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3章 半绽婆罗 上

第773章 半绽婆罗 上

  云澈转身道:“元霸,雪児,里面极为危险,你们还是【逆天邪神】不要进去,等在外面就好。天籁小说Ww『W.⒉里面无论有没有我想要的【逆天邪神】东西,我都会马上出来。”

  “不用说了姐夫。”夏元霸摇头,全身的【逆天邪神】肌肉早已高高鼓起,周身环绕着霸道绝伦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都来到这里了,怎么能不进去看看。”

  “云哥哥,如果不在你身边保护你的【逆天邪神】话,师伯师叔她们会怪我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轻声道,脸上完全没有害怕的【逆天邪神】样子。

  “好吧。”云澈抓起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小手:“雪児,不要放开我的【逆天邪神】手。元霸,一定要小心!万一出什么意外,记得第一反应是【逆天邪神】要跑!”

  嘶啦!!

  一阵如雷电裂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结界和海皇印同时闪耀起刺目的【逆天邪神】蓝光。下一瞬间,紫极抓紧海皇印,快步后退,而前方的【逆天邪神】结界之上,已现出了一个六尺见方的【逆天邪神】缺口。

  一股漆黑无比的【逆天邪神】烟雾从中疯狂溢出。

  这是【逆天邪神】……

  “只有百息,快进去!”紫极快收起海皇印,一抬手,便当先冲入了结界的【逆天邪神】缺口之中。

  “千万小心!”云澈也来不及多想,拉起凤雪児,也快步冲了进去,夏元霸紧随其后。

  踏入弑月魔窟,便如忽然踏入了绝地冰窟之中,躯体和灵魂都骤然一寒,全身的【逆天邪神】毛都是【逆天邪神】一瞬间全部倒竖。云澈感觉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双手一下子将他牢牢抓紧,身体更是【逆天邪神】紧紧靠着他。

  南海之上光线充足,而一个六尺见方的【逆天邪神】缺口,投射入的【逆天邪神】光线本该足以照明洞窟之中很大一片空间。但,他们才向前走了三步,眼前便已是【逆天邪神】漆黑一片,几乎看不到一丝的【逆天邪神】光明。

  转过身来,出口,只剩下一片模糊的【逆天邪神】灰白。

  “外面的【逆天邪神】光线竟然进不来!?”夏元霸惊声道。

  “是【逆天邪神】黑暗属性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紧着眉头道,先前焚绝尘和他交手时,所使用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相同属性的【逆天邪神】玄力:“这种黑暗力量会吞噬光明,同时也会限制灵觉……甚至五感!”

  “不错!”黑暗中传来紫极的【逆天邪神】声音:“这里只是【逆天邪神】魔窟入口的【逆天邪神】位置,越是【逆天邪神】深入,黑暗气息就越是【逆天邪神】浓郁,灵觉会被压制到连平时的【逆天邪神】一成都没有!五感也是【逆天邪神】如此!到了深处,连玄力,都会被压制到只有王玄境界。”

  “我已经开始感觉到……玄力压制了。”夏元霸抬起手臂,微微咬牙:“玄脉像是【逆天邪神】被什么东西禁锢着,玄力流转要比平时困难很多。”

  “……紫前辈,我们只有百息时间,马上带我们到曾经出现过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位置。”云澈镇定道。

  “嗯!”紫极应声。

  黑暗之中,凤雪児抬起手臂,嫩白的【逆天邪神】掌心燃烧起一团赤红色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她所燃烧的【逆天邪神】凤凰炎比之云澈的【逆天邪神】还要精纯的【逆天邪神】多,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光可耀出极远,但在这弑月魔窟之中,却只堪堪映照了不到十步的【逆天邪神】距离。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逆天邪神】入口位置。

  借着凤凰炎光,云澈看到了纵然在赤红炎光下依然呈现漆黑色的【逆天邪神】地面,却看不到魔窟的【逆天邪神】墙壁和窟顶。显然,这个洞窟要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宽敞的【逆天邪神】多。

  “放心,弑月魔窟只此一条通道,并无岔路分支,沿着这条通道走,就可以直接到洞窟尽头。整个洞窟并不深,以现在的【逆天邪神】度,大致三十息就可以靠近尽头。”紫极走在前方,脚步丝毫不慢。虽然他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进入弑月魔窟,但海殿之中关于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所有记载,他都耳熟能详。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一千三百年前在这里所现的【逆天邪神】那株幽冥婆罗花,就是【逆天邪神】在魔窟的【逆天邪神】尽头位置?”云澈问道。

  “不错。”紫极颔道:“万年前,现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七位海殿先祖曾到达过最深处。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全部在君玄境八级以上,但在魔窟最深处,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被压制到只有王玄境中期,生命力更是【逆天邪神】快流失,后遭遇只有霸玄境初期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被惨遭屠戮,唯有一位先祖侥幸逃出……之后,先祖便留下严令,除非确认弑月魔君已死,否则万万不可踏入魔窟深处。”

  紫极的【逆天邪神】度在隐隐加快,但他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弱。

  凤凰炎所照耀的【逆天邪神】范围,也在快减小。

  “弑月魔君是【逆天邪神】确认已死吗?”云澈慎重的【逆天邪神】问道。

  “它毕竟只是【逆天邪神】一只霸玄兽。最顶级的【逆天邪神】君玄兽,也不过几千年的【逆天邪神】寿元,再强的【逆天邪神】霸玄兽也绝无可能拥有过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虽然从未见到过它的【逆天邪神】尸体……但应该是【逆天邪神】化作黑暗中的【逆天邪神】尘埃了。”紫极回答道。

  “那这里的【逆天邪神】阴气来源,有没有什么头绪?”云澈凝眉看向前方,同时感应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玄脉。

  前方的【逆天邪神】紫极、身侧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身后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几乎每前进一步,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就会孱弱一分,其中紫极最快,凤雪児次之,夏元霸稍慢。现在大致走到了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中段,紫极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已下降到了霸玄境八级左右的【逆天邪神】强度。

  而凤雪児和夏元霸都到了君玄境三级左右。

  而他之所以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应到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变化,是【逆天邪神】因为……

  他的【逆天邪神】玄脉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就连玄力的【逆天邪神】运转,都没有艰涩感。

  茉莉说的【逆天邪神】果然没错,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寻常力量可以压制的【逆天邪神】。天威镇魂阵不能,弑月魔窟也不能!

  而凤雪児受到的【逆天邪神】压制弱于紫极,显然是【逆天邪神】因为凤凰血脉!

  至于夏元霸,则是【逆天邪神】霸皇神脉!

  “这正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最大的【逆天邪神】未解之谜。”紫极长出一口气,呼吸也稍稍变得急促起来:“我们海殿比任何人都想知道这股可怕的【逆天邪神】阴气究竟是【逆天邪神】从何而来,但整整万年,都未能找到答案。或许其根源就在这魔窟的【逆天邪神】最深处,只是【逆天邪神】,深处的【逆天邪神】阴气太过恐怖,会让人玄力大降,五感模糊,或许就是【逆天邪神】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至,也无法停留过二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想要探寻,难如登天。”

  玄力在下降,灵觉所能感应的【逆天邪神】范围越来越小,呼吸越来越困难,五感也明显变得越来越微弱,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脚步声都已无法听清。

  “在世上,竟还存在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嘶……”夏元霸牙齿咬紧,玄力和灵觉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让他难受无比,全身如同浸泡在浓稠的【逆天邪神】沼泽之中,连迈动脚步都比平时艰难的【逆天邪神】多。

  “茉莉,你有没有想到这些阴气的【逆天邪神】可能来源?”云澈在心海中问道。有一点他很在意……在进入弑月魔窟之后到现在,茉莉一直沉默,一句话都未说过。

  “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竟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凝重,而且似乎还带着难以置信:“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顿了一下,快问道:“难道有什么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地方?”

  “岂止是【逆天邪神】不同寻常!”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低沉的【逆天邪神】可怕:“单就强度而言,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并不强烈,甚至可以说很弱。但……但其层面,却是【逆天邪神】高的【逆天邪神】可怕!!”

  “高的【逆天邪神】可怕”四个字,让云澈心中猛然一震。因为这四个字,是【逆天邪神】从茉莉的【逆天邪神】口中说出。

  “其黑暗法则的【逆天邪神】层面,高到了连我都不能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

  天毒珠之中,茉莉的【逆天邪神】脸色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沉重,微闪红光的【逆天邪神】瞳孔中充斥着强烈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不要说这个位面,就连我出生的【逆天邪神】那个位面,我都从未见过!这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释放出来的【逆天邪神】!!”

  “……”茉莉这简短的【逆天邪神】几句话,对云澈造成的【逆天邪神】冲击要比紫极对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所有描述强烈千万倍。

  “云澈!马上离开这里!”茉莉忽然厉声道:“这里的【逆天邪神】状况,完全出了我的【逆天邪神】预期!能释放出这样的【逆天邪神】阴气,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一个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马上离开,不要再管幽冥婆罗花!因为就算……”

  “喋嘻嘻嘻……嚛嘿嘿哈哈……喋喋喋喋……唷呜呜呜……”

  就在这时,一个无比阴森的【逆天邪神】笑声忽然从前方的【逆天邪神】黑暗中传来。随着他们的【逆天邪神】深入,五感已受到了极大的【逆天邪神】限制,但这个如同来自魔鬼的【逆天邪神】恐怖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传入他们的【逆天邪神】耳中,似哭似笑,直渗心魂。

  “啊!!”四人同时停住脚步,凤雪児更是【逆天邪神】惊叫一声,全身扑倒在云澈胸前:“什……什么声音……好可怕!”

  “里……里面有人!?”夏元霸一个跨步,挡在了云澈和凤雪児前方,全身玄力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涌起……只是【逆天邪神】,纵然他是【逆天邪神】夏元霸,在这一刻也是【逆天邪神】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毛骨悚然。

  夏元霸玄气全力释放,让紫极顿时大吃一惊。到了这个位置,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已经被压制到了王玄境后期,而夏元霸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赫然还是【逆天邪神】霸玄境后期的【逆天邪神】庞大威压!

  紫极心中一片惊骇……这里,已是【逆天邪神】临近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深处,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已被压制了近两个大境界,而夏元霸,似乎只被压制了一个大境界!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大境界之差,却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正常状态下,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玄力要弱于紫极,但现在这个状态,夏元霸想要杀他根本易如反掌。

  难道,这也是【逆天邪神】霸皇神脉的【逆天邪神】强大之处?

  “等等!这个声音……”云澈在短时间的【逆天邪神】悚然、戒备之后,脸上的【逆天邪神】表情忽然舒展开,瞳孔中甚至露出了狂喜的【逆天邪神】光彩,他放开凤雪児,一个箭步向前,身体转过了一处石壁。

  顿时,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不再是【逆天邪神】漆黑一片,而是【逆天邪神】出现了一抹亮紫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在恐怖的【逆天邪神】黑暗阴气中,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炎都只能勉强照亮一丈距离。而视线中的【逆天邪神】紫光远在三十丈之外,却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映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仿佛世间再极致的【逆天邪神】黑暗都无法吞噬这抹紫光。

  紫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在摇曳,而让人毛骨悚然的【逆天邪神】魔鬼哭笑声,就是【逆天邪神】从那抹紫光中传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剧烈的【逆天邪神】跳动起来,双眼更是【逆天邪神】瞪大:那是【逆天邪神】……那是【逆天邪神】……

  “幽冥婆罗花!!”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紫极的【逆天邪神】惊呼声。

  “啊?那个……就是【逆天邪神】云哥哥要找到的【逆天邪神】东西!?”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声音充满着惊奇和欢喜。

  “没错!就是【逆天邪神】它……亮紫色的【逆天邪神】妖光,摇曳时会出鬼哭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和师父描述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云澈双拳攥紧,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道。

  整整七年,未寻到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一丝痕迹。如今,只是【逆天邪神】抱着大海捞针般的【逆天邪神】念想进入这弑月魔窟……竟然真的【逆天邪神】看到了奇迹的【逆天邪神】降临!!

  “茉莉,找到了……我们找到了!!”过于强烈的【逆天邪神】惊喜和激动,让云澈有些不能自已。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异样,因为身后,忽然间没有了声音,就连呼吸声都完全消逝。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