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58章 轩辕九鼎

第758章 轩辕九鼎

  云澈一口喊出“天威剑域”四个字,让轩辕玉凤和凌月枫等人都是【逆天邪神】心中惊异,而他们更惊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在喊出“天威剑域”时的【逆天邪神】神情和语气,竟是【逆天邪神】强势中带着明显的【逆天邪神】不敬。网??  “藏头露尾”四个字,更是【逆天邪神】带着一定的【逆天邪神】羞辱性。

  天威剑域,是【逆天邪神】处在天玄大6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势力,在天剑山庄眼中更是【逆天邪神】宛若处在天阙之上的【逆天邪神】神域一般,是【逆天邪神】他们拼了命想依附,绝对不敢有丝毫不敬或冒犯的【逆天邪神】然存在。他们也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过有人胆敢面对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时还如此强势。

  而这两个老者,还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地位极高,玄力强到可谓通天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

  “云澈,你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轩辕玉凤满脸怒色,有两个天威剑域长老在侧,她面对云澈又怎么会有半点顾忌,她怒斥道:“你既知我山庄的【逆天邪神】两位贵客是【逆天邪神】来自天威剑域,居然还敢如此出言不敬!你以为自己在神凰帝国那边逞了逞威风,就有资格在天威剑域面前撒野了吗!”

  “夫人!”凌月枫马上出声,想要阻止轩辕玉凤说下去。触怒天威剑域这两个玄力滔天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云澈今天将势必不可能活着离开。

  在他的【逆天邪神】认知里,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纵然在“死去”的【逆天邪神】这些年里有了翻天幅度的【逆天邪神】成长,足以震慑凤凰神宗,又怎么可能和天威剑域抗衡……那可是【逆天邪神】傲视天玄大6万年,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神圣之地啊!

  轩辕玉凤却是【逆天邪神】直接无视凌月枫的【逆天邪神】阻拦,面向青灰两个老者道:“两位叔叔,这竖子小辈欺我天剑山庄也就罢了,如今竟连天威剑域都胆敢不放在眼里。玉凤到如今年纪,还从未见过敢对天威剑域如此放肆之人……是【逆天邪神】可忍孰不可忍!还请两位叔叔出手将他拿下!”

  “两位长老!”凌月枫心里一突,连忙上前诚惶诚恐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年少,血气方刚,又是【逆天邪神】负气而来,所以出言不知轻重,还请两位长老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云澈,苍风皇室那边,我天剑山庄自会给予交代。这两位高人乃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是【逆天邪神】我天剑山庄有史以来最尊贵的【逆天邪神】客人,所以无暇接待于你,你度离去吧。”

  云澈不为所动,但目光淡淡看了凌月枫一眼……他虽自私负义,但总算还是【逆天邪神】个正派之人,也不枉苍月的【逆天邪神】宽恕!

  “夫君,他都已经欺侮到我山庄头上,你为何还要护着他!而且他今日敢如此对待我天剑山庄,若就这么让他离开,日后只会变本加厉!”轩辕玉凤大声道:“好!留他的【逆天邪神】命也可以,那就让二位叔叔废了他全身玄力,看他以后还如何狂妄。”

  “哎。”青衣老者却是【逆天邪神】抬起右臂,手掌摇动,脸上依然是【逆天邪神】笑呵呵的【逆天邪神】表情,完全没有因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而动气的【逆天邪神】迹象:“玉凤,无需动怒。云澈的【逆天邪神】脾性,我们也早有耳闻,无妨无妨。更何况,云澈可是【逆天邪神】剑主大人在魔剑大会上最想见到的【逆天邪神】人之一,若真的【逆天邪神】如你所言,那剑主大人岂不是【逆天邪神】要怪罪。”

  云澈:“……?”

  “剑主大人……要见他?”轩辕玉凤眉头拧紧,大为不解。凌月枫和凌天逆也是【逆天邪神】一脸惊然。剑主轩辕问天……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最高主宰,他们这些年去往天威剑域多次,从未敢奢望能见到一面,而他竟主动想要见到云澈!?

  “呵呵,你十三叔所说的【逆天邪神】,可没半个字是【逆天邪神】假话。”灰衣老者开口道,他面向云澈,面色平和,但眼眸深处却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凝重,还有努力掩下的【逆天邪神】忌惮……因为他可是【逆天邪神】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后,可是【逆天邪神】有着一个强大到几乎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师父!

  云澈之所以敢在他们面前都这么强势,便是【逆天邪神】因为那个名为“夺天”的【逆天邪神】师父。

  他自认要击杀云澈轻而易举,但想到云澈那个只用一点星火就让一个和自己实力相近的【逆天邪神】日月长老化成虚无的【逆天邪神】师父,他又岂敢真的【逆天邪神】出手。

  “云小友,”灰衣老者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老夫姓穆名渊之,位列天威剑域长老之席。玉凤虽嫁于了天剑山庄,但却是【逆天邪神】出身自我天威剑域,乃是【逆天邪神】我天威剑域九长老轩辕绝之独女,倒是【逆天邪神】不知云小友和玉凤有何恩怨瓜葛,竟让你如此针对于她?”

  凌月枫和凌天逆也都看向云澈……他们同样全然不知云澈和轩辕玉凤之间会有什么过节。

  “恩怨瓜葛?”云澈低沉的【逆天邪神】笑,从他看到轩辕玉凤开始,一股子戾气就在胸腔中疯狂的【逆天邪神】翻腾,刚才他向轩辕玉凤出手被青灰两个老者所阻,更是【逆天邪神】让这股戾气加剧,几乎要在胸腔内爆开。到了此时,已是【逆天邪神】濒临失控边缘。

  “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让她……亲口回答给你们听!!”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微微一晃,骤然冲向了被两个剑域长老护在身后的【逆天邪神】轩辕玉凤。

  比起度,更恐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瞬时爆力,从静止,到化作了一道雷光。仅仅只用了一瞬间。

  青、灰老者脸色顿变,但虽惊不乱,在第一时间迅疾出手,同时抓向了云澈……不但是【逆天邪神】瞬间反应,而且出手的【逆天邪神】度,丝毫不慢于云澈出手的【逆天邪神】度。

  毕竟,这可是【逆天邪神】两个强大无匹的【逆天邪神】中期帝君!

  嘶啦!!

  两个剑域长老的【逆天邪神】手掌同时抓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但收拢的【逆天邪神】五指却没有半点实物感,而是【逆天邪神】一抓而空,将空间抓扯出一波微小的【逆天邪神】涟漪,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也随着空间涟漪的【逆天邪神】荡动而消失。

  他们抓住的【逆天邪神】,赫然都只是【逆天邪神】残影!

  “啊!”

  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尖叫声从后方传来,两人迅回身,在剧烈收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中,重新映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他已站在了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身侧,右手手掌毫无怜惜的【逆天邪神】锁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脖颈之上,而且五指牢牢的【逆天邪神】收紧,让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脸色在短短的【逆天邪神】刹那之间便变得一片惨白。

  “夫人!”

  “玉凤!”

  “你!!”

  凌天逆和凌月枫大惊失色,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话音还在耳际没有完全消散,他们别说反应过来,就连云澈怎么到了后方都全然不知。而两个剑域长老的【逆天邪神】面孔更是【逆天邪神】变成了猪肝色,他们听闻过云澈的【逆天邪神】个性和行为不能以常理踱之,而且从不按套路出牌,却没想到他的【逆天邪神】性情竟是【逆天邪神】蛮横到如此程度,当着他们两个剑域长老的【逆天邪神】面,毫无顾忌和预兆的【逆天邪神】忽然出手……

  而他们两人同时出手,居然都没有能拦下他……连他的【逆天邪神】衣角都没有碰到。

  何等惊人绝伦的【逆天邪神】度和身法……这是【逆天邪神】两个剑域长老心魂中同时响起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马上放开她!!”青衣老者脸色阴沉了下来。

  “云澈,她可是【逆天邪神】我剑域九长老之女,你这是【逆天邪神】要和我天威剑域为敌吗!”灰衣老者穆渊之吼道:“马上放开她!尚可有回旋的【逆天邪神】余地!”

  “我管她是【逆天邪神】谁的【逆天邪神】女儿!这是【逆天邪神】我和这个恶毒女人的【逆天邪神】恩怨,还轮不到你们两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逆天邪神】老不死指手画脚!”两个剑域长老的【逆天邪神】姿态无比强硬,而他的【逆天邪神】姿态比他们更为强硬:“不想惹祸上身的【逆天邪神】话,马上滚出我的【逆天邪神】视线……滚的【逆天邪神】越远越好!”

  “……”青衣老者的【逆天邪神】胸口一阵起伏,显然已是【逆天邪神】怒气横生。他活了近千载,何曾遭遇过如此境地,他目光寒下,声音也越来越低沉:“老夫复姓轩辕,名九鼎,位列剑域长老第十三席!玉凤是【逆天邪神】老夫的【逆天邪神】亲侄女!老夫方才对你已是【逆天邪神】足够客气,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脸!你该不会真的【逆天邪神】以为……我天威剑域是【逆天邪神】你能惹得起的【逆天邪神】吧!?”

  轩辕九鼎……轩辕?

  云澈听紫极说过,轩辕一姓,在天威剑域是【逆天邪神】剑主一脉,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地位最尊崇的【逆天邪神】一脉。而从这两人之前的【逆天邪神】言语动作上,也可以看得出,两人之间,明显是【逆天邪神】以轩辕九鼎为主导。

  而他说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微微动了一动……那个穆渊之在面对他时,分明带着很深的【逆天邪神】忌惮,显然是【逆天邪神】忌惮那个他虚构出来的【逆天邪神】“夺天”师父。但这个轩辕九鼎,却看上去完全没有这种意态。而且说的【逆天邪神】这几句,似乎有嘲讽的【逆天邪神】意味?

  “云澈,老夫可要提醒你!”穆渊之也沉声道:“我天威剑域神威万年,还从未有人敢动轩辕一脉的【逆天邪神】人!玉凤虽已脱离天威剑域,但她身体里,流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轩辕一脉的【逆天邪神】血!你若敢动她,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逆天邪神】,会是【逆天邪神】我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剑主大人!”

  “哦?是【逆天邪神】吗?”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忌惮之色,依然是【逆天邪神】冰冷危险的【逆天邪神】笑。

  “两位叔叔,不用管我……尽管出手废了他!”被云澈锁住喉咙的【逆天邪神】轩辕玉凤扭曲着面孔,出沙哑虚弱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有种你就……杀了我啊!杀了我……你会死无全尸……所有和你有关的【逆天邪神】人,都别想活在这个世上……哈……哈哈……”

  “呵,居然还能说出话来,看来我下手果然还是【逆天邪神】太软了。”云澈冰冷的【逆天邪神】一笑,五指猛的【逆天邪神】收紧。

  “咔”的【逆天邪神】一声,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一根喉骨应声而断,她顿时眼珠外凸,面如白纸,却是【逆天邪神】连惨叫声都无法出。

  “住手……住手!住手!”凌月枫满脸痛苦的【逆天邪神】咆哮着:“云澈,到底为什么,你要下此毒手!有什么事……你冲着我凌月枫来!”

  “看来,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点都不知道啊。”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真是【逆天邪神】妄为夫妻二十多年!”

  “很好……云澈,看来你是【逆天邪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轩辕九鼎全身衣袍鼓起,玄气激荡,数十道气势惊人的【逆天邪神】剑气开始在他身体周围纵横飞舞。

  “十三长老……”见轩辕九鼎竟是【逆天邪神】有要强行动手的【逆天邪神】迹象,穆渊之连忙上前,低低出声想要劝阻。毕竟,云澈他们可以招惹,但他背后的【逆天邪神】那个师父,是【逆天邪神】绝对不能招惹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已经付出了血的【逆天邪神】代价,而且到现在都不敢再找云澈的【逆天邪神】半点麻烦。

  砰!

  低沉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中,轩辕九鼎的【逆天邪神】身体已猛然扑出……但他扑向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反而是【逆天邪神】后方!

  他扑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个和云澈一起到来,只字不言,白衣飘飘,气息宛若仙姬的【逆天邪神】女孩。

  他不敢贸然向云澈出手,因为以传闻中云澈那堪称极端的【逆天邪神】性情,就算明知轩辕玉凤是【逆天邪神】属于轩辕一脉,他也做得出将她直接击毙的【逆天邪神】事来。

  而这个女孩虽然不知身份,不知长相,看穿着有可能是【逆天邪神】那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某个弟子或冰仙。但既然能和他一起到来,和他的【逆天邪神】关系也定然非同寻常,将她拿下,应该可以逼云澈就范!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