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5章 搏命赌注

第785章 搏命赌注

  糟了!!

  看着幽冥花瓣被弑月魔君一口吞下,一股凉气从内到外蔓延至云澈全身。天籁小说WwW.⒉

  最坏的【逆天邪神】情况,终于还是【逆天邪神】血淋淋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眼前。

  不但他渴望拿到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落空,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力量、伤势也会快恢复!而这里是【逆天邪神】个绝对封闭的【逆天邪神】区域,纵然是【逆天邪神】太古玄舟都无法逃脱。偏偏茉莉在这里根本无法现身!

  眼前,几乎是【逆天邪神】云澈所遭遇过的【逆天邪神】最残酷的【逆天邪神】绝境。

  将幽冥婆罗花吞下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陶醉的【逆天邪神】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着幽冥花瓣的【逆天邪神】力量在体内扩散,一种无比舒适的【逆天邪神】感觉蔓延全身,直至灵魂深处,让他全身的【逆天邪神】伤痛都几乎消失无踪。

  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也在以一个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度回复着……云澈,还有弑月魔君自己都感知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布满全身的【逆天邪神】伤口上,也在这时泛起了微弱的【逆天邪神】紫光,随之,这些伤口以快到肉眼可辨的【逆天邪神】惊人度开始愈合。

  “哈哈哈哈!”弑月魔君狂笑着。每次吞食幽冥婆罗花,都是【逆天邪神】他最为陶醉的【逆天邪神】时刻,而这一次,他更是【逆天邪神】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陶醉。想到云澈奋力挣扎后却只能面对绝望,他的【逆天邪神】心中,更是【逆天邪神】强烈的【逆天邪神】快意:“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这一次,看你还如何在本王手中挣扎!!”

  “你马上,就会知道彻底触怒本王的【逆天邪神】下场!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可怕的【逆天邪神】炼狱!!”

  “……”感受着弑月魔君快提升的【逆天邪神】气息,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极愈合的【逆天邪神】伤口,云澈全身冰冷,内心下沉,但大脑却在冰冷之中变得无比冷醒……

  越是【逆天邪神】在绝境,他往往会越为清醒!

  茉莉先前说过,以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状态,吞食幽冥婆罗花后,只需短短百息,就能恢复大半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大半的【逆天邪神】伤势!而他吞食入口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五枚花瓣,而非完整一朵,所以这个时间应该会更长上一些。

  百息恢复大半,这个度虽然惊世骇俗,但毕竟要百息……而不是【逆天邪神】直接绝望的【逆天邪神】瞬间!!

  幽冥婆罗花被吞食了五枚花瓣……但还留有四枚!!

  四枚幽冥花瓣的【逆天邪神】力量……说不定也足以帮助茉莉获得新生!!就算不能,也定然会有很大的【逆天邪神】裨益。

  云澈眉头沉下,心念急转……弑月魔君现在受伤极重,力量消耗也很大,在他依靠幽冥婆罗花恢复到足够状态之前,自己如果能杀了他……

  不!没有如果!这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否则,弑月魔君一旦恢复起来,他必死无疑!!

  但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和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与他本就相距不远,再加上他身具魔躯……先前恶战数个时辰都没能打掉他半条命!想在短短几十息之间将他击毙,根本难如登天!

  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局面,已根本容不得云澈犹豫和权衡。因为每过一息,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力量会就增长一分,伤势就会恢复一分!!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每过一息,本就渺茫如深渊萤火的【逆天邪神】希望就会更加渺茫数倍!或许二十息,甚至十息之后,便连丝微的【逆天邪神】可能性都没有了。

  另一方面,他就算用脚趾头也想得到,弑月魔君接下来的【逆天邪神】动作绝不是【逆天邪神】和他交手,而是【逆天邪神】全力摆脱他再次冲到幽冥婆罗花旁边!到时,不但剩下的【逆天邪神】四枚幽冥花瓣也会落入他的【逆天邪神】魔爪……他连靠近幽冥婆罗花都不能,更不要说最后的【逆天邪神】挣扎和希望!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瞪到最大,放射出阴狠决绝的【逆天邪神】光芒,双手死死抓紧劫天剑,几乎要将其抓入肉中……在唯有的【逆天邪神】选择面前,后果、代价已完全被他抛离心魂!

  “弑——月——魔——君!!”

  云澈出几乎撕裂喉咙的【逆天邪神】大吼,冲向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度在刹那的【逆天邪神】减缓之后忽然暴增。

  “云澈,你……”

  茉莉瞬间知道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图,但她劝阻的【逆天邪神】话还未出口,便又被她咽下……因为眼下,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

  不得不用性命为赌注做出的【逆天邪神】选择!

  虽然这么做极大可能当场暴毙,但至少还能绽放一丝渺茫的【逆天邪神】希望!

  “邪神第四境——轰天!!”

  轰!!

  一声沉闷无比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从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中响起。所有玄关完全绽开,整个邪神玄脉一瞬间膨胀至平时两倍大小……几近炸裂!!

  与此同时,一股狂猛的【逆天邪神】气浪从他身上爆,将周围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都全部排开!这股气浪之恐怖,让狂笑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如被重锤轰击,被狠狠撞飞出去,砸在洞窟最深处的【逆天邪神】石壁上。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狂笑一下子噎住,他连忙抬头看向云澈,上一息还荡漾着得意和快意的【逆天邪神】眼瞳一下子涌满了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

  正在冲向他的【逆天邪神】云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全身染血,释放着恐怖气息的【逆天邪神】血人!他的【逆天邪神】头根根竖起,周身火焰缭绕,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气赫然是【逆天邪神】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赤红色!他的【逆天邪神】双目,更是【逆天邪神】如鲜血糊上了一般,腥红一片!

  他的【逆天邪神】双臂血肉外翻,全身炸开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裂痕,血流如一道道喷泉般向外涌洒。整个人就像是【逆天邪神】被千刀万剐后又从血池中捞出,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丝完好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样的【逆天邪神】外表足以将一个正常人吓得面无人色,但绝不至于吓到弑月魔君。让弑月魔君惊恐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狂暴气息!!

  如果说云澈先前的【逆天邪神】气息是【逆天邪神】一簇火焰……那么眼前的【逆天邪神】血人,就如一座在猛烈喷的【逆天邪神】炼狱火山!恐怖到了让弑月魔君全身神经痉挛,正在被幽冥花瓣滋养中的【逆天邪神】灵魂更是【逆天邪神】一瞬间被极度的【逆天邪神】危险感所包拢。

  而他手中那把朱红巨剑,又在证明着……这个血人赫然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你……”弑月魔君后背死死依着墙壁,再也无法笑出声来。

  在开启“轰天”境关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神经便被无尽的【逆天邪神】剧痛所淹没,他感觉一股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身体内爆开……而这股力量远远出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极限,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躯体、五脏也在玄力爆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完全的【逆天邪神】炸裂……就连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都变得一片血红。

  除了血红色,再也看不到其他……

  唯有那一抹不肯熄灭的【逆天邪神】意志,依然牢牢锁定着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气息。

  他举起几乎已完全失去知觉的【逆天邪神】双臂,用尽全部的【逆天邪神】信念,砸向了弑月魔君气息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瞳孔一下子收缩至了针眼大小……百万年前,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如今他的【逆天邪神】而言,却是【逆天邪神】让他无法停止惊恐的【逆天邪神】灾难之力。

  循着眼角的【逆天邪神】紫色光芒,他想要冲向幽冥婆罗花所在的【逆天邪神】地方,但他魔躯刚向前一步,便被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息强行压回,后背如被钉死在墙壁上一般,别说前冲,连抬起脚步都变得无比艰难。全身上下的【逆天邪神】每一个部分,都如被万丈山岳死死的【逆天邪神】镇压着。

  朱红的【逆天邪神】剑芒越来越近,弑月魔君瞳孔中的【逆天邪神】惊恐也越来越大。他一声大吼,把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拼命的【逆天邪神】涌起,卷起一股比深渊还要幽暗万倍的【逆天邪神】漆黑漩涡,嘶吼着轰向了前方。

  在漆黑漩涡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携带着“轰天”之力的【逆天邪神】朱红剑芒也已倾覆而下。顿时,凝聚着弑月魔君所有残力的【逆天邪神】漆黑漩涡停止了向前,然后被朱红剑芒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压制、吞噬、吞没……直至完全消逝。

  弑月魔君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被无尽的【逆天邪神】朱红色覆盖,他放大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炸开无数的【逆天邪神】血丝。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轰鸣,夹杂着痛苦绝望的【逆天邪神】嘶吼,响彻了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轰———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漆黑的【逆天邪神】石壁疯狂的【逆天邪神】碎裂,无数的【逆天邪神】碎石滚滚而落。弑月魔窟在颤抖,整个天地都仿佛在颤抖,毁灭风暴在魔窟之中四处涌动,来回冲撞,湮灭着一切可以湮灭的【逆天邪神】东西。而魔窟的【逆天邪神】整个深处,被熊熊燃烧的【逆天邪神】淡金色火焰完全充斥,被疯狂肆虐的【逆天邪神】灾难风暴一样久久不灭……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第一次开启“轰天”,也是【逆天邪神】他开启“轰天”后轰出的【逆天邪神】第一剑。这一剑之后的【逆天邪神】结局是【逆天邪神】什么,茉莉不知道。但她完全可以确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轰天”之力,是【逆天邪神】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受的【逆天邪神】!在云澈强开“轰天”,玄力暴走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茉莉就清楚看到了云澈五脏俱裂,全身血液倒流,经脉寸断,唯有倾注着龙神之髓的【逆天邪神】骨骼堪堪没有碎裂。

  这仅仅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刹那……之后每一个微小的【逆天邪神】瞬间,情况都会数倍恶化!!

  或许只需一两息的【逆天邪神】时间,云澈就会躯体爆裂而死,连全尸都别想留下。

  如此处境,已容不得茉莉有半点犹豫,在云澈拼尽意志轰出那一剑的【逆天邪神】同时,茉莉的【逆天邪神】魂体也全离开天毒珠,进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四点猩红色的【逆天邪神】玄力光芒无比仓促的【逆天邪神】射出,刺穿云澈数个脏器,直达玄脉,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点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四个邪神境关之上。

  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何其霸道,四点猩红光芒消失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四个邪神境关也同时关闭,暴走的【逆天邪神】玄气顿时快的【逆天邪神】消逝。茉莉微舒一口气,也马上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她的【逆天邪神】魂体惧怕弑月魔窟中的【逆天邪神】魔气,而云澈毕竟是【逆天邪神】深处弑月魔窟之中,熏染之下,也会有小部分魔气溢入体中。茉莉虽只在云澈躯体停留了极短的【逆天邪神】时间,但回到天毒珠之后,依然泛起一股极其难受的【逆天邪神】感觉。

  茉莉迅凝神归心,过了好一会儿,这种难受感才终于消失。

  她重新睁开眼睛,看向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