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53章 轮回禁术

第753章 轮回禁术

  “……”茉莉用看白痴的【逆天邪神】目光狠狠扫了云澈一眼:“当然不是【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焚绝尘和你一样,有着两世人生!”

  “什……么!?”云澈心中蓦地一惊。

  “不过,他和你不同。”茉莉又紧接着说道,“你拥有天玄大陆和沧云大陆两段人生……”茉莉稍稍一顿,更正道:“应该说是【逆天邪神】三段人生,是【逆天邪神】因为触发.轮回镜的【逆天邪神】穿越轮回之力,而且是【逆天邪神】两次。轮回镜在发动穿越轮回之力时,还会同时修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逆天邪神】‘修正’因果,这种能力违逆天道,却又不扰乱因果律,而且由于轮回镜层面的【逆天邪神】强大,纵然是【逆天邪神】天道都无法降下天谴。”

  “而焚绝尘……我在最初感觉到他力量和灵魂的【逆天邪神】异状时,就曾有过怀疑,但也只是【逆天邪神】怀疑而已,而且这种怀疑很快就被我自己打消。因为那时我以为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极端负面情绪影响下所衍生的【逆天邪神】魔化,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魔玄力。方才读取了他的【逆天邪神】记忆,我才发现,当初那个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猜测居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被施加了一种轮回禁术!”

  “轮回禁术?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疑问道。这四个字,他同样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听到。

  “既然是【逆天邪神】禁术,当然是【逆天邪神】为天地所不容,注定要遭天谴的【逆天邪神】东西……何况还干涉到了轮回。”茉莉冷笑一声,刹那闪过的【逆天邪神】冰冷笑意带着一丝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怜悯:“不过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轮回禁术要比我所知道的【逆天邪神】那些高级的【逆天邪神】多,虽然跨越了千年,但灵魂完整度在七成以上。因为它可是【逆天邪神】来自远古魔族的【逆天邪神】禁忌之术……更精准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来自‘永夜幻魔典’!”

  云澈越听越懵……如果直接说焚绝尘是【逆天邪神】接受了某个上古之魔的【逆天邪神】传承,他反而要好理解的【逆天邪神】多。

  “虽然有着七成以上的【逆天邪神】完整度,但毕竟不是【逆天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灵魂,所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性情远异于常人,会格外的【逆天邪神】孤僻、敏感、偏激、极端,也更容易愤怒和失控。”看了一眼云澈那满脸纠结的【逆天邪神】表情,茉莉翘了翘眉角,知道自己所讲述的【逆天邪神】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认知层面,只好尽可能说的【逆天邪神】更为简单明了一些:“算了,我还是【逆天邪神】直接告诉你吧,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上一个名字,叫做‘夜荒’,而他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生父,名为‘夜沐风’,第一个生母,名为‘夜剑夕’!”

  “夜荒……夜?这不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独有姓氏么,难道说……”

  “不!”茉莉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音打断,淡淡的【逆天邪神】道:“那是【逆天邪神】现在而已,在千年之前,可是【逆天邪神】有着另外一个以夜为姓氏的【逆天邪神】势力……而且,是【逆天邪神】和日月神宫有着本质不同的【逆天邪神】家族势力!”

  “等等!”云澈在这一刻忽然想到了什么,因为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深处,竟对“夜沐风”和“夜剑夕”有着莫名的【逆天邪神】熟悉感。他迅速沉下心来,循着灵魂悸动的【逆天邪神】方位,去搜索随着“冰云仙魄”传承过来的【逆天邪神】冰云先祖记忆……

  须臾,“夜沐风”和“夜剑夕”这两个名字,清晰的【逆天邪神】映现在他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他不自禁的【逆天邪神】低吟而出:“永夜……王族!?”

  千年前陨灭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对它的【逆天邪神】记载,或许除了四大圣地,便要数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最为详细和深刻。而在冰云仙魄中所包含先祖记忆中,永夜王族陨灭前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个永夜之王,便名为夜沐风!

  而最后一个永夜之后……也是【逆天邪神】对冰云仙宫沐冰云有着救命恩情的【逆天邪神】人,名字就叫夜剑夕!

  “没错!”茉莉低声道:“夜沐风,就是【逆天邪神】千年前被四大圣地联手所灭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个王,夜剑夕,是【逆天邪神】那时的【逆天邪神】永夜之后。而夜荒,便是【逆天邪神】夜沐风与夜剑夕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也是【逆天邪神】永夜王族最后的【逆天邪神】永夜王子……而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核心玄功《永夜幻神录》,其实就是【逆天邪神】上古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就连永夜王族这个名字,也显然是【逆天邪神】取自‘永夜魔族’!”

  “竟然……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大脑出现了长久的【逆天邪神】呆滞。若非这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亲口讲述,以他两世人生的【逆天邪神】认知,永远也不可能把明明是【逆天邪神】焚天门门主之子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和千年前被灭族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联系起来,更是【逆天邪神】绝不可能想到今年才二十几岁的【逆天邪神】他,竟是【逆天邪神】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永夜王子!

  “那个轮回禁术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难道焚绝尘现在的【逆天邪神】灵魂,就是【逆天邪神】千年前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你既然是【逆天邪神】从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记忆里知道了这些,也就是【逆天邪神】说焚绝尘恢复了那时候的【逆天邪神】记忆?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家族玄功,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头盘踞着无数的【逆天邪神】疑问,每一个问题,都是【逆天邪神】他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明白的【逆天邪神】天大谜团。

  茉莉却没有直接回答他问出的【逆天邪神】任何问题,而是【逆天邪神】自顾自的【逆天邪神】说道:“千年前,永夜王族遭遇四大圣地联合剿杀,永夜王子夜荒被残忍杀害。永夜之后夜剑夕为了救死去的【逆天邪神】儿子,不惜违背先祖严训,动用了‘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禁忌之术,强行禁锢了夜荒马上就要消散的【逆天邪神】灵魂以及所有的【逆天邪神】精血,并以夜沐风两成的【逆天邪神】灵魂为引,发动了违逆天道的【逆天邪神】轮回禁术,让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与精血可以长久不散,并在特殊的【逆天邪神】时机之下可以借体轮回重生。”

  “很显然,那时候永夜之王与永夜之后已经预见到了永夜王族会被覆灭的【逆天邪神】结局,所以用这种办法来留下一丝血脉……否则,他们不至于违背祖训,动用这种会遭受天谴的【逆天邪神】禁术。”

  云澈:“……”

  茉莉知道灵魂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是【逆天邪神】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断然无法真正理解的【逆天邪神】。她更直白的【逆天邪神】道:“简单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千年前的【逆天邪神】夜荒已死,且是【逆天邪神】身魂皆死,后由夜沐风分散出自己的【逆天邪神】两分灵魂,由夜剑夕施展魔族禁术,借助夜沐风的【逆天邪神】两分灵魂强行让夜荒死去的【逆天邪神】灵魂复生,然后再施加我所说的【逆天邪神】轮回禁术。在轮回禁术之下,夜荒复苏的【逆天邪神】灵魂和精血将不会在短时间内消散,并且若是【逆天邪神】能够遇到初生三个时辰内便死去的【逆天邪神】婴儿,便可保留部分灵魂与血脉借体重生。”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真正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其实在出生的【逆天邪神】时候就死了,现在的【逆天邪神】焚绝尘,**是【逆天邪神】焚断魂的【逆天邪神】第三子,血脉,是【逆天邪神】焚天门与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混合,灵魂,却是【逆天邪神】游荡了千年的【逆天邪神】夜荒之魂?”云澈怔怔的【逆天邪神】说道。

  这特么的【逆天邪神】,简直比我的【逆天邪神】两次穿越轮回还要复杂的【逆天邪神】多!

  大千世界,真是【逆天邪神】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没错。不过灵魂不单单是【逆天邪神】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而是【逆天邪神】夜荒和夜沐风灵魂的【逆天邪神】结合体,但以夜荒的【逆天邪神】为主。而且在轮回禁术的【逆天邪神】保护下,千年的【逆天邪神】游荡,也只让这个灵魂消散了不到三成而已。”茉莉解释道。

  虽然过程、禁术,云澈一无所知,也无法理解,但结果,他总算是【逆天邪神】听懂了,沉吟一番,缓缓的【逆天邪神】道:“那么,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忽然变化,是【逆天邪神】他‘借体重生’后,沉睡了二十多年的【逆天邪神】血脉和灵魂苏醒了?”

  “血脉一直存在,并无苏醒之说,就算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轮回禁术,也不可能让借体重生的【逆天邪神】血脉保留以前的【逆天邪神】力量。至于灵魂,以夜荒的【逆天邪神】灵魂残缺度,若无其他意外,记忆要在三十岁之后才会苏醒。但,一件更有意思的【逆天邪神】事发生了。”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睛稍稍的【逆天邪神】眯了眯:“四年前,在你将焚天门灭门离开后,还残留了一口气的【逆天邪神】焚义绝将一枚漆黑色的【逆天邪神】钥匙交给了你没有下杀手的【逆天邪神】焚绝尘。”

  “漆黑色的【逆天邪神】钥匙?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万分疑惑。

  “焚义绝交给焚绝尘钥匙时,告诉它这是【逆天邪神】先祖留下的【逆天邪神】禁忌之物,里面隐藏着一个禁忌可怕的【逆天邪神】秘密,只有焚天门遭遇灭顶之难时才能动用。不过看样子,应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秘密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焚绝尘按照钥匙上所刻的【逆天邪神】玄力印记的【逆天邪神】指引,到了黑煞国一处万年不见日月的【逆天邪神】极恶之地,用那把钥匙,打开了一个……封印着千年灵魂的【逆天邪神】封魂棺!”

  “而那个封魂棺内,封锁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

  “哈?”云澈再次惊呆……这尼玛!这辈子听过的【逆天邪神】最荒诞的【逆天邪神】笑话都没这么扯淡!

  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回到了他正式成为冰云仙宫弟子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他一边回忆,一边缓慢的【逆天邪神】说道:“当初,太上宫主封千悔和我说起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时,曾提及过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最终下场。她说永夜之王因遭遇妻儿被杀、全族尽灭,极度的【逆天邪神】怨恨和悲伤之下,忽然魔化,并且成为天玄历史记载中第一个真正‘魔化’的【逆天邪神】人。魔化后的【逆天邪神】永夜之王异样强大,但也不可能对抗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合围,最终他被四圣地之主联手所杀。而身体纵然被完全毁去,灵魂也久久不散……似乎是【逆天邪神】因玄力魔化而产生的【逆天邪神】灵魂质变。”

  “于是【逆天邪神】,四圣地只能以封魂棺将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灵魂封锁……封千悔还说过,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灵魂应该早就消散了。”

  “焚绝尘所找到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那个封神棺!?”

  【忘记的【逆天邪神】请回翻第381章】

  “若无封魂棺,永夜之王夜沐风的【逆天邪神】灵魂的【逆天邪神】确早已完全消散。可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封魂棺在封锁夜沐风魔魂的【逆天邪神】同时,却也将之保护!更可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藏置封魂棺的【逆天邪神】地方却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阴气最重的【逆天邪神】国度——黑煞国中最为阴戾的【逆天邪神】地方,那里的【逆天邪神】气息非但不会加快夜沐风魔魂消散,反而会在相当程度上遏制其消散。也因而,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竟是【逆天邪神】在整整千年之后,还留存了近四成之多。”

  “……”云澈动了动眉头,若有所思。

  焚绝尘在焚天门借体重生……封魂棺的【逆天邪神】钥匙不在任何一个圣地的【逆天邪神】手中,却偏偏在焚天门手中……如果只是【逆天邪神】巧合,也巧合的【逆天邪神】太离奇了些……

  封魂棺封锁的【逆天邪神】同时也在“保护”……最阴之国的【逆天邪神】最阴之地……导致永夜之王本该散去的【逆天邪神】魔魂千年未绝……

  最终,却又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拿着封魂棺的【逆天邪神】钥匙开启了封魂棺……

  这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竟“和谐”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安排好的【逆天邪神】一样!

  但,让焚天门灭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己,并且也是【逆天邪神】自己因小姑妈而只留了焚绝尘一人的【逆天邪神】命,也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导致封魂棺的【逆天邪神】钥匙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手中……如此,又不应该是【逆天邪神】被“安排”好的【逆天邪神】。

  难道,这世上竟真的【逆天邪神】存在巧合到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事……

  莫非是【逆天邪神】上天也怜悯着永夜王族遭遇的【逆天邪神】悲剧?

  沉吟间,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皱眉问道:“‘永夜幻神录’便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是【逆天邪神】一种早就不该存在于世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功……既然如此,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千年前,永夜之王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魔化’,并不是【逆天邪神】世人所以为的【逆天邪神】那种‘魔化’,而是【逆天邪神】……”

  “没错!”茉莉点头,用确定的【逆天邪神】口吻道:“是【逆天邪神】他释放了身体中,一直都处在禁锢中的【逆天邪神】‘魔血’!”

  云澈:“……”

  “魔的【逆天邪神】血脉一旦解开枷锁,夜沐风自身的【逆天邪神】玄力和‘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威力全部暴增,胜过当时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个圣地之主。不过,这种解印魔血,应该只有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王之一脉才能做到,否则,永夜王族又岂会那么容易灭族。另外,从夜沐风的【逆天邪神】灵魂状态看来,魔血的【逆天邪神】禁锢一旦解开,将会对性情和意志造成永久的【逆天邪神】巨大影响,而且无法再将魔血重新封锁……不过,也只是【逆天邪神】猜测。关于这一部分的【逆天邪神】记忆,刚好是【逆天邪神】残缺的【逆天邪神】。”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灵魂融合了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魔魂,也自然融合了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因而,茉莉读取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记忆,也就相当于同时读取了焚绝尘和夜沐风两个人的【逆天邪神】记忆。只不过,夜沐风的【逆天邪神】魔魂在千年之中早已凋残,所以留下的【逆天邪神】记忆也是【逆天邪神】零零散散,极不完整。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点复杂?尤其是【逆天邪神】众翻译组的【逆天邪神】少年们,考验你们的【逆天邪神】时候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