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5章 弑月魔君 1

第775章 弑月魔君 1

  轰!轰!轰!!

  震天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中,不断爆开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将大片的【逆天邪神】海域和苍穹都映成了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赤红色,爆开的【逆天邪神】火焰落下之时,碰触到的【逆天邪神】岛屿区域都会瞬间化作一片沸腾的【逆天邪神】岩浆。』  天籁『小说WwW.⒉

  可怕的【逆天邪神】声势和力量早已远远惊动了至尊海殿,但凤凰火焰的【逆天邪神】肆虐却非但没有休止的【逆天邪神】迹象,反而炽热与狂暴。

  “雪公主,快住手!那个结界根本不可能强行轰开,就算是【逆天邪神】四圣主联手都不能!!”

  紫极同样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修为,但在威力过于恐怖的【逆天邪神】神之火焰下也不得不远远的【逆天邪神】遁开,而且还在持续后退。

  “云哥哥……云哥哥!!”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结界之前,凤雪児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以凤凰炎轰击着结界,但任凭凤凰炎如何的【逆天邪神】轰击,结界都始终未出现一丝裂痕,连轻微的【逆天邪神】颤动都没有,只会偶尔出现丝丝缕缕水波一般的【逆天邪神】流光。

  “雪児妹妹,不要再继续了!!”

  夏元霸同样被远远逼开,他数次想要靠近,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太过可怕,他在转眼之间,已是【逆天邪神】被凤炎炸裂的【逆天邪神】余波逼到了一里之外,他只能焦急无奈的【逆天邪神】嘶声大喊,但任凭他和紫极如何劝阻,凤雪児都全然充耳不闻。

  这时,凤炎暂歇,已将整个岛屿都完全弥漫的【逆天邪神】火光终于稍稍消退。夏元霸以为凤雪児终于稍稍恢复了理智,刚要向前……一朵灼目极点的【逆天邪神】庞大火莲以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体为中心绚然绽开。

  轰!!!!

  一股遮天热浪迎面而来,紫极和夏元霸同时胸口一闷,如被来自火焰炼狱的【逆天邪神】一口大锤直轰,狠狠倒飞出去,全身衣服、头都快的【逆天邪神】燃烧起来。

  这是【逆天邪神】凤雪児全力之下的【逆天邪神】焚星妖莲,也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凤凰炎所能释放出的【逆天邪神】最极限威力!比之云澈极限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凤凰炎要强出不止十倍!

  “雪児妹妹……快……住手!!”

  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喊叫声已经带上了苦楚,他身体全力后撤,全身如同被包裹在炼狱火焰之中,每一寸皮肤都被烧灼的【逆天邪神】痛不欲生。一直过了好久,灼烧感才终于减弱到他可以承受的【逆天邪神】地步,他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熄灭着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口中大口喘息,而呼出的【逆天邪神】每一口浊气都如烈焰般滚烫。

  持续了许久凤炎风暴终于真正的【逆天邪神】停止了,火光开始快的【逆天邪神】褪去。夏元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全力平静着内息,这才现,他已被逼离到弑月魔窟所在岛屿的【逆天邪神】十里之外。

  他虽然见识过云澈的【逆天邪神】凤凰炎,但从未和凤雪児交过手,他此刻才惊骇的【逆天邪神】知道,这个美若谪仙,娇娇弱弱喊着他“大个子哥哥”的【逆天邪神】少女,居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另一边,紫极虽然没有被逼离的【逆天邪神】如夏元霸那么远,但瞳孔中颤动的【逆天邪神】震惊丝毫不弱于他……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凤雪児一样都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八级,而且在境界上还稍稍胜出一些,但他此刻无比确信,若他和凤雪児交手,必败无疑!

  君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再加上最精纯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和凤凰炎力,绝对可以匹敌圣地君玄境九级的【逆天邪神】玄者!

  炎光散尽,但海风依然滚烫。只是【逆天邪神】,原本的【逆天邪神】岛屿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海蓝色结界覆罩在沧海之上,隔绝着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存在。而结界之外的【逆天邪神】海岛,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焚星妖莲下,消失的【逆天邪神】连一丝尘埃都没有残留。

  “为什么会这样……云哥哥……云哥哥……”

  结界的【逆天邪神】上空,凤雪児孤零零的【逆天邪神】飘在那里,肩膀微微抽动着。她懵懵的【逆天邪神】看着毫无伤痕的【逆天邪神】蓝色结界,美眸之中尽是【逆天邪神】凄伤,唇间呓语,字字碎心。

  “雪児妹妹,不要太担心了。”夏元霸从远处快临近,他的【逆天邪神】样子颇为狼狈,脸上、全身焦黑遍布,外衣更是【逆天邪神】被烧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头眉毛都糊了一半。不过他心中对凤雪児毫无怨气,反而更是【逆天邪神】喜欢……因为她是【逆天邪神】为了云澈而崩溃。

  “姐夫那么聪明的【逆天邪神】人……他既然主动要留在里面,就一定有必要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和出来的【逆天邪神】方法。”夏元霸口中安慰着凤雪児,自己却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手心冒汗,心焦如焚。

  “可是【逆天邪神】……里面那么危险,紫前辈也说过,一旦被关在里面,就会……就会……”凤雪児声音轻颤,泫然欲泣。

  “放心,放心好了。”夏元霸努力以最平缓的【逆天邪神】语气安慰着:“姐夫他也自己决定要留在里面,而不是【逆天邪神】被强行关进去,就一定一定有把握能出来的【逆天邪神】。姐夫和紫先生的【逆天邪神】话,当然要相信姐夫的【逆天邪神】!刚才姐夫自己也说了,几天之后就会出来的【逆天邪神】。而且……”

  夏元霸暗暗瞄了一眼紫极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凝玄传音道:“别忘了,姐夫身上有太古玄舟,几十万里都可以瞬间穿越,要从里面出来……一定简单的【逆天邪神】很。”

  “太古玄舟”四个字,让凤雪児带泪的【逆天邪神】眼眸顿时耀起一抹明媚的【逆天邪神】光彩。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话不是【逆天邪神】苍白的【逆天邪神】安慰,让她惶然混乱的【逆天邪神】心灵稍稍的【逆天邪神】平缓了很多。

  “我也认为无需太过担心。”紫极远远飞了过来,她身上虽然也被烧焦多处,但依然一副淡然无波的【逆天邪神】姿态:“虽然我确信这世上绝无人可打破这个结界,但别忘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可是【逆天邪神】个世外高人,当年,他都可以将云澈从太古玄舟上带回,要将其从弑月魔窟中带出,对他而言或许轻而易举。”

  “对对对,一定是【逆天邪神】这样。”夏元霸快点头附和,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毫无松弛……因为他可是【逆天邪神】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

  “生了什么事!!”

  一声厉喝从北方遥遥传来,与此同时,一股气浪也快的【逆天邪神】由远及近。无论语调,还是【逆天邪神】动作都格外的【逆天邪神】急促。

  夏元霸转身看向北方,一个蓝袍人正以惊人的【逆天邪神】度向这边飞来,身后拖着一道被他的【逆天邪神】玄气激起,高达数十丈的【逆天邪神】海浪。他的【逆天邪神】后方,还远远跟着四个身着红衣的【逆天邪神】人。

  “海殿大长老陌尘风!”夏元霸脱口而出。

  而看到后方四个红衣人,凤雪児一下子怔住,然后激动的【逆天邪神】飞身而来,迎了过去:“父皇、爷爷、太子哥哥,还有……太爷爷!?”

  看到凤雪児迎来的【逆天邪神】身影,四个红衣人也停了下来,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激动之态。凤横空激动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雪児……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雪児!”

  凤雪児方才以凤凰炎全力轰击结界,过于强大的【逆天邪神】凤凰气息远远传到了百里之外,也惊动了正在海殿之中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而这世上能释放出如此精纯凤凰气息的【逆天邪神】,也只有凤雪児!

  于是【逆天邪神】四人再也顾不得其他,全力向南方而来,然后就真的【逆天邪神】在这里见到了已离宗数月的【逆天邪神】凤雪児。

  “太爷爷?”听到凤雪児刚才的【逆天邪神】呼喊声,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目光瞬间落在了最右侧的【逆天邪神】那个红衣人身上。他一头白,面孔赤红如火,而一双瞳孔就如两点正在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让他仅仅是【逆天邪神】目光接触,双眼都感觉到刹那的【逆天邪神】灼烧感。

  雪児妹妹的【逆天邪神】太爷爷……对了!是【逆天邪神】师父口中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第一人……凤祖奎!!

  夏元霸曾听古苍真人亲口说起过,凤祖奎的【逆天邪神】玄力在百年前就已是【逆天邪神】君玄境九级后期,由于凤凰炎的【逆天邪神】关系,综合实力,还要隐隐胜过古苍真人!

  也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之外,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天玄第一人!

  凤祖奎极少现世,就连凤凰弟子都没有几个人见过他。但他会来这魔剑大会,却也并不让人太过意外。

  “紫先生,这里生了什么事?”

  下方的【逆天邪神】海面只剩下隔绝结界,而岛屿区域却是【逆天邪神】消失的【逆天邪神】毫无痕迹。陌尘风眉头大动,满脸惊色。

  紫极却是【逆天邪神】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摆手:“并无恶敌。只是【逆天邪神】,云澈如今还在弑月魔窟之中。”

  “什么!?”陌尘风大吃一惊。

  “不过,并非是【逆天邪神】他未能来得及走出,而是【逆天邪神】他主动留在了里面。”紫极说道:“听他之言,似乎是【逆天邪神】因为那幽冥婆罗花未能完全开放,无法采摘,所以要在里面等到其完全开放之时。”

  “这……”陌尘风面孔抽搐了一下,然后沉声道:“那可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被封锁在里面只有死路一条!海皇都曾亲口说过,就连她在里面都不可能撑过三个时辰!他主动留在里面……根本就是【逆天邪神】自寻死路!!”

  紫极却是【逆天邪神】摇了摇头:“若换做别人,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如此。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曾经从太古玄舟中活着脱离。而且,他虽然傲气,但还不至于狂妄无知到以生命为代价来藐视弑月魔窟。”

  他转过身,看向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结界,平静的【逆天邪神】道:“我现在倒很想看看,他可否真的【逆天邪神】能在弑月魔窟中长久存活,并脱离这隔绝结界……并且成功得到从未有人能活着靠近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陌尘风默然。

  “不过,我的【逆天邪神】期待最多只会持续到明日这个时候。”紫极继续说道:“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或许有通天之能,但云澈自己,实力上尚不及君玄境中期,生命力更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及。连海皇都不能存活过三个时辰的【逆天邪神】地方……若是【逆天邪神】过一天他都没有被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带出来,那也再无可能还活着了。到时,他的【逆天邪神】那个‘师父’,或者是【逆天邪神】并不知道他被困在其中,或者根本并不存在。”

  “紫先生倒是【逆天邪神】提醒我了。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元素法则和空间法则和外界大不相同。在其中,所有传音玉和各种空间玄器都完全失效。若是【逆天邪神】云澈留在其中的【逆天邪神】底气是【逆天邪神】传音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来救,或者通过空间玄器脱离的【逆天邪神】话,那他便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掘坟墓了。”陌尘风缓声道。

  “……”紫极的【逆天邪神】眉头再度沉下了几分,原本一直平静的【逆天邪神】脸色多了几分踌躇和惋惜:“总之,先回海殿禀告海皇吧。这几日全力筹备魔剑大会,不要因任何外事分心。”

  “嗯。”陌尘风点头,干净利落的【逆天邪神】转身而去。弑月魔窟所在的【逆天邪神】岛屿是【逆天邪神】否被毁,根本无关紧要。因为封锁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结界,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摧毁的【逆天邪神】。

  “雪児,你怎么会在这里?”凤横空又是【逆天邪神】激动,又是【逆天邪神】关切的【逆天邪神】问道。与他同来的【逆天邪神】三人——凤熙铭、凤天威,还有……凤祖奎!

  “雪児,你……你还好吗?在苍风国这几个月,有没有人……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那混蛋,有没有欺凌你!”凤熙铭双手微颤,脸色通红,双目紧紧的【逆天邪神】看着凤雪児,已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有些难以自控。

  “我是【逆天邪神】跟着云哥哥一起来的【逆天邪神】,先前因为不确定云哥哥是【逆天邪神】否会带我来,所以一直没有和父皇说。太爷爷,你竟然也来了,雪児已经……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您了。”凤雪児向凤祖奎轻轻躬身。

  “在雪児昏迷的【逆天邪神】那三年,我可是【逆天邪神】去看过雪児多次。”见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祖奎心情极佳,本是【逆天邪神】不怒自威的【逆天邪神】面孔此刻满是【逆天邪神】宠溺的【逆天邪神】淡笑,他上下打量凤雪児几眼,目中顿时红光大盛,脸上的【逆天邪神】笑意更是【逆天邪神】深了几分,重重点头叹道:“雪児,你真不愧是【逆天邪神】我们全族的【逆天邪神】瑰宝。这才短短几年,你的【逆天邪神】凤凰玄力竟然已经远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和爷爷,或许明年这个时候了,连我这个老不死,也要被你远远盖过喽,哈哈哈哈!”

  凤祖奎仰头大笑,笑的【逆天邪神】无比之欢畅。凤横空自记事开始,只见凤祖奎笑过四次,而每次,都是【逆天邪神】因为凤雪児,尤其这一次,大笑的【逆天邪神】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畅快。他向前一步,躬身道:“祖父,说起来,雪児如此蜕变,还要多亏云澈。云澈三年前在太古玄舟上传授了雪児‘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第五、六重境界,从而让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力融会贯通,飞觉醒。”

  “虽然,云澈数月前大祸我宗,但他对雪児,却是【逆天邪神】真诚一片,先有救命之恩,后有再造之情……”凤横空闭上了眼睛:“所以,这几个月以来,杀子之仇……我也甘心咽下了。两位太长老之仇,也无心再追究。”

  凤天威扫视四周,凝眉道:“雪児,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逆天邪神】随云澈而来,那这里怎么只有你一人?”

  这句话让凤雪児娇躯轻颤,两点泪珠几乎是【逆天邪神】瞬间从美眸中滴落。虽然,云澈是【逆天邪神】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逆天邪神】人,虽然,她知道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存在……但心中太过剧烈的【逆天邪神】担心和害怕根本无法停止。

  凤横空三人顿时愣住,凤熙铭更是【逆天邪神】直接跳起,头倒竖,五官都扭曲了起来,口中一声野兽般的【逆天邪神】暴吼:“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他欺负你了!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他……他在哪里!混蛋!畜生!我要杀了他……我把他碎尸万段!!”

  凤横空狠狠横了凤熙铭一眼,低声沉眉道:“雪児,到底怎么回事?”

  凤雪児咬住嘴唇,好一会儿,才终于出带着轻泣的【逆天邪神】声音:“云哥哥他……他被关在弑月魔窟里了。”

  “什么!!”凤横空、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大变。凤熙铭一愣,随之脸上瞬间露出了无法掩饰的【逆天邪神】狂喜之态。

  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存在,除了四大圣地,还有一个宗门知道……那就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

  “不必太过忧心。”凤祖奎的【逆天邪神】神色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平静:“我方才听到了海殿紫先生与陌大长老的【逆天邪神】谈话,云澈似是【逆天邪神】主动要留在其中,那定是【逆天邪神】有着能出来的【逆天邪神】把握。而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又是【逆天邪神】传说中有着通天之能的【逆天邪神】‘夺天老人’。所以被封弑月魔窟,对云澈而言或许并非是【逆天邪神】十死无生。”

  “对对对!”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眼泪让凤横空心若针刺,忙不迭的【逆天邪神】点头附和:“你太爷爷说的【逆天邪神】很对!别人被困在弑月魔窟必死无疑,但云澈不一样!当年可是【逆天邪神】连太古玄舟都困不住他。你先随父皇回海殿,说不定明天一早醒来,他就已经从里面出来了。”

  凤雪児抬起玉手,将雪颜上的【逆天邪神】泪珠抹去,轻轻说道:“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相信云哥哥一定……一定会平安的【逆天邪神】出来。所以,我会在这里等云哥哥出来。太爷爷,爷爷,父皇,太子哥哥,雪児没有事,你们先回海殿吧,雪児等到云哥哥出来后,会马上去看望你们的【逆天邪神】。”

  “嘶……”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话和脸上的【逆天邪神】坚决让凤熙铭刚刚舒展的【逆天邪神】面孔瞬间又扭曲了起来,双手紧攥,唇间恶狠狠的【逆天邪神】低念道:云澈~~~~在弑月魔窟中下十八层地狱吧!死吧!死吧!死吧!!!

  “雪児……”

  “不用劝她了。”夏元霸走过来,满脸肃重的【逆天邪神】道:“再怎么劝,她现在也不会离开这里的【逆天邪神】。你们先回海殿吧,我会留在这里,待她心情平息一些,我会劝她回去的【逆天邪神】。”

  “他就是【逆天邪神】夏元霸,传说中拥有霸皇神脉的【逆天邪神】圣域弟子!和云澈有姻亲。”凤横空向凤天威和凤祖奎传音道。

  凤天威和凤祖奎看向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陡变。

  凤横空长皱眉头,然后一声轻叹:“既然如此……雪児,我们就在海殿西北的【逆天邪神】炎心殿,如果有什么事,千万要传音告知我们……你心中有多焦急和担忧,父皇只会比你更焦急担忧。无论如何,都不要勉强和难为自己。”

  凤雪児美眸迷蒙:“父皇……”

  “父皇,这里毕竟是【逆天邪神】海殿,怎么能留雪児一个人在这里。请父皇允许孩儿留下来陪……”

  “闭嘴!”

  凤熙铭的【逆天邪神】话还没说完,便已被凤横空厉声打断,他没看凤熙铭一眼,转向凤天威和凤祖奎道:“父皇,祖父,我们暂且离开吧。我们在这里,雪児反而难以静心。”

  凤凰神宗四人离开,紫极也随之离开。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逆天邪神】结界海域之上,只剩下凤雪児和夏元霸,他们都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海蓝色的【逆天邪神】结界,长久无言。

  “姐夫,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夏元霸握紧拳头,一次次的【逆天邪神】默念道。

  “云哥哥,雪児会在这里等你平安的【逆天邪神】出来。”凤雪児双手放在前胸,美眸闭合,雪唇轻念:“云哥哥一天不出来,雪児就等一天,一年不出来,雪児就等一年……如果……如果云哥哥永远都不肯回来,雪児会永远……永远在这里陪着云哥哥……”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