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7章 弑月魔君 3

第777章 弑月魔君 3

  云澈将金乌炎稍稍抬高,眼睛避开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方向,低声道:“茉莉,那个怪物现在在什么位置?”

  过了一小会儿,茉莉才回应道:“依然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正上方,大概三十四丈的【逆天邪神】位置,并没有变动。如果我感知没有错误,现在它的【逆天邪神】目光就锁定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

  “玄力呢?确认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六级?”云澈再次问道。

  “……我不敢太过动用魂力,灵觉在这里严重受限,无法确定。但这个距离的【逆天邪神】话,就算有偏差,也不会太远。”

  “好……”云澈低念一声,然后微微吸一口气,冷下面孔,抬起头来,看向幽冥婆罗花正上方三四十丈附近的【逆天邪神】位置,用无比平静的【逆天邪神】语气道:“抱歉打扰你的【逆天邪神】静寂了,弑月魔君!”

  “弑月魔君?”茉莉语带疑问:“你在试探它?”

  “并不全是【逆天邪神】。”云澈慎重道:“我感觉……它应该就是【逆天邪神】紫极所说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紫极说它六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依据是【逆天邪神】从六千多年前开始,进入弑月魔窟试探的【逆天邪神】海殿弟子就再未发现过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踪迹。而,先前我们四人从进入到离开,它明明存在,却始终毫无动静……极有可能,它的【逆天邪神】死亡,从来都只是【逆天邪神】假象!”

  “因为它根本不需要消亡!只要它隐在那里,就算是【逆天邪神】四圣主来了,也根本发现不了它的【逆天邪神】存在!”

  本是【逆天邪神】只有无尽黑暗的【逆天邪神】上空,忽然间亮起了两点深灰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那是【逆天邪神】一双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眼睛!这双眼睛睁开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从身体到灵魂都狠狠的【逆天邪神】战栗了一下。

  “愚蠢的【逆天邪神】人类!你不顾死活的【逆天邪神】留下来,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求本王亲手赐你一死吗!”

  没有对云澈发现它存在的【逆天邪神】惊疑,嘶哑晦涩的【逆天邪神】声音之中,充斥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狂躁与傲慢。

  “……这么说,你的【逆天邪神】确就是【逆天邪神】那个一万年前就存在于这里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云澈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动。

  虽然早已被茉莉告知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怪物,但此刻亲眼见到它的【逆天邪神】现身,心中依然泛起强烈的【逆天邪神】骇然。因为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就连一直镇守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都不知晓!

  “哈哈哈哈!”骇人的【逆天邪神】声音在狂笑:“本王只曾对你们人类喊过一次名号,没想到万年已过,居然还记得本王的【逆天邪神】名字、看来本王纵然万年未见日月,也足以让你们这些卑微的【逆天邪神】生灵陷入永久的【逆天邪神】恐惧,哈哈哈哈哈……”

  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声音极其难听晦涩,每一字都会云澈全身不舒服,它的【逆天邪神】大笑更是【逆天邪神】让他难受之极。而他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却是【逆天邪神】真真切切承认了……他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以为早已经消亡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

  也就意味着……它是【逆天邪神】从万年前,一直活到了现在!

  万年岁月,足以让最强层次的【逆天邪神】帝君都死上数轮,而它,竟是【逆天邪神】整整万年都没有消亡!

  这等寿元,完全不符常理!

  就连它的【逆天邪神】实力,也远远不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霸玄境!

  “居然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家伙!”云澈向茉莉低声道:“居然万年不死,绝对是【逆天邪神】个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怪物!”

  茉莉:“……”

  云澈微吸一口气,内心已是【逆天邪神】恢复平静,抬起头来,声音平缓的【逆天邪神】道:“虽然你从来没有在天玄大陆现身过,但弑月魔君这个名字,却也从来没有被遗忘。至于我,不过是【逆天邪神】你口中一个卑微的【逆天邪神】人类,与你自然无仇无怨,也绝不可能想要成为你的【逆天邪神】敌人。我来到这里,只是【逆天邪神】想取一件东西,取到之后会立即离开,绝不泄露关于你的【逆天邪神】半个字……方才出言,是【逆天邪神】因为打扰了你的【逆天邪神】清静,想要聊表歉意。”

  很显然,面对这个在黑暗环境下活了至少一万年的【逆天邪神】恐怖生物,云澈绝不想和它死磕。如果它不打扰自己取幽冥婆罗花,两人相安无事……自然是【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

  然而,云澈的【逆天邪神】期望刚刚出口,便被踏灭。

  “卑微、愚蠢、渺小的【逆天邪神】下等生灵!!”弑月魔君忽然咆哮起来,刺耳锥魂的【逆天邪神】声音带上了刺骨的【逆天邪神】愤怒、嘲讽、不屑,那双如灰暗深渊般的【逆天邪神】瞳孔也从空中骤然坠下:“不但妄图夺取本王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居然还幻想着要本王放过你!”

  砰!!

  一声巨响,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灰影重重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

  一股仿佛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煞气扑面而来,云澈迅速连退五步,双手猛的【逆天邪神】攥紧。从声响看来,相聚不过十丈之遥,但黑暗之中,他能看到的【逆天邪神】,依然只有一双灰白色的【逆天邪神】眼瞳,除此之外,就连模糊的【逆天邪神】轮廓都无法看到。

  它知道自己想要幽冥婆罗花……对了!他先前听到过自己和紫极他们的【逆天邪神】对话!!

  弑月魔君近在身前,虽然看不到它,但一股可怕的【逆天邪神】压迫力却是【逆天邪神】无比沉重的【逆天邪神】笼罩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灵魂之上。这种压迫力和云澈这一生所承受的【逆天邪神】所有压力都完全不同。冰冷、怨恨、狂躁、傲慢、虚妄、嗜血……他感觉到了一股股浓郁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负面情绪弥漫在世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恍然间,他竟有了一种自己被锁在地狱熔岩之上,即将面临世间最残酷惩罚的【逆天邪神】可怕感觉。

  “本王命源、魂源尽毁,只能将自己囚禁于此,万年不敢见日月!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恢复着本王的【逆天邪神】生命与力量,而这株幽冥婆罗花,可以恢复本王的【逆天邪神】魂源!这是【逆天邪神】上天赐予本王,是【逆天邪神】本王存活于世最珍贵的【逆天邪神】东西!在这屈辱的【逆天邪神】世界里,它每隔二十四年绽放的【逆天邪神】那一日,便是【逆天邪神】本王最为开心的【逆天邪神】时刻!你这渺小愚蠢的【逆天邪神】低等生灵,居然妄图染指本王最为宝贵的【逆天邪神】东西!”

  一个无比强大的【逆天邪神】存在,面对一个“卑微的【逆天邪神】生灵”,原本根本不至于动怒。但很显然,云澈偏偏触动了它绝不能触碰的【逆天邪神】逆鳞!

  它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煞气、怒气让云澈一阵心惊,随之又快速平静下来,眼神,也变得格外冰冷:“那看起来……是【逆天邪神】没得谈了。”

  事态非但没能得偿所愿,反而朝向了一个最为恶劣的【逆天邪神】方向……这幽冥婆罗花居然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逆鳞!

  也就意味着,他想要得到幽冥婆罗花,就必须杀掉弑月魔君!

  杀掉这个身上有着无尽谜团,活了万年都不死的【逆天邪神】怪物!!

  “传闻一万多年前,你的【逆天邪神】实力大致是【逆天邪神】霸玄境初期。而过了整整一万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居然才提升到如今的【逆天邪神】君玄境中期……”既然已注定你死我活,云澈也自然不需要再对他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客气,冷笑着道:“这可怜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连一个资质最平庸的【逆天邪神】人类都不如!看来你这个口口声声喊着我们低等生灵的【逆天邪神】怪物……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哈!”弑月魔君没有因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暴怒,反而放声狂笑:“愚蠢卑微的【逆天邪神】生灵,又岂能理解本王的【逆天邪神】强大!本王如今的【逆天邪神】沉寂,仅仅是【逆天邪神】迫于命源与魂源的【逆天邪神】剧创!只要这株幽冥婆罗花不灭,再给本王三千年时间,本王的【逆天邪神】命源和魂源就可恢复,到时候,本王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灵魂将会极速恢复,力量更是【逆天邪神】一日千万里!到时,这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要在本王的【逆天邪神】脚下俯首!”

  茉莉:“……”

  “啧。”云澈满脸不屑,嗤之以鼻道:“我这辈子遇到不少强者,比你强的【逆天邪神】人一抓一大把,但论起说大话,貌似还真没有人比得上你。哎呀……你该不会压根就是【逆天邪神】个失心疯吧?也对,这种绝对黑暗的【逆天邪神】环境,别说把人逼疯,估计随便一两个月就能把人逼到自尽。这么一说,我都忽然有些佩服你了,自己憋在这里一万年,居然一直没有自尽,还活的【逆天邪神】好好的【逆天邪神】。”

  “嘿……”黑暗中,传来弑月魔君危险的【逆天邪神】冷笑:“本王连百万年都撑了过来,区区万年,又算得了什么!”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跳……

  百万年!?

  “可笑!本王居然在和你这等卑微愚蠢的【逆天邪神】低等生灵浪费口舌!”

  轰!!

  一股冰冷的【逆天邪神】气浪爆开,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眼瞳瞬间从灰白变成漆黑,身上,升腾起了一股浓郁的【逆天邪神】黑色烟雾,一时间,弑月魔窟中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完全暴.动,仿佛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阴风无情席卷、侵蚀着每一个角落。

  云澈胸口一闷,全力后跃,瞬间退离到百丈之外。弑月魔君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极为可怕,让他有一种瞬间落入地狱的【逆天邪神】感觉。

  呼!!

  云澈左手凤凰炎,右手金乌炎,全身也完全沐浴在火焰之中,眉头更是【逆天邪神】死死收紧。而他在心惊于弑月魔君黑暗力量的【逆天邪神】同时,却也莫名感觉到一种不该存在的【逆天邪神】熟悉感……

  熟悉感?

  “无知的【逆天邪神】低等生灵,以你卑微的【逆天邪神】力量,靠近幽冥婆罗花只有死路一条,根本不需要本王亲自出手。但,人类低等肮脏的【逆天邪神】灵魂气息会将本王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玷污!本王不得不亲手把你化成黑暗中的【逆天邪神】灰烬!!”

  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让云澈根本看不到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所在,只能靠有限的【逆天邪神】灵觉来感知它的【逆天邪神】力量。如此,还未交手,他便已陷入了绝对的【逆天邪神】被动。

  而这时,一个极为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冷冷响起:

  “永夜幻魔典!!”

  这个声音来自云澈,却不是【逆天邪神】由云澈发出……而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

  这短短五个字,让云澈怔住,让弑月魔君即将轰出的【逆天邪神】双臂也顿时停滞。

  “是【逆天邪神】谁!”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释放出漆黑了数倍的【逆天邪神】冥光,而这束冥光,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原来如此!你的【逆天邪神】身体里还寄居着另一个灵魂……而且居然识得本王的【逆天邪神】魔功!”

  “茉莉,怎么回事?”云澈不安的【逆天邪神】问道。他也终于知道那股莫名的【逆天邪神】熟悉感什么……这弑月魔君爆发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赫然是【逆天邪神】焚绝尘那日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很是【逆天邪神】相似。只是【逆天邪神】,要比焚绝尘强大、浓郁、纯粹不知多少倍。

  “这个怪物,他不是【逆天邪神】兽,也不是【逆天邪神】人!”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低沉的【逆天邪神】吓人,因为她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骇然,要超越云澈无数倍:“而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百万年前……上古时代……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

  “魔!!”

  现身于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让茉莉嗅到了极不寻常的【逆天邪神】气息。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他极有可能,就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背后……那可怕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真相!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