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64章 临近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

第764章 临近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

  “焚大哥,药熬好了……先说好!这次绝对不可以再任性把它打掉,不然的【逆天邪神】话,我可真的【逆天邪神】要生气了!”

  萧泠汐推门而进,手中的【逆天邪神】汤药依然有些滚烫,她先放到了门口的【逆天邪神】小桌上,看向焚绝尘时,却现他已换好了衣服,而且正站在那里……虽然气息虚浮,脸色苍白,但站的【逆天邪神】很直。』』天』籁小说WwW.⒉

  萧泠汐眼前一亮,惊喜的【逆天邪神】道:“焚大哥,原来你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太好了。”

  在萧泠汐离开的【逆天邪神】这一会儿,没有人可以想到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心海经历了何等的【逆天邪神】翻天覆地。视线中再次出现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影,焚绝尘平静的【逆天邪神】脸上微微露出绝不可能在任何其他人面前露出的【逆天邪神】轻微慌乱:“萧泠汐,我……”

  “不许这样叫我!”萧泠汐满脸严肃的【逆天邪神】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兄长,你要喊我妹妹,或者……直接喊我泠汐。萧泠汐这三个字,太生分了。”

  “嗯……这身衣服真的【逆天邪神】很合身呢,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量身定做的【逆天邪神】一样。”萧泠汐上下打量着焚绝尘,笑着说道:“也对哦,你和小澈的【逆天邪神】身材本来就是【逆天邪神】很像的【逆天邪神】。说起来,除了身材,你们之间也有很多其他很像的【逆天邪神】地方。”

  “我和云澈……像?”焚绝尘怔然。

  萧泠汐抬眸,目光充满了诧异。因为提到“云澈”,他这一次竟然没有露出那股直侵骨髓的【逆天邪神】冰冷杀意。她轻轻点头道:“嗯,很多地方很像。比如,小澈平时是【逆天邪神】一个很温和的【逆天邪神】人,但面对伤害他重要之人的【逆天邪神】人,他会变得很极端,就像一心想要报仇的【逆天邪神】焚大哥一样。还有,他有很强很强的【逆天邪神】自尊心、对想要做到的【逆天邪神】事有很深的【逆天邪神】执念、总是【逆天邪神】所有的【逆天邪神】事都要自己承担……这些,都和焚大哥很像。”

  焚绝尘:“……”

  “其实,小澈前段时间和我说过,四年前的【逆天邪神】事,他没有后悔过,但是【逆天邪神】他对你,始终都抱有一分歉疚。他说以你的【逆天邪神】性格,当年不杀你,其实比杀了你要残忍的【逆天邪神】多。而到了今天,他即使可以杀掉你,也已经无法动手,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补偿你,他会不遗余力。”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双臂开始颤抖起来。

  “焚大哥,我知道,要你放下仇恨,是【逆天邪神】很自私的【逆天邪神】事,毕竟,那是【逆天邪神】你所有的【逆天邪神】族人。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明明你是【逆天邪神】一个那么好的【逆天邪神】人,小澈更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好很好的【逆天邪神】人,以前的【逆天邪神】事已经再也无法改变,你们之间,就一定要有一个人死掉才可以罢休吗?真的【逆天邪神】一点……一点别的【逆天邪神】可能性都没有了吗?”

  焚绝尘抬起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目光似乎透过了皮肤,看到了比寻常人漆黑了很多的【逆天邪神】冰冷血液:“为了能够杀了云澈,我承受了天大的【逆天邪神】天价,得到了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如果放弃了……我倾尽一切得到的【逆天邪神】这些力量,又算什么……”

  “很简单啊。”萧泠汐轻声道:“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又不是【逆天邪神】只能用来报仇,还可以用来守护想要守护的【逆天邪神】人啊。”

  “守……护……”

  “对啊!”萧泠汐微笑了起来:“和焚大哥一样,小澈也一直在很努力的【逆天邪神】追求力量,但他追求力量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为了战胜别人,而是【逆天邪神】为了守护他想守护的【逆天邪神】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包括他选择重剑为武器,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守护’。焚大哥也可以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去守护想要守护的【逆天邪神】人啊……而且,焚大哥这么厉害,能够被焚大哥所守护的【逆天邪神】人,一定会很安心,很幸福的【逆天邪神】。”

  萧泠汐缓缓抬眸,星眸弯翘成两枚纤月:“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有这个荣幸,成为被焚大哥守护的【逆天邪神】人呢?嘻……如果可以的【逆天邪神】话,我不但有小澈保护,还可以有焚大哥保护,单单想想,都觉得自己是【逆天邪神】世界上最幸福的【逆天邪神】人了。”

  守护……

  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不但可以用来复仇、杀人,还可以……守护她……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手放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身体里,那股罪恶、冰冷,他自己都恐惧和厌恶的【逆天邪神】力量,竟在这时忽然变得有些温暖……

  “如果……我杀了云澈之后,你还愿意让我守护吗?”焚绝尘呢喃道。

  萧泠汐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声音轻盈而决绝:“如果小澈不在了,我也不会在这个世上。”

  焚绝尘:“……!!”

  萧泠汐闭上眼眸,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小澈,是【逆天邪神】陪着我一起长大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对我最好的【逆天邪神】人。我这一辈子,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快乐,都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对于我而言,小澈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另一半生命,而且是【逆天邪神】更重要的【逆天邪神】一半生命,如果他不在了……我永远都不可能再有快乐。”

  “三年前,他的【逆天邪神】死讯传来时,我就想随他而去……只是【逆天邪神】,我还有老爹,我不能丢下他孤苦一人。但是【逆天邪神】现在,萧云回来了,有他陪伴老爹,如果小澈哪天真的【逆天邪神】出了事,我也可以安心的【逆天邪神】去陪他。”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呼吸变得粗重,手掌用力的【逆天邪神】抓紧,几乎要胸口的【逆天邪神】肉给撕下来。他想起了自己留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那时,他每天都可以看到萧泠汐,却从未见她笑过,脸上,带着仿佛永远都不可能化开的【逆天邪神】悲伤和凄然。

  但,从云澈活着回来之后,他悄然返回流云城那几次,却再未从她的【逆天邪神】脸上看到曾经的【逆天邪神】凄伤,她的【逆天邪神】神态平和中带着温暖的【逆天邪神】浅笑,仿佛人生已经圆满,再无遗憾。

  “好……我答应你,我以后……不会再杀他了。”

  耳边的【逆天邪神】声音,如同来自九霄般震撼心魂。萧泠汐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眸光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颤荡着:“焚大哥,你……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本以为,说出那番话会无比的【逆天邪神】痛苦锥心,但说完之后,他的【逆天邪神】心里,呈现的【逆天邪神】竟然是【逆天邪神】一种莫名的【逆天邪神】轻松感,看着萧泠汐脸上的【逆天邪神】震惊、惊喜、不敢相信,心魂之中,更多的【逆天邪神】甚至是【逆天邪神】一股重重的【逆天邪神】满足。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是【逆天邪神】这样……

  全族数万的【逆天邪神】人命……不共戴天的【逆天邪神】仇恨……这些年所承受的【逆天邪神】地狱……

  竟然……比不过她的【逆天邪神】笑颜吗?

  为什么我甚至感觉不到不甘和痛苦……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我不会再杀云澈,就算他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再对他出手……今后,都不会。”这一次,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没有了颤抖,甚至带着真诚和坚定。

  “我……我……”每一字,都如同来自天外的【逆天邪神】仙音,萧泠汐眼前的【逆天邪神】视线瞬间迷蒙,一股股的【逆天邪神】泪珠从她的【逆天邪神】眼眶中决堤而落。

  “焚大哥……谢谢你……谢……谢你……”她用力捂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唇,喜悦的【逆天邪神】眼泪疯狂的【逆天邪神】流淌,怎么都无法停止,整个人已是【逆天邪神】泣不成声。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嘴角轻轻动了动……如果此时对面有一面镜子,他可以看到自己露出了一抹轻笑……他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会有的【逆天邪神】笑。

  泠汐……从今往后,只要我还活在世上,任何人,都别想伤害你一丝一毫……任何人都不能!

  房外上空,天下第一浮在空中,满脸的【逆天邪神】呆滞,过了好一会儿,缓缓的【逆天邪神】回过身来。

  “论相貌,论玄力,论地位,她都远远比不上小妖后,云兄弟在妖皇城时却是【逆天邪神】对她日月牵挂,难怪……难怪……”

  “不但聪颖无双,而且心灵,就像是【逆天邪神】宝石一样。”天下自言自语的【逆天邪神】赞叹着。

  ————————————————————

  时光流逝,两个月一晃而过,终于临近魔剑大会召开之日。

  “呼!!”

  回到冰阁,云澈大舒一口气,然后一个后跃,躺在了冰床之上……因为今天,他的【逆天邪神】“庞大计划”终于全面完成。除了几个刚入仙宫不久不能承受药力的【逆天邪神】年幼弟子外,其他冰云弟子已全部被他用霸皇丹提升了玄力……而且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至少提升了一个大境界。

  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将一个宗门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提升一个层面,相当于其他宗门数千年的【逆天邪神】积累和展,这在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历史上,是【逆天邪神】绝对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逆天之举。

  更为恐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为冰云弟子提升玄力的【逆天邪神】同时,也顺便将她们的【逆天邪神】玄关全部打通,让她们今后的【逆天邪神】修炼度将胜出之前数倍不止……每一个冰云弟子,都成就了其他宗门数千年难求一个的【逆天邪神】天灵神脉……云澈此举,简直可以遭到天打五雷轰。

  为冰云弟子提升玄力的【逆天邪神】过程对他而言也是【逆天邪神】强度相当之高的【逆天邪神】修炼,所以这两个月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也是【逆天邪神】小有进境。十天前刚刚突破至王玄境六级。

  “云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响起凤雪児娇软柔婉的【逆天邪神】声音,单单是【逆天邪神】听到她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全身的【逆天邪神】疲惫全瞬间一扫而空,“嗖”的【逆天邪神】起身:“雪児,快进来。”

  今天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依然是【逆天邪神】一身雪衣,美若神姬,仙姿婷婷,她刚一走进,便被云澈一下子抱在怀中,轻嘤一声,她就柔顺的【逆天邪神】伏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前……这五个月的【逆天邪神】相处,她都几乎要被他轻薄习惯了。

  “云哥哥,刚才父皇传音说,距离魔剑大会正式召开还剩四天时间了,他已经提前到达了至尊海殿,而且几乎一大半的【逆天邪神】势力都已经到达海殿了。云哥哥准备什么时候过去呢?”凤雪児在他怀中轻语道。

  “唉?还有四天?”云澈稍稍一怔,仰起头默默的【逆天邪神】算了算时间,然后点头道:“他们会提前到,也并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事。毕竟这次邀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所有顶尖人物、势力,四大圣主也全部到场,这种场面,整个天玄大6历史都应该没有过几次。再加上这次的【逆天邪神】噱头也是【逆天邪神】相当之大,神玄之秘啊……嘿嘿。”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呢?”凤雪児问道。若是【逆天邪神】从这里飞到至尊海殿,纵然以他们的【逆天邪神】度,也要至少十天。但有太古玄舟在,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逆天邪神】问题。

  “嗯……”云澈思索一番:“那就明早出。我到那边还有别的【逆天邪神】事情,也是【逆天邪神】提早一些比较好。”

  “我们先去和师叔伯们打个招呼吧。”

  云澈和凤雪児来到冰夷神殿,慕容千雪六人都在殿中,每个人身上都环绕着一层朦胧的【逆天邪神】冰晶雾气,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到来,这些冰晶雾气顿时散去,她们也全部站起身来,恭敬的【逆天邪神】迎接。

  “恭迎宫主。”

  云澈快探视了一番六人的【逆天邪神】气息,微微皱眉,诧异道:“竟然还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个人入门?奇怪,你们天赋都极好,现在又玄关全通,玄力也都达到了霸玄境,能碰触到更高层面的【逆天邪神】法则……为什么这么久,还是【逆天邪神】无法领悟冰夷神功……真是【逆天邪神】奇怪。”

  他当初修炼冰夷神功,只用短短几十息便直接顿悟,一天一夜便小有所成。而慕容千雪六人有着冰云诀和冰心诀为基础,又都有了天灵神脉,却始终无一人可领悟……六个人,连入门都无法做到,更不要说修炼。

  “宫主,我们虽然勉强领悟了玄诀,但玄气却始终无法随玄诀运转。而且其中所蕴含的【逆天邪神】法则时有时无,难以捉摸……很多年前,我们尝试修炼冰夷神功时便是【逆天邪神】如此,如今有了很大突破,依然还是【逆天邪神】如此。”木蓝依皱着月眉道。

  “看来,我们似乎是【逆天邪神】注定与冰夷神功无缘了。”慕容千雪轻叹一声:“不过,也并非是【逆天邪神】我们天资愚钝。冰云仙宫千年以来,一共也只有三人修成冰夷神功。一为冰云先祖,另外两人,便是【逆天邪神】宫主和夏倾月。”

  云澈抬手碰了碰下巴,刚开始思索,心海中便传来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你还是【逆天邪神】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就算再给她们一万年,她们也不可能修成冰夷神功。”

  “嗯?为什么?”云澈惊讶道。

  【今晚8点(21号)斗鱼1589414房间有纵横的【逆天邪神】年庆(也许)直播,我是【逆天邪神】特邀嘉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懵逼!),有兴趣的【逆天邪神】可以来凑热闹……不过十分不建议,因为现在已成中年大叔不敢见人!!】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