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80章 萧云失踪

第780章 萧云失踪

  “这么说,我当初之所以能战胜焚绝尘,也是【逆天邪神】因为红儿?”云澈惊讶道。天籁小说Ww『W.⒉

  “哼,不然呢?”

  “……”云澈顿时满腹郁闷,他在战胜焚绝尘后,一直以及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已经堪比君玄境六级之境,原来竟然是【逆天邪神】因为红儿!

  怪不得,那日和焚绝尘交手时,他的【逆天邪神】气场无比恐怖,却现那黑暗玄力远远不如气场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那般强大……他那时就觉得万分奇怪,但全然没想到红儿身上,还以为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无法完全驾驭那股外来黑暗玄力所致。

  劫天诛魔剑释放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下,原本只有一片混沌黑暗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变得无比清晰,就连角落的【逆天邪神】小石子都看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自然也看清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全貌……身长近一丈五尺,身上黑光蔽体,裸露出的【逆天邪神】皮肤呈深灰之色。头却是【逆天邪神】苍白一片,直垂至脚下。

  乍看之下,他除了体型巨大,肤色深灰,外貌竟是【逆天邪神】和人类基本毫无差别。经历了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折磨和一万年的【逆天邪神】不见天日,云澈本以为他的【逆天邪神】外貌必定是【逆天邪神】无比丑恶,苍老如鬼,但意外的【逆天邪神】,他此时的【逆天邪神】表情虽然痛苦狰狞,但面孔以人类的【逆天邪神】审美观而言,却是【逆天邪神】格外英俊,年龄看上去,也不过人类的【逆天邪神】三十来岁而已。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逆天邪神】诛魔剑!”

  弑月魔君终于站起,但上身佝偻,捂着胸口伤痕的【逆天邪神】灰色手掌在抖,指缝之间,那道朱红光芒毫无微弱的【逆天邪神】迹象。

  “剑灵神族……是【逆天邪神】第一个被灭绝的【逆天邪神】神族……这世上不可能还存在诛魔剑!”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声音依然充斥着痛苦,这世上除了诛魔剑,或许没有什么能让能凭一道半尺长的【逆天邪神】伤口让一具真正的【逆天邪神】魔躯持续如此长久的【逆天邪神】折磨。

  “剑光……”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眼睛放大,暴吼道:“诛魔剑是【逆天邪神】白色的【逆天邪神】剑光……那不是【逆天邪神】诛魔剑!!你手里的【逆天邪神】剑是【逆天邪神】什么剑!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

  茉莉:“……”

  “哼,你管我的【逆天邪神】剑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你只需要知道你会死在这把剑下……就足够了!”云澈将劫天剑横在身前,脸上再也没有了半分先前的【逆天邪神】忌惮的【逆天邪神】退怯,反而尽是【逆天邪神】无比自信,仿佛胜券在握的【逆天邪神】冷笑。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理变化,茉莉自然感知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她忽然说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自信过头了?弑月魔君刚才的【逆天邪神】攻击,最多用了一半力量,你能伤了他,也只是【逆天邪神】他猝不及防。虽然红儿的【逆天邪神】力量对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克制,绝不代表你就一定能胜了他!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之雄厚,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你!完全足以弥补红儿对他的【逆天邪神】克制。”

  “我知道。”云澈双手攥紧劫天剑,声音里居然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兴奋:“我大致能感觉的【逆天邪神】到他的【逆天邪神】强大。他先前带给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完全不可能战胜的【逆天邪神】可怕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唤出红儿以后,这种感觉就完全消失了。现在非但没有一丁点害怕,反而……简直要比当初面对焚绝尘时还轻松和兴奋。”

  茉莉:“……?”

  奇怪,神圣之力和恶魔之力是【逆天邪神】相互畏惧,相互克制。云澈本身并非圣灵之躯,也没有圣灵之力,所以会因红儿的【逆天邪神】存在而单方面克制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躯和力量。

  但也只是【逆天邪神】魔躯和力量!而影响不到灵魂层面!

  无论生灵层面,灵魂层面,还是【逆天邪神】力量层面,弑月魔君都要全面凌驾于云澈,所以不要说力量远云澈,就算是【逆天邪神】两人力量持平,云澈也必然受到压制,尤其是【逆天邪神】灵魂层面的【逆天邪神】压制……之前那种不可战胜的【逆天邪神】恐惧,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表现。

  但为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恐惧之态完全消失,气势凌然。反而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如果是【逆天邪神】同一个级别的【逆天邪神】神手持诛魔剑,他或许会畏惧。但面对实力远远逊于他的【逆天邪神】云澈,为什么畏惧之态会这么强烈?

  关于诛魔剑的【逆天邪神】记载和记忆,从未提到过它可以在灵魂层面对魔产生压制。

  对了,红儿并非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诛魔剑!她所化之剑的【逆天邪神】形态、光芒,都和传说中的【逆天邪神】诛魔剑完全不同……

  但是【逆天邪神】,能对魔产生如此大幅度,简直越层面的【逆天邪神】灵魂压制……世上,根本不应该存在这种东西才对!在所有关于上古时代的【逆天邪神】记载和记忆传承中,也从来未有……以神与魔的【逆天邪神】层面,也根本不可能存在。

  除非……是【逆天邪神】高阶层的【逆天邪神】魔或神,对低阶层的【逆天邪神】魔或神……那种纯粹的【逆天邪神】层面压制!

  “……”云澈在情绪上剧烈到过于异常的【逆天邪神】表现,让茉莉陷入了长久的【逆天邪神】沉思。

  “很好!”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面孔愤怒的【逆天邪神】扭曲着,他缓缓直起身体,向云澈走近:“那把剑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对本王并不重要!因为结果都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区区一个低等生物,竟然让本王感觉到了疼痛……罪无可赦!”

  “本王先将你全身的【逆天邪神】骨头化成粉末!!”

  声音落下,弑月魔君全身黑气升腾,距离云澈,也只剩百步之遥。他本以为,自己一步步的【逆天邪神】靠近,对云澈而言就如死神的【逆天邪神】步步近逼,会让他恐惧到全身抖,心胆欲裂,然后向之前那样转身溃逃……但是【逆天邪神】这次,他看到的【逆天邪神】却始终是【逆天邪神】云澈满脸的【逆天邪神】冷笑,随着他的【逆天邪神】靠近,他的【逆天邪神】面孔非但没有露出恐惧,反而目光越是【逆天邪神】兴奋,就连玄力气场也毫无混乱之态。

  反而是【逆天邪神】他,每靠近一步,心魂就仿佛被多压上了一块巨石,越来越沉重。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手中之剑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光芒,让他全身难受,始终不敢直视。而这被他视作自己命源魂源巨损之下对光明的【逆天邪神】排斥反应,直到他猛然凝目看向云澈,也同时将那朱红巨剑的【逆天邪神】光芒与外形完全的【逆天邪神】纳入视线之中……

  那一瞬间,他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一双瞳孔瞬间放大的【逆天邪神】几欲炸裂。

  “劫……劫天魔神剑!!”

  茉莉:“……!!!?”

  噗通……

  弑月魔君身体颤荡间,竟是【逆天邪神】脚下一软,一下子单膝跪到了地上,全身如同筛子一般剧烈抖着。犹如看到了世上最恐惧、最无法相信的【逆天邪神】场景。

  这所有的【逆天邪神】异常,比之之前喊出“诛魔剑”三个字时还要强烈百倍!

  “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云澈本已做好了全力轰击的【逆天邪神】准备,没想到弑月魔君忽然间像是【逆天邪神】被吓掉了魂魄。他动了动眉头,一脸迷惑的【逆天邪神】看着弑月魔君……这家伙不会真的【逆天邪神】因太久的【逆天邪神】死寂而早已心神不正常了吧?

  “他刚才在喊……劫天魔神剑?嗯?”云澈忽然道:“对了!红儿所化的【逆天邪神】剑,除了‘诛魔’二字之外,还刻印着‘劫天’二字。他刚才喊了‘诛魔剑’,现在又喊了‘劫天魔神剑’,合起来的【逆天邪神】便和红儿所化之剑很是【逆天邪神】契合。难道他知道红儿的【逆天邪神】来历?毕竟,他和红儿一样,都是【逆天邪神】来自上古时代!”

  “……现在没必要管这些!”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有些异样,却没有回应云澈的【逆天邪神】疑问:“记得我之前说的【逆天邪神】话,不要留任何余力,不许一切代价和底牌,一定要杀了弑月魔君!现在,他的【逆天邪神】魔躯和力量都受红儿克制,再加上他把武器丢到了天玄大6,因而在武器上,你也占据绝对优势……拼死一搏!一定有杀了他的【逆天邪神】可能!”

  “好!”云澈迅收心,全身火焰爆燃,杀气凛然。

  “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弑月魔君在狂乱的【逆天邪神】低吼,又似乎是【逆天邪神】自言自语:“外貌……一模一样……还有这种魔威……不!不可能……绝不可能!颜色不一样……就算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又怎么可能会有诛魔剑的【逆天邪神】气息……”

  弑月魔君在这时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向云澈咆哮道:“那把剑……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剑,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

  他刚才还喊过那把剑的【逆天邪神】来历已经并不重要……此时,却在向云澈吼叫着之前吼过的【逆天邪神】话,而且吼叫的【逆天邪神】更加暴躁。

  “你废话真多!”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回答,然后身影一晃,已是【逆天邪神】主动冲向弑月魔君:“你还是【逆天邪神】死了之后去问阎王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弑月魔君眼瞳之中魔光大盛,他竟在一个人类面前露出了恐惧和狼狈之态,更是【逆天邪神】让他怒火爆炸:“待本王废了你,再搜了你的【逆天邪神】魂!!”

  他已改变主意,暂不杀云澈……显然,他无比想知道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弑月魔君全身魔气澎湃,背上亮起了深灰色的【逆天邪神】魔纹,须臾,翻滚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他身后凝成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黑色虚影,这黑色虚影足有几十丈高,分成九股,扭动间就如传说中的【逆天邪神】恶兽九头蛇!

  一股股暴虐、痛苦、疯狂的【逆天邪神】气息从中流散出来,带动弑月魔窟中的【逆天邪神】气息完全暴动,然后化作九股黑暗气息直扑云澈。

  “这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中的【逆天邪神】永夜九殇!带有九种极端的【逆天邪神】负面神念,未伤敌,先摧心!”茉莉快提醒道。

  云澈凌然不惧,嘴角一抹冷笑,全身骨节咔咔咔作响,近百万斤的【逆天邪神】劫天剑横空一挥,重剑之力席卷着金乌之炎,瞬间化作一道势欲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撞上了九道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

  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被火焰风暴吞没,一时间空间尽碎,风云色变,震耳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与刺耳的【逆天邪神】吞噬声久久不息,惨烈之极。

  就云澈和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力量层面而言,弑月魔窟这个战场虽然无比之坚韧,但却实在太小,两人力量的【逆天邪神】激撞之下,整个世界都在颤抖。云澈身体衣衫鼓破,眼瞳放射着深邃的【逆天邪神】红芒,劫天剑一次次轰出,每一次都引得天地铮鸣。

  轰轰轰……

  云澈连轰十几剑,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九道魔气阻在了十丈之外,没有一丝近体。看到自己近七成力量的【逆天邪神】一击竟眼看着要被完全轰散,弑月魔君身影爆射,一双犹如来自深渊的【逆天邪神】黑手带着深邃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直抓云澈喉咙。

  轰!!

  剑爪相接,赤红的【逆天邪神】炎光与漆黑的【逆天邪神】魔息同时迸。云澈躯体一震,上身弯折,心里微微吃惊……这弑月魔君竟是【逆天邪神】以包裹着黑暗力量的【逆天邪神】手掌抵住了他的【逆天邪神】劫天剑!

  单凭这一点,若不是【逆天邪神】劫天剑在手,他断然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对手。

  而弑月魔君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比他震惊百倍!他震惊于自己身为高贵的【逆天邪神】魔,力量竟被一个低等的【逆天邪神】人类所抵挡!

  他更震惊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轰到朱红巨剑上时,竟是【逆天邪神】忽然减弱!如同被什么东西凭空卸去了一般!

  啪啪啪……

  云澈全身骨骼如爆裂了一般响动着,本就呈淡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神凝满了狂暴的【逆天邪神】杀气,方才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尚未完全散开,他已骤然翻身,一剑轰向弑月魔君。

  “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就凭你也妄想和本王匹敌!!”

  弑月魔君怒极咆哮,双爪齐出,漆黑的【逆天邪神】魔光瞬间暴涨至数十丈,势要将劫天剑摧成碎片,噬成虚无。

  轰轰轰轰……

  炎光爆裂,暗光肆虐,数息之间,炎光与魔光便已连撞百次,这个狭小的【逆天邪神】空间顿时掀起了末日般的【逆天邪神】灾难……若非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纵然是【逆天邪神】一个千里岛屿,此刻也已然被摧成虚无。

  ————————————

  苍风国,苍风皇城,皇宫主殿。

  凤椅之上,苍月月容微盈淡笑,神态恬静平和,手里正拿着一副玉简翻阅。

  这时,从传音玉上传来轻微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

  苍月放下玉简,将传音玉拿在手中,上面传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声音急促,还隐隐带着哭腔。

  “……什么!”听完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传音,苍月猛的【逆天邪神】站起,月眉紧紧蹙在一起。

  快思虑一番,她拿起传音玉,向萧泠汐传音道:“泠汐,你不要着急,先全力安抚好七妹的【逆天邪神】情绪,千万不可动了胎气!我马上想办法传音给夫君。”

  放下传音玉,苍月紧蹙的【逆天邪神】凤眉久久没有舒展,她低语道:“夫君现在三十万里之外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最高等的【逆天邪神】传音符也只能传音十万里之距……”

  “唯有冰云仙宫!或许有办法传音给夫君!”

  “来人!传东方府主和秦府主!!”苍风急声喊道。

  传音符最高等的【逆天邪神】为十万里传音符,而且昂贵无比。但也绝无可能传音到三十万里之外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冰云仙宫是【逆天邪神】她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希望……但偏偏,冰云仙宫中她留有传音印记的【逆天邪神】,只有云澈、凤雪児和夏倾月,但他们三人此刻都不在冰云仙宫之中。

  须臾,东方休和秦无伤快步到来。

  “秦府主!”苍月快迎上,来不及招呼,直接说道:“你立即传音苍风各大玄府,令各大玄府近三日之内放下一切他事,在所属区域全力寻找萧云的【逆天邪神】踪迹!”

  “萧云?”秦无伤和东方休同时一惊:“生什么事了!?”

  “萧云在两个时辰前失踪了。”苍月肃然说道:“其他人不见两个时辰并不足怪,但萧云平日里极少离开他的【逆天邪神】妻子半步,此番忽然不见,绝非寻常!秦府主,时间紧迫,来不及过多解释猜想,你知晓萧云的【逆天邪神】年龄样貌,失踪前所穿为一身素白长衣,腰缠白束……去通知各大玄府!但切记,要众玄府隐秘搜寻,断然不可声张!若现踪迹,第一时间传音来报!”

  “是【逆天邪神】!”秦无伤深感事态严重,没有再多言,领命快步而去。

  “可否要加派人手前往流云城?”东方休道。

  苍月缓缓摇头:“萧云夫妇的【逆天邪神】玄力,纵然放在天剑山庄都无人可敌。对方却可以把萧云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掳走,若他们想对其他人下手,纵然再多的【逆天邪神】人手,也根本无济于事。”

  “东方府主,夫……云澈他现在至尊海殿,唯有冰云仙宫有可能联系到他!我要你马上出,日夜兼程,无论如何,也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到达冰云仙宫,告知她们此事!她们自然会知道怎么做。”

  东风休微微颔,便已飞身而起,消失于大殿,直赴北方。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