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4章 背水绝地

第784章 背水绝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本王,天助本王!!”

  弑月魔君一边狂奔,一边大笑,笑的【逆天邪神】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肆意张狂。幽冥婆罗花每二十四年绽放一次,也是【逆天邪神】他每二十四年间最为渴盼的【逆天邪神】一刻。而这一次,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动数倍!!

  因为吞食幽冥婆罗花,不但可以修复他破损不堪的【逆天邪神】魂源,还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恢复他的【逆天邪神】魂力、生命力、玄力,就连伤势的【逆天邪神】恢复也会加快数倍!以往,这些对他毫无作用,但此刻,却将完全扭曲他此刻,以及未来的【逆天邪神】命运!!

  这些天,他停留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上方,每时每刻都死死盯视着,等待着它完全绽放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如今它终于完全绽放,就如苍天恩赐一般,绽放在他最为需要的【逆天邪神】一刻。

  将这枚完全绽开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吞食,只需短短二十息,他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就能恢复大半!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恶战,他的【逆天邪神】局势只是【逆天邪神】稍稍劣于云澈,而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恢复,必会让他反过来将云澈完全碾压!

  “千万要追上他!!如果被他吞食了幽冥婆罗花,你必死无疑!!”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无比沉重和愤恨……以她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其他任何地方,要灭掉弑月魔君,只需一瞬间!

  但偏偏在这里,她不要说释放力量,就连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都不能!

  云澈玄力全开,牙齿几乎咬碎,幻光雷极更是【逆天邪神】施展到极致。论玄力消耗,他和弑月魔君大致相近,但论伤势,弑月魔君要比他重上一些,再加上他速度本就强于弑月魔君,所以极限速度之下,他与弑月魔君快速拉近,转眼之间,已是【逆天邪神】强行拉近到只有四五十丈之距。

  但由于本就内外皆伤,如今玄力又是【逆天邪神】极限释放且全部集中于速度,顿时让他的【逆天邪神】伤势非但没有平缓,反而快速恶化……但如此情境,他已是【逆天邪神】完全顾不得这些。

  应该……可以追上!!

  数息之间,已是【逆天邪神】冲至弑月魔窟深处,云澈距离弑月魔君也只剩不到三十丈之距,耳边来自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哭笑声也愈加清晰。

  茉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声道:“等等!不要再追了!!”

  而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忽然出现了一抹梦幻一般的【逆天邪神】幽冥紫光。

  先前微拢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终于盛开,九枚完全绽开的【逆天邪神】花瓣呈环状均匀排列,释放着深邃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幽紫光芒。在黑暗之中,幽紫的【逆天邪神】光芒掩下了一切,看不到花托花蕊,也看不到了不断摇曳的【逆天邪神】枝茎。九枚花瓣仿佛是【逆天邪神】独立飘浮于在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释放着神秘而危险的【逆天邪神】魅惑紫光。

  而落在云澈瞳孔之中……他却仿佛忽然看到了九只恶魔的【逆天邪神】眼瞳!!

  弑月魔君已冲到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前方,口中发出更加张狂的【逆天邪神】大笑,他察觉到了后方快速迫近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没有回头,沾血的【逆天邪神】嘴角斜起一抹冰冷的【逆天邪神】嘲笑。

  叮!

  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从点缀着紫光的【逆天邪神】黑暗,一下子变成了点缀着紫光的【逆天邪神】苍白,就连耳边也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全速奔行所带起的【逆天邪神】风雷之音,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惟独只剩下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鬼哭之音。

  整个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忽然变成了空白。

  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里,紫光的【逆天邪神】光芒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放大着,逐渐的【逆天邪神】要蔓延至整个世界。鬼哭之音也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甚至越来越悦耳动听……从最初的【逆天邪神】阴森刺骨,逐渐悦耳的【逆天邪神】犹若天籁……

  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悦耳的【逆天邪神】声响,勾织起一个让人沉醉的【逆天邪神】梦幻之境。梦境之中,出现了一幅幅熟悉的【逆天邪神】画面和一张张熟悉的【逆天邪神】面孔。苍月、凤雪児、萧泠汐、夏倾月、楚月婵、小妖后……她们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出现,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带着最温暖美丽的【逆天邪神】笑颜,一双比一双美丽的【逆天邪神】瞳孔柔柔的【逆天邪神】注视着他,然后在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中缓缓的【逆天邪神】远去……

  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云澈!马上后撤!!”

  一声厉喝,忽然如惊雷一般在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响起。

  乒!!

  紫色的【逆天邪神】梦境世界瞬间分崩离析,所有的【逆天邪神】幻象消失,而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也如万千钢针一般刺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他一下子抱住头,口中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嘶叫。

  他感觉到仿佛有无数只黑暗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撕扯着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想要将他的【逆天邪神】所有记忆、意志、信念……活生生的【逆天邪神】从他的【逆天邪神】躯体里撕扯出来!

  灵魂的【逆天邪神】攻击和对撞,他经历过太多次,但没有一次,如此刻这般恐怖和残酷。那种灵魂被撕扯、撕裂的【逆天邪神】感觉比刀刃切入身体还要冰冷和清晰……他从不知道,也从未想过,灵魂攻击竟然可以恐怖到如此程度!!

  灵魂的【逆天邪神】痛苦与挣扎之下,他几乎完全失去了对力量,以及身体的【逆天邪神】控制,整个人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全身疯狂的【逆天邪神】颤抖着,额头上一瞬间便已冷汗遍布。

  而此刻,他距离幽冥婆罗花,还有整整二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

  “快后退!!”

  茉莉如霹雳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再次响起,也让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挣扎中恢复了更多的【逆天邪神】清明,他猛的【逆天邪神】大吼一声,倾尽所有意志凝聚起一股力量,以一个极其扭曲的【逆天邪神】姿势竭力向后跃去。

  砰!!

  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部狠狠撞地,又连续翻滚几周后才终于停住。这一跃,他回翻了二三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灵魂被撕扯的【逆天邪神】感觉依然存在,但已减弱到他完全可以轻松应对的【逆天邪神】程度。

  云澈双手撑地,大口喘息,额头上冷汗成排而下,瞳孔之中,也凝聚起极少出现的【逆天邪神】惊恐。

  那就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剥夺灵魂的【逆天邪神】能力!?

  居然会这么可怕……为什么会这么可怕!!

  刚才还离的【逆天邪神】那么远,便已恐怖如斯!若是【逆天邪神】近到可以采摘的【逆天邪神】距离……根本无法想象!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存在!

  “现在相信我的【逆天邪神】话了吗?”茉莉满脸沉重的【逆天邪神】说道:“幽冥婆罗花一旦完全绽开,摄魂能力之可怕将远远超出你想象!绝不是【逆天邪神】你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人所能碰触的【逆天邪神】!!”

  云澈没有回应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而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前方,弑月魔君已经站在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前方,那张灰白的【逆天邪神】面孔上布满着得意、嘲讽的【逆天邪神】狞笑。他贪婪的【逆天邪神】看着九枚幽紫的【逆天邪神】花瓣,陶醉着它释放出的【逆天邪神】幽冥气息,还不忘记向狼狈的【逆天邪神】云澈发出肆意的【逆天邪神】嘲笑:“愚蠢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就凭你也妄想和本王抢夺幽冥婆罗花……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忽然戛然而止,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面孔、声音都带上了刻骨的【逆天邪神】愤怒与仇恨:“就是【逆天邪神】你……害的【逆天邪神】本王强行变身,命源大损!你这卑贱的【逆天邪神】性命就是【逆天邪神】死上一万次,都难抵本王之恨!待本王吞下这幽冥婆罗花……必让你尝尽我魔族所有的【逆天邪神】酷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你永生永世都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他转过头,目光完全集中在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上,先前的【逆天邪神】戾气顿时化作激动和陶醉,伸出两只魔爪,魔爪之上黑光笼罩,缓慢的【逆天邪神】伸向幽冥婆罗花……动作轻缓的【逆天邪神】仿佛在碰触他毕生最珍视的【逆天邪神】至宝。

  “嘶——”云澈牙齿欲碎。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可怕让他稍稍回想便全身发冷。短短几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却成了他根本无法跨越的【逆天邪神】天堑!

  不行!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他……

  我到来这里,冒险留下,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幽冥婆罗花!若是【逆天邪神】被弑月魔君吞服,不但将得不到这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世间唯一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命,以及茉莉和红儿的【逆天邪神】命都会永远留在这里!

  无论如何都要阻止!

  无论如何!!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双手已经捧在了幽冥婆罗花上,然后慢慢的【逆天邪神】收拢……他的【逆天邪神】动作缓慢中带着颤抖,表情中甚至带着狂热和虔诚!作为远古之魔,他从未有信仰,也没有什么有资格成为他的【逆天邪神】信仰。但这株有梦婆罗花对他而言却是【逆天邪神】圣物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如果没有它,他早已魂飞魄散!而他能完全修复魂源,重见天日,也同样要依赖于它!

  所以,每次采摘,他都小心到极点,唯恐损伤到它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枝茎。他从不将这里的【逆天邪神】这里气息完全吸纳殆尽,而是【逆天邪神】始终保留一定的【逆天邪神】浓郁程度,也同样是【逆天邪神】为了维持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存在。

  黑色的【逆天邪神】光华包裹住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九片花瓣,再下一息,他就可以将九片花瓣完美的【逆天邪神】采下……而就在这时,一股极端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从后方袭来。

  云澈跃身而起,重新唤出劫天剑和玄罡,几乎是【逆天邪神】一瞬间便将全身玄力提升到极致,剑身和玄罡之上燃起淡金色的【逆天邪神】金乌之炎,然后轰然砸向前方。

  “凤凰天狼斩!!”

  噗!!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臂再度血花四溅,巨大的【逆天邪神】反震力让他狠狠后翻倒地。而两道燃烧着火焰的【逆天邪神】天狼之影带着剧烈如波涛般的【逆天邪神】空间涟漪砸向弑月魔君!

  弑月魔君完全没想到明明玄力大耗的【逆天邪神】云澈竟然还能轰出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力量,而两道天狼之影的【逆天邪神】速度更是【逆天邪神】快到极致,再加上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集中力基本都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身上,等它察觉之时,两道天狼之影已距离他只剩三尺之距。

  砰!!!

  两道天狼炎影猛烈轰击在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后背,弑月魔君一声惨叫,后背的【逆天邪神】黑色鳞甲顿时炸裂,黑血飚飞,露出了虽未断裂,但已严重变形的【逆天邪神】脊骨。整个魔躯也如一枚炮弹般飞射出去,然后狠狠砸在百丈之外的【逆天邪神】石壁上,瘫倒在地,半天没有站起。

  “成……成功了!!”云澈扶地起身,眼前顿时一黑,险些摔倒。刚才那记天狼斩可谓在信念之下超出了他如今力量的【逆天邪神】极限,何况还要附加玄罡之力,损耗之大,让他身体短暂亏空,差点连劫天剑都拿不稳。

  但他还没来及多喘息几口,瞳孔忽然猛的【逆天邪神】收缩。

  他刚才的【逆天邪神】攻击很巧妙的【逆天邪神】避开了幽冥婆罗花。弑月魔君不想它有任何损伤,云澈同样不想。弑月魔君被轰开,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枝茎毫发无损。但,原本飘动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九枚紫芒……

  赫然只剩下了四枚!

  而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尽头,从弑月魔君倒下的【逆天邪神】魔躯上,却亮起了五点幽暗的【逆天邪神】紫光!!

  “糟了!”茉莉沉声道:“他被轰开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抓走了五枚花瓣!!”

  茉莉声音未落,云澈已如离弦之箭般冲了过去……他侧向绕过幽冥婆罗花,如疯了一般直取弑月魔君。

  “混蛋!!”弑月魔君挣扎着起身,后背剧痛的【逆天邪神】如被轰了一个透明窟窿。但被轰飞的【逆天邪神】过程中,他死死握紧了爪中的【逆天邪神】五枚幽冥花瓣……刚才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将它轰开,此时九枚花瓣已全部落入它的【逆天邪神】手中。

  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逆天邪神】云澈,弑月魔君暴怒的【逆天邪神】身体几乎要炸开:“你这该死的【逆天邪神】混蛋!!你的【逆天邪神】挣扎,只会增加你马上将要承受的【逆天邪神】痛苦!!!”

  愤怒的【逆天邪神】咆哮声中,弑月魔君一把抓起五枚幽冥花瓣,快速丢向自己的【逆天邪神】口中。

  云澈骇然失色,嘶声咆哮:“住口!!”

  咕嘟!!

  一个再简直不过的【逆天邪神】吞食动作,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就算再快上十倍也不可能来得及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五枚幽冥花瓣落入大张的【逆天邪神】魔口之中,被弑月魔君一口吞下。

  云澈:“!!!”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