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2章 弑月魔窟

第772章 弑月魔窟

  “最让我在意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刚才没有问我们要去哪里,也没有问起我编造的【逆天邪神】那个‘师父’,眼神也极不正常。天籁小『『说WwW.⒉”云澈向茉莉低语道:“而且,之前在天剑山庄时,那个轩辕九鼎看我的【逆天邪神】眼神也有些不同寻常。”

  云澈身上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灵觉、洞察力和强烈到近乎可怕的【逆天邪神】直觉。

  “我在想,天威剑域很可能知道了些什么。比如,因为某种原因,他们知道了我编造的【逆天邪神】‘夺天老人’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云澈沉下眉头。

  “哼,有我在,你还怕自己死了不成?”茉莉嗤之以鼻。在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玄者眼中,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至高神一般的【逆天邪神】无敌存在。但在她的【逆天邪神】眼中,只是【逆天邪神】个头稍微大一点的【逆天邪神】蚂蚁而已。

  “……所以说,我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必须要依赖摹灸嫣煨吧瘛裤的【逆天邪神】力量了。”云澈无奈中透着不情愿。他是【逆天邪神】个不习惯依赖他人的【逆天邪神】人,因为他无比清楚,依赖这种东西会极大程度上限制他的【逆天邪神】成长——茉莉也同样知道,所以,之前的【逆天邪神】数年,她都一直维持着自身力量自封的【逆天邪神】假象。

  只是【逆天邪神】这一次,他为了找到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一缕希望,不得不提前面对了过于强大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也就不得不选择依赖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否则,若茉莉依然是【逆天邪神】“力量自封”状态,他绝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到来至尊海殿。

  “云澈,你要小心轩辕问天这个人。”紫极看着脸色有些沉重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出声:“轩辕问天此人是【逆天邪神】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剑痴,对力量有着无比疯狂的【逆天邪神】追求。虽然就综合实力而言,天威剑域在四大圣地之中相对最弱,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个人实力,却是【逆天邪神】要稍稍过海皇恰灸嫣煨吧瘛窥封忆和天君夜魅邪,纵然和圣帝皇极无欲相比,也相差无几。”

  “若单单只是【逆天邪神】剑痴也就罢了。但他表象温文儒雅,颇有天下至尊之仪,但实则个性偏执极端,为追求力量而不择手段,且城府极深。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就是【逆天邪神】毁灭在他的【逆天邪神】丧心病狂之下,就连我们,也成了帮凶,还不得不为了维护圣地之名而将错就错。”

  “而你天资过于异常,身上又有着诸多让人无法参透的【逆天邪神】秘密,若非你身后有一位道行通天的【逆天邪神】师父,他说不定早已对你下手……刚才他对你姿态暧昧,你可要留心一些才好。”

  紫极语调委婉,但眼神却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警示之意。云澈与轩辕问天今天才是【逆天邪神】初次见面,而紫极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人,对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了解要胜过云澈不知多少倍。

  云澈点点头:“我明白了,谢紫前辈提醒……紫前辈,晚辈有一好奇之事,不知该不该问。”

  曲封忆……这是【逆天邪神】紫极刚才所说的【逆天邪神】海皇的【逆天邪神】名字。身为天玄四大圣主之一,她的【逆天邪神】名字却并无霸气,也没有女性的【逆天邪神】柔婉,反而透着一股沉重的【逆天邪神】沧桑。

  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主宰,四大圣主之,天玄第一人的【逆天邪神】圣帝,名为皇极无欲……

  无欲?

  据说圣帝无法有子嗣,只有几个义子义女,该不会和这个“无欲”有关吧?

  ……男人若是【逆天邪神】无欲,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你可是【逆天邪神】想问我与海皇是【逆天邪神】何关系?”紫极似笑非笑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笑着道:“前辈果然慧眼如炬。当初在黑月商会,紫前辈能直接做主动用整整二十斤紫脉神晶,晚辈便确信前辈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地位必然非同寻常。方才在海皇殿,那原本封存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居然也是【逆天邪神】在紫前辈身上。而且,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极是【逆天邪神】威严,但对于紫前辈,却和对大长老时全然不同。所以晚辈不由得万分好奇紫前辈的【逆天邪神】身份。”

  紫极微微而笑:“那你不妨猜测一二。”

  云澈心中本就已经有了还算清晰的【逆天邪神】猜测,直接回道:“晚辈之前听元霸说起,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长老之上,还有七个极其强大的【逆天邪神】尊者,并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为名,最末为赤尊者,而最强,在整个海殿之中实力仅次于海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紫尊者。而紫极前辈又恰好以紫为姓。若前辈为海殿一人之下的【逆天邪神】紫尊者,那么或许可以勉强解释。”

  “只是【逆天邪神】,紫前辈虽然玄力修为极高,但给晚辈的【逆天邪神】压迫力,却还要小于大长老陌尘风。所以,紫前辈绝无可能是【逆天邪神】尊者……因而,晚辈唯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答案,就是【逆天邪神】……”

  “夫妻!”

  “……”紫极猛的【逆天邪神】一怔,随之难得的【逆天邪神】仰头大笑起来。

  “‘慧眼如炬’这四个字,你才是【逆天邪神】更为担得起。”紫极大笑着道,而他这句话,也显然是【逆天邪神】承认了云澈并没有猜测:“就身份而言,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海皇之夫。只是【逆天邪神】,我与她的【逆天邪神】夫妻名分,却和你所认知的【逆天邪神】并不完全相同。”

  “……前辈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我与她结为夫妻已是【逆天邪神】很久很久之前的【逆天邪神】事,双方都是【逆天邪神】父母之命,宗门之愿。不过那时我做梦都想不到她竟会成为继位海皇。她一心追求玄道,再加上天资极高,最终成为海殿第一人,而我,却醉心商会,平时大部分的【逆天邪神】时间,也都在黑月商会之中,或游走大6各大分会,难得回海殿一次。我与海皇,平均数十年才会见上一面,虽是【逆天邪神】夫妻,感情却很是【逆天邪神】淡薄。我们夫妻名分存在的【逆天邪神】意义,也大致是【逆天邪神】让黑月商会与至尊海殿连为一体,而非独立存在。”

  说这些的【逆天邪神】时候,紫极的【逆天邪神】语气颇为平淡,连稍微的【逆天邪神】惆怅都没有。

  “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头:“紫前辈与海皇的【逆天邪神】夫妻之情是【逆天邪神】否单薄晚辈不敢妄言,但有一点晚辈很确信:海皇很信任紫前辈。或许,紫前辈是【逆天邪神】海皇在这世上唯一真正信任的【逆天邪神】人。”

  “呵呵。”紫极笑了一笑,伸手指向前方:“那里。便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所在。”

  前方十里左右,一团幽暗的【逆天邪神】蓝光遥遥闪动。那是【逆天邪神】一个近乎正圆的【逆天邪神】小岛,小岛之上,覆盖着一个颇为庞大的【逆天邪神】半球状结界。幽暗的【逆天邪神】蓝光就是【逆天邪神】来自小岛之上的【逆天邪神】结界。

  小岛周围区域的【逆天邪神】海面呈现着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凹陷,涌向的【逆天邪神】海水如同在被一股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力量强行推开。

  “那层结界,就是【逆天邪神】封锁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结界。”紫极的【逆天邪神】度缓了下来:“结界之中,便是【逆天邪神】弑月魔窟。”

  “这里是【逆天邪神】在沧海之上,离岸三千多里,平日里不会有人靠近这里,因而这里从无海殿弟子把守,即使有人误入,一旦碰触结界,海皇也会马上知晓。”

  四人落在了海岛之上,顿时,一股无比强横的【逆天邪神】排斥力迎面而来。四人的【逆天邪神】实力都处在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最高层次,却都是【逆天邪神】瞬间胸口憋闷,难以喘息。

  “好强的【逆天邪神】结界!”夏元霸低呼道:“隔这么远都有如此强的【逆天邪神】排斥力……师父说过这个结界维持了万年以上,堪称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最强结界,无人可破,果然名不虚传。”

  “单就隔绝能力而言,这个结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天下无双。”紫极点头,脸上露出敬仰之色:“当年,为了筑起这个结界,海殿众先祖可是【逆天邪神】动用了当时天玄大6过一半的【逆天邪神】霸玄器,耗费的【逆天邪神】玄晶数量更为庞大无比。若无这层隔绝结界,任由那股可怕的【逆天邪神】阴气蔓延万年,后果当真是【逆天邪神】不堪设想。”

  “我海殿鼎盛万年,虽然也做过不少错事。但维持了这个结界整整万年,我海殿也自问从来都对得起‘圣地’之名!”紫极平淡的【逆天邪神】声音中透着傲然,他缓步向前,手里,已拿起了蓝光闪闪的【逆天邪神】海皇印。

  云澈微吸一口气,跟在了紫极身侧。从茉莉提出要找到幽冥婆罗花到今天,已去过去了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整整七年,他所寻到的【逆天邪神】唯一可能存在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地方,就是【逆天邪神】眼前的【逆天邪神】结界中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

  如今,茉莉已摆脱魔毒,要重塑躯体最需要的【逆天邪神】所有条件,也只剩下一株幽冥婆罗花……虽然希望依旧无比渺茫,但他已然来到这里,就只能祈求在弑月魔窟中短短百息的【逆天邪神】时间里,可以看到绽放的【逆天邪神】奇迹之花!

  离结界越近,越是【逆天邪神】可以感受到这个结界是【逆天邪神】何其强大。他完全确信,自己就算是【逆天邪神】用出越自身极限十倍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绝无可能撕开这个结界一丝一毫。

  站在结界前方,紫极抬起海皇印,犹豫一番后,转身道:“云澈,虽然已到这里,我不该说泼冷水的【逆天邪神】话……只是【逆天邪神】,你自己也该清楚,其中存在着幽冥婆罗花,而且正值绽放的【逆天邪神】可能性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渺茫。而且,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出现奇迹,你又该怎样去拿到它?”

  “当年在其中见过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数位海殿长老,全部都是【逆天邪神】君玄境的【逆天邪神】绝世强者,只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看了几眼,而后迅远离,都全部狠狠大病一场,难以想象靠近会是【逆天邪神】何种后果,更不要说采摘。而据我所知,天玄大6历史上,也从未有过它被采摘的【逆天邪神】记载。记载的【逆天邪神】,只有无数因它而死的【逆天邪神】冤魂和‘极恶妖花’之名。”

  “我自有办法。”云澈颇为笃定的【逆天邪神】道。

  他说话的【逆天邪神】同时,脑海中也响起着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若真的【逆天邪神】有幽冥婆罗花,你千万不可靠近。你虽然有着龙神之魂,但靠近十丈之内,必会痛苦万分,五丈之内就是【逆天邪神】找死!采摘幽冥婆罗花交给我即可,我会完整的【逆天邪神】将它带到天毒珠之中。”

  “我知道。”云澈应声。当初在沧云大6,师父向他介绍幽冥婆罗花时,最着重说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就是【逆天邪神】“千万不可靠近”。

  紫极缓缓点头,不再多言,将手中的【逆天邪神】海皇印重重拍在身前的【逆天邪神】结界上。

  顿时,海皇印与结界碰触的【逆天邪神】位置泛起层层水波一般的【逆天邪神】涟漪,紫极沉下眉头,肃然说道:“封印一旦打开缺口,就会有大量阴气溢出。那股阴气极为霸道,常人,或是【逆天邪神】稍微的【逆天邪神】玄者只是【逆天邪神】简单碰触,都会有性命之危。弑月魔窟之中的【逆天邪神】阴气更是【逆天邪神】极为可怕,纵然是【逆天邪神】我们,进入其中,玄力也会被压制近两个大境界,同时还会加快生命的【逆天邪神】流失。你们现在就涌起全力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小视弑月魔窟!”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