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62章 弥天之恨

第762章 弥天之恨

  流云城,萧门。天籁小说WwW.『⒉

  “爷爷,七妹已经怀胎三月,却一直还未能告知爹娘。所以,我今天准备和七妹前去祭拜爹娘,他们在天之灵,一定会很高兴的【逆天邪神】。”

  萧云和天下第七站在萧烈的【逆天邪神】面前,两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挂满着喜悦。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没有两个家族和其他乱七八糟的【逆天邪神】牵绊,是【逆天邪神】这新婚的【逆天邪神】二人最为轻松愉悦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更何况还有七妹腹中的【逆天邪神】巨大惊喜。

  “呵呵,那当然再好不过。”萧烈笑呵呵的【逆天邪神】点头。

  “我也要去。”萧泠汐走过来,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哥哥和嫂子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小宝宝的【逆天邪神】……”

  “五长老,泠……泠汐师叔……”

  这时,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叫喊声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年轻的【逆天邪神】萧门弟子脚步匆忙,神色慌张的【逆天邪神】跑了进来。

  “什么事如何慌张?”萧烈沉下眉头。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焚绝尘!”萧门弟子停了下来,顾不上行礼,大口的【逆天邪神】喘着粗气。

  “焚绝尘!?”

  这个名字,让在场所有人心中一惊,天下第一迅向前一步道:“难道是【逆天邪神】那焚绝尘心有不甘,回来寻仇了?”

  “不……不是【逆天邪神】。”萧门弟子连忙摇头,上下不接下气的【逆天邪神】道:“有……有人现他……他正躺在城东……浑身……是【逆天邪神】血……好像是【逆天邪神】……快要……死了,我们没有人敢靠近……”

  焚绝尘,在流云城,尤其是【逆天邪神】萧门,绝对是【逆天邪神】个恐怖无比的【逆天邪神】名字……虽然当初是【逆天邪神】他守护了流云城不被神凰军所践踏。

  “啊!?”萧泠汐惊呼一声,连忙跑了过去:“快……快带我去看看!”

  “泠汐!”萧烈伸手,但阻止的【逆天邪神】话刚喊出,萧泠汐已急匆匆的【逆天邪神】冲到了院外。

  “不用担心,我马上跟去看看。焚绝尘既然是【逆天邪神】重伤濒死,自然也就没什么威胁可言。”天下第一道,然后浮身而起,便要追去。

  “焚绝尘虽然性情极端,但本质上并非恶人,而且对我和泠汐,乃至整个流云城都有大恩……唉。”萧烈重重的【逆天邪神】叹息了一声。

  “……”天下第一腾空而起,卷起一阵清风,直飞南方而去。

  “我马上传音告诉大哥。”萧云有些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拿出传音玉。

  萧烈却是【逆天邪神】伸手,按住了萧云的【逆天邪神】手臂,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就交给泠汐吧。澈儿是【逆天邪神】亲人,而那焚绝尘,又是【逆天邪神】恩人……泠汐从小心软念善,她一定极怕看到两人相见,你死我亡……”

  “只是【逆天邪神】,那是【逆天邪神】灭族之恨啊……又岂有化解的【逆天邪神】可能……”萧烈闭上眼睛,又是【逆天邪神】一声长长的【逆天邪神】叹息。

  ——————————

  流云城东,焚绝尘一身黑衣已是【逆天邪神】破烂不堪,几乎是【逆天邪神】被一层层干涸的【逆天邪神】血所糊在身上。

  虽然两天前被云澈重伤惨败,但以他目前的【逆天邪神】体质,两日的【逆天邪神】时间,随着玄力的【逆天邪神】恢复,伤势也会有一定程度的【逆天邪神】好转,再怎么也不至于恶化。他本欲在那天离开东海后远离流云城,找一个无人之地全力恢复伤势和玄力,但,他被云澈重创后却又遭遇了茉莉以星神之力搜魂……虽然茉莉的【逆天邪神】搜魂不至于像寻常的【逆天邪神】搜魂术一样将他直接变成一个活死人,但也绝不是【逆天邪神】像云澈的【逆天邪神】玄罡摄魂一样只是【逆天邪神】简单的【逆天邪神】读取,再加上茉莉的【逆天邪神】星神之力无比霸道,虽然只是【逆天邪神】短短几个瞬间,依然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心魂遭受重创。

  若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意志力远胜常人,早已死在东海之中。

  玄力几近枯竭,身体、灵魂双双剧创。他拼尽全力脱离东海,爬上海岸,一直爬到了这里……但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唯有一股不甘死亡的【逆天邪神】欲念痛苦的【逆天邪神】支撑着他。

  很快,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人现了他,全部都在惊惧远远的【逆天邪神】退离,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更不要说上前帮助他……即使如今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小孩子都可以轻易要了他的【逆天邪神】命。

  “我……不能……死……”

  他趴在地上,虚弱的【逆天邪神】已感觉不到他的【逆天邪神】呼吸,他想要继续爬动,但手臂已再也无力抬起,唯有口中,出着嘶哑晦涩的【逆天邪神】低念,证明他的【逆天邪神】意识还没有溃散。

  “焚……焚大哥!”

  萧泠汐脚步匆匆的【逆天邪神】冲过来,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样子,让她吓了一大跳。她连忙来到焚绝尘身侧,焦急的【逆天邪神】呼唤道:“焚大哥,焚大哥……”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狠狠撞击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灵魂……或许对于此刻的【逆天邪神】焚绝尘来说,也唯有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能让他混沌的【逆天邪神】心魂有些许的【逆天邪神】清明和苏醒。他颤巍巍的【逆天邪神】侧过头,雾蒙蒙的【逆天邪神】视线中映出萧泠汐的【逆天邪神】面孔……

  “是【逆天邪神】……你……”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我萧泠汐!”看到他没有死亡,还可以勉强开口说话,萧泠汐提着的【逆天邪神】心一下子放下了几分。她伸出手,想要试着将他扶起,但手掌刚碰触到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手臂,便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收回……

  因为他的【逆天邪神】手臂,竟如结了冰一般的【逆天邪神】寒冷。

  “不要靠近他!”

  天下第一从天而降,虽然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和一个死人也差不了多远,但他的【逆天邪神】神色依然充满着警惕:“这个人太危险了。”

  “天下大哥!”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到来,对萧泠汐来说无疑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救星:“你快帮帮他。他受了这么重的【逆天邪神】伤,如果不帮他的【逆天邪神】话,他会……会很危险的【逆天邪神】。”

  “救他?”天下第一沉下眉头:“他可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危险,而且要杀云兄弟的【逆天邪神】家伙!我反倒真想现在出手杀了他,永绝后患。”

  “不要!”萧泠汐连忙抬步,挡在了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身前:“焚大哥他不是【逆天邪神】坏人,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坏人。他要杀小澈……根本原因也都在我,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错。相反,他对于我还有过两次救命大恩,在被神凰军侵占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也是【逆天邪神】他让流云城得以安宁,否则,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神凰军的【逆天邪神】手下。”

  天下第一:“……”

  “所以,求求天下大哥救救他,就当是【逆天邪神】……就当是【逆天邪神】还他的【逆天邪神】恩情。天下大哥,求你了……”

  萧泠汐眸光漾动着哀求。

  焚绝尘此刻的【逆天邪神】灵觉虽然虚弱不堪,但还足以听清萧泠汐和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声音,他颤抖着嘴唇,出嘶哑痛苦的【逆天邪神】声音:“不要管我……不用你……管我……呃……”

  他颤抖着伸出手掌,还要爬着远离这里,但他的【逆天邪神】整只手臂堪堪移动了半寸距离,就再也无法挪动。

  “天下大哥……”萧泠汐再次哀求着。

  “唉!”天下第一一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下去,他扫了一眼脚下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神色一阵复杂,然后叹气道:“两日前战到最后,云兄弟虽然玄力大耗,但状态极佳,应该完全有杀他的【逆天邪神】能力,却是【逆天邪神】放他离开了……看起来,或许连云兄弟也并不想真的【逆天邪神】让他死。”

  “罢了,希望我不是【逆天邪神】在做一件蠢事。”

  天下第一虽然生性好战,但他身为精灵族人,心性本是【逆天邪神】善良,不好杀生,而且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哀求让他实在难以拒绝。心中天人交战后,他最终还是【逆天邪神】伸出手来,一团精纯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在掌间凝聚。

  萧泠汐脸上的【逆天邪神】紧张化作一抹很轻的【逆天邪神】浅笑,感激的【逆天邪神】道:“谢谢你,天下大哥。”

  “不过,他如果做出什么我认为危险的【逆天邪神】举动,我会马上出手杀了他!”天下第一肃然道。

  “不会的【逆天邪神】,他一定不会的【逆天邪神】。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恶人。”萧泠汐无比确定的【逆天邪神】说道。

  天下第一不再说话,蹲下身来,手掌按在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后心部位……碰触的【逆天邪神】刹那,他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动,随之自然气息快的【逆天邪神】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

  “不要……碰我!”焚绝尘嫌恶、愤怒的【逆天邪神】低吼。

  “哼,好心当成驴肝肺。”天下第一不耐的【逆天邪神】哼道,一股自然之力输完,他便快收回,站起身来,再不看焚绝尘一眼。他输给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能助他重伤的【逆天邪神】身体快恢复生机,也能一定程度上加快伤势愈合,但不会加快玄力恢复。以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就算恢复了行动能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神奇的【逆天邪神】精灵之力下,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双目逐渐恢复了清明,就连呼吸也明显重了起来。萧泠汐重重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向天下第一感激的【逆天邪神】道:“天下大哥,谢谢你……可不可以劳烦你把他带到萧门去,他现在的【逆天邪神】这个样子,必须要有一个安稳的【逆天邪神】地方恢复才可以。”

  天下第一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萧泠汐一眼,对她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毫不意外。他微微点头,一伸手抓起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衣领,然后直接腾空而起,拎着他直飞萧门而去。

  ————————————

  焚绝尘停驻流云城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就是【逆天邪神】住在萧门角落的【逆天邪神】一个院子里。他离开之后,那个院子也从未有人敢靠近。天下第一将他从窗户直接丢到那个院落的【逆天邪神】房间里,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他不是【逆天邪神】个会意气用事的【逆天邪神】人,救起一个无比危险可怕的【逆天邪神】人,还带到自己和亲人身边,也更是【逆天邪神】绝不该做……只是【逆天邪神】,若他不救,萧泠汐也会想方设法的【逆天邪神】将他带回,而且过程必定无比辛苦。与其如此,还不如他亲手为之。

  要当着她的【逆天邪神】面杀焚绝尘,更是【逆天邪神】无法做到……何况两日前,云澈也并没有对他下死手。

  不过,他虽然转身离去,但实则并没有走远,灵觉依然牢牢锁定焚绝尘所在的【逆天邪神】院落,警惕着任何意外的【逆天邪神】生。

  “焚大哥,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在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下,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五感已经大致恢复,身体也恢复了些许力气,只是【逆天邪神】似乎还不足以让他站起。萧泠汐蹲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侧,关切的【逆天邪神】问着。

  “你……不用……管我……”焚绝尘别过头去,短短一句话,消耗了他很大的【逆天邪神】气力。身体、灵魂的【逆天邪神】剧痛,他早已麻木。如今玄力枯竭,身体重伤,那种痛苦反而减弱了许多。

  “你身上的【逆天邪神】伤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那天和小澈……之后,又遇到敌人了吗?”萧泠汐轻轻的【逆天邪神】问。流云城所有的【逆天邪神】人都怕他,萧门之中的【逆天邪神】人见了他都如见恶鬼,甚至会吓到当场失禁,惟独萧泠汐,她从来没有害怕过他,因为她一直都坚定的【逆天邪神】相信,他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恶人。

  从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口中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眼瞳猛的【逆天邪神】紧缩,涌上一股凶戾:“都说了……不用你……管我!”

  他吼叫着,猛然伸出手,推在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肩膀上。萧泠汐嘤咛一声,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焚绝尘口中剧烈喘息,目中闪过刹那的【逆天邪神】失措……似乎是【逆天邪神】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恢复了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力气。

  面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两次呵斥、动怒、戾气还有粗暴,萧泠汐没有害怕,更没有生气和退却,她直起身来,声音依然温软:“焚大哥,我知道你一向不愿意依赖别人。但你现在伤成这个样子,就不要逞强了,先安心的【逆天邪神】在这里把伤养好。”

  “我去找一些可以疗伤的【逆天邪神】药来。虽然我们萧门很小,但也存有一些很好的【逆天邪神】药材,一定会对你的【逆天邪神】伤有帮助的【逆天邪神】……焚大哥,你先好好的【逆天邪神】休息一会儿,两个时辰之后,我再过来。”

  萧泠汐轻轻说完,站起身来,放缓脚步离开。

  女孩离开,房门闭合,焚绝尘神态怔然,目光呆滞,一时之间竟如失了魂一般。许久,他仰起头,依着背后冰冷的【逆天邪神】墙壁,双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攥起……

  “灭族之恨,不共戴天……云澈……我一定要杀了你……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萧泠汐一走出安置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庭院,便看到天下第一正站在那里,脸色肃然。

  “天下大哥,拜托你……暂时不要把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事告诉小澈。”

  “我知道。”天下第一点了点头:“不过,前提是【逆天邪神】他还不足以威胁到我。若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恢复到临近我不能控制的【逆天邪神】程度,他要么离开,要么……我会告诉云兄弟。”

  “嗯。”萧泠汐轻轻的【逆天邪神】点头,感激的【逆天邪神】道:“谢谢你,天下大哥。”

  天下第一淡笑一声,摇摇头:“不用谢我。你可是【逆天邪神】云兄弟最为珍视的【逆天邪神】人,所以有任性的【逆天邪神】资格。”他顿了一顿,还是【逆天邪神】说道:“你该知道,他死了,云兄弟就会少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威胁。而你救他,云兄弟就会多一个死亡威胁。你难道……是【逆天邪神】想要试着化解他对云兄弟的【逆天邪神】仇恨吗?”

  “我知道很难很难。”萧泠汐垂下螓,喃喃轻语:“可是【逆天邪神】,他毕竟救过我,救过老爹和流云城,而且本质上绝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坏人,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悲剧,也是【逆天邪神】因我而起,我无法坐视不管。我只希望……只希望……”

  “希望可以如你所愿吧。”天下第一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然后飞身离开。

  “唉。”回头看了一眼萧泠汐柔弱的【逆天邪神】身影,回想起焚绝尘面对云澈时那浓烈、冰寒到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恨意与杀意,天下第一一声低叹:“那可是【逆天邪神】灭族之恨啊,不共戴天都不足以形容,又怎么可能化解。”

  时间很快临近黄昏。萧泠汐从药阁出来后,快步来到了焚绝尘所在的【逆天邪神】庭院中。

  推门而入,焚绝尘依然保持着之前的【逆天邪神】姿态。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似乎平和了许多,双目半睁,并没有昏睡,但对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到来毫无反应。

  “焚大哥,你好些了没有?”

  萧泠汐走近,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逆天邪神】汤碗:“这是【逆天邪神】刚熬好的【逆天邪神】药汤,药阁长老说可以活血回气……”

  萧泠汐话未说完,死气沉沉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忽然一巴掌挥出,将萧泠汐手掌的【逆天邪神】汤碗狠狠的【逆天邪神】甩到地上,“砰”的【逆天邪神】一声摔的【逆天邪神】粉碎,汤药四溢。

  “啊!!”萧泠汐惊呼着倒退一步,惊慌失措道:“焚大哥,你……没关系,我再去熬一碗。”

  “我再说一遍……不用你管我!!”

  两个时辰的【逆天邪神】休整,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已经有了些许的【逆天邪神】中气,音调也更加的【逆天邪神】低沉:“今天天黑之前,我就会离开这里,今后……再也不见!”

  “不行!”萧泠汐摇头,急切的【逆天邪神】道:“你伤的【逆天邪神】这么重,在外面随便遇到什么危险,都有可能没命的【逆天邪神】。至少……至少你先在这里把伤养好。”

  “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焚绝尘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牙齿死死的【逆天邪神】咬在一起:“我活着,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杀云澈!我死了,他就可以活的【逆天邪神】长一点,不是【逆天邪神】正如你所愿么!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萧泠汐摇头:“不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我不希望小澈有事,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

  “你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感恩戴德,然后不杀云澈吗!”焚绝尘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吼叫道:“别天真了!这些年,我努力的【逆天邪神】一切,我承受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为了杀他!我现在还拼命的【逆天邪神】活着,也是【逆天邪神】为了杀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我杀他!只要我还活着世上一天,我都会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让他死!”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话如一口口重锤轰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胸口,她强忍着刺痛,轻轻的【逆天邪神】道:“焚大哥,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恶人。相反,你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好很好的【逆天邪神】人,当年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我和小澈对不起你。但是【逆天邪神】,我相信你心里也一直很清楚,小澈他更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坏人,也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残忍的【逆天邪神】人,他那年做的【逆天邪神】事,都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我和我的【逆天邪神】父亲……你们之间的【逆天邪神】恩怨,真的【逆天邪神】就不可以化解吗?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化解?那可是【逆天邪神】灭族之恨啊!!”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面孔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着:“杀父之仇尚且不共戴天,而他……杀了我所有亲人,灭了我全族!是【逆天邪神】他让我没有了亲人,没有了家,成了一个只为报仇而活着的【逆天邪神】孤魂野鬼!此恨弥天……又怎么可能化解!有什么理由化解!!”

  “不!”萧泠汐重重的【逆天邪神】摇头,她双手放在胸前,看着焚绝尘那双充满戾气的【逆天邪神】可怕眼睛,眸光真诚而温暖:“谁说焚大哥没有了亲人和家,焚大哥也绝不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

  在焚绝尘怔然的【逆天邪神】目光中,萧泠汐轻轻的【逆天邪神】单膝跪了下去,高抬螓,目光虔诚:“苍天为证。我萧泠汐,愿拜焚绝尘焚大哥为兄。今时之后,焚大哥便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兄长,我会和焚大哥有福共享,共担患难。我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家,就是【逆天邪神】焚大哥的【逆天邪神】家。身为焚大哥的【逆天邪神】妹妹,我会努力照顾焚大哥,予他倾听,予他关心,予他陪伴,为他承担,再不让焚大哥孤身一人,形单影只。”

  “如有违背,天诛地灭。”

  虔诚的【逆天邪神】言语,庄严的【逆天邪神】重誓。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目光随着萧泠汐缓缓放下的【逆天邪神】手掌而剧烈颤荡,眼前一片朦胧恍惚,如坠梦境,随之身体、甚至灵魂都剧烈的【逆天邪神】颤荡起来,无法停止……

  兄……妹……

  亲人……

  家……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