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49章 不甘溃败

第749章 不甘溃败

  “唉……”云澈摇了摇头,向焚绝尘伸出了手掌,却不是【逆天邪神】释放致命一击,而是【逆天邪神】将一股积蓄已久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释放,传到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火然?文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伤口顿时被全部封住,近乎枯竭的【逆天邪神】玄脉和经脉之中流动起微弱的【逆天邪神】元气……虽然微弱,但足以让焚绝尘恢复行动能力,甚至足够他飞离东海海域。

  焚绝尘眼睛瞪大,眼神恢复了清明。他以手臂支撑身体,艰难的【逆天邪神】直起上身,饱含着震惊、不甘、怨恨、屈辱的【逆天邪神】瞳孔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你要杀就杀……休想……羞辱我!”

  “羞辱你?”云澈不屑的【逆天邪神】撇嘴:“我没那么低级的【逆天邪神】兴趣。而且我也不会杀了你。”

  “你……”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没有让焚绝尘露出丝毫的【逆天邪神】喜悦,只有更深的【逆天邪神】屈辱。

  “我四年前没杀你,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救了我小姑妈萧泠汐一次。而我离开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这三年,若不是【逆天邪神】你,我回来时很可能已经见不到我小姑妈。”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盯了一眼焚绝尘那种满是【逆天邪神】恨意的【逆天邪神】狰狞脸庞:“坦白说,虽然你满心都是【逆天邪神】对我的【逆天邪神】憎恶和怨恨,我却对你恨不起来,相反还有些感激。”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我救她和你毫无关系!!有种你就马上杀了我!否则,我必有一天……要你生不如死!!”焚绝尘嘶哑的【逆天邪神】咆哮着。被自己无比怨恨的【逆天邪神】人饶恕……甚至感激?这对他而言,是【逆天邪神】根本无法承受的【逆天邪神】屈辱。

  “我今天放过你。算是【逆天邪神】偿还你第二次救我小姑妈。以后,我再不欠你什么!”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若想杀我报仇,那就好好珍惜我第二次饶恕给你的【逆天邪神】命!你身上的【逆天邪神】伤虽然重,而且元气大伤,但以你目前的【逆天邪神】境界,两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就应该能完全恢复。这两个月之中,你可要好好的【逆天邪神】躲起来,否则,死了可就白死了!”

  “待下次你来杀我……就别在梦想还能像今天这样活着离开!”

  空气依然灼热,但浪潮总算平息了几分,焚绝尘缓缓的【逆天邪神】站起身来,虽然全身虚弱不堪,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依然如凶狼般阴恶:“你会……后悔的【逆天邪神】……我今天之所以败给你……只是【逆天邪神】输在武器上……”

  “待我取回天罪神剑……我会把所有的【逆天邪神】血债和屈辱……千万倍的【逆天邪神】还给你!!”

  天罪神剑?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眉头一动。

  焚绝尘也迅速察觉到自己在情绪失控下失言,他双拳紧攥,死咬牙齿,忍着遍体的【逆天邪神】剧痛腾空飞起,摇晃着飞向了南方。

  “……”云澈看着他染血的【逆天邪神】后背,犹豫了一会儿后,没有追赶,漠然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远去。

  “尽量多活几年吧,你死了,她会难过。”云澈忽然低低的【逆天邪神】出声。

  已经远在两百丈之外的【逆天邪神】焚绝尘身体轻微一震。

  “天罪神剑……他为什么会想拿到这把剑?”云澈收回目光,眉头逐渐收紧,天罪神剑,那可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魔剑”!

  而且焚绝尘用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得到”或者“夺得”,而是【逆天邪神】“取回”!

  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尘表述错误,“取回”这两个字背后的【逆天邪神】含义,就太过耐人寻味了。

  另外,焚绝尘最后那番话,隐隐约约透露出……他像是【逆天邪神】知道怎么驾驭天罪神剑一样。

  “他会去参加魔剑大会,果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原因……他竟然是【逆天邪神】为了拿到天罪神剑,而且听上去他不但知道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存在,还似乎有什么……特别的【逆天邪神】渊源或目的【逆天邪神】性。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那你为什么不留下他问恰灸嫣煨吧瘛垮楚?”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

  “他的【逆天邪神】骨头差不多比我还硬,他不想说的【逆天邪神】事,就算是【逆天邪神】把他折磨到死,也不可能透露半个字,强行将他留下,也只是【逆天邪神】白费力气而已。”云澈无奈的【逆天邪神】道:“你也看到了,我之前尝试对他玄罡摄魂,也是【逆天邪神】直接失败。”

  “哼。”茉莉淡淡冷哼,却并没有否认,转而说道:“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他体内的【逆天邪神】那个魔源,到目前也只吸收了不到一半而已,他今天本有着绝对的【逆天邪神】把握杀了你,却依然在你手下惨败,还被你饶了一命,他屈辱之下,一定会更加疯狂的【逆天邪神】去吸收魔源。”

  “他在这短短三个月间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你也已经见识到了。你今天不杀他,埋下可不是【逆天邪神】简单的【逆天邪神】风险,而是【逆天邪神】个绝对有很大可能在短时间内要你命的【逆天邪神】祸患。你到时候可连后悔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些我都明白。”云澈缓声说道:“但毕竟,他多次救过我小姑妈。而且,我太了解小姑妈了,她看似坚强乐观,实则过于善良和心软,对焚绝尘怀有感激,同时,又一直把焚天门灭门和焚绝尘对我恨意的【逆天邪神】根源揽在自己身上,如果我真的【逆天邪神】杀了焚绝尘,她又会把焚绝尘之死的【逆天邪神】罪孽揽到自己身上,并在心中留下一个或许一辈子都难以打开的【逆天邪神】心结……与其如此,我宁愿选择给自己留下一个后患。”

  “而且,就凭他两次救过小姑妈,他也有资格让我这样做。”

  一边说着,云澈转过身,看向了东方,同时快速的【逆天邪神】换了一身略微宽松的【逆天邪神】衣服,将身上,尤其是【逆天邪神】肩膀上的【逆天邪神】伤掩盖了起来。

  “云哥哥!”

  “小澈!!”

  随着一股灼热的【逆天邪神】风浪分开水面,凤雪児带着萧泠汐快速的【逆天邪神】飞了过来。

  “小澈,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停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萧泠汐连忙用力抓住他的【逆天邪神】手掌,焦急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看到他安然,悬了一路的【逆天邪神】心总算放了下来。

  “当然没事,一根头发都没有少。”云澈满脸轻松写意的【逆天邪神】说道。

  “云哥哥,对不起……”凤雪児低下螓首,小声怯怯:“我……我没有听你的【逆天邪神】话……”

  “我知道,你们是【逆天邪神】过于担心我才冒险过来的【逆天邪神】。”云澈温和的【逆天邪神】笑着,他拉过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我都说了我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没有骗你们吧。”

  “那……焚绝尘呢?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已经……”萧泠汐轻声问道。在飞来这里的【逆天邪神】途中,她和凤雪児都亲眼目睹了黑暗与火焰交锋的【逆天邪神】恐怖画面。最后,是【逆天邪神】火焰焚灭了黑暗……也意味着,是【逆天邪神】云澈战胜了焚绝尘。

  两人是【逆天邪神】死敌,最后的【逆天邪神】场面又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惨烈……云澈胜了,也就意味着焚绝尘……

  “焚绝尘嘛……”云澈微微而笑,伸手指向南方:“他在那里,虽然被伤的【逆天邪神】有些惨,但飞离海域还是【逆天邪神】没问题的【逆天邪神】。不过要完全恢复,可能要一两个月。”

  重伤加虚弱,焚绝尘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很慢,甚至一股稍微强劲些的【逆天邪神】海风都能让他剧烈摇晃。所以虽然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但此时依然能在视线的【逆天邪神】远处,看到一抹努力远去的【逆天邪神】漆黑影子。

  而那模糊的【逆天邪神】黑影也似乎察觉到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到来,速度开始拼命的【逆天邪神】加快,身体摇晃也更加剧烈,似乎极力的【逆天邪神】想要逃离……甚至好几次险些栽到海中。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神情松弛了下来,她双手抱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螓首轻轻的【逆天邪神】依向了他:“小澈,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云澈笑着问道。

  “我知道,小澈是【逆天邪神】为了我,才……才没有杀他。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这样……”萧泠汐闭上眼睛,心中既温暖,又苦涩和担心。她不想焚绝尘死,因为她知道他不是【逆天邪神】恶人,而且本就很可怜,同时还是【逆天邪神】她深为感激的【逆天邪神】恩人。但,云澈因为自己而放过了他,他又会拼命的【逆天邪神】想要杀了云澈……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想,怎么做……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化解焚绝尘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怨恨,毕竟,那是【逆天邪神】灭门之恨。

  “哈哈哈,”云澈大笑了起来,颇为郑重的【逆天邪神】说道:“焚绝尘他虽然一直想杀我,但他救过小姑妈的【逆天邪神】命,而小姑妈的【逆天邪神】命呢,在我看来要比他的【逆天邪神】命贵重千万倍,所以我放他走简直都是【逆天邪神】天经地义。而且,我放过他,他说不定会感恩于心,再加上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对手,以后应该也就不会再来找我的【逆天邪神】麻烦了。”

  “小澈……”萧泠汐一声轻念,抱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用力的【逆天邪神】收紧。

  感受着萧泠汐所有的【逆天邪神】紧张、担忧都烟消云散,云澈也完全舒下心来,他一手揽紧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纤腰,一手牵起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小手:“我们回去吧,爷爷他们一定在担心我们。”

  云澈玄气涌动,向流云城折返而去,但速度,要比来时缓了好几倍,心中所想的【逆天邪神】东西也要复杂的【逆天邪神】多。

  永夜幻魔典……黑暗玄力……天罪神剑……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

  海面不断掀起着阵阵波涛,焚绝尘手捂胸口,飞行的【逆天邪神】越来越慢,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很痛苦,手掌完全被赤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液打湿。

  一座小岛出现在视线之中,焚绝尘咬着牙,摇晃着飞了过去,精神稍一松弛,身体狠狠的【逆天邪神】栽到了小岛边缘。

  他手撑地面,艰难的【逆天邪神】翻过身来,口中狠狠的【逆天邪神】喘着粗气,双手十指死死的【逆天邪神】抓入冰冷的【逆天邪神】泥沙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咳……咳咳……”他痛苦的【逆天邪神】咳着,每咳一声,都会带出大片的【逆天邪神】黑血,甚至偶尔会咳出内脏的【逆天邪神】碎块。

  “呵,真是【逆天邪神】可怜的【逆天邪神】人啊。”

  一个冰冷锥心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在前方响起,而且音色……似乎是【逆天邪神】少女之音!焚绝尘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就在他正前方不到五步的【逆天邪神】距离,他看到了一抹娇小的【逆天邪神】红色影子。

  一个如鬼魅一般无声出现在了那里的【逆天邪神】少女!

  她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一身华贵的【逆天邪神】红衣,披散着红色的【逆天邪神】长发,有着一张精致的【逆天邪神】不像话的【逆天邪神】容颜,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小女孩,却让他全身的【逆天邪神】神经如痉挛般收紧,身上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细胞都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疯狂战栗着。

  他这一生,纵然在最绝望的【逆天邪神】时刻,都没有如此战栗过。

  “你……你是【逆天邪神】谁!”女孩的【逆天邪神】双眸美丽到妖异,在这双瞳眸的【逆天邪神】注视下,他在战栗中几乎感觉不到了身体的【逆天邪神】存在。

  女孩没有回答他,绝美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冰冷的【逆天邪神】讽笑:“承受了巨大的【逆天邪神】代价,得到了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本以为可以轻松的【逆天邪神】虐杀仇人。却没想到,对方的【逆天邪神】诛魔剑,偏偏是【逆天邪神】你力量的【逆天邪神】最大克星。你败的【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让人怜悯。”

  “……你……到底……是【逆天邪神】谁!”

  女孩的【逆天邪神】双瞳一片冷漠,她缓缓抬起手臂,比初雪还要白嫩的【逆天邪神】手掌上闪烁起一抹比鲜血还要深邃的【逆天邪神】红光:“他不杀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杀你!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竟然出现了在远古时代就已灭绝的【逆天邪神】恶魔之力,也注定了你的【逆天邪神】结局!”

  女孩声音落下,手心的【逆天邪神】红光化成一道极细的【逆天邪神】红芒,带着空间的【逆天邪神】刹那嘶鸣飞射向了焚绝尘……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