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1章 天威剑主

第771章 天威剑主

  “虽然动用这部分神晶会有违祖上禁令,但收益如此巨大,风险却又如此小的【逆天邪神】交易,我找不到任何拒绝的【逆天邪神】理由,这可以说是【逆天邪神】我这一生最划算的【逆天邪神】交易,若是【逆天邪神】错过,我都不配自称为商人。?  ?”

  声音落下,紫极的【逆天邪神】手中已是【逆天邪神】多了一枚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戒指,他将紫晶戒指放到云澈眼前:“这里面,便是【逆天邪神】四十斤紫脉神晶。你现在反悔,尚可来得及。”

  云澈没有答话,手掌一推,二十枚霸皇丹飞向了紫极,同时,紫极手中的【逆天邪神】紫晶戒指也被他吸了过来,拿在了手中,随意探视,里面装载着整整四十斤紫脉神晶,分毫不少,也半点都不多。

  “和紫前辈交易就是【逆天邪神】痛快。”云澈把紫晶戒指收起:“只是【逆天邪神】还请紫前辈不要忘记,这二十颗宝丹只可用来拍卖,而不可私吞。”

  又是【逆天邪神】四十斤紫脉神晶入手,再加上天毒珠中已有的【逆天邪神】五十斤……如此一来,茉莉所需的【逆天邪神】七十斤紫脉神晶也已完成!

  两枚玄丹也已入手,而且规格远远出了茉莉当初所提的【逆天邪神】霸玄丹,而是【逆天邪神】高了整整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君玄丹。

  如今所缺少的【逆天邪神】,就只有幽冥婆罗花了!

  “呵呵,那是【逆天邪神】自然。”紫极的【逆天邪神】玄气也从每一颗霸皇丹上扫过,然后小心收起,满露微笑……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着手的【逆天邪神】最划算的【逆天邪神】交易。不费吹灰之力,却得至少二十斤紫脉神晶,而且周期短到只有短短数天。

  两人的【逆天邪神】交易“数额”巨大,却是【逆天邪神】短短数言间便完成,而且双方都极为满意。

  身怀九十斤紫脉神晶,这个数量无论在幻妖界,还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都是【逆天邪神】不折不扣的【逆天邪神】天文数字,绝对要过任何一个圣地的【逆天邪神】存量!云澈心知肚明,他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得到这么多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靠的【逆天邪神】绝不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而是【逆天邪神】天毒珠那绝对逆天的【逆天邪神】能力。

  但单就存量而言,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却也并非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之最……如今存有紫脉神晶最多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

  凤神已死,以及百斤紫脉神晶。这是【逆天邪神】两个凤凰神宗必须死守的【逆天邪神】秘密!泄露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招来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当年凤凰神宗不惜大费周章以对苍风国动残酷战争来掩饰。

  “很好!”对于这个交易结果,海皇也显然很是【逆天邪神】满意,一直僵硬的【逆天邪神】面孔都有了些许的【逆天邪神】舒展:“云宫主,你果然是【逆天邪神】个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奇人。既然交易已成,紫极,你现在便带云澈去往弑月魔窟。”

  “不过,云宫主,本皇还是【逆天邪神】要提醒你,弑月魔窟封印的【逆天邪神】开启只会持续百息的【逆天邪神】时间!百息之后封印就会强行闭合,绝无强行打开的【逆天邪神】可能。所以,入了弑月魔窟后无论结果如何,百息之内必须离开,否则就会永远被困死其中!而且由于弑月魔窟中阴气极重,不但大幅度压制玄力,也会极损寿元,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纵然是【逆天邪神】本皇被封锁其中,不到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也会非死即废,要支撑到五百年后封印再次开启后脱离完全是【逆天邪神】痴人说梦。”

  “你放心,到时我会随同他一起进入魔窟之中。不需等到百息,一过五十息,我便会强行带他离开。”紫极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如此最好,你们去吧!”

  ……………………

  云澈和紫极一起离开海皇殿,等在外面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快步来到云澈身边:“云哥哥,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云澈笑着抓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然后伸手示意向紫极:“这位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紫极前辈。”

  “凤凰神宗凤雪児见过紫前辈。”

  紫极颔微笑,眼神异样:“雪公主之名贯耳已久,如今亲见,也是【逆天邪神】大幸。”

  “雪児,我要和紫前辈去往弑月魔窟,你先去你父皇那里,我很快就会回来。”云澈向凤雪児道。

  “现在就去?”凤雪児知道云澈这次来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主要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去弑月魔窟,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她想也不想的【逆天邪神】道:“那我当然和云哥哥一起,我答应过师伯师叔她们,必须要时时刻刻保护云哥哥。”

  “那好吧。”云澈就知道会是【逆天邪神】这个结果,也没有再劝她,他更用力的【逆天邪神】握了一下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小手,满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道:“不过那里面很可能存在着未知的【逆天邪神】危险,你到时候一定要听我的【逆天邪神】话,千万不能为了保护我自己去冒险。”

  “知道啦。我一直都最听云哥哥的【逆天邪神】话了。”凤雪児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

  看着他们两人的【逆天邪神】亲密无间,紫极的【逆天邪神】心情顿时颇为复杂,抬手道:“弑月魔窟与我海殿极近。从这里直线向南一百五十里,便是【逆天邪神】其所在。云澈,若无其他需筹备之事,便现在出吧。”

  “好!烦劳紫前辈引路!”

  三人刚浮空而起,一个人影便以极快的【逆天邪神】度远远冲来,似乎颇为急切。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一顿,低喊道:“元霸!你怎么来了?”

  呼!

  夏元霸带着一股狂风冲了过来,然后大喘一口气道:“我师父那边已经安顿下来了,我没有其他什么事就过来找姐夫了。唉?紫先生?你们……是【逆天邪神】要一起去什么地方吗?”

  数年前七国排位战,古苍带着夏元霸来到神凰城后,去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地方就是【逆天邪神】黑月商会,拜访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紫极。所以夏元霸虽然未来过至尊海殿,紫极他却认识。

  “去弑月魔窟。元霸,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云澈知道夏元霸如此匆忙的【逆天邪神】冲过来是【逆天邪神】担心他的【逆天邪神】安全。如今去往弑月魔窟,夏元霸铁定会跟着他一起,赶都别想赶走。

  “啊?现在就去?当然要!我也很想看看那里面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的【逆天邪神】。”夏元霸颇为兴奋起来。

  “唉。”紫极笑着摇头,也不知在叹息什么:“走吧,到了那里,务必要注意安全。”

  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存在,就是【逆天邪神】为了镇守弑月魔窟,所以自然不会离的【逆天邪神】太远。一百五十里,对于他们四人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一段很短的【逆天邪神】距离。

  没过多久,他们便已来到海殿的【逆天邪神】南部边缘。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前方。

  虽然还隔着有数里之遥,但云澈、凤雪児、夏元霸,还有紫极的【逆天邪神】身形都同时放缓了下来,眼神也都同时微变。

  “那个人……好惊人的【逆天邪神】气息!还隔着这么远,居然让我都有些喘不动气。”夏元霸轻吸一口气,低声道:“好像,要比我的【逆天邪神】师父还厉害!”

  随着距离的【逆天邪神】拉近,那个人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在视线中变得清晰。他一身简单的【逆天邪神】青衣,身材颀长,黑束起,长及半腰。他浮于海面十丈之上,任由海风呼啸,全身上下无论衣袂还是【逆天邪神】头,竟是【逆天邪神】纹丝不动。就连他脚下的【逆天邪神】海面,都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涟漪。

  仿佛他所在的【逆天邪神】那一处空间,已被完全封结。

  他整个人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丝毫玄气外放,但随着云澈等人的【逆天邪神】临近,一股无声的【逆天邪神】压迫力就如越来越厚的【逆天邪神】铁板,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在胸口。

  “紫前辈,这个人是【逆天邪神】谁?”云澈低声问道。这个人在无声无息间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威压,绝对要过在金乌雷炎谷所面对的【逆天邪神】明王!

  紫极没有回应,直接向前道:“轩辕剑主,今日为何如此有雅兴,竟独在此处观海,莫非近日心有神悟。”

  轩辕剑主!

  这四个字,让云澈三人同时心中剧震。

  “他就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剑主……轩辕问天!?”夏元霸低呼一声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攥起,缓慢收紧。过了好一会儿,才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松开。

  天威剑域……害的【逆天邪神】他父母被废,爷爷惨死的【逆天邪神】直接祸!也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让萧云的【逆天邪神】亲生父亲被害,母亲殉情,让萧烈悲苦二十多年……

  当年,他和萧云两家的【逆天邪神】悲剧,明王是【逆天邪神】背后的【逆天邪神】阴谋者,而天威剑域,就是【逆天邪神】造成一切的【逆天邪神】刽子手!!

  青衣男子缓缓转身,露出一张略显消瘦,平淡无奇的【逆天邪神】面孔,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扫过四人,淡笑一声:“原来是【逆天邪神】紫先生。”

  短短一句话后,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却是【逆天邪神】直直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若我没有猜错,紫先生右手边这位,应该就是【逆天邪神】近日名震天玄的【逆天邪神】云澈吧。”

  云澈:“……”

  “呵呵,正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如轩辕剑主这等绝世人物也会如此留意一个后辈。”紫极淡淡而道。

  “那是【逆天邪神】自然。”轩辕问天平和的【逆天邪神】面孔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淡笑,目光依然是【逆天邪神】直视着云澈:“作为当今年轻一辈最为杰出的【逆天邪神】人物,云宫主,三日后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还请务必要到场,若是【逆天邪神】少了你,魔剑大会定然会失色不少。”

  云澈:“……?”

  “看起来,紫先生和云宫主是【逆天邪神】有要事要办,我也不便多加耽搁,请吧。”

  轩辕问天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逆天邪神】淡笑,身体缓缓升空,然后身影一晃,已然向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方向远去,并没有询问他们要去做什么……似乎毫无兴趣。

  “他便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剑主——轩辕问天。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他。”

  紫极的【逆天邪神】声调颇为随意,声音落下,他已腾空而起,继续向南飞去。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沉下,心魂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沉默一阵后,他在心中低念道:“茉莉,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很有可能要借助你的【逆天邪神】力量……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

  “哼!”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冷哼一声:“我若不想你死,一万个轩辕问天都别想杀了你。我倒是【逆天邪神】更为好奇,你为什么和至尊海殿做了一个这么亏本的【逆天邪神】交易?”

  “因为自从到了这至尊海殿,就莫名的【逆天邪神】心神不宁。”云澈声音沉重的【逆天邪神】道:“我怕不早日拿到,会在魔剑大会期间有什么变数。而且刚才轩辕问天看我的【逆天邪神】眼神……让我有一种在他面前毫无秘密的【逆天邪神】感觉。”

  “希望是【逆天邪神】我想多了……但无论如何,我必须要小心一些了。”

  ……………………

  “父亲,鬼煞毒仙已经到了。”

  说话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身着青衣,面色消瘦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五官以及身材之上,都和轩辕问天颇为相似。

  而他面前所站的【逆天邪神】人,也正是【逆天邪神】刚刚回到海殿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很好。”轩辕问天淡淡点头:“希望他种蛊毒的【逆天邪神】能力和传说中的【逆天邪神】一样。如果只是【逆天邪神】徒有虚名,毫无利用的【逆天邪神】价值,那也没有留在这个世上的【逆天邪神】必要了。”

  “父亲可要现在就去见他?”青年男子问道。

  轩辕问天没有应允,而是【逆天邪神】忽然缓慢的【逆天邪神】说道:“那云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已经在这海殿之中,我刚刚才见过他。”

  青年男子猛一抬头,脸上露出危险的【逆天邪神】笑:“那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

  “这百年以来,我一直筹备着魔剑之事,本想着解封魔剑之后再度踏入幻妖界,夺取轮回镜。没想到,它居然在这魔剑解封之期,自己送上门来,真是【逆天邪神】天助我也!”轩辕问天抬头望天,无声而笑。

  “那轮回镜,当真隐藏着‘神玄之秘’吗?”青年男子问道。

  “神玄之秘?”轩辕问天眼睛微眯,淡淡而笑:“那不过是【逆天邪神】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明王为了利用我们,编造出来的【逆天邪神】而已。呵呵,那个明王估计现在还天真的【逆天邪神】以为自己聪明绝世,用编造出的【逆天邪神】轮回镜之秘成功利用了我们达成了他的【逆天邪神】野心,殊不知,若不是【逆天邪神】我当年推波助澜,其他三圣地又岂会那么容易就遂他心愿强入幻妖界。”

  “既然神玄之秘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那为何父亲还如此执着的【逆天邪神】想要得到轮回镜?”青年男子颇为谨慎的【逆天邪神】问道。

  “我当年曾问过魔剑轮回镜之事,它告诉我轮回镜是【逆天邪神】‘玄天至宝’,是【逆天邪神】上古时代的【逆天邪神】神都想得到的【逆天邪神】东西。虽然不知道它究竟拥有何种能力,但连神都想得到的【逆天邪神】东西,必然要胜过所谓的【逆天邪神】‘神玄之秘’千万倍!”

  “它本是【逆天邪神】我解封魔剑后的【逆天邪神】必得之物,如今自己送上门来,我岂有不收之礼!!”

  “问道,这些事,都是【逆天邪神】只有我们父子才知道的【逆天邪神】秘密。”轩辕问天侧目看向自己的【逆天邪神】儿子:“而这里是【逆天邪神】海殿,并非是【逆天邪神】剑域,一个字,都不要再提及。”

  “孩儿明白!”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