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51章 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终结

第751章 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终结

  “诛天始祖剑是【逆天邪神】鸿蒙之始,由混沌世界最初、最核心的【逆天邪神】力量所孕育的【逆天邪神】神剑,亦是【逆天邪神】混沌世界的【逆天邪神】第一把剑,是【逆天邪神】世间所有剑、乃至所有武器的【逆天邪神】始祖!位列玄天七至宝之首,有着强大到忤逆秩序的【逆天邪神】力量。传闻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毫无力量的【逆天邪神】人将它持在手中,都可以轻易的【逆天邪神】切裂苍穹,毁灭诸天。”

  茉莉平淡的【逆天邪神】描述着这把神话中的【逆天邪神】剑……而纵然是【逆天邪神】在她出生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诛天始祖剑同样是【逆天邪神】神话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

  “在诸神时代,诛天始祖剑之名无人不知,但随着它的【逆天邪神】第一个主人,也是【逆天邪神】记载中唯一的【逆天邪神】主人三大创世神之首的【逆天邪神】‘末厄’神元散尽,寿终正寝后,诛天始祖剑也从此销声匿迹,再无人见过其踪迹。直到七十万年后,混沌的【逆天邪神】中心,再次出现了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剑影。”

  云澈:“……”

  茉莉闭着眼睛,似乎沉浸在了悠远的【逆天邪神】回忆之中,继续缓缓的【逆天邪神】讲述道:“因处在混沌中心,诛天始祖剑被神族与魔族同时发现,理所当然的【逆天邪神】,他们都想据为己有。因为得到诛天始祖剑,将会拥有在整个混沌空间都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诸神都断然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

  “于是【逆天邪神】,为了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归属,南混沌的【逆天邪神】神之世界与北混沌的【逆天邪神】魔之世界展开了恶战。起初,双方只是【逆天邪神】为了抢夺诛天始祖剑而战,但,随着恶战的【逆天邪神】激化,大量的【逆天邪神】神陨灭在魔的【逆天邪神】手下,而大量的【逆天邪神】魔,也葬身在神的【逆天邪神】手中,于是【逆天邪神】,仇恨开始滋生、蔓延、加剧,也让神魔之战更加的【逆天邪神】惨烈,愈加惨烈的【逆天邪神】战争,又让陨灭的【逆天邪神】神与魔越来越多,仇恨越种越深……本是【逆天邪神】互不干涉的【逆天邪神】两个世界、世间惟二两个神之层面的【逆天邪神】种族,就此成为了不死不休的【逆天邪神】死敌。交战更是【逆天邪神】一年比一年惨烈……无止无休。”

  云澈听的【逆天邪神】很出神,但心中已经十几次的【逆天邪神】咆哮同一句话……这特么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两族的【逆天邪神】恶战持续了三万年后,魔族开始溃败,就连他们的【逆天邪神】北混沌也被神族步步占据。残余的【逆天邪神】魔族最终被神族逐渐逼到了混沌的【逆天邪神】角落……”

  “魔族绝望之下,开始了不惜后果的【逆天邪神】反扑……他们祭出了那个连他们自己都无比恐惧的【逆天邪神】禁忌之器……”

  “邪婴万劫轮!”

  说起这个名字,茉莉的【逆天邪神】纤眉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颤动,似乎在那段记忆里,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恐怖到极点……让真神都闻之战栗的【逆天邪神】存在。

  “邪婴万劫轮?”云澈微怔,随之想起:“七大玄天至宝排行第二,仅次于诛天始祖剑的【逆天邪神】那个邪婴万劫轮?”

  “没错。”茉莉再次闭上眼睛:“虽然在七大玄天至宝的【逆天邪神】排行中,它的【逆天邪神】位置次于诛天始祖剑,但若论恐怖程度,却是【逆天邪神】远远超过诛天始祖剑。甚至单论屠戮毁灭能力,它说不定也要胜过诛天始祖剑。”

  “‘诛天始祖剑’是【逆天邪神】由混沌中心至纯至圣的【逆天邪神】力量所孕生,是【逆天邪神】一把至强至圣之剑。而‘邪婴万劫轮’却是【逆天邪神】截然相反的【逆天邪神】另一个极端,它是【逆天邪神】由混沌空间至阴至恶的【逆天邪神】所生,蕴藏着最极致、最恐怖的【逆天邪神】负面力量。其力量一旦引动,纵然是【逆天邪神】神灵都无法控制,更不可能驾驭。所以,邪婴万劫轮虽然一直都在北混沌之中,但魔族历来都是【逆天邪神】拼命的【逆天邪神】将其封印隔离,别说动用它的【逆天邪神】力量,就连靠近都不敢。即使在与神族的【逆天邪神】交战中步步败退,也从未想过动用邪婴万劫轮之力。”

  “但,神族面对魔族的【逆天邪神】溃败,并逐渐占据北混沌后却依然步步紧逼,意图将魔族赶尽杀绝。魔族在悲哀绝望之下,近乎是【逆天邪神】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动用了邪婴万劫轮。”

  茉莉的【逆天邪神】眉头在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收紧,就连声音,也出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痛苦,似乎那记忆里的【逆天邪神】画面实在太过可怕:“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力量被引动之时,一个似婴儿啼哭,却阴森恐怖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声音传遍了混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死亡的【逆天邪神】气息和阴影更是【逆天邪神】笼罩了每一方空间……”

  “若是【逆天邪神】鼎盛时期的【逆天邪神】神族,或许还可以合力抗拒邪婴万劫轮之力,但,神族虽胜,三万年的【逆天邪神】惨烈恶战,他们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逆天邪神】代价,原本鼎盛无比的【逆天邪神】神族,凋零的【逆天邪神】可谓惨不堪言,根本无法抵抗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诸神或者被毁灭,或者被重创,或者被邪气入体,神元极速流失,生不如死。”

  “而遭遇这场厄难的【逆天邪神】,并不单单是【逆天邪神】神族,还有引动邪婴万劫轮之力的【逆天邪神】魔族。那场灾难之凄惨,要无数倍的【逆天邪神】超越你的【逆天邪神】想象……那些被如割稻草般毁灭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卑微的【逆天邪神】生灵,而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神,是【逆天邪神】放在现在任何一个都可以统治诸天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残余的【逆天邪神】神族与魔族为了生存的【逆天邪神】希望,不得不联合起来抵抗邪婴万劫轮之力,但却已经太晚了,两族全部被逼到了灭绝的【逆天邪神】边缘……而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力量也终于到了尽头,两族本以为看到了希望的【逆天邪神】曙光,但邪婴万劫轮却在最后,释放出了漫天的【逆天邪神】剧毒,也将神魔两族送入了最终的【逆天邪神】绝望深渊。”

  “毒?”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低念出口。

  “那种毒,名为‘万劫无生’。你虽然还算通晓毒理,但这种毒,你绝对没有听说过。”茉莉淡漠的【逆天邪神】道:“它要比天毒珠所能释放的【逆天邪神】‘天伤断念毒’还要可怕的【逆天邪神】多!可怕到真神都是【逆天邪神】触之必死!”

  云澈心中一震一惊,随之又一阵迷惑……天伤断念毒?那是【逆天邪神】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当初使用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毒力时,所释放出的【逆天邪神】毒虽然可怕,但也没可怕到超脱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释放完所有毒力,也只是【逆天邪神】毒漫了三十三座城,七十六个宗门而已。

  ……难道我在得到天毒珠时,其毒力就是【逆天邪神】严重残缺的【逆天邪神】?

  茉莉扫了一眼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却是【逆天邪神】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扭过头去道:“你不用觉得意外。天毒珠虽以‘天毒’为名,但毒力却并不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主能力,他的【逆天邪神】主能力是【逆天邪神】净化和淬炼……且是【逆天邪神】世间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净化与淬炼之力!”

  “不过,纵然是【逆天邪神】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能力,能否净化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万劫无生’,都是【逆天邪神】未知数。我所中的【逆天邪神】‘弑神绝殇毒’,和红儿当初所中的【逆天邪神】魔毒,都是【逆天邪神】上古魔族用邪婴万劫轮外溢的【逆天邪神】邪气所炼。仅仅是【逆天邪神】外溢的【逆天邪神】气息便可生成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弑神之毒,由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源力所生的【逆天邪神】‘万劫无生’会是【逆天邪神】多么恐怖,怕是【逆天邪神】真神都无法理解。至少在我看来,‘万劫无生’就算是【逆天邪神】天毒珠都无法净化。否则,神族也不至于完全灭绝。”

  “……那后来呢?神族和魔族就这样覆灭了?”云澈追问道。

  “没错。”茉莉漠然的【逆天邪神】点头:“神之时代的【逆天邪神】覆灭,以玄天至宝排行第一的【逆天邪神】诛天始祖剑为起点,以排行第二的【逆天邪神】邪婴万劫轮为终结。”

  “我当年赋予你邪神不灭之血时,曾告诉过你邪神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最后陨灭的【逆天邪神】神。那时,神魔尽灭,混沌一片混乱,无数星球、星界、生灵陨灭,邪婴万劫轮的【逆天邪神】气息也终于散尽,邪神虽然未死,但身中‘万劫无生’,也注定摆脱不了陨灭的【逆天邪神】结局。在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他以自己最后的【逆天邪神】神力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平缓了混沌秩序的【逆天邪神】动乱,然后凭借最后的【逆天邪神】神元来到了他选择的【逆天邪神】陨灭之地……最终陨灭。”

  “关于邪神的【逆天邪神】这一部分,是【逆天邪神】我当初在得到邪神不灭之血后,从中所攫取到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应该是【逆天邪神】邪神在留下传承的【逆天邪神】时候刻意所留。但这些记忆碎片中有着很多的【逆天邪神】空白,显然是【逆天邪神】邪神刻意的【逆天邪神】隐瞒了一些不想让后世人知道的【逆天邪神】东西。就连他选择的【逆天邪神】陨落之地在哪里,和生命最后所做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什么,都被特意抹去了。”

  从邪神不灭之血中得到的【逆天邪神】记忆……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茉莉最后说的【逆天邪神】这段话,普天之下也只有她知道。哦不,现在只有她和云澈两个人知道。

  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这些到底和焚绝尘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逆天邪神】想知道焚绝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奇的【逆天邪神】事,怎么居然扯出了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东西!!

  虽然听着还……蛮有意思的【逆天邪神】!!

  虽然,那是【逆天邪神】神之时代的【逆天邪神】终结,是【逆天邪神】影响整个混沌空间的【逆天邪神】弥天大难。但对云澈而言毕竟太过遥远,太过虚渺,而且和他的【逆天邪神】现在、过去、将来,都不会有半毛钱的【逆天邪神】关系,他听在耳中只会觉得有意思,或者有些震撼……基本上和听一个民间杜撰的【逆天邪神】神话故事没有太大的【逆天邪神】差别。

  相比而言,他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秘密要感兴趣的【逆天邪神】多!

  ;

  下载本书最新的【逆天邪神】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逆天邪神】"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逆天邪神】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逆天邪神】支持!!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