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6章 弑月魔君 2

第776章 弑月魔君 2

  被封锁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一片黑暗。  .  .

  云澈平生第一次知道何为真正的【逆天邪神】黑暗。他所处的【逆天邪神】世界如同无尽的【逆天邪神】深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光明与生机。在这绝对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他看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存在,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和方向,大脑无比沉重,甚至不断出现眩晕感。

  “云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响起茉莉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声音。

  “我当然知道。”云澈深吸一口气,竭力的【逆天邪神】静下心来。在弑月魔窟之中,他每一次喘息,都要比在外面艰难数倍。

  “我已经很明确的【逆天邪神】告诉你,在这里我完全没有办法现身去采摘幽冥婆罗花,我更明确的【逆天邪神】说过以你的【逆天邪神】能力,根本不可能采摘的【逆天邪神】到,就连靠近都不能,你……”

  “我知道。”云澈满脸凝重的【逆天邪神】道:“你亲口说的【逆天邪神】话,我当然不会有任何怀疑。但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我们已经找了整整七年!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天玄大陆也好,幻妖界也好,都从未找到过半点痕迹。而弑月魔窟中的【逆天邪神】这一株,极有可能,就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唯一的【逆天邪神】一株!而且它刚好就处在完全绽放的【逆天邪神】边缘……我岂能甘心放弃它!”

  “在见到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时候,我心里就有一个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感觉。如果就这么离开,或许,我们就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株幽冥婆罗花,也就无法让你重获新生。”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道:“而且……而且说实话,我感觉那幽冥婆罗花好像也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样子,之前离它不到三十丈距离,虽然精神受到了它的【逆天邪神】干涉,但我稍稍凝神就完全摆脱,完全没有雪児他们那么严重。这应该是【逆天邪神】我拥有龙神之魂的【逆天邪神】关系……如果我龙神之魂全开的【逆天邪神】话,或许很有可能抵抗的【逆天邪神】住它的【逆天邪神】摄魂。起码可以尝试一下。”

  “愚蠢!!”茉莉恨恨的【逆天邪神】道:“你可知未完全绽放和完全形态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有着何其巨大的【逆天邪神】差别?幽冥婆罗花完全绽开之后,摄魂的【逆天邪神】能力至少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十倍!”

  “……”云澈顿时惊住:“十……十倍!?”

  “我从七年前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逆天邪神】要你找到幽冥婆罗花,从未说过要你去采摘。因为它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人所能碰触的【逆天邪神】东西!”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始终充斥着怒气,云澈都能想象的【逆天邪神】到她嫩颜盈怒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巴掌把他拍出十几里的【逆天邪神】样子。

  “你所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如果最终无法成功,就以太古玄舟脱离出去?那你太天真了!承受了万年以上黑暗气息,而且是【逆天邪神】层面极其之高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侵蚀,这里的【逆天邪神】空间法则早已扭曲!你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别说出去,就连在这个弑月魔窟范围之内移动都几乎不可能做到!”

  云澈:“……”

  “还有!我刚才也明明警告过你这里面隐藏着一个活着的【逆天邪神】东西!而且实力至少在君玄境六级!它能在这样的【逆天邪神】黑暗环境下存活,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极恶之兽!也许,你还未能靠近幽冥婆罗花,就已经死在那只恶兽的【逆天邪神】爪下!即使想逃走都无处可逃!”

  “你这根本是【逆天邪神】将自己送入了坟墓!而且是【逆天邪神】个连我都无法救你出去的【逆天邪神】坟墓!”茉莉怒声道。

  “嘿嘿。”云澈在这时,却忽然笑了起来。

  “……你居然还能笑出来。”茉莉有些气急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微笑着道:“我只是【逆天邪神】忽然想到,有好多次,你都骂我为了女人连命都不顾。而我每次都会说,如果是【逆天邪神】为了你,我也愿意奋不顾命,但你从来都不相信,现在,有没有相信一些了呢?”

  “你……”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顿时卡住。

  “茉莉,你给予了我太多太多,而我,其实从来没有真正为你做过什么。就连解除你的【逆天邪神】魔毒,也只是【逆天邪神】单纯依赖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存在,从未需要我付出过什么。而眼下,这株幽冥婆罗花很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你重获新生的【逆天邪神】唯一希望,相比之下,就算是【逆天邪神】这个希望再渺茫十倍,风险再大上十倍,我也会选择留下来!”

  茉莉:“……”

  “更何况,我留下来也并非完全是【逆天邪神】鲁莽,而是【逆天邪神】仔细的【逆天邪神】权衡过。事情,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逆天邪神】那么悲观。我体内的【逆天邪神】龙神之魂虽然已经成为我灵魂的【逆天邪神】一部分,但由于我魂力太低,连我自己,都根本感知不到它究竟强大到各种程度,而茉莉你,也一定不知道。若是【逆天邪神】我意志足够坚韧,激发出更多龙神之魂的【逆天邪神】魂力,要靠近幽冥婆罗花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逆天邪神】东西就算是【逆天邪神】恶兽,但君玄境六级,我也并不是【逆天邪神】一定打不过。两个月前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也差不多是【逆天邪神】这个实力,但还不是【逆天邪神】被我打败,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大胜!”云澈在黑暗中睁大眼睛,自信满满的【逆天邪神】道。

  “……”茉莉沉默了许久,才狠狠的【逆天邪神】说道:“白痴!你能打败焚绝尘,完全是【逆天邪神】因为红儿!你还真的【逆天邪神】以为如今的【逆天邪神】你能战胜六级帝君了吗!”

  “因为……红儿?”云澈一愣。

  “算了。”茉莉幽幽吐了口气:“事已至此,再骂你一万次都没用了。那只恶兽存活于这种环境之中,必然是【逆天邪神】个黑暗系的【逆天邪神】恶兽,也会和焚绝尘一样受到红儿的【逆天邪神】克制。如果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话,你可能会有一战之力……但也只是【逆天邪神】可能!眼下,你首先要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让自己在这个环境下活下来并维持足够强盛的【逆天邪神】状态!”

  茉莉的【逆天邪神】音调依然严厉,但语气,已在她自己不知不觉间软了下来。虽然在她的【逆天邪神】眼里,云澈强行留在弑月魔窟等幽冥婆罗花绽放的【逆天邪神】行为极其的【逆天邪神】鲁莽愚蠢,等同自掘坟墓,但这一次,却完全是【逆天邪神】为了她……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

  而且,这个生命中她相处最久,也最为了解的【逆天邪神】男子,自始至终不都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性情么……

  “在这里,你有没有觉得胸口发闷,大脑昏沉,呼吸困难?”茉莉用肯定的【逆天邪神】语气询问道。

  云澈点头:“是【逆天邪神】。而且这种感觉要比刚刚进入时强烈了很多。黑暗力量可以噬命噬魂,这种感觉应该算是【逆天邪神】正常吧。”

  “哼!你现在还能保持足够的【逆天邪神】状态和意志,是【逆天邪神】因为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力远远胜过常人。若换成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王玄玄者,百息之后,早已全身无力,意识游离。但纵然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力,在这里也根本无法支撑太久,不出一个时辰,你就会……”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一顿,随之语气微转,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看来并不需要我提醒你。你敢留下来,应该已经想到了。”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云澈一挺胸脯:“世界一切力量的【逆天邪神】根源,都是【逆天邪神】天地之气,黑暗力量自然也是【逆天邪神】。不要说死亡之海的【逆天邪神】火元素,大道浮屠诀连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都能吸纳转化为我自身的【逆天邪神】元气,没有理由无法吸纳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越是【逆天邪神】浓郁、极致的【逆天邪神】元素环境,大道浮屠诀吸纳转化的【逆天邪神】天气元气就会越为强盛,一定可以抵消,甚至有可能超过这里黑暗气息对我生命力的【逆天邪神】侵蚀。”

  云澈动了动眉头,忽然问道:“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层面真的【逆天邪神】高到超过你的【逆天邪神】层面?你说过它会对你的【逆天邪神】魂体造成无法抵御的【逆天邪神】残噬,那为什么我却并没有觉得有多可怕?至少要比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要弱得多!在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里,我只要精神稍稍松懈几息,就会十死无生。但在这里,我就算不运转大道浮屠诀,也能支撑上很久。”

  “哼,我不是【逆天邪神】说了么,层面极高,但强度极弱。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就好比一个玄力耗尽,生命枯竭,处在濒死边缘的【逆天邪神】帝君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虽然依旧是【逆天邪神】帝君层面,但却孱弱的【逆天邪神】连一个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无法杀死。”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沉重了起来:“其实最让我在意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种黑暗气息分明是【逆天邪神】处在活跃状态,而并非是【逆天邪神】恒久沉寂。”

  “……什么意思?”云澈疑问道。

  “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些黑暗气息,分明是【逆天邪神】从某个地方源源不断的【逆天邪神】生出,而在这个绝对封闭的【逆天邪神】环境下,它无法逸散出去,但整整万年,却依旧如此稀薄……很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某个隐藏在这里的【逆天邪神】可怕东西一直在的【逆天邪神】释放着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而另有一个东西,在源源不断的【逆天邪神】吸收这些黑暗力量!从而让这里纵然被封闭万年,黑暗力量依然无比稀薄,并且毫无沉寂的【逆天邪神】状态!”

  “否则,以这些黑暗力量的【逆天邪神】层面,浓郁到一定程度,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结界所能封锁!”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一怔,随之低声道:“难道……是【逆天邪神】那个隐藏在暗中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兽?”

  “相比于区区一个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兽,我更想知道释放这些黑暗力量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茉莉沉声道:“既然已经被封锁在了这里,那就好好看一看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

  “单凭这些层面高到异常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这里面真正隐藏的【逆天邪神】东西,要远远比至尊海殿所知道的【逆天邪神】都要恐怖复杂的【逆天邪神】多!”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感觉到整个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气氛都发生了陡然的【逆天邪神】变化。

  层面超越茉莉,让茉莉以“恐怖”相称的【逆天邪神】东西……究竟会是【逆天邪神】什么!?

  不过这些,对他而言反而是【逆天邪神】次要。他首先要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这里活下去,之后……便是【逆天邪神】倾尽全力,不惜一切手段去得到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黑暗之中,云澈坐下身来,静心凝魂,大道浮屠诀缓慢运转,之后又持续加快。逐渐的【逆天邪神】,五十四玄关,还有全身毛孔全部张开,一缕缕至精至纯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如清凉的【逆天邪神】溪流一般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化作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和生命元气。

  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顶,一尊淡金色的【逆天邪神】小塔朦胧映现,缓慢旋转。

  在这个被黑暗力量充斥的【逆天邪神】世界,他的【逆天邪神】生命力、玄力在被快速的【逆天邪神】剥夺,灵魂也时刻承受着侵袭。但同时,大道浮屠诀却也从黑暗力量中攫取着远比平时浓郁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来快速恢复他的【逆天邪神】生命力与玄力……逐渐的【逆天邪神】,随着金色小塔的【逆天邪神】无声旋转,侵蚀与恢复,竟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达到了微妙的【逆天邪神】平衡。

  云澈睁开了眼睛……一切,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还要顺利。

  如此,在这个知道的【逆天邪神】人都会谈之色变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中,他至少可以做到长久的【逆天邪神】存活。

  站起身来,云澈手臂一招,一声炸响,暴躁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在他的【逆天邪神】掌心燃烧了起来。金乌炎光竭力穿透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堪堪照耀了十步左右的【逆天邪神】距离。

  抬起脚步,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向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深处走去。依茉莉刚才所言,如果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没有被某个存在吸收,而且持续囤积的【逆天邪神】话,完全可以毁掉……而且是【逆天邪神】轻易毁掉至尊海殿号称全大陆最强的【逆天邪神】封锁结界。但结界存在整整万年,从未有任何异状……

  难道,是【逆天邪神】因为在里面的【逆天邪神】那个东西……刻意保持这种被封锁的【逆天邪神】状态!?

  想到这里,云澈顿时感觉到一股轻微的【逆天邪神】不寒而栗。

  弑月魔窟之中,连茉莉的【逆天邪神】灵觉都被极大限制,更不要说云澈。他一直在靠近深处,但除了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始终感知不到任何事物的【逆天邪神】存在。若不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提醒,他根本连一直隐藏在暗中的【逆天邪神】“活物”都不知道。

  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入口处相对狭窄,越是【逆天邪神】向里,反而越是【逆天邪神】宽大。过了中段,便已感知不到高度和宽度。临近魔窟的【逆天邪神】深处,金乌炎所能耀亮的【逆天邪神】范围已是【逆天邪神】急剧缩短。而这时,眼前,再度出现了那么妖异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紫色光芒。

  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幽冥紫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