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9章 弑月魔君 5

第779章 弑月魔君 5

  ♂

  “永远化作黑暗里的【逆天邪神】尘埃吧!!”

  弑月魔帝一步踏出,霎时间,整个弑月魔窟都颤抖起来,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雾气疯狂翻滚,直接化作一道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浪,向着云澈翻卷而去。

  极致的【逆天邪神】黑暗,极致的【逆天邪神】冰冷,犹如一个无尽的【逆天邪神】深渊正欲将他永恒吞噬。在这黑暗气浪面前,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变得僵硬,感觉自己就如遮天浪涛前的【逆天邪神】尘埃,本蓄势待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竟是【逆天邪神】根本无法轰出,灵魂中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都是【逆天邪神】“逃离”!若是【逆天邪神】胆敢正面交锋,唯一的【逆天邪神】结果就是【逆天邪神】会毁灭成虚无。

  这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对方的【逆天邪神】攻击还未近身,便让他生出了发自灵魂的【逆天邪神】畏怯。

  云澈猛然一咬舌尖,脚踩星神碎影与幻光雷极,向后方闪电般瞬身,暴风般遁离,后背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了一道他根本无法看清的【逆天邪神】墙壁上。

  轰!!

  弑月魔窟再次战栗,黑暗气浪轰在了云澈之前所停留的【逆天邪神】位置,爆开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如无数道恶鬼般溅散而去。

  弑月魔窟里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处在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中整整万年,每一寸墙壁,每一粒沙石都早已变得奇坚无比,尤其是【逆天邪神】对于黑暗玄力有着无比之强的【逆天邪神】抵御能力。纵然是【逆天邪神】这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黑暗轰击,都没有带起飞散的【逆天邪神】沙石,石壁也仅仅是【逆天邪神】摇晃,没有崩塌。

  虽然没有被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轰中,但冰冷的【逆天邪神】余波依然让他全身难受之极。他眉头收紧,口中大口喘息。面对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第一次出手,他的【逆天邪神】心几乎是【逆天邪神】瞬间沉入了谷底……同样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六级,同样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但单凭弑月魔君刚才轰出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他比之焚绝尘强大何止数倍!

  而他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冰冷威压,更要胜过焚绝尘百十倍!!

  纵然是【逆天邪神】面对海殿之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他所承受的【逆天邪神】威压都远远不及弑月魔君。

  因为,它……毕竟是【逆天邪神】远古之魔!!

  “云澈,你认真听着!”茉莉无比肃然的【逆天邪神】道:“这个弑月魔君,你必须用尽全力,哪怕耗尽底牌,拼上性命,不择一切手段,也一定要杀了他!只有你的【逆天邪神】力量不受这里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的【逆天邪神】压制,所以整个蓝极星,也只有你有可能杀了他!否则,若真让他恢复过来,迎接天玄大陆,以及世间所有生灵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一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巨大浩劫!”

  “嘿,现在哪还管得了什么浩劫。”云澈双手攥紧,自嘲的【逆天邪神】惨笑一声:“我要是【逆天邪神】杀不了他,我就要死,不拼也得拼……只是【逆天邪神】这次,实在是【逆天邪神】没什么胜算啊。”

  对面,可是【逆天邪神】一只远古之魔啊!

  在神魔灭绝的【逆天邪神】这百万年间,云澈赫然是【逆天邪神】整个混沌世界第一个与魔交手的【逆天邪神】人!

  “单单只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话,的【逆天邪神】确必死无疑,一丁点战胜他的【逆天邪神】可能性都没有。”茉莉沉声道:“但如果加上红儿……就未必完全没有希望!”

  “哼,真是【逆天邪神】卑微的【逆天邪神】挣扎!”弑月魔君伸出漆黑的【逆天邪神】手臂,一团黑暗雾气在他身前凝聚,然后如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器官般剧烈的【逆天邪神】蠕动起来。随着弑月魔君手指的【逆天邪神】点出,黑暗雾气猛然撕裂,成千上道黑暗雷光奔射而出,如暴风骤雨般射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每一道黑暗雷电都细若针芒,但其中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力量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全身毛发倒竖,骇然失色。

  “不要试图将它们击破,全力躲开!一旦被击中,其中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会直接损伤你的【逆天邪神】灵魂!”茉莉急声警告道。

  云澈想也不想,再次星神碎影瞬身,幻妖雷极逃遁,贴着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石壁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后方遁去。

  砰砰砰砰砰砰……

  黑暗雷电将空间刺穿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最后射落在石壁、地面之上,爆发出刺耳无比的【逆天邪神】嘶鸣与狂躁的【逆天邪神】黑暗戾气。弑月魔窟中石壁、乱石遍布,随着云澈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后遁,所有的【逆天邪神】黑暗雷电最终都被石壁阻拦……以每一道黑暗雷电中所蕴藏的【逆天邪神】可怕力量,足以连天磐玉都轻易刺穿,却是【逆天邪神】无法刺穿这里的【逆天邪神】石壁。

  这些受到黑暗气息万年熏染的【逆天邪神】石壁,显然已成了云澈狼狈之下的【逆天邪神】保.护伞。

  “嗄……嗄……”云澈的【逆天邪神】背部再次重重靠在一堵石壁上,额头上冷汗遍布,口中剧烈喘息。在他稍稍定神之时便发觉,在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两次攻击之下,已是【逆天邪神】将他从弑月魔窟深处,逼到了中段位置。

  如此下来,马上他就会逃无可逃。

  “不行……”云澈咬牙低念,看向弑月魔君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在这种地方,逃跑根本毫无意义……无论如何,只能拼了!!”

  “真是【逆天邪神】让本王惊讶的【逆天邪神】速度,一个力量如此卑微的【逆天邪神】低等生灵,居然能接连两次躲过本王的【逆天邪神】制裁。但可惜,你还没有资格让本王戏耍你。这一次,就算你有十条命,速度再快十倍,也会永远的【逆天邪神】消失!连一块骨头都不会留下!”

  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声音由远及近,从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中传来,也让云澈勉强锁定了他的【逆天邪神】位置。他猛一咬牙,死死压下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恐惧……

  “炼狱!!”

  一声低吼,云澈全身玄力暴涨,他的【逆天邪神】瞳眸,以及环绕周身的【逆天邪神】玄气颜色,也在刹那间变成了淡赤色。

  “炎阳爆裂!!”

  云澈从石壁之后闪身而出,炽烈的【逆天邪神】金乌炎疯狂燃烧,全力轰向了逼近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

  轰!!

  在临近弑月魔君还有二十丈之距时,金乌炎忽然爆裂,但爆开的【逆天邪神】毁灭火焰却并没有释放出焚尽一切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力,反而在黑暗之中快速的【逆天邪神】熄灭,消逝,短短一息之间,便已化作一片漆黑的【逆天邪神】沉寂。

  “什……么!”云澈猛一咬牙。

  “真是【逆天邪神】无谓的【逆天邪神】挣扎。”弑月魔君冰冷的【逆天邪神】嘲讽着:“若是【逆天邪神】朱雀炎,本王还会稍稍忌惮一分,但如此低等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不过是【逆天邪神】可怜的【逆天邪神】笑话!”

  “……”弑月魔君是【逆天邪神】远古之魔的【逆天邪神】事实再一次被确信!因为他不但一口喊出了那是【逆天邪神】金乌炎,还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逆天邪神】惊异!

  这时,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一凝,眼神也发生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因为他感觉到了云澈玄力的【逆天邪神】变化,以及他身上周围颜色异常的【逆天邪神】玄光。

  “邪神……诀!!”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颤抖起来,随之变得无比愤怒、怨恨、暴躁:“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竟然继承着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啊!!那你更该死,更该死!!”

  “本王无数次的【逆天邪神】立誓,重见天日后必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毁灭邪神留在这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痕迹!!”

  “你这个继承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人类,本万要将你的【逆天邪神】身体和灵魂毁灭成永恒的【逆天邪神】虚无!!”

  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积累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对邪神百万年的【逆天邪神】怨恨!

  感受到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力,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愤怒如沸腾的【逆天邪神】火山一般的【逆天邪神】彻底爆发,那一瞬间让整个弑月魔窟战栗起来的【逆天邪神】怒气,比之之前因“逆子”而生的【逆天邪神】暴怒要强烈千万倍。

  弑月魔君咆哮着,然后忽然飞身而来,一手向云澈抓来,而一股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气犹如来自深渊之底的【逆天邪神】魔神,先于他的【逆天邪神】身躯向云澈吞噬而至。

  他想要以黑暗气息将云澈禁锢,然后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亲手将他撕成碎片,来发泄对邪神的【逆天邪神】百万年之恨。

  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志清醒的【逆天邪神】告诉自己绝不可能畏惧和退怯,但灵魂的【逆天邪神】恐惧、身体的【逆天邪神】瑟缩都强烈无比。这是【逆天邪神】魔的【逆天邪神】威压,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凡人之躯所能承受。云澈可以支撑到如此地步,已是【逆天邪神】万般不易。

  “拼……只能拼!不然只有白死!”

  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瑟瑟发抖,满口的【逆天邪神】牙齿都几欲被他咬碎。心中的【逆天邪神】畏惧在挣扎之中顿时化作了一股暴躁的【逆天邪神】戾气……

  “红儿!!”

  朱红的【逆天邪神】光芒闪耀,劫天剑出,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在同一时间骤然飞出,竟迎着他本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抗衡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正面冲去。发泄般的【逆天邪神】大吼声中,他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凝聚在劫天剑上,轰向了前方的【逆天邪神】无尽黑暗。

  也在这一刻,云澈忽然发觉,自己的【逆天邪神】眼前,竟不再是【逆天邪神】一片绝对的【逆天邪神】黑暗。

  劫天剑身释放着云澈最为熟悉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而在这个连金乌炎也只能照耀几步距离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来自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朱红剑芒竟然耀亮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前方、上方……迫近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以及,视线中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甚至,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清晰的【逆天邪神】映出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全貌!

  与此同时,他更是【逆天邪神】忽然感觉到,一直盘踞心海灵魂,对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那种惊悸、恐惧、不可战胜的【逆天邪神】感觉消失了,而且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前方正在吞噬向他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变得并不那么可怕,就连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黑暗威压,都变得不再沉重。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这一切的【逆天邪神】变化,都在云澈搏命冲出,劫天剑现身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只是【逆天邪神】,云澈已根本来不及去惊讶和思考,因为下一个瞬间,劫天剑已重重轰击在了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上。

  剑身临近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到,本是【逆天邪神】汹涌狂躁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明显收缓……或者说,是【逆天邪神】剧烈瑟缩了一下!

  嘶啦!!

  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就如一块漆黑色的【逆天邪神】幕布,被劫天剑直接撕裂成了两半,奔泻而出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力却并没有吞噬向云澈,却分明在挣扎、瑟缩,然后扭曲着向相反的【逆天邪神】方向拼命逸散而去……如同见到了世上最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

  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涡流就这么被一轰而散,云澈短暂的【逆天邪神】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而同样愣住的【逆天邪神】,还有弑月魔君,他停住了身体,双目死死的【逆天邪神】落在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那把剑上,瞳眸中的【逆天邪神】灰光变得无比混乱:“那……那是【逆天邪神】……”

  而这时,云澈已是【逆天邪神】火速回神,心中已经没有了畏惧和沉重感的【逆天邪神】他一个星神碎影闪现到弑月魔君身前,劫天诛魔剑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向他的【逆天邪神】胸口。

  弑月魔君惊然之间,被一轰而中。

  “呃啊啊啊啊!!”

  嘶哑、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传遍了整个弑月魔君,云澈这一剑虽然是【逆天邪神】仓促轰出,但依旧带有着万钧之势,将弑月魔君一剑远远轰飞。

  云澈没有追击,而是【逆天邪神】愣在那里……耳边,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凄厉如鬼嚎,而且久久不息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一个承受了百万年封印,有着强大魔躯的【逆天邪神】远古之魔,竟然在他一剑之下,发出如此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在承受世间最残酷的【逆天邪神】酷刑一般。

  弑月魔君漆黑的【逆天邪神】魔躯重重砸在了百丈之外的【逆天邪神】石壁上,翻滚而落,但他却没有站起,反而在地上来回的【逆天邪神】翻滚着,不断发出痛苦无比的【逆天邪神】嚎叫声……他的【逆天邪神】胸前,劫天剑刚才所轰中的【逆天邪神】地方,赫然印着一道朱红色的【逆天邪神】伤痕,伤痕上的【逆天邪神】朱红光芒格外刺目,久久不散,道道漆黑的【逆天邪神】鲜血从伤痕中快速流出。

  “诛……诛魔……剑!!”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声音痛苦到扭曲,但喊出“诛魔剑”三个字时,却分明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战栗和恐惧。

  云澈怔立在那里,看着眼前不再黑暗,反而被映成朱红色的【逆天邪神】世界,看着本是【逆天邪神】可怕无比,此刻却痛苦哀嚎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又低头看向手中本是【逆天邪神】无比熟悉,但此刻却似乎有些陌生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满脸茫然。

  “嘿嘿嘿嘿,果然如此!”茉莉笑了起来:“远古之魔一旦被诛魔剑创伤,将承受千倍的【逆天邪神】痛苦,伤口的【逆天邪神】愈合也会比平常慢上十倍!越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魔,越是【逆天邪神】畏惧诛魔剑!”

  “现在你该知道为什么我会说有红儿在,你并非没有可能战胜弑月魔君!”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