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60章 再见凌杰

第760章 再见凌杰

  “云澈,放开我母亲!!”

  大吼声中,一个全身白衣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从远处腾空而至,他手持天鸳剑,全身剑意激荡,以自己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挟持着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云澈冲去。

  “凌云?”云澈目光一斜,而马上,他又看到了紧随凌云其后的【逆天邪神】人……他的【逆天邪神】年纪看上去比之凌云要小上一些,身材却已与凌云近似,曾经堆满了稚气和张扬的【逆天邪神】脸上,如今更多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成熟之后的【逆天邪神】冷峻与坚毅。

  “小杰……”云澈低念一声,眼神顿时变得格外复杂。此来天剑山庄,他最不想遇到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凌杰。

  数年不见,凌云的【逆天邪神】玄力突飞猛进,已是【逆天邪神】突破至天玄境。而凌杰因极受轩辕绝喜爱,这些年在轩辕绝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亲自栽培之下,进境更是【逆天邪神】一日千里,云澈一眼就看到的【逆天邪神】,凌杰如今不但已经步入天玄境,而且实力上已经几乎和凌云并驾齐驱。再有不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必然能全面超越凌云。

  “云儿杰儿,不要过去!!”凌月枫伸手疾呼。当年在苍风排位战,凌云和云澈还是【逆天邪神】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对手,而如今,就是【逆天邪神】一万个凌云,敢去触犯云澈都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找死。

  凌云充耳不闻,天鸳剑荡起一道半丈长的【逆天邪神】剑芒,凶狠的【逆天邪神】向云澈刺去。他和凌杰本在后山练剑,然后得到有天威剑域贵客来临的【逆天邪神】消息,便火速回庄。一路之上都是【逆天邪神】极不正常的【逆天邪神】气浪和声响,而一回山庄,他们便看到了轩辕玉凤被云澈劫持在手中的【逆天邪神】一幕。

  凌云怒发冲冠,而凌杰的【逆天邪神】情绪要比凌云复杂太多。从知道云澈还活着,他就狂喜狂呼,不知有多少次按捺不住想要去找云澈。今天终于见到,看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画面……让他整个人大脑轰然一片。他跟在凌云的【逆天邪神】身后,速度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慢,整个人在震惊、不解、惊慌、失措中浑浑噩噩,无所适从。

  面对凌云的【逆天邪神】临近,云澈另一只手向着他伸出……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让凌月枫大惊失色,狂吼道:“云澈……住手!”

  砰!!

  凌月枫声音未落,云澈已是【逆天邪神】一掌推出,霎时,百丈空间的【逆天邪神】气浪被狠狠推动,撞击在凌云和凌杰的【逆天邪神】身上,让他们瞬间失衡,在空中数个翻滚,然后栽落到了地上。

  看到摔落在地的【逆天邪神】凌云和凌杰又马上站起,全身毫发无伤,连气息都没有衰弱,凌月枫全身的【逆天邪神】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全身一阵虚脱,冷汗直冒,颤声道:“云澈,你到底要如何……内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云……云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凌杰满脸的【逆天邪神】惊惧与迷茫,对云澈,也用了和之前全然不同的【逆天邪神】称呼。他甚至不敢去确信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云澈没有理会凌杰,也直接无视了正在全力疗伤的【逆天邪神】轩辕九鼎和穆渊之,双目盯着凌月枫,低沉的【逆天邪神】道:“当年楚月婵怀有身孕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在你天剑山庄,由一个叫九牧婆婆的【逆天邪神】人所探出,而当时在场的【逆天邪神】,除了楚月婵、九牧婆婆、楚月璃,还有你之外,再无他人……那为什么这件事会在短短几天之内,在楚月婵从你天剑山庄回到冰云仙宫之前就已是【逆天邪神】天下皆知!?凌月枫,你就算再愚蠢十倍,也该知道这件事若是【逆天邪神】传开,对她而言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后果,那你可有封锁消息!!”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凌月枫心里一咯噔,连忙道:“这件事,我当然知晓轻重。月璃仙子自不用说,九牧婆婆为医百年,更是【逆天邪神】半个字都不会多言。这件事为什么会传开,我也一直深为疑惑……”

  “疑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陡然冷下,如两把刀子般直刺凌月枫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和呼吸瞬间停滞:“凌月枫,你一向被人称作剑中君子,现在这努力虚伪的【逆天邪神】样子,还真是【逆天邪神】不适合你!当日知晓了这件事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只有我说的【逆天邪神】那四个人吗!你那天,就没有遇到某个恰好偷听到的【逆天邪神】人吗!是【逆天邪神】谁把这件事散播出去,而且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推波助澜,直至市井皆知,你心里,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没有答案吗!”

  “……”凌月枫的【逆天邪神】嘴唇一阵颤抖,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件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是【逆天邪神】轩辕玉凤所为,因为除了她之外,再不可能有其他人。但他从未向轩辕玉凤责问过,也没有去调查确认,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过。楚月婵与他人有了身孕,他的【逆天邪神】心也死了大半,事已至此,他虽气愤与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举动,却也不能再让他们夫妻关系恶化而下,而是【逆天邪神】要努力修补……毕竟,她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

  后来,他便听闻楚月婵刚回到冰云仙宫后,便被废掉玄功,逐出师门,从此再无音讯。冰云仙宫也就此闭宫。

  他很清楚,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件事被传的【逆天邪神】天下皆知,给冰云仙宫造成了千年未有的【逆天邪神】压力,以楚月婵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地位,纵然触犯门规,也断然不会被逐出宫门,更不会废了玄功。

  “没错……就是【逆天邪神】我做的【逆天邪神】!”凌月枫失声,轩辕玉凤却是【逆天邪神】嘶吼着,脸上甚至露出了扭曲的【逆天邪神】笑:“那个贱女人……自己做下的【逆天邪神】丑事,难道还有资格让所有人为她缄口不言吗!至于被人知道了是【逆天邪神】什么后果,那是【逆天邪神】你和她做下的【逆天邪神】丑事,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哈哈哈哈……”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微微眯了起来,低缓的【逆天邪神】道:“我和楚月婵是【逆天邪神】两情相悦,我和她的【逆天邪神】孩子是【逆天邪神】上天所赐,哪里是【逆天邪神】什么丑事!贱人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逆天邪神】半点都不让我生气,只会让人发笑。估计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两个字一百辈子都落不到楚月婵身上,而你,一万个都嫌不够!”

  “你……”

  云澈手上一紧,锁住了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声音,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轩辕玉凤,你本来是【逆天邪神】应该好好感谢我的【逆天邪神】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感谢一辈子都不为过。因为你心里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若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楚月婵从未用正眼看过凌月枫,你别说当这庄主夫人了,估计凌月枫这辈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论长相,论气质、论修养、论心肠,你与楚月婵就好比脚下烂泥和天山雪莲的【逆天邪神】区别!可你却因一己之妒,处心积虑的【逆天邪神】要把她逼上绝路……我云澈很少杀女人,而你轩辕玉凤,却成功的【逆天邪神】让我想要把你碎尸万段!!!”

  “云澈!!”凛然的【逆天邪神】杀意,让数十丈之外的【逆天邪神】凌月枫都如坠冰窟,他急声吼道:“冰婵仙子之事,内子的【逆天邪神】确大错。但……女人天性善妒,女子对冰婵仙子之妒,也是【逆天邪神】因我凌月枫而起,所有论及根源,都是【逆天邪神】我凌月枫之错!而且……”凌月枫深吸一口气,微微咬牙道:“内子她纵然有错,却也仅仅是【逆天邪神】在妒意之下,传开一些确有之事,而非恶意捏造诬陷,根本罪不至死……还请高抬贵手,放开内子,此罪,我凌某人一力承担,绝无怨言。”

  “呵,罪不至死?”云澈斜眼看向他,眼神变得越来越阴冷:“看来,你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一点都不知道啊……当年,楚月婵自废玄功,离开冰云仙宫后,还未能走出冰极雪域,便遭到了等候许久的【逆天邪神】三个人的【逆天邪神】追杀,而那三个人,可都是【逆天邪神】你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人,你告诉我‘罪不至死’!?”

  “什……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凌月枫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眼瞳放大。下方的【逆天邪神】凌杰也是【逆天邪神】全身僵挺,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

  “不……不可能!不可能!内子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事,我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种恶事,绝无可能!绝无可能!这一定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误会……”凌月枫剧烈的【逆天邪神】摇头和咆哮,但他的【逆天邪神】动作和声音在后面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缓了下来,因为他忽然想起,当年,就在冰云仙宫离庄的【逆天邪神】那天晚上,轩辕玉凤亲自调遣了三个天剑长老,让他们护送凌坤到千里之外。他当时还有所疑惑,以凌坤的【逆天邪神】实力,根本不需要护送,也不至于会迷路,但当着凌坤之面,他自然无法拒绝和质疑,之后也并未多想过。

  难道……

  “不可能?天大的【逆天邪神】误会?哈哈哈哈……”云澈嘲讽的【逆天邪神】大笑:“轩辕玉凤,你有胆子做,那你有胆子承认吗!!”

  “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逆天邪神】!!”轩辕玉凤嘶叫道,狰狞惨白的【逆天邪神】脸上甚至没有太大的【逆天邪神】恐惧。依仗着剑域长老之女的【逆天邪神】身份,她心中依然笃定着云澈绝对没有胆量杀她,非但没有过于剧烈的【逆天邪神】害怕,声音、神态反而依然狂妄和傲慢:“我只恨那三个废物办事不利,居然让那贱人逃了……呃!”

  在云澈猛然锁紧的【逆天邪神】手腕下,轩辕玉凤整段喉骨完全扭曲,眼珠外凸,再也喊不出半个字来。

  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亲口承认,让凌月枫努力抱着的【逆天邪神】侥幸和幻想瞬间破散,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玉凤,你……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事来……”

  “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不是【逆天邪神】可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凌杰全身软倒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喃喃低语。

  “呵,既然你已经承认了……很好,那你就安心的【逆天邪神】去死吧!”云澈脸上的【逆天邪神】冷笑和低沉消失了,变得一片毫无感情的【逆天邪神】淡漠,空间之中,荡动其刺骨锥心的【逆天邪神】杀意。

  这股杀意,让穆渊之和轩辕九鼎都大吃一惊。穆渊之再也顾不得伤势,上前暴吼道:“云澈!她是【逆天邪神】九长老轩辕绝的【逆天邪神】……”

  “给我闭嘴!!”云澈一转头,那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神竟让穆渊之猛的【逆天邪神】一个激灵:“我不管她是【逆天邪神】谁,也不管你是【逆天邪神】谁……今天谁敢阻拦我杀她,我就杀谁!!穆渊之,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十五长老……呵,我好像记得,三个月前死在我面前的【逆天邪神】那个日月神宫长老,也是【逆天邪神】排位第十五,你是【逆天邪神】巴不得我今天就送你阎王殿和他做个伴吗!!”

  穆渊之遍体发寒,身躯竟是【逆天邪神】向后倒退了一步。笼罩着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让他一个中期帝君都神魂皆惧的【逆天邪神】寒意和杀意。同样的【逆天邪神】话,若是【逆天邪神】从别人口中说出,他只会大笑三声,但眼前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一个只身杀了凤凰神宗两大帝君,还差点毁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疯子!

  或许,单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能力杀不了他,但他身边的【逆天邪神】雪公主绝对可以做到!

  他的【逆天邪神】身侧,轩辕九鼎伸手牢牢抓住了他的【逆天邪神】手臂,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触怒云澈……云澈身边的【逆天邪神】凤雪児有将他们永远留在此地的【逆天邪神】能力,所以,此番此景,就算要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轩辕玉凤死,也绝不适宜威胁和触怒云澈。

  “不要……不要啊。”

  乞求的【逆天邪神】声音,颤抖中带着痛苦,下方,凌杰已经跪在了地上,那把他视若生命的【逆天邪神】天鸯剑已经出鞘。他高抬着头看着空中的【逆天邪神】云澈,脸上布满了泪痕:“云大哥,我母亲她绝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心肠歹毒的【逆天邪神】坏人,她只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时冲动……求云大哥饶过我母亲性命,母亲之罪,由我的【逆天邪神】命来赎,求云大哥成全。”

  声音落下,天鸯剑划过一道寒光,骤然刺向了凌杰的【逆天邪神】喉咙。

  “杰儿!!”

  凌月枫和凌天逆大惊,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向凌杰冲去。轩辕玉凤更是【逆天邪神】瞳孔收缩,脸上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血色在惊惧中完全褪去,变成了彻底的【逆天邪神】惨白……

  锵!!

  一道火光从天而至,瞬间将天鸯剑远远轰飞。与此同时,轩辕玉凤被云澈从空中丢下,砸落到了凌杰的【逆天邪神】身上。

  “母……母亲!”

  “玉凤!!”

  凌杰和凌云慌忙抓住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手,在激动间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凌天逆和凌月枫也冲了过来,围到了母子三人身边。

  “轩辕玉凤……”空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已经背过身去,看不到他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神情,声音,依旧是【逆天邪神】冰冷中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恨意:“从今天起,你最好每天拼命的【逆天邪神】祈祷她们母子平安,否……则……”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