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54章 诡异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第754章 诡异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永夜王族核心之地周围的【逆天邪神】几个小城忽然一夜之间被黑雾笼罩,城中所有人,无论强大玄者,还是【逆天邪神】手无缚鸡之力的【逆天邪神】妇孺,全部在黑雾中横死……很快,所有的【逆天邪神】矛头都指向了永夜王族。因为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核心玄功‘永夜幻神录’运转之时,便是【逆天邪神】黑雾绕身。死在‘永夜幻神录’之下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全身发黑,黑雾缠绕,甚至好几天都不消散。”

  “……随后,天威剑域首先发难,称‘永夜王族’为罪恶的【逆天邪神】魔族,为增强魔力而屠杀无辜之人,然后以守护天玄大陆,除魔卫道的【逆天邪神】名义,联合其他三圣地,对永夜王族进行了围剿……”

  这是【逆天邪神】封千悔当年向他说起永夜王族之事,所描述的【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对永夜王族所施加的【逆天邪神】嫁祸。

  “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名字可以更改,但其“黑暗”属性无法更改,所以,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玄气颜色是【逆天邪神】黑色……

  用卑劣的【逆天邪神】手段,天威剑域陷害永夜王族为“罪恶的【逆天邪神】魔族”。

  但,天威剑域一定做梦都想不到,承载着魔魂或者魔血,修炼“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确可以称之为魔族!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上古魔族!

  “茉莉,你先前说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力量暴增,是【逆天邪神】因为融合了一个魔魂,难道那个魔魂,就是【逆天邪神】被封锁在封魂棺的【逆天邪神】夜沐风残魂?”在心中逐渐理清着茉莉的【逆天邪神】讲述,对于她没有提及的【逆天邪神】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也大概有了一个轮廓。

  “当年,封魂棺被焚绝尘开启之后,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本想夺舍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因为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当时带着极深的【逆天邪神】怨恨,负面情绪可谓重到极致,简直就是【逆天邪神】天赐的【逆天邪神】完美宿体。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意志力太强,他在试图吞噬焚绝尘灵魂时反而遭到反噬,同时,他也发现了焚绝尘赫然就是【逆天邪神】轮回重生后的【逆天邪神】夜荒,于是【逆天邪神】他放弃挣扎,任由焚绝尘将他的【逆天邪神】魔魂反吞噬,同时以最后的【逆天邪神】意志力,将拼命锁在魔魂中的【逆天邪神】源力转移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让他可以慢慢的【逆天邪神】吸收融合。”

  “这种‘吸收融合’,也是【逆天邪神】永夜魔族,或者‘永夜幻魔典’所拥有的【逆天邪神】特性么?”云澈紧随着问道。因为茉莉清楚的【逆天邪神】说过,玄力的【逆天邪神】直接转移、传承,要实现比登天还难。

  但焚绝尘吸收融合魔源,显然就是【逆天邪神】一种玄力的【逆天邪神】直接转移或传承。让短短几年时间,从灵玄境跨越到了君玄境。神话般的【逆天邪神】连跨五个大境界!

  “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否则在上古时代,魔族又怎么可能被神族溃败。这件事之所以能够实现,说起来,不过是【逆天邪神】轮回禁术所造就的【逆天邪神】一个很特殊,也有些诡异的【逆天邪神】巧合而已。”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她先前也对焚绝尘可以直接吸收身体里潜藏的【逆天邪神】那个魔源而极为吃惊不解,而此时却说的【逆天邪神】格外平静平淡,很显然,事实的【逆天邪神】真相并没有脱离她的【逆天邪神】认知。

  “巧合?”

  “我刚才说过,一千年前,永夜王族为了禁锢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并对其施展轮回禁术,由夜沐风分出两成的【逆天邪神】灵魂融入到了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之中,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灵魂本质上是【逆天邪神】夜荒与夜沐风灵魂的【逆天邪神】结合体,并以夜荒的【逆天邪神】为主。而这丝来自夜沐风的【逆天邪神】灵魂和他在封魂棺前所吞噬的【逆天邪神】夜沐风残魂虽都是【逆天邪神】来自同一个人,本质上却截然不同,后者,是【逆天邪神】后天吞噬的【逆天邪神】猎物,而前者,却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根源之魂!”

  云澈:“~!@#¥%……”

  “由于这两成的【逆天邪神】根源之魂本是【逆天邪神】夜沐风的【逆天邪神】灵魂,所以和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魔源有着完美的【逆天邪神】契合。也从而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整个灵魂都与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魔源有了一定程度的【逆天邪神】契合,再加上魔源的【逆天邪神】完全顺从,因而,焚绝尘便可以直接吸收融合魔源中的【逆天邪神】力量成为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

  “只不过,这种‘契合’毕竟只是【逆天邪神】小部分,所以,焚绝尘虽然可以直接吸收魔源,但速度依然相对缓慢,如今数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也才吸收了不到一半而已,并且吸收的【逆天邪神】过程……尤其是【逆天邪神】最初的【逆天邪神】过程无比痛苦,而且由于‘不契合性’的【逆天邪神】存在,他在承载这股力量时,身体、灵魂也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撕裂般的【逆天邪神】痛苦……那种痛苦,怕是【逆天邪神】普通人连忍受都不能。”

  “……”云澈默然,这应该,就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所说的【逆天邪神】“地狱”吧。

  “同时,不完全契合的【逆天邪神】外来力量也会让他寿元大幅度缩减,他若是【逆天邪神】保持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不再继续吸收,最多也只可再活三年的【逆天邪神】时间。而如果他依然继续吸收魔源的【逆天邪神】话,剩余的【逆天邪神】寿命只会再度缩短。”茉莉冷笑了一声:“哼,力量的【逆天邪神】直接转移与传承,哪是【逆天邪神】这么容易的【逆天邪神】事!若是【逆天邪神】换做他人,面对这种代价,就算是【逆天邪神】再强十倍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绝然不可能接受。也只有焚绝尘这种人生灰暗的【逆天邪神】人,才会选择这条绝望之道。”

  “所以,同样有着两世人生,你是【逆天邪神】受轮回镜庇佑,气运简直好到可以遭天谴!而焚绝尘……他甚至可以称之为整个天玄大陆最悲哀的【逆天邪神】存在。拖着残破的【逆天邪神】生命,残破的【逆天邪神】灵魂,背负着两族两世的【逆天邪神】仇恨,还要承受着每一息都生不如死的【逆天邪神】痛苦。”

  “用如此的【逆天邪神】代价换来的【逆天邪神】力量,却依然被你挫败,还被你又一次饶了性命……哼,怕是【逆天邪神】那种不甘、屈辱和怨恨,要刻骨到你无法想象。”

  “我之前的【逆天邪神】确想过要随手杀了他,但他既然可怜到这种程度,那还是【逆天邪神】让他活着好了。反正他本来也活不了几年了,而且有我在,他再怎么也杀不了你。”茉莉的【逆天邪神】音调微微一转,似有深意的【逆天邪神】道:“就算没有我,他应该也杀不了你。就留着他的【逆天邪神】残命,去杀其他他想杀的【逆天邪神】人吧。毕竟,他最想杀的【逆天邪神】那些人中,你反而是【逆天邪神】相对靠后的【逆天邪神】一个。”

  “他另外想杀的【逆天邪神】人……莫非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云澈道。

  “当然!毕竟,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灭了无辜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也是【逆天邪神】造就他两生悲剧的【逆天邪神】根源。他如今活着的【逆天邪神】唯一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复仇’了!”

  “复仇”这两个字,让云澈不禁想到了自己在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最后七年……

  活着的【逆天邪神】唯一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复仇……这句话,不就是【逆天邪神】那七年,几乎每一天、每一夜、每一息、甚至每一个刹那都灌满灵魂的【逆天邪神】那个声音么……

  或许,这世上,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的【逆天邪神】了解焚绝尘此刻那完全扭曲的【逆天邪神】信念……那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但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时的【逆天邪神】他,除了复仇,还有苓儿……

  只是【逆天邪神】……

  “当复仇成为唯一信念的【逆天邪神】时候,任何劝告、任何阻力都不会有丝毫作用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以他所剩无几的【逆天邪神】生命,就算成长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危及到圣地那个层面,更不要说复仇……”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一顿,忽然想到了什么,沉眉道:“千年前,夜沐风的【逆天邪神】实力不强过任何一个圣地之主,但在释放魔血后,却要四圣地之主联手才能击溃。焚绝尘也是【逆天邪神】王之一脉,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也可以……”

  “当然可以!”茉莉很确定的【逆天邪神】回应道:“虽然血脉在轮回禁术下折损三成,但依然有着七成左右的【逆天邪神】保留。而且,焚绝尘也已经知道了解开血脉中魔血禁锢的【逆天邪神】方法。”

  “那就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怪不得,他会去参加魔剑大会,并要得到天罪神剑。”云澈低声道:“原来是【逆天邪神】为了解开被禁锢的【逆天邪神】魔血。既然释放魔血的【逆天邪神】关键在天罪神剑,那么,之后是【逆天邪神】否就有了驾驭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能力?”

  “并不能!”茉莉摇头:“当年的【逆天邪神】夜沐风无论玄力强度、还是【逆天邪神】魔血的【逆天邪神】浓度,都要远胜焚绝尘,完全释放魔血后,也依然没有驾驭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能力。说起来……”茉莉看了云澈一眼:“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天罪神剑能释放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魔血吗?”

  “我猜想……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魔血’,就是【逆天邪神】来自那把天罪神剑吧?”云澈慎重的【逆天邪神】说道。

  “哼,你猜对了!”茉莉不知不觉间踱步到了为红儿设下的【逆天邪神】隔音结界前,看着熟睡中的【逆天邪神】红儿,她冰冷的【逆天邪神】眸光浮现出了刹那的【逆天邪神】柔和:“根据夜沐风的【逆天邪神】记忆,在一万多年前,天罪神剑是【逆天邪神】创立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先祖在大陆南方一处荒芜之地无意间捡到。永夜先祖捡到它时,没有感觉到剑的【逆天邪神】威凌,反而感觉到一股诡异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在他准备将其丢弃时,无意间碰触到了剑柄上一滴黑色的【逆天邪神】液体……碰触的【逆天邪神】刹那,那滴黑色的【逆天邪神】液体便瞬间渗透入了他的【逆天邪神】体内。”

  “魔……血!?”云澈惊异道。

  “被魔血入体,其中包含的【逆天邪神】血脉之力虽然很微弱,但层面太高,导致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属性在短时间内发生质变,就连灵魂也受到影响,让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大变。但,好在那个永夜先祖本身玄力就极强,虽然性情变得暴躁易怒,但远不到六亲不认、嗜杀成性的【逆天邪神】地步,而且基本保留着完整的【逆天邪神】理智,也清醒的【逆天邪神】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性情变化是【逆天邪神】源自那滴魔血。”

  “于是【逆天邪神】,他在创立永夜王族后设下严令,自己的【逆天邪神】直系后人在出生之后,都必须趁着血脉之力孱弱,将血脉中至少九成的【逆天邪神】魔血禁锢!除非遭遇灭顶之难,否则绝不可解开,整整万年传承,皆是【逆天邪神】如此。而那把天罪神剑,也成为全族的【逆天邪神】‘圣物’兼‘禁物’,世代看守,全族除了每一代的【逆天邪神】永夜之王,任何人不得靠近和碰触,更不能让它落入外人手中。‘天罪神剑’之名,也是【逆天邪神】永夜先祖所起,意喻着:妄动它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在触犯天谴之罪!”

  “那么,永夜幻魔典呢?又究竟是【逆天邪神】来自哪里?”云澈问道。

  “同样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茉莉的【逆天邪神】双眉微微的【逆天邪神】沉下:“永夜幻魔典,便是【逆天邪神】捡到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永夜先祖从剑中所得,并去掉‘魔’之一字,更名为‘永夜幻神录’。至于如何得到,在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记忆传承中并没有提及,显然并不想让后人知道。也是【逆天邪神】借助着稀薄的【逆天邪神】魔之血脉和永夜幻魔典,永夜王族用了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拥有了天玄大陆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实力。”

  “魔血……永夜幻魔典……都是【逆天邪神】来自天罪神剑!那天罪神剑又是【逆天邪神】来自哪里?它的【逆天邪神】上面为什么会有百万年前就灭族的【逆天邪神】魔血和魔功?”云澈一脸凝重的【逆天邪神】问道,恐怕,这才是【逆天邪神】一切的【逆天邪神】关键。

  茉莉的【逆天邪神】小脸同样是【逆天邪神】凝重一片:“这也正是【逆天邪神】我最为在意的【逆天邪神】东西。而永夜先祖捡到它之前,天玄大陆根本没有丝毫关于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记载,就好像是【逆天邪神】凭空出现的【逆天邪神】一样,它的【逆天邪神】来历,永夜王族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两个月后去往至尊海殿,你在调查那个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同时,顺便去参加那个魔剑大会吧!我倒要看看,那把天罪神剑里究竟隐藏了什么!只希望,里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千万不要在这万年的【逆天邪神】时间里散尽了才好!”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微微低沉,因为灭绝百万年的【逆天邪神】魔血与魔功重现,这种事纵然发生在众神之界,也必是【逆天邪神】轰动全界的【逆天邪神】大事。不过,她的【逆天邪神】神情很是【逆天邪神】笃定平静,因为在天玄大陆这个位面,纵然她只能发挥极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力量,也没有什么可以脱离她的【逆天邪神】掌控。

  “我知道了。”云澈点头,然后微吸一口气,一边消化着茉莉今天告知他的【逆天邪神】所有东西,一边陷入了长久的【逆天邪神】沉思。

  “在想什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忽然觉得,自己这两生所看到的【逆天邪神】世界根本是【逆天邪神】渺小不堪。”茉莉微仰精致如瓷娃娃般的【逆天邪神】脸颊,一副老气横秋的【逆天邪神】口吻和姿态。

  “我在想……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事。”云澈抬起头,看着天毒珠白茫茫的【逆天邪神】世界:“他的【逆天邪神】确如你所说的【逆天邪神】那样,无比的【逆天邪神】可怜与悲哀。而他最可怜的【逆天邪神】地方,在于……本以为一无所有,再无亲人,只余仇恨的【逆天邪神】他,却在命运安排下找到了他前世父亲的【逆天邪神】灵魂,但这个父亲给予他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亲情的【逆天邪神】温暖和活下去的【逆天邪神】依托,反而是【逆天邪神】将他,当成了复仇的【逆天邪神】寄托……甚至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工具。”

  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认出了焚绝尘就是【逆天邪神】夜荒,他也该清楚将自己的【逆天邪神】记忆还有魔源交给焚绝尘后,会让他获得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但同时也会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痛苦,就连生命,也会骤减至只剩几年,让他变成一个意念里只剩“复仇”的【逆天邪神】行尸走肉……

  当年,他们不惜代价、不惜违背先祖之训对死去的【逆天邪神】夜荒施加轮回禁术,只为能让他活下去,能为永夜王族留下一丝血脉。但千年后的【逆天邪神】夜沐风残魂,却又亲自将这一切都毁了,将好不容易保下的【逆天邪神】儿子彻底的【逆天邪神】毁了……

  这绝不该是【逆天邪神】一个父亲所能做出来的【逆天邪神】事。

  “如今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如果能报仇成功,怕是【逆天邪神】对人世不会再有一丝的【逆天邪神】留恋了吧。”云澈颇为感概的【逆天邪神】低语道。刚刚说完,他的【逆天邪神】眼前忽然晃过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影……

  或许,还有……

  茉莉自然清楚云澈所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冷笑一声:“夜沐风千年前释放魔血,灵魂随之质变,性情也自然大变,残魂又承受了千年折磨,在他那时的【逆天邪神】意志里,复仇,变得要比儿子重要的【逆天邪神】多!这就是【逆天邪神】‘魔’!会扭曲人性的【逆天邪神】‘魔’!”

  “魔……确是【逆天邪神】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啊!焚绝尘那家伙……”云澈无奈的【逆天邪神】一叹:“还是【逆天邪神】希望他能多活几年吧。否则小姑妈那比棉花还要软的【逆天邪神】心,一定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逆天邪神】。”

  “另外,他心中最恨的【逆天邪神】,应该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这一点上,我和他算是【逆天邪神】有着共同的【逆天邪神】敌人啊……还可以再加上个日月神宫。”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