但有龙神血脉和大道浮屠的【逆天邪神】双重守护,就算弑月魔君最后还能释放出一道魔息,也不可能要了他的【逆天邪神】命。

  最多不过是【逆天邪神】在他极重的【逆天邪神】伤势上再加一道轻伤而已。

  弑月魔君缠绕着黑光的【逆天邪神】魔爪之中,缓缓浮现出一枚龙眼大小,遍体漆黑的【逆天邪神】圆珠。他的【逆天邪神】魔爪开始颤抖,口中出怨恨沙哑的【逆天邪神】声音:“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又继承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本王……纵然祭出……魔珠……也要让你……万劫……不复!!”

  颤抖的【逆天邪神】手臂凝聚起整个残躯剩余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甩向了前方……漆黑的【逆天邪神】魔珠在黑暗中飞落,碰触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然后就这么直接没入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异变让茉莉心中一惊,沉声道:“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你丢过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弑月魔君狂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无比沙哑、痛苦、悲哀……还有着扭曲的【逆天邪神】快意。

  “呃啊!!”

  云澈在这时忽然出一声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满是【逆天邪神】鲜血的【逆天邪神】身上逐渐蒙上了一层微弱的【逆天邪神】黑芒……而这道光芒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赫然是【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

  “!!”茉莉顾不得风险,魂体迅离开天毒珠,再次进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之中,神识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定了那枚进入云澈身体的【逆天邪神】漆黑圆珠,惊然现它竟进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之中,并释放出一层层暗黑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将整个玄脉都耀的【逆天邪神】昏黑一片。

  茉莉迅伸出手掌,想要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将其泯灭……但手指点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她心魂猛的【逆天邪神】一颤,脸上更是【逆天邪神】惊然失色。

  这个黑暗圆珠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很是【逆天邪神】微弱,连如今状态的【逆天邪神】云澈都无法短时间内杀死。但是【逆天邪神】,这股魔息的【逆天邪神】层面,却是【逆天邪神】高的【逆天邪神】可怕!

  远远的【逆天邪神】出了她认知的【逆天邪神】范畴!

  忽然间,茉莉想起弑月魔君祭出这枚黑珠时提到的【逆天邪神】“魔珠”二字……

  难道,这竟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源珠!?

  记载之中,承载着远古之魔命源、魂源和黑暗之源的【逆天邪神】魔源珠!?

  魔之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

  茉莉的【逆天邪神】小手微微颤动……不行!!如果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记载中的【逆天邪神】魔源珠,就算力量微弱,也根本不是【逆天邪神】我能毁灭的【逆天邪神】!而且它现在竟然强行融合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之中……就算能强行毁掉,也极有可能重创玄脉!

  怎么回事!?那可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为什么会这么轻易被一枚魔源珠融入?难道是【逆天邪神】因为魔源珠层面太高,而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层面又太低,导致玄脉根本无法抗拒吗?

  茉莉的【逆天邪神】脸色不断变幻、挣扎,最后,她再次伸出手掌,一道猩红色的【逆天邪神】玄力涌起,然后被她减弱、再减弱……一连减弱了十几次后,才终于将它推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然后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包裹向那枚漆黑的【逆天邪神】圆珠中。

  顿时,漆黑的【逆天邪神】光芒被猩红的【逆天邪神】光芒所遮蔽、覆盖,本就微弱的【逆天邪神】魔息也完全消失无踪……被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彻底封锁。

  茉莉放下手臂,迅返回了天毒珠之中……将这枚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魔源珠的【逆天邪神】东西封锁,这是【逆天邪神】她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方法。但为了不伤及云澈玄脉,她不敢动用太强的【逆天邪神】力量,所以那道封锁,也并不能持续太久。所以今后,她必须要每隔一段时间重新封锁一次。

  “弑月魔君……”云澈感觉到了玄脉和身体的【逆天邪神】剧烈变化,咬牙嘶哑着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本王……送了你一件……让你……求生不得……求生不能……的【逆天邪神】……大礼……哈……哈哈……咳……”一股黑血,从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口中喷涌而出,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生命之息又带走了大半。

  “你……”云澈牙齿紧咬,却是【逆天邪神】无法站起身来。

  “不用担心,我已经把它封锁了。”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说道。虽然说着“不用担心”,但她心里格外沉重,因为这枚魔源珠已经融合到了邪神玄脉之中,说不定……会有哪一天产生无法预知的【逆天邪神】变异或异变!

  魔之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就算是【逆天邪神】茉莉,也根本无法控制和预知。

  “嘿……”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身体已是【逆天邪神】一动不能动,声音更是【逆天邪神】虚弱的【逆天邪神】蚊虫嗡鸣:“你们……这些……愚蠢……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真的【逆天邪神】以为我魔族……覆灭了……吗……”

  “那个……被……放逐…………总有……一……天…………”

  弑月魔君瞳孔中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暗光完全消失。

  这个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王,逃脱了远古时代神魔劫难,脱离了邪神百万年封印的【逆天邪神】魔,就此亡命在一个人类的【逆天邪神】手上,永远消逝在了暗无天日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之中。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