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70章 亏本交易

第770章 亏本交易

  “现在?”云澈一怔。?海皇是【逆天邪神】女性他没有想到,更想不到她在关乎禁地的【逆天邪神】大事上都如此干脆利落。

  “再过三日,就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之期。为准备魔剑大会所用的【逆天邪神】玄阵,这几日本皇也会愈加忙碌,可能无暇他顾。及早了结这件事,本皇也可避免分心。你可有疑虑?”海皇面孔僵硬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快的【逆天邪神】一想,然后重重点头:“好!那就现在!”

  “很好!”海皇点头,然后目光一侧:“紫极,便由你亲自带云澈去往弑月魔窟!现在便去!”

  “呵呵呵。”一个平和的【逆天邪神】笑声响了起来。海皇殿左侧的【逆天邪神】一扇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身着紫袍,面容俊雅的【逆天邪神】中年人缓步走出,面带微笑:“云澈,不过短短数月不见,你的【逆天邪神】玄力果然又大有精进。这等成长度,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紫前辈果然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云澈也微笑着回道,对紫极的【逆天邪神】忽然出现毫不惊讶。

  紫极微微点头:“以你的【逆天邪神】聪慧悟性,果然是【逆天邪神】早已知晓。好在海皇应允了弑月魔窟一事,我紫极也算是【逆天邪神】有幸还了你那十颗药丹的【逆天邪神】人情。另外,上次相见你委托我的【逆天邪神】事,也已然完成,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紫极说完,手掌摊开,一道玄光闪动,两个漆黑色的【逆天邪神】木盒已被他捧在手中。虽不知道木盒中为何物,但空气中逸动的【逆天邪神】厚重气息,证明单单这两个木盒就绝非凡物。

  “莫非是【逆天邪神】两枚玄丹?”云澈目光一凝,又马上问道:“那不知是【逆天邪神】霸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还是【逆天邪神】君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

  “你一探便知。”紫极淡笑道。

  云澈一步向前,直接将木盒从紫极手中拿过,并未打开,直接以两道玄气涌入其中。顿时,他的【逆天邪神】玄气碰触到了两团浓烈无比,层面更是【逆天邪神】高至君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赫然是【逆天邪神】两枚君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

  太好了……云澈心中低念一声,然后直接将两个木盒收起:“紫前辈果然神通广大。按照当初之约,这是【逆天邪神】两枚宝丹。”

  云澈手指一弹,将两枚霸皇丹推向紫极。紫极伸手接过,很是【逆天邪神】小心的【逆天邪神】收起,神情也多了一分满意之色:“君玄兽极其难寻,要猎杀更是【逆天邪神】难上加难。为了这两枚君玄兽的【逆天邪神】玄兽,我海殿可是【逆天邪神】花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心思。但能得两颗旷世奇丹,却也很是【逆天邪神】值得。”

  海皇瞥了紫极一眼,道:“云澈,当初关于你师父‘夺天老人’的【逆天邪神】传闻,虽是【逆天邪神】来自日月神宫,且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举动也显露了很重的【逆天邪神】忌惮,但本皇依旧只有两分相信,八分质疑。但,这等连我海殿倾尽一切都不可能炼出的【逆天邪神】绝世宝丹,尊师却可以在举手投足间炼制出数十颗,如此通天之能,本皇便也不得不信了。”

  “不过你放心,关于这宝丹一事,紫极只与我一人说过,这世上除我三人,再没有第四人知道。”海皇面无表情,目若寒潭。

  “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之言,晚辈自然绝无怀疑。”云澈应道。

  “紫极还提过,你数月前委托黑月商会为你拍卖二十枚宝丹,并且许诺这二十颗之后,再不会多卖一颗给四大圣地,可是【逆天邪神】如此?”

  “当然如此。”云澈断然点头:“再珍贵的【逆天邪神】东西,出现的【逆天邪神】多了也就不值钱了。若不是【逆天邪神】晚辈这段时间急需大量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也不会将它卖予他人。”

  “那再好不过。”海皇肃然点头。她心里很清楚,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二十颗霸皇丹一旦公开,必会引起巨大轰动,其他三圣地也会不惜代价将之收入囊中。而最终最可能的【逆天邪神】结果,就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平分二十颗,至于圣地之外,完全是【逆天邪神】想也别想了。

  如此一来,他海殿表面也是【逆天邪神】五颗,实则是【逆天邪神】整整十七颗!付出的【逆天邪神】代价,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二十斤紫脉神晶和让云澈进一次弑月魔窟。这多出的【逆天邪神】十二颗霸皇丹在短期内并无明显作用,但再过一代,顶尖层面的【逆天邪神】实力绝对会远胜如今一代,甚至连皇极圣域都有可能压过!

  “这场魔剑大会引得天下群雄齐聚,倒是【逆天邪神】一个拍卖的【逆天邪神】绝佳时机。魔剑大会之后,本皇自会让紫极安排此事。”海皇长袖抬起,手掌一翻,一枚闪动着幽蓝光芒的【逆天邪神】宝玉飘浮在了她的【逆天邪神】手心,然后被她轻轻推向紫极:“这是【逆天邪神】我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海皇印,是【逆天邪神】我海殿之皇的【逆天邪神】象征,也是【逆天邪神】唯一可以打开弑月魔窟禁制的【逆天邪神】东西。紫极,你拿着它,现在便带云澈去往弑月魔窟。事成之后,最短时间内回来!”

  紫极没有说话,很轻微的【逆天邪神】点头,将海皇印抓握在了手中。

  云澈神色始终如一,但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海皇和紫极的【逆天邪神】神态……作为海殿之皇,地位极高的【逆天邪神】大长老陌尘风对她无比敬畏,但紫极在这海皇面前的【逆天邪神】状态,和与他面对面相谈时几乎毫无区别,没有丝毫畏惧之态,而海皇在命令紫极时,语气中的【逆天邪神】威严远远弱于命令陌尘风之时……而且完全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收敛。

  紫极和海皇的【逆天邪神】关系……似乎非同寻常啊。

  云澈心电急转,眉头一动,快开口道:“海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紫前辈,关于这拍卖宝丹一事,晚辈又有一个新的【逆天邪神】交易,或许,你们会很感兴趣。”

  “哦?”海皇目光一斜。紫极却是【逆天邪神】满脸期待,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什么交易?”

  云澈慢条斯理的【逆天邪神】道:“当初在黑月商会,紫前辈说过一枚宝丹可以卖出至少两斤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价格,而之后紫前辈不惜一次拿出二十斤紫脉神晶,并说出‘弑月魔窟’这等禁忌之事,也要从晚辈这里买走十颗,很显然,在紫前辈看来,一枚宝丹卖出两斤紫脉神晶还是【逆天邪神】极为保守的【逆天邪神】估计,真正拍卖之时,将远不止如此。”

  “呵呵呵。”紫极淡笑一声,听他继续说下去。他虽然在玄界圣地至尊海殿都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地位,但相对于玄者,他一直都愿意称自己是【逆天邪神】一个商人。而一个商人,当然不会轻易透露心中的【逆天邪神】“底价”。在知道了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性后,他就无比肯定,其价值并不止于两斤紫脉神晶……尤其是【逆天邪神】在圣地这个层面,更是【逆天邪神】远远不止。

  因为圣地从来不缺可以堆彻实力的【逆天邪神】资源,而霸皇丹这等可以强行突破高层面瓶颈的【逆天邪神】丹药,才是【逆天邪神】圣地梦寐以求。

  云澈在天毒珠里一抓,直接拿出了二十枚霸皇丹,一股浑厚、浓郁,又充斥着暴烈的【逆天邪神】药气在一瞬间便充满了整个海皇殿,让这被一个极强玄阵笼罩的【逆天邪神】海皇圣殿都气氛陡变。

  紫极和海皇的【逆天邪神】目光同时落在了这二十枚霸皇丹之上……纵然是【逆天邪神】海皇,面对着在认知中堪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药气,也无法不为之动容。

  “这二十枚宝丹,本是【逆天邪神】欲交给紫前辈拍卖。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哦?难道,你准备放弃拍卖?”紫极问道。

  “不!只是【逆天邪神】方式变一下。”云澈手腕一翻,却并没有把二十颗霸皇丹收回,满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道:“我想在去往弑月魔窟之前,将这二十枚霸皇丹以四十斤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价格,直接卖予你至尊海殿。之后,你们拍卖这二十枚宝丹所得,便全归你们,与我无关!”

  “……”海皇和紫极的【逆天邪神】眉梢都明显动了一动。

  “为何如此?”紫极很是【逆天邪神】平静的【逆天邪神】问道:“这二十枚宝丹卖予四大圣地,价值绝不止于四十斤紫脉神晶,我可直白的【逆天邪神】告知你,两斤一颗的【逆天邪神】价格,不过是【逆天邪神】最为保守的【逆天邪神】估计,以其可以突破霸皇瓶颈的【逆天邪神】能力,纵然是【逆天邪神】以三斤一颗的【逆天邪神】价格,四大圣地也必会全力争抢。”

  “我知道。”云澈淡笑道:“否则,以紫前辈千年枯木般的【逆天邪神】心境,当初也不会那么急切的【逆天邪神】想要买上十颗。”

  紫极:“……”

  “我并不是【逆天邪神】个贪心的【逆天邪神】人。”云澈继续说道:“两斤紫脉神晶一颗的【逆天邪神】价格,已经是【逆天邪神】出了我最初的【逆天邪神】预期。虽然这二十颗宝丹的【逆天邪神】拍卖所得将不止四十斤紫脉神晶,但这个数量已足够满足我的【逆天邪神】需求,多出的【逆天邪神】部分并无太大意义。对我而言,能早些入手,要心安的【逆天邪神】多。”

  紫极短暂沉默,开口道:“再过三日,便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魔剑大会结束之后,天下群雄离开之前,我便会亲自在这海殿之中召开拍卖仪式,算起来,不过是【逆天邪神】在四五日之后。到时,拍出的【逆天邪神】价格至少也要过五十斤紫脉神晶!你就为了早这么几日拿到神晶,而宁愿少得十数斤,甚至可能数十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

  “对!”云澈点头:“当然,这只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个人意愿,海皇和紫前辈若是【逆天邪神】不愿,我也不会多半句强求。”

  紫极和海皇对视一眼,笑着道:“如此大礼,我海殿岂会不受。若是【逆天邪神】你当真愿意如此的【逆天邪神】话……海皇,看来,有必要动用那一部分神晶了。”

  “的【逆天邪神】确有必要。”海皇也是【逆天邪神】微微点头,她的【逆天邪神】目光扫过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缓缓说道:“紫脉神晶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最珍贵、稀少的【逆天邪神】宝物!要一次性拿出四十斤,实在是【逆天邪神】极其困难。”

  “哦?”云澈侧目:“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资源必然是【逆天邪神】远常人想象的【逆天邪神】丰厚。何况海殿还有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支撑,四十斤紫脉神晶,对其他势力而言是【逆天邪神】天文数字,但对你们至尊海殿,应该算不得太过困难吧?”

  “看来,你对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珍稀程度并没有很清晰的【逆天邪神】概念。”海皇淡淡瞥了他一眼:“论资源之丰厚,我至尊海殿为四大圣地之最。那你可知,我海殿每五年分配给天资最高弟子的【逆天邪神】神晶是【逆天邪神】多少吗?”

  云澈:“……”

  海皇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是【逆天邪神】一两!而且这个数量,只有天资最高,地位最高的【逆天邪神】那个层面才能得到,包括本皇在内!”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纵然是【逆天邪神】本皇的【逆天邪神】儿子,整整五十年,也才能得到一斤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资源!皇极圣域、日月神宫、天威剑域,只会比这个数量更少!至于其他天玄势力,能得沙粒大小的【逆天邪神】神晶,都是【逆天邪神】毕生之幸!而你却为了多几日的【逆天邪神】‘心安’,甘愿舍弃如此大量的【逆天邪神】神晶,这等‘豁达’,着实是【逆天邪神】让人大开眼界!”

  云澈神情不变:“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珍贵,晚辈当然知晓。既然你们海殿已经没有办法一次拿出四十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那此事就当晚辈没有提过吧。紫前辈,那就劳烦你带晚辈前往弑月魔窟。”

  云澈满脸的【逆天邪神】淡定,一副早几天、晚几天、多几斤、少几斤都毫无所谓的【逆天邪神】姿态。

  “四十斤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巨大的【逆天邪神】数字,但不代表我海殿无法一次拿出。”

  紫极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上次买你十颗宝丹所耗费的【逆天邪神】二十斤,占我海殿可动用神晶的【逆天邪神】近半。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我海殿如今可自由动用的【逆天邪神】神晶,也只有二十斤左右而已。但这些之外,还有一部分本是【逆天邪神】不可以动用的【逆天邪神】神晶。”

  “不可动用?莫非,是【逆天邪神】用来防备可能出现的【逆天邪神】危局?”云澈想了想说道。

  “呵呵,你果然聪明。”紫极点头:“我至尊海殿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封存着五十斤紫脉神晶。这部分神晶在海殿遭遇巨大危机之时,启动护宗大阵所用,所以世代都有不到危机时刻,绝不可动用的【逆天邪神】严令。而事实上,这五十斤神晶,自封存之日到现在已有八千多年,却是【逆天邪神】从未动用过。”

  因为在天玄大6,还没有什么能让至尊海殿陷入灭顶危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