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8章 弑月魔君 4

第778章 弑月魔君 4

  “……!!”虽然心中早已有所猜测,但听到茉莉用无比沉重的【逆天邪神】语气说出“魔”这个字,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依然是【逆天邪神】狠狠颤荡了一下。????网  

  魔!存在于上古时代,与远古诸神雄霸混沌世界,力量、生命、灵魂……一切的【逆天邪神】层面都远远凌驾于人类……以及其他所有生灵之上的【逆天邪神】然存在!

  但神与魔,分明已在百万年前便已灭绝!

  陨灭的【逆天邪神】诸神还留下了零散的【逆天邪神】传承,而魔,依照茉莉当初所言,早已泯灭的【逆天邪神】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茉莉……你确定吗?”云澈说话时,心跳基本处在完全停止的【逆天邪神】状态。如果茉莉所言成真,那么站在自己面前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一个本该灭绝百万年,只存在于远古传说的【逆天邪神】恐怖生灵!!

  “极有可能……他此时施展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虽然并不强大,但却无比纯粹!和焚绝尘所施展的【逆天邪神】简直天壤之别!如果不是【逆天邪神】足够纯粹的【逆天邪神】魔体与魔魂,不可能施展出如此纯粹的【逆天邪神】魔功……而永夜幻魔典,本就是【逆天邪神】和远古魔族一起灭绝的【逆天邪神】魔功!”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每一字都沉重的【逆天邪神】如万钧巨石:“焚绝尘,以及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于它!”

  云澈:“……”

  “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竟然识得本王的【逆天邪神】魔功!”茉莉的【逆天邪神】话不但惊住了云澈,也惊住了弑月魔君,让它升腾中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稍稍沉下,但瞳眸中的【逆天邪神】黑光却是【逆天邪神】大盛。

  “哼,笑话。===『雪鹰领主http://www.miaoshufang.com/msf1/』===。”茉莉冷笑道:“永夜幻魔典很稀奇吗?在天玄大6上,会使用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人何止千万!”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显然是【逆天邪神】试探。

  “一派胡言!”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声音带上了重重的【逆天邪神】怒气:“永夜幻魔典是【逆天邪神】我永夜魔族独有魔功,也是【逆天邪神】这世上仅存的【逆天邪神】魔功!普天之下除了本王,绝无可能出在第二个人的【逆天邪神】身上!”

  “是【逆天邪神】吗?既然这魔功只属你一人,那你如何解释本公主将它一眼认出,还准确无误的【逆天邪神】喊出它的【逆天邪神】名字!”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弑月魔君短暂无言,然后忽然间身上黑雾升腾,一股暴烈的【逆天邪神】如海啸般爆,将云澈再度逼退几十个身位,但同时他也清楚感觉到,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这股怒气似乎并不是【逆天邪神】针对于他。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弑月魔君愤怒的【逆天邪神】咆哮着:“是【逆天邪神】那个逆子……逆子!!他不但背叛了本王,还将我族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魔功送给了人类……啊——啊!!!本王当年……就该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轰!轰!轰!!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情绪在失控,力量也同样暴走,四散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混乱冲击着四周,带起声声震耳欲聋的【逆天邪神】轰鸣。

  “他在说什么?他的【逆天邪神】儿子?”云澈双目冷凝,全神戒备。但弑月魔君吼出的【逆天邪神】声音,他全然无法听懂。

  茉莉缓慢而低沉的【逆天邪神】道:“他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秘密,一定要想办法让它全部说出来!这世上,居然还隐藏着一个魔!这绝不是【逆天邪神】‘离奇’二字那么简单!而是【逆天邪神】足以轰动整个混沌的【逆天邪神】惊天大事!”

  “如果他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远古魔族的【逆天邪神】魔,并在将来的【逆天邪神】某一天恢复了实力,那么……他将会给整个混沌世界都带来恐怖的【逆天邪神】劫难!”

  云澈心念急转,厉声道:“弑月魔君!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告诉你,我们所知道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是【逆天邪神】来自一把名为‘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剑!那把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和你有关?”

  “天罪神剑?”弑月魔君怒笑:“那是【逆天邪神】本王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

  永夜……魔剑?

  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永夜王族所取之名,用来告诫后人动用此剑者是【逆天邪神】触犯天罪!而永夜魔剑……才是【逆天邪神】它真正的【逆天邪神】名字!?

  “那它为什么会在天玄大6?难道是【逆天邪神】你刻意留下的【逆天邪神】?”云澈凝眉问道。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悄然将暗中全力凝聚的【逆天邪神】玄力收敛起来。因为自己表现的【逆天邪神】足够弱,弱到在他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等同于是【逆天邪神】个死人,他就会更容易说出更多的【逆天邪神】事。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怒气依然未消,似乎口中的【逆天邪神】“逆子”是【逆天邪神】他毕生之恨,出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是【逆天邪神】有些失控的【逆天邪神】怒吼:“万年前,本王终于摆脱封印,虽然未死,但命魂魂源皆惨败不堪,一旦碰触日月之光,就会痛不欲生,加消亡,只能蜷缩在这不见天日之地!本王为了知晓外界世界的【逆天邪神】变化,将永夜魔剑丢出到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而永夜魔剑之中,封印着本王那个逆子的【逆天邪神】魔魂!

  “本王本以为他会如本王所愿,告知本王想知道的【逆天邪神】一切。但那个逆子,他竟然切断了与本王的【逆天邪神】灵魂联系!他竟然背叛了本王!居然连永夜幻魔典都传给了低贱的【逆天邪神】人类……啊——啊!!!!”

  “亏的【逆天邪神】本王当年亲手毁了他的【逆天邪神】魔体,将魔魂封入永夜魔剑,让他可以随本王而不死!他竟然背叛本王……逆子!逆子!!!”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情绪越来越失控,暴怒的【逆天邪神】咆哮声几欲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膜撕裂。

  “……茉莉,你听懂他在说什么了吗?”云澈背依着后方的【逆天邪神】墙壁,低声问道。

  “天罪神剑就是【逆天邪神】它口中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里面还藏着一个魔的【逆天邪神】魂!”茉莉低沉的【逆天邪神】道:“不过那把剑根本不足为虑,连永夜王族都能将它轻易封锁,其力量已是【逆天邪神】孱弱不堪。到了今天,里面的【逆天邪神】魔魂就算没湮灭,也到了湮灭的【逆天邪神】边缘了。但是【逆天邪神】这个弑月魔君……它为什么居然活着!还活到了现在!”

  “这个星球,是【逆天邪神】由邪神所创造!而他说自己被封印了百万年,那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被邪神所封印!邪神既然有能力封印它如此之久,为什么当初不杀了他?他方才也说过把他儿子的【逆天邪神】魔魂封入他的【逆天邪神】剑中,就可以和他一样不死……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一个活着的【逆天邪神】魔,这件事透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沉重和可怕。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弑月魔窟中再度响起:“弑月魔君!你口口声声自称永夜魔族,又数次自称被封印百万年,难道是【逆天邪神】想告诉我们你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魔神吗?呵,简直笑话!神族与魔族早在百万年前就已灭绝,这是【逆天邪神】整个混沌空间三岁小儿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事,你所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都简直愚不可及!”

  “本王之魔躯,又岂是【逆天邪神】你们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有资格质疑!”弑月魔君怒嚎道:“神陨魔灭,我永夜魔族一半死于神族,一半亡于邪婴万劫轮!唯有本王活了下来!但那个该死的【逆天邪神】邪神,他明明中了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万劫无生’,却又继续活了那么久,还用他所剩余的【逆天邪神】全部力量,将本王封印在这个卑贱之地!!”

  “……他果然如你所说,是【逆天邪神】被邪神所封印!”云澈低声道。

  茉莉:“……”

  “本王被封印了百万年……整整一百多万年!”弑月魔君继续怒吼着,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泄着因“逆子”而被激的【逆天邪神】狂怒:“那该死的【逆天邪神】封印每一息都在侵蚀着本王的【逆天邪神】魔躯和魔魂!本王原本以为会在邪神的【逆天邪神】封印之中身魂陨灭,但没想到,就在万年前,封印的【逆天邪神】力量竟然耗尽,不但让本王留下了一缕命源和魂源,还重获了自由!”

  “……”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脑中闪过刹那的【逆天邪神】疑惑……正常说来,脱离封印后,是【逆天邪神】“重获了自由,并留下了一缕命源和魂源”,而他说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让本王留下了一缕命源和魂源,还重获了自由。”

  这句话理解起来,似乎是【逆天邪神】被封印前并没有自由?

  不过,这个疑惑在云澈心间也只是【逆天邪神】刹那闪过,因为这很有可能只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言语偏差而已。

  “那邪神一定永远都不可能想到,他费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封印,依然没能杀的【逆天邪神】了本王……而他自己,却已经死了百万年,哈哈哈哈!!”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暴怒开始转为了狂笑:“这是【逆天邪神】天佑本王,天佑我永夜魔族!”

  “邪神将本王封印在这个无比低等的【逆天邪神】世界,一定是【逆天邪神】为了让本王纵然有一天能摆脱封印,也永远无法恢复残破的【逆天邪神】魔躯和魔魂,唯有等死!但,他更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想不到,那帮愚蠢低贱的【逆天邪神】人类竟为本王铸造出一个完美的【逆天邪神】结界,不但完全隔绝了日月之光,还让这些珍贵的【逆天邪神】魔气不会逸散,完全为本王所用!更奇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里,竟然孕育出了一株幽冥婆罗花……吸纳魔气恢复命源,而吞食幽冥婆罗花可以恢复魂源,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上天在助我永夜魔族再度魔临天下!!”

  “!!!!”这次,云澈真真切切的【逆天邪神】听懂了。

  弑月魔君……被邪神陨灭前,用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封印在这里的【逆天邪神】魔!封印在一万年前失效,让弑月魔君得以脱离,但同时,他也在百万年的【逆天邪神】封印残噬下奄奄一息,就算脱离封印,也早晚会陨灭。

  但偏偏,他脱离封印后不久被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先祖现,并铸造起结界……也为他铸造起了一个绝佳的【逆天邪神】恢复之地!

  更是【逆天邪神】因其中黑暗力量的【逆天邪神】囤积,而孕育出了一株幽冥婆罗花!

  至尊海殿本想封死可怕的【逆天邪神】魔气和其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但却在无意间救了他!

  但另一方面,若不是【逆天邪神】这个结界,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可怕魔气就会逸散向天玄大6,后果更是【逆天邪神】不堪设想。

  就如茉莉所言,相比于弑月魔君,那个源源不断释放魔气的【逆天邪神】东西更为恐怖!

  茉莉冰冷的【逆天邪神】道:“当年,连邪神都因邪婴万劫轮而灭,为什么惟独你活着!?而封印你百万年,远远要比杀了你还艰难的【逆天邪神】多,为什么邪神却是【逆天邪神】选择耗费所有力量将你封印,却不是【逆天邪神】直接杀了你?”

  “嘿,”弑月魔君阴沉的【逆天邪神】笑,到了此刻,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怒气已经开始平息了下来:“因为邪婴万劫轮杀不了本王,邪神更是【逆天邪神】杀不了本王!!”

  “为什么杀不了你!”茉莉咄咄逼问:“永夜魔族在远古魔族之中,并非是【逆天邪神】最顶尖的【逆天邪神】族类!而你就算是【逆天邪神】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王,也绝非最顶尖的【逆天邪神】魔!连创世神、劫天魔帝这等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神魔都尽皆陨灭……为什么偏偏只有你不死!”

  轰!

  弑月魔君没有回答,随着怒气和情绪的【逆天邪神】平息,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再度激荡,冰冷刺骨的【逆天邪神】气息重新将云澈牢牢锁定,随着他向前迈步,整个弑月魔窟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战栗着:“既然这么想知道,那就在死后去问那该死的【逆天邪神】邪神吧!卑贱的【逆天邪神】人类,你若是【逆天邪神】被误封于此,本王还懒得动手,由你被这里的【逆天邪神】魔气自行吞灭,但你竟敢觊觎本王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那就好好享受本王赐给你的【逆天邪神】,最残酷的【逆天邪神】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