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52章 远古魔功

第752章 远古魔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后来呢?诛天始祖剑和邪婴万劫轮去哪里了?”云澈问道。

  茉莉缓缓摇头:“不知道。邪神是【逆天邪神】最后一个陨落的【逆天邪神】神,他或许会知道诛天始祖剑和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最终下落。但他留下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中完全没有提及。或许,是【逆天邪神】他在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将它们藏匿了起来……藏匿到了一个后世人永远不可能找到的【逆天邪神】地方,以免这两个让诸神灭绝的【逆天邪神】根源再度带来祸及整个混沌空间的【逆天邪神】灾难。”

  “可是【逆天邪神】,太古苍龙说它的【逆天邪神】女儿被封印到了诛天始祖剑中,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而且还让我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去寻找诛天始祖剑。”云澈皱眉想着当初在死亡荒原,龙神向他说过的【逆天邪神】话……甚至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请求。

  “这我怎么知道。”茉莉微微撇唇:“无论是【逆天邪神】我继承的【逆天邪神】一些记忆,还是【逆天邪神】关于上古神族的【逆天邪神】记载,都极少提到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事。至于让你找到它……呵,在我看来,根本就是【逆天邪神】无稽之谈。”

  “从诸神灭绝到现在,时间过去的【逆天邪神】并不太久,只有区区百万年而已。这百万年间,无数的【逆天邪神】生灵、种族,从来没放弃过对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找寻。因为纵然诸神陨灭,诛天始祖剑也不可能消失……这世间也根本不可能存在让诛天始祖剑毁灭的【逆天邪神】东西。但,整整百万年,从未有人寻到过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踪迹,一丝一毫都没有。”

  “直到今天,依然有无数的【逆天邪神】人在试图找寻诛天始祖剑。而只要是【逆天邪神】知道‘诛天始祖剑’这个名字的【逆天邪神】人,也没有一个不想得到它。至于其中被封印了龙神之女这件事,我之前从未听过任何相似的【逆天邪神】传闻。说不定,你与我,是【逆天邪神】这世间唯二知道这件事的【逆天邪神】人……虽然毫无意义。”

  “那……邪婴万劫轮呢?”云澈问道。

  “那件至恶至邪之器,虽然有着毁天灭地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和诛天始祖剑一样不可能被毁灭或消失,但不会有人去试图寻找它的【逆天邪神】。哼,别说耗费心力去找寻,只怕就算它凭空出现在谁面前,都会避之唯恐不及。因为动用它的【逆天邪神】力量,会首先把自己送入万劫不复的【逆天邪神】地狱!”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有些冰冷森然,似乎是【逆天邪神】因所继承的【逆天邪神】某些记忆的【逆天邪神】影响,让她对邪婴万劫轮有着强烈的【逆天邪神】排斥和恐惧:“而神族覆灭后的【逆天邪神】百万年中,邪婴万劫轮也完全匿迹,从未出现过。但它一定就隐藏在混沌的【逆天邪神】某个角落。而且百万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它当年覆灭诸神后沉睡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定然已经重新苏醒了。”

  “那排行第三的【逆天邪神】鸿蒙生死印呢?也是【逆天邪神】整整百万年都没有被找到过?”云澈有些急切的【逆天邪神】问道。鸿蒙生死印……可是【逆天邪神】他目前所知道的【逆天邪神】可以救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唯一方法。

  “当然!”茉莉没有半点迟疑的【逆天邪神】回答:“关于鸿蒙生死印仅有的【逆天邪神】零星记载中,提过它本是【逆天邪神】属于三大创世神中唯一的【逆天邪神】女性创世神‘黎娑’,她有着鸿蒙生死印在身,若无意外,将拥有永恒的【逆天邪神】寿元,纵然到今天都不会陨灭或衰老,但,在神魔恶战之中,她却葬身在数个魔君的【逆天邪神】合围之下,鸿蒙生死印也因此落在魔族手中,神族直到最终,直到魔族祭出邪婴万劫轮,都没有能将鸿蒙生死印夺回。”

  “所以,鸿蒙生死印应该是【逆天邪神】随着魔族的【逆天邪神】覆灭而流落到了未知的【逆天邪神】混沌角落。这百万年间,妄图得到鸿蒙生死印的【逆天邪神】人,绝不比想要得到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少。因为得到诛天始祖剑是【逆天邪神】拥有无匹的【逆天邪神】力量,但得到鸿蒙生死印,只要不被人杀死,就将拥有永恒的【逆天邪神】生命。”

  “而若同时得到它们……”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缝微微眯起:“那可就真的【逆天邪神】要成为永恒的【逆天邪神】混沌之主了。”

  “不过,我也说过,鸿蒙生死印也有已经被找到的【逆天邪神】可能。毕竟,要得到它的【逆天邪神】永恒之力,只需将它佩戴在身即可。要隐藏它实在太容易,而得到它的【逆天邪神】人,也会极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去将它隐藏,绝不可能让任何人知道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哪怕是【逆天邪神】至亲之人。”

  云澈长时间沉默,然后猛吸一口气,几乎是【逆天邪神】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问道:“但你说的【逆天邪神】这些,到底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事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茉莉斜他一眼,神色变得肃然凝重:“他所使用的【逆天邪神】玄功,名为‘永夜幻魔典’,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上古魔族的【逆天邪神】一种魔功!”

  “上古……魔族?”云澈心中一突:“上古魔族不是【逆天邪神】已经灭绝了吗?”

  “这正是【逆天邪神】焚绝尘被你激怒后释放源力时,我所震惊的【逆天邪神】原因。”茉莉沉眉道。

  云澈动了动眉头,试探着道:“那会不会是【逆天邪神】……他得到了来自上古魔族的【逆天邪神】某个传承?当年,神既然能留下灵魂与血液的【逆天邪神】传承,那么魔和神是【逆天邪神】同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应该也可以留下传承的【逆天邪神】吧?”

  “不!”茉莉摇头:“魔与神虽然都有着神之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但两者的【逆天邪神】灵魂、源力属性并不相同,甚至是【逆天邪神】相悖!神在消亡之前,因不甘自己就此消失,而将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和灵魂化作魂灵,并由魂灵守护最后的【逆天邪神】神血和意志,从而传承自己的【逆天邪神】血脉和力量,算是【逆天邪神】勉强延续自己在混沌世界的【逆天邪神】存在。而这些遗留下来的【逆天邪神】魂灵和神血,因为极高的【逆天邪神】力量层面而极难被自然泯灭,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受天地之气的【逆天邪神】亲和和保护。”

  “但魔截然不同!魔的【逆天邪神】力量属性与纯正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相悖,甚至大部分的【逆天邪神】魔都惧怕光明。魔纵然是【逆天邪神】留下魂灵或魔血的【逆天邪神】传承,也会因天地之气的【逆天邪神】排斥而很快消散消失,别说百万年,怕是【逆天邪神】存留几千年都极为极难。诸神时代终结之后,大量的【逆天邪神】神之传承被找到,并催生了新的【逆天邪神】‘众神之界’,而魔之传承,在神魔覆灭后最初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也的【逆天邪神】确曾经出现过,但每种传承不出几十代,就会被天地之力净化殆尽,短短三万年之后,魔之传承便完全销声匿迹,之后的【逆天邪神】近百万年至今,再也未曾出现过。”

  云澈:“……”

  “如今,消失了百万年,连众神之界都快遗忘的【逆天邪神】上古魔族的【逆天邪神】力量,却出现在了这低等位面的【逆天邪神】一个人类身上,简直太不正常。”茉莉的【逆天邪神】眉头越收越紧。她对于神、魔的【逆天邪神】概念,对远古种族、力量的【逆天邪神】了解与理解,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云澈。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对茉莉造成的【逆天邪神】震撼,是【逆天邪神】云澈根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

  “既然上古魔族的【逆天邪神】力量已经消失了那么久,为什么你能够认出来?”云澈想了想问道。

  茉莉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道:“我在继承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时,也继承了一部分某个上古神灵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而这些记忆中,刚好有着焚绝尘所使用的【逆天邪神】那种黑暗玄力……或者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功,所以他在运转之时,我一下子便认了出来。这种魔功名为‘永夜幻魔典’,是【逆天邪神】远古诸魔中的【逆天邪神】一个高等魔族‘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魔功。而要使用这种魔功,就必须要有相应的【逆天邪神】魔血或魔魂……就如你的【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必须以凤凰血为引才能发动一样。”

  “也就意味着,拥有‘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焚绝尘,身上还继承着‘永夜魔族’的【逆天邪神】魔血或魔魂!”

  “整整百万年都没有消逝的【逆天邪神】魔血或魔魂!”

  “这……”云澈越听越觉得离奇,甚至有些感觉到这甚至不是【逆天邪神】自己所在的【逆天邪神】这个层面所能理解的【逆天邪神】东西。焚绝尘短短几年的【逆天邪神】翻天变化,背后必有着极为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原因……没想到竟然不同寻常到这种程度。

  单听茉莉的【逆天邪神】描述,他甚至都有些头昏脑涨。

  云澈想了想茉莉之前的【逆天邪神】反应,一边思索一边问道:“你刚才既然已经去读取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记忆,那么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怎么来的【逆天邪神】,应该大致已经明白了吧?”

  “我的【逆天邪神】确已经知道了,而且要比我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任何方式都有意思的【逆天邪神】多。”茉莉的【逆天邪神】小脸一片冷漠:“他的【逆天邪神】魔功还有力量,都是【逆天邪神】来自于……他的【逆天邪神】父亲。”

  “父亲?”云澈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逆天邪神】不可置信:“不可能!他的【逆天邪神】父亲焚断魂是【逆天邪神】我亲手杀的【逆天邪神】,不可能还活着。就算真的【逆天邪神】没死,焚断魂的【逆天邪神】玄力也只有天玄境,再怎么也不可能……”

  “我可没说我所指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焚断魂!”茉莉的【逆天邪神】神情颇为玩味。

  “……”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顿时怪异起来,低语道:“难道,焚绝尘不是【逆天邪神】焚断魂的【逆天邪神】儿子?焚断魂是【逆天邪神】被人戴了绿帽子?”

  “焚断魂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生父。但焚绝尘还有另外的【逆天邪神】一个父亲……也同样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生父。”

  云澈:“~!@#¥%……*”(一脸懵逼)

  “两个男人……也能……有后代?”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有些哆嗦了起来,喉管更是【逆天邪神】狠狠的【逆天邪神】“咕嘟”了一下。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逆天邪神】阅读体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