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1章 魔窟恶战

第781章 魔窟恶战

  轰!轰!轰!轰……

  弑月魔窟在承受着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逆天邪神】灾难。暴虐的【逆天邪神】火焰与阴森的【逆天邪神】黑暗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空间疯狂的【逆天邪神】塌陷、崩碎,巨大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就如一口被万丈山岳肆意撞击的【逆天邪神】天钟……此时若有其他玄者在场,哪怕是【逆天邪神】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强者,单单是【逆天邪神】这震颤苍穹的【逆天邪神】轰鸣,都足以让他们瞬间意识崩散,气血倒流,当场昏迷。

  若是【逆天邪神】玄力稍弱,甚至会身魂皆碎而毙命。

  一人一魔,在这封闭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里已是【逆天邪神】交手了数百个照面,如有默契一般,他们的【逆天邪神】力量都在不断增强……都在一步步的【逆天邪神】试探着对方力量的【逆天邪神】极限。

  席卷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灾难越来越剧烈,整个小世界如同处于正在喷发的【逆天邪神】火山口……惟有还未完全绽开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同样处在灾难风暴中的【逆天邪神】它独自悠然摇曳,发出着阵阵恶鬼哭笑般的【逆天邪神】声音。

  砰!!!

  云澈一剑轰出,剑身被弑月魔君荡开,携着重剑之力的【逆天邪神】火焰轰在了五十丈之外的【逆天邪神】石壁上,顿时,刺耳无比的【逆天邪神】迸裂声掩过了火焰爆开的【逆天邪神】声响,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在石壁上倾斜着向下蔓延,直至地面。

  在这里的【逆天邪神】石壁上轰出裂痕,要比一剑粉碎万丈山岳还要艰难!

  云澈一剑挥空,身体失衡,却是【逆天邪神】迅疾回身,百万斤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就如他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般轻盈随心,瞬间反轰,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爪凶狠的【逆天邪神】震开。

  轰轰轰轰……

  弑月魔窟持续的【逆天邪神】颤抖着,那道被云澈轰开的【逆天邪神】石壁裂痕中,开始有零星的【逆天邪神】碎石散落而下,但还未碰触到地面,便已被卷入狂暴无比的【逆天邪神】力量涡流之中。

  上千个照面的【逆天邪神】交手,一人一魔竟是【逆天邪神】出奇的【逆天邪神】势均力敌,自始至终没有一方占得哪怕稍微的【逆天邪神】上风。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片阴狠,因为这不是【逆天邪神】切磋,而是【逆天邪神】在搏命,他与弑月魔君之人,必有一死……但眼神之中,却透着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兴奋。

  然而,弑月魔君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心惊。

  他是【逆天邪神】魔,真正的【逆天邪神】远古之魔,还是【逆天邪神】魔中君王!而人,在魔的【逆天邪神】认知里,是【逆天邪神】如同蝼蚁一般的【逆天邪神】卑微生灵,他举手之间,就可轻易毁灭一个有着亿万人类的【逆天邪神】星界。

  虽然如今的【逆天邪神】他命魂俱损,实力不及当年之万一,但对于人类的【逆天邪神】蔑视,是【逆天邪神】刻在骨子里的【逆天邪神】。而纵然是【逆天邪神】他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也要弱他不知道多少倍……即使他手中握着一把让他力量畏惧,灵魂都不受控制战栗的【逆天邪神】异剑,在他眼中,依然是【逆天邪神】蝼蚁。

  但从和云澈交手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照面开始,震惊就在他灵魂中蔓延,而这种震惊非但没有随之弱小,反而越来越强烈……最初之时,他并未用出全力,因为面对这样一个卑微生灵用出自己全力,对他而言是【逆天邪神】一种巨大的【逆天邪神】耻辱。在感受到云澈力量远超预料的【逆天邪神】强大,他开始一点点提升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每提升一分,对方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会随之增长,直至他提升至九分魔力,却依然无法将云澈压制。

  从那把朱红巨剑上传来的【逆天邪神】力量让他惊然,而如此力量,以云澈凡人之躯,每一剑,都必然是【逆天邪神】极巨的【逆天邪神】损耗。然而千剑之下,他的【逆天邪神】剑威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一直在增强……

  低等的【逆天邪神】生灵,低等的【逆天邪神】身躯和气息,却仿佛蕴含着不啻于他魔神之躯的【逆天邪神】力量!

  这个可恶的【逆天邪神】人类,他一定是【逆天邪神】在拼命咬牙坚持!以他如此卑微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卑贱的【逆天邪神】躯体,怎么可能持续释放出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

  弑月魔君面孔猛一扭曲,恶魔双瞳陡然黑光爆射,永夜幻魔典瞬间运转至最高境界,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力也再无保留,全力涌上。

  云澈眉头一拧,口中一声大吼,双臂肌肉暴起,青筋扭曲,骨节爆响,而后,双脚向前横跨,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力从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牵引至双臂,再涌入劫天剑,猛然扫向前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轰!!!

  云澈脚下的【逆天邪神】黑暗土地完全崩裂,随之如被暴风卷起的【逆天邪神】落叶向后倒飞出去,在一声巨响中狠狠撞在了后方的【逆天邪神】石壁上……过于坚韧的【逆天邪神】石壁让他所承受的【逆天邪神】巨力全部反震回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让他全身一麻,意识出现了瞬间的【逆天邪神】空白,口中更是【逆天邪神】险些喷出一大口血来。

  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状况比他好不了多少,他被云澈一剑轰飞向了斜上方,巨大的【逆天邪神】魔躯砸在了上空石壁,再被狠狠弹下,然后直直滚出了数十丈才撞在后方石壁上停止。

  弑月魔君站起身来,表情、眼神,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呼吸,更是【逆天邪神】变得无比粗重。

  他……堂堂魔君,竟然被一个人类轰飞了!!

  被一个人类轰飞了!!

  轰飞了!!

  仿佛有一个魔咒在他耳边、心魂中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回响。先前被云澈一剑创伤,是【逆天邪神】因他在失神之下猝不及防,但这一次,他分明是【逆天邪神】用出了全力,且是【逆天邪神】毫无取巧的【逆天邪神】正面交锋,他竟然被轰飞!!

  被一个人类轰飞!

  这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屈辱!!

  而这也分明证明着……眼前这个他本以为是【逆天邪神】指间蝼蚁的【逆天邪神】人类,居然有和他匹敌的【逆天邪神】实力!

  云澈已先于弑月魔君站起身来,即使遭受对方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击,百万斤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也没有半刻脱手。虽然臂骨微裂,十几根经脉断裂,但这对他而言,只能算是【逆天邪神】可以无视的【逆天邪神】轻伤。他平复着气血,一步步的【逆天邪神】向弑月魔君靠近:“弑月魔君,你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你……竟……然……”

  相比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肆意嘲讽,弑月魔君已是【逆天邪神】愤怒、屈辱的【逆天邪神】神智半失。在远古时代,即使是【逆天邪神】魔之世界,他都是【逆天邪神】万魔之上!区区人类,连向他屈膝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他被人轰飞,被人创伤,更被一个人类轻蔑着,讽刺着。

  这是【逆天邪神】他毕生从未有过之耻!!

  “永……夜……无……光!!”

  恨满乾坤的【逆天邪神】低吟之中,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如同漆黑的【逆天邪神】幕布般从天而降,让云澈瞬间陷入了黑暗的【逆天邪神】泥潭之中,可怕的【逆天邪神】吞噬之力袭向他的【逆天邪神】躯体、灵魂。每一个细胞,如同有无数只阴森的【逆天邪神】手掌,在将他拉向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

  云澈马上识出,这赫然是【逆天邪神】数月前和他焚绝尘交手时,焚绝尘在溃败之下,不惜代价释放出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

  那时,一切光明都被吞噬,他如同被拉入了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苦潭……那惟独,劫天剑在无尽黑暗之中依然释放着毫无衰弱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而随着他的【逆天邪神】挥舞,这道朱红光芒也轻松撕开的【逆天邪神】无尽黑暗。

  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永夜无光,比之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要强上数倍,但,无尽黑暗之中,依然闪动着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而且在过于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之下显得更为灼目。

  “破!!”

  “黄泉灰烬!!”

  劫天剑重轰而出,将黑暗世界瞬间切割,扫出了一个数丈之宽的【逆天邪神】真空世界,暴烈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从中燃起,狂暴蔓延,凶狠的【逆天邪神】刺入黑暗世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转眼之间,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世界如同涌入了赤黑色的【逆天邪神】岩浆,残虐着一切可以吞噬的【逆天邪神】东西。

  黑暗与火焰在撕咬,翻滚的【逆天邪神】灾难世界中,弑月魔君与云澈已重新战在了一起,这一次,一人一魔再无试探,每一爪,每一剑,都是【逆天邪神】倾尽全力。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面孔已是【逆天邪神】扭曲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口中的【逆天邪神】嘶吼再无魔之威严,声声狰狞可怖。云澈亦是【逆天邪神】全身血脉燃烧,每一剑都伴随着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怒吼。

  永夜无光,黄泉灰烬……这两个超出人之层面的【逆天邪神】强大领域,却在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中交叠爆发。此刻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已不能简单称之为灾难的【逆天邪神】世界,而是【逆天邪神】一个毁

  (本章未完,请翻页)灭的【逆天邪神】地狱!无论生物死物进入,短短一瞬,便会被毁灭成虚无。

  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毁灭世界,却有两人在其中疯狂的【逆天邪神】搏杀着。

  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衫已被吞噬殆尽,皮肤呈吓人的【逆天邪神】赤黑之色,躯体、四肢,已被残噬出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洞孔,几近骨骼。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身上也已燃起了几十处火焰,但两人似乎全然无知无觉,根本不去顾及对方的【逆天邪神】领域所带来的【逆天邪神】创伤,每一次攻击都凶狠到极致……都在拼尽全力欲将对方置于死地!

  一人一魔,都已是【逆天邪神】打的【逆天邪神】状若疯癫。天毒珠之中,茉莉一直默默看着他们的【逆天邪神】恶战,和弑月魔君一样,她没有想到,云澈竟然能在未翻尽所有底牌的【逆天邪神】情况下,和弑月魔君呈势均力敌之势。

  而这其中最为关键的【逆天邪神】原因,就是【逆天邪神】红儿……也就是【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存在!

  红儿的【逆天邪神】存在,让云澈完全摆脱了弑月魔君因层面过高而对云澈造成的【逆天邪神】灵魂压制,同时将这种被压制,反移给了弑月魔君!

  两人的【逆天邪神】恶战,云澈始终保持一种冷静、兴奋的【逆天邪神】状态。而心境修为万倍于云澈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却始终在愤怒、暴躁……甚至,茉莉都可以感觉到他灵魂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

  还有,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力量在靠近云澈……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临近劫天诛魔剑时,都会瞬间衰弱整整三成左右!如此大幅度的【逆天邪神】衰弱,却是【逆天邪神】毫无过程,就如同忽然被一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虚空吞噬了一般!

  换言之,弑月魔君纵然倾尽全力,云澈所承受的【逆天邪神】,也只有他巅峰状态的【逆天邪神】七成力量而已。

  这一点,云澈并没有注意到,但弑月魔君自己清清楚楚,茉莉也感知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

  多种因素叠加之下,让明明全方面都远胜云澈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和云澈陷入了他做梦都想不到的【逆天邪神】胶着状态。

  而这所有的【逆天邪神】因素,根源都是【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

  诛魔剑是【逆天邪神】魔之克星。

  但是【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对弑月魔君克制的【逆天邪神】程度,远远的【逆天邪神】超出了茉莉所传承的【逆天邪神】记忆中诛魔剑对魔的【逆天邪神】克制!

  而弑月魔君先前所喊出,又被他自己否认的【逆天邪神】“劫天魔神剑”,更是【逆天邪神】让她心中翻腾着直到现在都没有平息的【逆天邪神】巨大波澜。

  ——————————

  弑月魔窟内的【逆天邪神】世界天翻地覆,隔着一层薄薄的【逆天邪神】蓝色结界,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却是【逆天邪神】风平浪静。

  天色缓缓的【逆天邪神】暗了下来,凤雪児依然站在最初的【逆天邪神】那个位置,任凭海风吹拂,都始终没有过半步的【逆天邪神】移动,一双凝聚着天地间最灵韵光华的【逆天邪神】美眸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下方蓝色的【逆天邪神】结界,目光没有瞬息的【逆天邪神】偏移,唯恐错过哪怕一个瞬间。

  夏元霸从远处飞回,来到了凤雪児身边。从云澈被封在其中,已过去了四个时辰,这四个时辰,他先后围着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结界环绕了数十周,努力寻找着结界的【逆天邪神】异常,但却连一丁点的【逆天邪神】玄力波澜都没有看到。

  看着凤雪児痴痴呆呆,失梦神迷的【逆天邪神】样子,夏元霸颇为心疼,又一次小声劝慰道:“雪児妹妹,你先回海殿休息吧,你父亲他们一定很担心你。这里有我守着,姐夫出来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一定马上告诉你……其实,半个时辰前,你父亲来过,远远的【逆天邪神】看了你一会儿,又离开了。”

  “……我要在这里等云哥哥。”凤雪児轻轻柔柔的【逆天邪神】低吟着:“他出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如果没有看到我,会担心的【逆天邪神】。”

  “……”夏元霸暗呼一口气,没有再劝慰,飞身而起来到结界正中心的【逆天邪神】上空,静看着结界的【逆天邪神】变化。今天之前,他完全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比白雪还要柔美的【逆天邪神】女孩居然会有这么倔强执着的【逆天邪神】一面。

  “不过女人……真的【逆天邪神】好麻烦。”夏元霸有感而发,小心自语:“看起来我还是【逆天邪神】一辈子都不要找老婆比较好。”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